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纪实录(六)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灭绝政策昭然于世


听众朋友,大家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纪实录》专题节目。2012年的王立军事件,及其后的薄熙来被双开、谷开来判死缓,使得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再次引起世界的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纪实录》揭示了这一人类史上从未有过的罪恶。希望之声将播出系列节目,陆续把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人、证词以及各类证据,公诸于世。希望更多的有正义感的国家和民众了解真相,共同制止中共的这一滔天罪恶,伸张正义于天下。

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曝光以后,越来越多的知情人,甚至是被迫直接参与迫害而良知尚存的执行者,接连不断的向海外媒体曝光他们耳闻目睹的事实真相,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虐杀甚至活摘器官的灭绝政策越来越昭然于世。

*冤狱羁押者披露看守所出现多起活摘事件

2008年4月30日,《大纪元》报道了今日一位来自中国江苏省无锡市证人的证词。该 证人因抨击中共对言论及媒体的无端限制,2005年初到2007年初期间,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在无锡市第二看守所关押2年多。在此期间,该证人得知,在2002年左右该看守所出现过多起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 。

以下是大纪元的采访内容。

记者:您是怎么知道法轮功被活摘器官的?

证人:2005年3月至2007年初期间,我被非 法关押在无锡市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警察为了侮辱我,经常给我换号(号就是关押嫌疑犯的房间),每到一个号里面,卑鄙的狱警背后告诉里面的犯人,说 我是神经病,不要和我说话,甚至于指使犯人整我。2年多的关押期间被换了17个号。在这个期间,在里面关押的时间长的犯人告诉我,在2002年到2003 年期间,每个号里面都至少发生过2~3起活摘法轮功学员的事情。
记者:那么他们是怎么和您谈起来这件事的呢?

证人:因为在看守所每年都要进行至少2次的体检,体检的时候那些在监狱里面待了很多年的老犯悄悄告诉我:这是要摘取这些人的器官了,你看那些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就是要摘他们的器官。

记者:那些身强力壮是指哪些人呢?

证 人:就是死刑犯和法轮功的学员。因为检查这些人的身体的时候特别的仔细,而检查别人的身体就是一带而过了。摘取死刑犯的器官都不是什么秘密了,每年中国新 年和十一前都要执行死刑,所以检查身体是每年的一月和九月,检查这些死刑犯的身体,看看哪些能用,做些准备工作。这些老犯还发现监狱医生检查法轮功学员的 身体非常仔细,所以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也可能是他们打主意的对象。

记者:这些老犯如何证实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

证 人:法轮功学员有自己的信仰,那些犯人都觉得法轮功学员拧。其实法轮功只要写个不炼的保证就放回去了,但是他们就是不写。不写就打他们,折磨他们。有的时 候是不给他们饭吃,有的时候给他们吃的都是猪食一样的东西,或者是发霉的东西。我所知道的,无锡每个看守所都有两个杀手警察,专门打人的警察。他们会把法 轮功学员打得半死不活的,有的把胃给踢烂了,把肚子肠子踢烂,让他吃不下饭;还有的把嘴踢烂,就是不让你吃饭。然后挂两天盐水,就不管了,人就半死半活 了。这个时候就把这个人拖出去,活摘器官,以后就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

记者:这些犯人是怎么知道这个人是被活摘器官了,而不是被放了呢?

证 人:这些犯人为什么知道这个人不是被放掉而是被活摘了呢,一个是法轮功的学员不会写保证,那么也就不会放他们。另外是这个人被拖到单独的一个房间,然后来 了很多穿白大褂的医生,把这个人拖到车里带走,就再也不会回来了。有一次进来一个新的嫌疑犯,这个人说法轮功的家属正在外面闹呢,说人怎么就死了呢,而且 还给火化了,也不给看尸体。犯人们就奇怪,两天前人拖出去还是活的,怎么就死了呢,那么一定是他们给弄死了。那么为什么不给家属看呢,因为器官已经摘掉 了。想一想他们是能干出这种事的,枪毙的死刑犯的器官都摘。

记者:那么是每个号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么?大约有多少次这种情况?

证 人:因为我在里面2年的时间,一共换了17个号,这17个号里面都有人给我说活摘法轮功学员的情况,每个号里面都至少会发生这样的事情2~3次。2002 年左右这种情况最多,我被关押的时候没有亲自遇到这个事情。他们是改变其他的渠道还是做法更隐蔽就不知道了。但是我亲自看过他们如何暴打法轮功学员,把他 们钉到门板上呈大字型,一钉很长时间,屎尿都在上面。还有用削尖的竹子给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灌食,用木楔子堵他们的嘴。

记者:也就是说在2002年,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还没有曝光,看守所的犯人就已经知道了。

证人:对,那时候看守所的犯人就已经知道了。我出国后看到有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导,我是完全相信的。

*反腐人士披露广州关押地涉活摘器官

2009年4月7日,希望之声再次报导湖南彬州反腐维权人士彭新忠向这家电台披露的一次恐怖经历,2001年广州市公安把他送入一个如同屠宰场所的秘密关押地点。据彭新忠描述,秘密的关押场所没有任何挂牌,大门的南侧三十米处有军人把守站 岗,他被关押在最里头的管区,亲眼目睹每天至少有三具尸体在此地被抬走。 他发现被关押在这里的民众至少有两人是他之前认识的法轮功学员。

(录音 下载MP3:http://media.soundofhope.org/audio01/2012/11/10/peng.mp3)

彭新忠说:“那个纯粹是一个屠宰场所。就是我亲眼所目睹的那个抬走的尸体也有五十多具,从我眼前,这些人有可能是法轮功成员, 有可能是其它的老百姓,不管是不是法轮功成员,你不能这样去对付别人啊。 当时纽约时报的记者从北京来找过我,他问我这个事情的真实性,我说我用我的头担保我所目睹的这十七天所发生的情况。

