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活摘证据确凿 德国议员信口开河无凭

玉清心

【大纪元2012年11月11日讯】中共十八大开幕第二天,11月9日,《德国之声》登载了一篇德国社民党籍联邦议员约翰内斯‧普福鲁克(Johannes Pflug)接受西南德意志电台记者Uwe Lueb的采访,报导说普福鲁克议员认为中共活摘器官是谣言,“主要是有法轮功在背后造势,但它并没有根据”。

的确,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是法轮功学员于2006年率先提出的。因为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被迫害群体主要是法轮功学员,揭露罪恶、曝光黑幕,反迫害是法轮功学员的正当权利,合情合理,完全是出于维护人类的基本人权和普世道德观。

六年来,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在各种场合公开讲迫害的真相,其中包括活摘真相。世界各国主要城市街头,很多著名旅游景点,呼吁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标语、横幅、展板到处可以见到。法轮功学员举行的各种抗议活动,常年设立的法轮功信息日,已经成为欧洲国家的街头一景,如德国科隆大教堂前的信息台。而这些活动都是经允许,受该国法律保护的。法轮功多年公开讲真相反迫害,和平理性、光明正大,无需“背后造势”。

而且,正是因为有着真实的凭据,法轮功学员才无所畏惧地对这一罪行进行公开指控,并将诉求提升至联合国层面。2012年9月18日,全球大纪元总编辑郭君女士在日内瓦二十一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提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在普福鲁克议员认为是“没有证据的谣言”,却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期间的热门话题,引起各国及非政府组织代表的关注。国际教育发展组织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首席代表帕克博士在18日大会上公开声明,要求联合国特别专员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作为紧急要务进行调查。

事实上,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的存在。2006年3月苏家屯案曝光,当时有多位证人指证,沈阳市苏家屯设立秘密集中营关押数千名法轮功学员,很多人被活摘器官牟利并焚尸灭迹。知情人还披露,在中国有36个类似的集中营。

2006年起,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和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通过深入收集到的大量、翔实的资料,严谨而精密的独立论证,对于中国大陆大量器官移植所需的数量庞大的器官以及储备供体群来源做出令人信服的结论,即关于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是成立的:“大面积的强迫掠夺一直存在着,并且今天还在继续着”。2009年11月,他们将持续追踪数年的调查报告整理成《血腥的器官摘取》。

被誉为科技界最有影响力的十大人物之一的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生物伦理学中心主任阿瑟‧卡普兰教授(Arthur Caplan)在美国费城医学院的学术演讲中指出在中国大陆活摘器官“为需求而杀人”的丧尽天良的罪恶普遍存在,并在中国年复一年地持续着。

2011年11月8日,著名国际人权家、前联合国反酷刑调查特派专员曼弗雷德‧诺瓦克(Manfred Nowak)教授在台湾大学演讲,答覆人权律师提问有关中国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的调查报告时明确表除,“这是可信的(credible)。经过调查论证,特别是数据分析显示,自法轮功学员受中共迫害开始,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明显剧增,而其器官来源却是不明的。”

证据确凿、铁证如山,还不仅如此。正是由于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已在全世界大量曝光,引起了国际各界的极大震动与关注。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进一步证明中共活摘罪的存在。

2011年6月。美国非移民入境美国签证DS-160申请表增加了的一项必须回答的问题:“你是否曾经直接参与强制移植人体器官或身体组织?”美国联邦政府这一举动说明,美国政府已掌握足够的情报,大规模活摘人体器官是存在的。

2012年5月24日,美国国务院公布了2011年年度人权状况报告。在中国章节部份,提到了中国器官移植、以及媒体和人权团体持续不断报告有关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案例。这是美国首次在正式政府报告中提出这个问题。

2012年7月,一本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的新书《国有器官》(State Organs)出版发行。此书由来自四大洲、七个国家、不同专业背景的作者所编写的,从不同的角度剖析了在中国发生的非法器官移植行径和野蛮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该书收集了证人报告、官方资料、事件发生的时序,并对中共的器官摘取行径进行了深入的分析。

