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器官》提出62个证据曝光中共活摘器官


11月13日下午,来澳洲参加学术访问的国际著名人权律师《国家器官》一书的作者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该书的资料收集者玛利亚-辛格教授(Prof. Maria Singh)在纽省议会共同举办了新书介绍和签名会。当天来自不同阶层的人士出席了会议,纽省绿党议员杰米-帕克(Jamie Parker)主持了会议。

帕克议员在介绍时表示,《国家器官》是继《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之后收集新的证据并编撰成书的,围绕此书和纽省相关的问题是,在纽省议会将举行一个和活摘器官相关的辩论,这个辩论会有相当的纽省居民的签名作为支持。

〔录音〕“今天在这里举行的会议是第一步,今天有相当数量的纽省议员参加了这个会议,并听取了中国关于活摘器官的问题,我们不仅听到悉尼大学辛格教授的发言,也听到麦塔斯先生的关于活摘器官收集的证据是真实的,这个问题必须停止。”

麦塔斯曾经研究过二战时纳粹虐杀犹太人的事情。他认为,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就是犯下了群体灭绝罪。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等,对他们的处罚应该像对待当年的纳粹分子一样。

〔录音〕“证据是多样的,比如,我们的调查员致电中国的医院,表示希望得到器官移植,询问有没有健康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另外一个是采访曾经在中国监狱的犯人包括法轮功学员和非法轮功学员,他们表示法轮功学员被系统的、全面的进行器官检查,目的不是出于对他们的健康,因为法轮功学员一直在监狱遭受酷刑折磨。第三点是我们只看器官移植数据就可以看出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在美国之后占世界第一。(不同于美国的是)中国没有一个正常的捐赠器官管理系统。这些器官来自哪里?中国政府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悉尼大学医药锻炼运动科学教授玛利亚-辛格教授则表示,首次接触活摘器官问题是在2007年,她的道德理念告诉她,无论接受器官移植的病人多么紧急需要器官移植,也不能够杀一个活人将这个人的器官贩卖给病人。
〔录音〕“ 回顾大屠杀时代是残酷的,但是事实是我们可以早点行动起来,目前是互联网和社交网站时代,可以及时唤起成千上万的民众呼应和支持,因此没有理由对活摘器官问题表现麻木。”

会后进行了听众问答。麦觉理电台的早晨节目主持人盖瑞斯-麦可瑞(Gareth McCray)表示:〔录音〕“国际上应该找到一个解决的办法,如果我们只是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做这就等于在延续罪恶,罪行会更加显著增长,因此我们必须站出来表达我们的关注,寻求签名支持纽省议会辩论只是一个开始。”

大卫-麦塔斯和《血腥的活摘器官》的作者之一大卫-乔高在过去的3年里,走访了80多个城市和50多个国家,积累了调查资料,他们收集到62个证据证明中共活摘器官的真实存在。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叶佩青、宇童采访报道

http://public2.soundofhope.org/node/299761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纪实录(五)更多证人现身 证实活摘罪恶遍布全国


在前三个证人站出来爆料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黑幕后,来自各地的海内外民众纷纷与海外媒体联系,提供了更多的线索和证据。从证人的证词可以看出,中共动用军队、医院、监狱系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活摘器官的情况,在全国各地均有发生,在许多相关人员和被关押的犯人中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山东知情人透露医院与监狱“流水作业”活摘器官并分赃

2006年4月14日,来自山东济南医疗系统的证人表示,位于济南市经十路66号的“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和济南市英雄山路134号的山东省警官总医院(俗称劳改医院)的两家省级大医院都直接参与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并且是直接得到上至中央一级的明确指示,下到院方全力参与的。医院与监狱、劳教所勾结,形成“流水作业”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活摘器官并分赃。

《人民报》刊登的证人投书全部内容如下:

我是山东省济南市人。一直在关注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的事情。对于一个有血有肉的中国人来说,看到这样悲烈的事情发生在我们的民族,内 心真的是焦虑和震惊。我在医疗系统工作长达20多年,知道一些内幕的事情。我愿尽微薄之所能,将我知道的内情公诸于外界。

“山东省千佛山医院”是地处济南市经十路66号的。而山东省警官总医院(俗称劳改医院)的地址在济南市英雄山路134号,这两家济南市的省级大医院都直接参与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并且是直接得到上至中央一级的明确指示,下到院方全力参与的。

许多活体器官移植是由“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山东省警官总医院”、“山东省监狱”和“山东省女子监狱”(均位于工业南路上,女监位于男监的西南角,对外 挂的牌子是“山东省兴业发展有限公司)及更多的监狱、劳教所共同勾结干的。它们形成的是“大型流水”作业,从换取器官人员的到位、到活体器官的摘除、器官 的移植、分成包干费用等等。