“就是男的和女的快死了,还没有断气的情况下,就 把他们统一关押在一个小房子里面,都是赤身裸体不穿衣服的,每天晚上都有鬼哭狼嚎,里面有女孩尖叫声,然后第二天早上、每天都少不了三具尸体从那里抬走, 抬出来就放在关我那个房子对面,然后每天就叫外面人给他抬走,当时有些人是讲说,这些人的器官给南方医院 (是个部队的医院,在白云同和精神病院附近),他们说把器官拿去卖了。在里面的人有这个说法。

*执行迫害的武警透露亲睹活摘器官过程

根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2009年12月12日报告:近日,追查国际一名特别调查员与一位匿名人士进行了一段持续近 三十分钟的对话;该证人披露了几年前自己目击的一起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的经过。

据证人透露,2002年,他为辽宁省公安系统工作,参与了非法抓捕、拷打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其中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被经过一个星期的严刑拷打、 被强迫灌食,已经是伤痕累累。2002年4月9日,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派了两名军医,一名是沈阳军区总医院的军医,另一名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军医,将 该名学员转移到另一场所(注一),在这名女学员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没有使用任何麻药,摘取了她的心脏、肾脏等器官。证人当时持枪担任警卫,目击了活体摘取 这名女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全过程。

证人还揭露,他在为锦州公安工作期间,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命令对法轮功学员“必须赶尽杀绝”。证人参与 过对几名法轮功学员的抓捕,并多次严刑拷打、刑讯逼供。

在最初交谈中,证人为了不暴露自己,没有明确说出活摘器官的场所。在第二次交谈中,证人明确说出活摘器官是在沈阳军区总医院十五楼的一间手术室内进行。经核实,沈阳军区总医院十五至十七楼均为外科。

以下是部分谈话录音记录(下载MP3:http://media.soundofhope.org/audio01/2012/11/10/testimony_final.mp3):

证人:手术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血是喷溅出来的,而不是……

问:你看到的是男的还是女的?

证人:女的,女的。

问:年轻的吗?

证人:三十多岁吧。

问:那她口中还喊着法轮大法好吗?

证人:还喊着,还喊着。

问:你说一下她当时是怎么说的。

证 人:当时,我们经历了就是,得有一个星期对她的审问,严刑拷打,身上已经有无数次伤疤,并且电棍、电,她已经神智不清……神智不清,把她打的,已经就是, 反正她又不吃东西,然后我们强行地给她灌牛奶,往她的胃里,她不喝就强行地给她灌。你知道那个,把她的鼻子捏上,于是维持着。她七天瘦了将近十五斤,经过 体重。而这个时候不知道,可能是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反正是一个挺保密的部门,派了两个,一个是解放军沈阳陆军总医院的一个军医,还有一个是第二军医大 学毕业的,具体反正一个是岁数大的,一个年轻的,在某、某,就是给她送精神病院的一个手术室,然后进行一套东西。不打任何麻药,刀在胸脯上,他们这个手啊 一点抖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别看我在武警,我端过枪,我也进行过实弹演习。但是,我也见过很多死尸,但是看到他们,我真的“佩服”他们这些军 医,手一点也不抖,直接戴着口罩拉出来。当时我们一人拿一把手枪在旁边站岗,这个时候已经拉开了,然后她就嗷的大叫一声,那个女人就嗷地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

问:从胸口划下去的时候她喊的法轮大法好?

证人:嗷地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说你杀了我一个人,大概意思就是你杀了我一 个人,你还能杀了我们好几亿人么,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们迫害的人吗?这个时候,那个医生、军医犹豫了一下,然后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们的领导一眼,然 后领导点了一个头,他还继续把血管 …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一阵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 啊…啊… 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

证人:当时,这个人身份是一个老师啊,是一个老师,在 中学教书的老师,她的儿子今年可能十二岁了吧。她的老公是个没什么能耐的一个,也是一个工人吧。在这之前,她受过的羞辱更大。我们的民警有不少就是变态的 那种,给她进行,用钳子、用窥视器,都是不知道哪来的仪器…反正我都亲眼所见,我当时没照照片就是遗憾,对她进行属于是猥亵,她长的有点姿色,比较漂亮, 对她进行强暴…,太多了。

问:就是在你所待过的那个公安局里面你就亲眼看…

证人:当时我没在公安局里做,是在一个就是培训中心,就在一个宾馆的后院,包了十个房间,一个小楼上,就是小别墅那块儿做的。

问:黑监狱。

证人:差不多。

问:就是只要法轮功学员就往那边送嘛

证人:嗯。

问:还没有判刑之前就往那儿送嘛

证人:反正我们这块临时都改变地方。

……

问:哪个时间你还没有告诉我?

证人: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

问:四月九日?

证人:对四月九日下午五点开始解剖,时间进行了三个小时。之前已经连续一个月了。

问:什么叫连续一个月?

证人:连续一个月的刑讯逼供。

……

问:你只有对他们逼供一次?还是很多次?

证人:很多次。当时王立军,现在的重庆公安局长,下死命令“必须赶尽杀绝”。

听众朋友们,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以上您听到的是“《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纪实录》的第六部分。历史的悲剧,骇人的罪恶考验着每一个人的良知,衡量着每一个人的道德底线,今后我们会陆续给大家提供更多的证据,希望更多的知情者和正义人士能够挺身而出,用您的正义之声,为制止中共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罪恶,发出自己的正义之声:停止杀人,严惩恶魔!

我们今天的播讲就到这里,听众朋友,下次再会!

以上由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何洁,澄浩,李明菲,竹湘报道
http://soundofhope.org/node/30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