2012年7月20日,“追查国际”正式发表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报告集》首批电子丛书 (http://zhuichaguoji.org/node/22982)。该报告集是系列丛书,共二十二个分册,二百零三篇报告,列举证据四千二百多条,约一百六十多万字。其中第二分册即详载了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

2012年9月12日,美国国会召开了“中共对宗教信仰者和持不同政见者活摘器官”听证会。主持听证会的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监督和调查组委员会主席丹纳‧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议员表示:活摘器官是“魔鬼的行径”,盗取那些因为信仰或政见不同而被监禁之人的器官是严重的反人类罪行,我们必须尽最大努力把参与这种罪恶的每个人都绳之以法。

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非洲、全球健康和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克里斯‧史密斯(Christopher H.Smith)议员在听证会上表示,许多证据显示中共军队系统涉嫌从监狱及劳改营的政治犯身上获得器官,而且因坚信“真善忍”原则被监禁折磨的法轮功学员就是其中的大部份。

2012年10月4日,106位国会议员联名要求美国国务院,公布可能已经获得的有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一切资料,联名信还表示美国如获得证据,应该采取措施制止中共活摘罪行。

然而,面对如山的铁证,普福鲁克议员还说:“几年前我就遇到了这样的传闻,并且通过我们的情报机构组织进行了相应的调查。我们的情报人员当时告诉我,这些说法虽然一再地浮出水面,但却没有证据去证明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显然,他认为没有证据和无证据的原因都站不住脚。而且,如果德国情报人员真的做过认真调查的话,完全可以通过比对几家从事移植器官手术的大型医院的广告与每年的器官移植数量而得出匪夷所思的结论。

最近,德国国际人权协会理事吴曼扬透露,从2006年开始,德国外交部就不断地收到有关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的信息。《血腥的器官摘取》一书的作者——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德国外交部代表进行过对话。尽管德国政府至今还没有对“活摘”表态,但在德国国会里,五个党派举行过有关活摘器官的听证会。据悉,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曾经要求外交部给她做了一次一个半小时的简报,内容就是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

由此看来,普福鲁克议员的言论只能代表他自己,既不代表他所在的社民党,也不代表德国议会,更不能代表他选区的民众,因为我们在德国各地征签敦促联合国尽快独立调查时,几乎所有的德国民众都签名支持,不少人鼓励我们去向各地议员征签,要求政要政府明确表态,制止中共暴行。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惨烈程度,超过纳粹集中营里发生过的罪恶,“是这个星球上从来没有过的邪恶”。46年出生的普福鲁克议员,对二战纳粹历史和冷战期间的东德共产极权历史都不陌生,应该更能够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而被中共谎言欺骗,对其存有幻想,就容易上它的当。面对中共活摘器官罪恶,善恶的选择并不难,然而现实中却有不少如普福鲁克议员这样的人,在确凿的事实面前仍然颠倒黑白,难于分辨是非。其实,难就难在或被中共谎言欺骗,或被中共物质利益诱惑而不能自拔。这两样迷魂药障住了人的双眼、麻醉了人的判断能力,以致丧失良知而信口开河助纣为虐。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11/11/n3727325.htm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纪实录(四)沈阳军医曝苏家屯是活摘集中营的冰山一角


在苏家屯事件的第二位证人出来作证之后,中共针对这一指控出奇的沉默了三个星期。直到2006年3月27日,中共匆匆颁布《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禁止人体器官买卖,但施行时间却定在三个月后的七月一日。引起外界的普遍质疑。3月2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否认苏家屯事件的存在,并高调要求国际社会前往调查。

也许是对外交部这个声明的一个回应,2天之后,2006年3月31日,一名署名沈阳军区老军医的国内人士给大纪元网站投书,再次证明苏家屯集中营的存在,并且说,据他了解,中国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在吉林,只有代号是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苏家屯医院仅是中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根据最新的决定:中共中央同意将法轮功分子作为阶级敌人进行任何符合经济发展需要的处理手段,无须上报。也就是说法轮功如同中国许多的重刑犯一样不再是人,而是产品原料,成为商品。