“山东省千佛山医院”近年来与天津联合成立了“东方器官移植研究所山东肝移植中心”,并在山东省全省的医院中第一家成立了专门的肝脏移植科。在“千佛山医 院”是开展脏器移植最多,并且是肝移植技术领先的医院。这家医院的肾移植术、睾丸移植术、肺移植术、眼角膜移植等技术都非常普遍。许多医疗技术处国内先进 水平。

“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占地近10万平方米,有职工1300余人,编制病床800张,设有临床、医技科室57个,现有副高级以上职称技术人员300余人,博 士、硕士研究生导师44名,山东大学兼职教授、副教授90余人。并集医疗、教学、急救等于一体的省级大型综合性三级甲等医院。医院备有磁共振、螺旋 CT、准分子激光仪、全自动生化分析仪、海扶超声肿瘤治疗刀等万元以上仪器500余台(件)。

“山东省千佛山医院”现并为山东大学临床医学院,及担任山东中医药大学、潍坊医学院、泰山医学院、滨州医学院、省卫校等高中等医学院校的临床实习教学任 务。院校的临床实习多在这里进行。这个事实正如揭露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第二个证人所揭露的那样:“参与的医生有很多是从其他医院调过来的实习的医 生。因为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得不到政府的保障,被当局视为不值钱,他们的身体被用来给实习医生做实验。”


山东省警官总医院

山东省警官总医院分为内外两个院,外院对社会开放,一般人和警察可以看病。两道铁门后为内院。关押的是从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直接转来在押人员。内院的规章制度按照监狱执行,所以内院实质上是一所监狱,只是多了医生和医疗设备。

山东省警官总医院是迫害法轮功民众的人间炼狱。曾经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至生命垂危。如刘健就于2001年4月至6月间被关押在这里。年前孟丽君被至生命垂危,据判断也被送到的这个看守所医院,就是这个山东省警官总医院(俗称劳改医院)。

今天我把知道的事情公诸于众,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站出来。这些年来,我们对法轮功的事情一直保持着沉默、不关注,扪心自问,真的是良心不饶啊。此刻我们应对罪恶坚定的说“不”。

2006年4月14日 星期五

*劳姓知情人指广东韶关军管集中营参与活摘器官

据希望之声2007年7月31日报道,一位劳姓知情人向电台曝光广东韶关存在一个由中共军队控管的秘密集中营,进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作为器官移植供源的事实。劳先生于2006年由两位从集中营逃出的法轮功学员口中得知了军管集中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秘密,之后他因此而逃往海外。他表示,有些已经被摘取肾脏的法轮功学员被继续囚禁在集中营内,每一个被囚禁的法轮功学员随时处于被活体摘取器官的恐怖危机中。当初逃出集中营的两位学员后来又被抓捕,目前可能已遭不测。

(录音 下载MP3:http://media.soundofhope.org/audio01/2012/11/10/lao.mp3)

记者:那边关的法轮功学员多不多?

劳姓知情人:很多人,起码有超过一、两千人,准确数字他们也不知道,反正就很多,他们逃亡也是拿命逃亡的,因为中国不是给公安守着那个集中营,还是用军队。

记者:他们是用军队来管理?

劳姓知情人:是,根本比公安还要残忍。全部都是军队,穿的都是军装,不是公安,拿的都是冲锋枪。军队出动就不得了,没得说了。

劳姓知情人:摘肾摘最多了,其它器官还是有摘。

记者:肝摘了就死了?

劳姓知情人: 死了就火化啦!有的还剩下条命没救了还没死就拿去火化了,有的同伴被抓去回来,过了几天回来身上就多了一条疤,有的抓去就是没有回来。

*冤狱羁押者披露看守所出现多起活摘事件

2008年4月30日,《大纪元》报道了今日一位来自中国江苏省无锡市证人的证词。该 证人因抨击中共对言论及媒体的无端限制,2005年初到2007年初期间,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在无锡市第二看守所关押2年多。在此期间,该证人得知,在2002年左右该看守所出现过多起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 。

以下是大纪元的采访内容。

记者:您是怎么知道法轮功被活摘器官的?

证人:2005年3月至2007年初期间,我被非 法关押在无锡市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警察为了侮辱我,经常给我换号(号就是关押嫌疑犯的房间),每到一个号里面,卑鄙的狱警背后告诉里面的犯人,说 我是神经病,不要和我说话,甚至于指使犯人整我。2年多的关押期间被换了17个号。在这个期间,在里面关押的时间长的犯人告诉我,在2002年到2003 年期间,每个号里面都至少发生过2~3起活摘法轮功学员的事情。
记者:那么他们是怎么和您谈起来这件事的呢?