他还透露,目前苏家屯集中营的法轮功学员人数锐减,即使进入苏家屯地区调查也是查无证据,因为转移几千人太容易了。转移5000人只需一天即可。

以下是沈阳老军医的投书内容:

本人系沈阳军区总后勤部下属的一名老军医,出于安全原因,暂不公布身份。关于海外宣传的关押法轮功的苏家屯地区的医院的情况是属实的,但是与实际公开的有一定的偏差,就是说所谓的苏家屯地下集中营的确存在,摘除器官也很普遍,焚烧尸体甚至活人直接焚烧也很普遍。

家属得到的骨灰是动物或火葬场回收的骨骸

但是像许多的国家规定一样,省一级政府有权在所辖军区的监管之下设立重刑犯罪分子的资源再回收机构,这是中共中央军委在1962年就有的文件,而且一直沿袭至今,根据该文件规定,死刑及罪大恶极的重刑犯罪份子可以根据国家及社会主义发展需要进行相应的革命化处理,在文革期间最大的革命化处理就是食用,就是用来做食物,其次是建立各种工程及进行生产作业。

根据1984年的补充规定,重刑犯的器官移植被合法化,许多的地方公检法部门对待该问题基本上要么是直接移植然后火化,要么击伤进行形式死亡仪式后直接移植然后火化。

进入1992年后,实际上完全公开化了,由于许多行业的发展,人体成为昂贵的工业资源原料,活人甚至死人尸体成为原料。

目前的中国的许多的火葬场在接受尸体后实际上许多尸体并没有火化而是通过火葬场的暗道被秘密转移,家属得到的骨灰很多都是动物或火葬场回收的骨骸,甚至很多骨骸是古代甚至是二战时期的死难者。而这些尸体则被高价源源不断的通过许多渠道转移至官办的各种工厂成为制作各种产品的原料。几乎中国所有的大型火葬场都进行这样的生意。

苏家屯医院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

中共目前在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已经公开宣布为阶级敌人,也就是最严厉镇压的对象,也就是重刑犯。所谓的苏家屯地区的医院仅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但是目前的法轮功基本上还是在监狱,劳改营,看守所较多,只有需要的时候才大规模调动,目前全国最大的关押法轮功的地区主要是黑龙江,吉林和辽宁,仅在吉林九台地区的中国第五大法轮功集中关押地就有超过1.4万人被集中关押。

吉林集中营代号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

在我接触的资料中中国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在吉林,只有代号是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集中了很多的全国各地的法轮功,重刑犯,各种政治犯,但是地址不详。

苏家屯地区医院地下集中营在2005年初2005年之前的确曾关押超过1万多人

苏家屯地区医院的所谓的地下集中营在2005年初的确曾经关押超过1万多人,但是目前日常的关押人数仅保持在600~750人,很多已经被转移至其他集中营。

转移5000人只需一天即可专车专列用封闭的铁路货车

转移5000人只需要一天就可以了,专车专列,使用封闭的铁路货车,因为我曾经目击从天津向吉林地区的转移列车,一次专列转移超过7000多人,全副武装,夜间进行。所有的人都被拷在专门的扶手上象被吊起来的白条鸡一样。

目前即使进入苏家屯地区调查也是查无证据

目前即使进入苏家屯地区调查也是查无证据,因为转移几千人太容易了。

中央同意将法轮功作为阶级敌人进行任何符合经济发展需要的处理手段

需要了解的是根据最新的决定:中共中央同意将法轮功分子作为阶级敌人进行任何符合经济发展需要的处理手段,无须上报!!!