证人:因为在看守所每年都要进行至少2次的体检,体检的时候那些在监狱里面待了很多年的老犯悄悄告诉我:这是要摘取这些人的器官了,你看那些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就是要摘他们的器官。

记者:那些身强力壮是指哪些人呢?

证 人:就是死刑犯和法轮功的学员。因为检查这些人的身体的时候特别的仔细,而检查别人的身体就是一带而过了。摘取死刑犯的器官都不是什么秘密了,每年中国新 年和十一前都要执行死刑,所以检查身体是每年的一月和九月,检查这些死刑犯的身体,看看哪些能用,做些准备工作。这些老犯还发现监狱医生检查法轮功学员的 身体非常仔细,所以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也可能是他们打主意的对象。

记者:这些老犯如何证实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

证 人:法轮功学员有自己的信仰,那些犯人都觉得法轮功学员拧。其实法轮功只要写个不炼的保证就放回去了,但是他们就是不写。不写就打他们,折磨他们。有的时 候是不给他们饭吃,有的时候给他们吃的都是猪食一样的东西,或者是发霉的东西。我所知道的,无锡每个看守所都有两个杀手警察,专门打人的警察。他们会把法 轮功学员打得半死不活的,有的把胃给踢烂了,把肚子肠子踢烂,让他吃不下饭;还有的把嘴踢烂,就是不让你吃饭。然后挂两天盐水,就不管了,人就半死半活 了。这个时候就把这个人拖出去,活摘器官,以后就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

记者:这些犯人是怎么知道这个人是被活摘器官了,而不是被放了呢?

证 人:这些犯人为什么知道这个人不是被放掉而是被活摘了呢,一个是法轮功的学员不会写保证,那么也就不会放他们。另外是这个人被拖到单独的一个房间,然后来 了很多穿白大褂的医生,把这个人拖到车里带走,就再也不会回来了。有一次进来一个新的嫌疑犯,这个人说法轮功的家属正在外面闹呢,说人怎么就死了呢,而且 还给火化了,也不给看尸体。犯人们就奇怪,两天前人拖出去还是活的,怎么就死了呢,那么一定是他们给弄死了。那么为什么不给家属看呢,因为器官已经摘掉 了。想一想他们是能干出这种事的,枪毙的死刑犯的器官都摘。

记者:那么是每个号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么?大约有多少次这种情况?

证 人:因为我在里面2年的时间,一共换了17个号,这17个号里面都有人给我说活摘法轮功学员的情况,每个号里面都至少会发生这样的事情2~3次。2002 年左右这种情况最多,我被关押的时候没有亲自遇到这个事情。他们是改变其他的渠道还是做法更隐蔽就不知道了。但是我亲自看过他们如何暴打法轮功学员,把他 们钉到门板上呈大字型,一钉很长时间,屎尿都在上面。还有用削尖的竹子给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灌食,用木楔子堵他们的嘴。

记者:也就是说在2002年,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还没有曝光,看守所的犯人就已经知道了。

证人:对,那时候看守所的犯人就已经知道了。我出国后看到有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导,我是完全相信的。

*反腐人士披露广州关押地涉活摘器官

2009年4月7日,希望之声再次报导湖南彬州反腐维权人士彭新忠向这家电台披露的一次恐怖经历,2001年广州市公安把他送入一个如同屠宰场所的秘密关押地点。据彭新忠描述,秘密的关押场所没有任何挂牌,大门的南侧三十米处有军人把守站 岗,他被关押在最里头的管区,亲眼目睹每天至少有三具尸体在此地被抬走。 他发现被关押在这里的民众至少有两人是他之前认识的法轮功学员。

(录音 下载MP3:http://media.soundofhope.org/audio01/2012/11/10/peng.mp3)

彭新忠说:“那个纯粹是一个屠宰场所。就是我亲眼所目睹的那个抬走的尸体也有五十多具,从我眼前,这些人有可能是法轮功成员, 有可能是其它的老百姓,不管是不是法轮功成员,你不能这样去对付别人啊。 当时纽约时报的记者从北京来找过我,他问我这个事情的真实性,我说我用我的头担保我所目睹的这十七天所发生的情况。

“就是男的和女的快死了,还没有断气的情况下,就 把他们统一关押在一个小房子里面,都是赤身裸体不穿衣服的,每天晚上都有鬼哭狼嚎,里面有女孩尖叫声,然后第二天早上、每天都少不了三具尸体从那里抬走, 抬出来就放在关我那个房子对面,然后每天就叫外面人给他抬走,当时有些人是讲说,这些人的器官给南方医院 (是个部队的医院,在白云同和精神病院附近),他们说把器官拿去卖了。在里面的人有这个说法。

*执行迫害的武警透露亲睹活摘器官过程

根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2009年12月12日报告:近日,追查国际一名特别调查员与一位匿名人士进行了一段持续近 三十分钟的对话;该证人披露了几年前自己目击的一起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的经过。

据证人透露,2002年,他为辽宁省公安系统工作,参与了非法抓捕、拷打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其中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被经过一个星期的严刑拷打、 被强迫灌食,已经是伤痕累累。2002年4月9日,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派了两名军医,一名是沈阳军区总医院的军医,另一名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军医,将 该名学员转移到另一场所(注一),在这名女学员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没有使用任何麻药,摘取了她的心脏、肾脏等器官。证人当时持枪担任警卫,目击了活体摘取 这名女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全过程。

证人还揭露,他在为锦州公安工作期间,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命令对法轮功学员“必须赶尽杀绝”。证人参与 过对几名法轮功学员的抓捕,并多次严刑拷打、刑讯逼供。

在最初交谈中,证人为了不暴露自己,没有明确说出活摘器官的场所。在第二次交谈中,证人明确说出活摘器官是在沈阳军区总医院十五楼的一间手术室内进行。经核实,沈阳军区总医院十五至十七楼均为外科。

以下是部分谈话录音记录(下载MP3:http://media.soundofhope.org/audio01/2012/11/10/testimony_final.mp3):

证人:手术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血是喷溅出来的,而不是……

问:你看到的是男的还是女的?

证人:女的,女的。

问:年轻的吗?

证人:三十多岁吧。

问:那她口中还喊着法轮大法好吗?

证人:还喊着,还喊着。

问:你说一下她当时是怎么说的。

证 人:当时,我们经历了就是,得有一个星期对她的审问,严刑拷打,身上已经有无数次伤疤,并且电棍、电,她已经神智不清……神智不清,把她打的,已经就是, 反正她又不吃东西,然后我们强行地给她灌牛奶,往她的胃里,她不喝就强行地给她灌。你知道那个,把她的鼻子捏上,于是维持着。她七天瘦了将近十五斤,经过 体重。而这个时候不知道,可能是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反正是一个挺保密的部门,派了两个,一个是解放军沈阳陆军总医院的一个军医,还有一个是第二军医大 学毕业的,具体反正一个是岁数大的,一个年轻的,在某、某,就是给她送精神病院的一个手术室,然后进行一套东西。不打任何麻药,刀在胸脯上,他们这个手啊 一点抖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别看我在武警,我端过枪,我也进行过实弹演习。但是,我也见过很多死尸,但是看到他们,我真的“佩服”他们这些军 医,手一点也不抖,直接戴着口罩拉出来。当时我们一人拿一把手枪在旁边站岗,这个时候已经拉开了,然后她就嗷的大叫一声,那个女人就嗷地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

问:从胸口划下去的时候她喊的法轮大法好?

证人:嗷地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说你杀了我一个人,大概意思就是你杀了我一 个人,你还能杀了我们好几亿人么,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们迫害的人吗?这个时候,那个医生、军医犹豫了一下,然后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们的领导一眼,然 后领导点了一个头,他还继续把血管 …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一阵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 啊…啊… 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

证人:当时,这个人身份是一个老师啊,是一个老师,在 中学教书的老师,她的儿子今年可能十二岁了吧。她的老公是个没什么能耐的一个,也是一个工人吧。在这之前,她受过的羞辱更大。我们的民警有不少就是变态的 那种,给她进行,用钳子、用窥视器,都是不知道哪来的仪器…反正我都亲眼所见,我当时没照照片就是遗憾,对她进行属于是猥亵,她长的有点姿色,比较漂亮, 对她进行强暴…,太多了。

问:就是在你所待过的那个公安局里面你就亲眼看…

证人:当时我没在公安局里做,是在一个就是培训中心,就在一个宾馆的后院,包了十个房间,一个小楼上,就是小别墅那块儿做的。

问:黑监狱。

证人:差不多。

问:就是只要法轮功学员就往那边送嘛

证人:嗯。

问:还没有判刑之前就往那儿送嘛

证人:反正我们这块临时都改变地方。

……

问:哪个时间你还没有告诉我?

证人: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

问:四月九日?

证人:对四月九日下午五点开始解剖,时间进行了三个小时。之前已经连续一个月了。

问:什么叫连续一个月?

证人:连续一个月的刑讯逼供。

……

问:你只有对他们逼供一次?还是很多次?

证人:很多次。当时王立军,现在的重庆公安局长,下死命令“必须赶尽杀绝”。

责任编辑:何洁
http://public2.soundofhope.org/node/299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