也就是说法轮功如同中国许多的重刑犯一样不再是人,而是产品原料,成为商品。

我能讲的只有这些了。

一个月后,2006年4月30日这位沈阳老军医再次向大纪元投书,提供了中共通过军事系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器官移植的部份内部资料。他表示,中国进行的地下非公开的器官移植数量比公开的要多几倍。中共甚至出口巨大数量的活体到海外进行器官移植,然后通过中共在海外的特殊机构焚毁人体。以下是沈阳老军医第二次投书的内容:

关于法轮功器官移植取证问题的部份补充资料

本人在上月底就沈阳及中国部份地区的国家处理法轮功的相关问题进行了说明,现将部份其它资料予以公开,以便于国际社会尽快制止该类行为的继续。

目前最大的问题可以说发生在法轮功及其他被强制关押人员的器官移植的取证上,由于取证非常困难,因此,导致相关的海外机构对此事件由于缺乏足够的证据而难以解决。

在取证这一点上,现将整体的本人可以接触的简单官方流程予以披露,希望有关机构能够在此中获得必要的启示。基于安全原因,本人仍不能完全公布完整的流程,仅将其中的部份进行讲述。

一,器官移植的强制办法

在整体上所有被进行器官移植的人员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自愿,一类是非自愿,但是在官方的口径上都是自愿的,怎么理解呢?就是法轮功及其他关押人员在关押期间使用是真实的名称,但是在进行器官移植时使用的是伪造的假名字,也就是一个虚构的人出现,但是这个人的资料是完整的,而且是在器官移植的自愿书上签字的(当然是代签的)。我接触的资料中仅这种伪造的代签资料有6万多份,都是什么本人自愿进行某种器官移植,并承担一切后果,甚至还有移植心脏,许多的签字都是一个人的笔迹。这类资料的保存期限是18个月,然后必须销毁。该资料的保存机关为省级军区,查阅资料须经中央驻地方专员批准。这里有一个注意的地方就是,在进行器官移植的过程中,如果器官移植失败,被移植器官人员的资料和尸体必须在72小时内全部销毁。整体的资料和尸体,甚至是活人焚毁必须经军事监管人员认可。军事监管人员有权逮捕,关押,强制处决任何泄露消息的医生、警察、武警、科研人员等。军事监管人员由中央军委授权相关军事人员或军事机构执行。

二,活体取得

任何被确定将进行器官移植人员,很多将被从监狱、劳教所、看守所、集中营等带离,此时他们将失去名字,只有一个代号,而与此代号相对应的是一个伪造的自愿进行器官移植的自愿者。而该人员将会被告之将进行身体检查,然后是局部麻醉,接下来就是活体移植,由于必要原因,在进行相关的交接的军事监管人员的部份省略。

三,为什么巨大的器官移植与实际数据相差巨大

很多人都将器官移植的数据集中在官方公开的部份上,实际上在中国进行的地下非公开的器官移植数量要比公开的要多几倍,例如:如果官方公开的是一年是3万例,那么实际进行的数量应是11万例,这也是中国器官移植价格剧降的根本原因,由于有巨大的活体来源,因此,许多的军事背景的医院在公开上报的同时,私下也大规模的进行独立的器官移植,导致实际的数量远远高于官方统计,我在此之前讲过,在这些人眼中,这些被进行器官移植的人员已经不被作为人类看待,而是如牲畜一样的动物,作一例,两例或许还心有余悸,但是一旦经过几千几万例的过程后,一切都被改变,活体移植,活人焚烧都变得麻木。人人都知道中国有很多的产品出口,但是在中国的出口产品中还有巨大的活体出口,所谓的活体出口就是境内外势力结合将符合要求的人员以商品的形式卖到国外,在国外进行器官移植,移植后人体同样焚毁(注意:中国在海外有机构专门处理被活体移植的尸体,很多中国在海外的使领馆都参与其中),一切与人类活体有关的出口产品中,中国的产值是世界第一。这些出口的活体几乎都有伪造的自愿资料,具体的方式不详,了解的是2005年出口活体超过940人。在中国与世界上实际上已经形成了巨大的器官交易网,中国是国际活体器官交易的中心,几乎在2000年以后一直占世界活体器官移植总数的85%以上,该数据是军委上报资料的一部份,有几个人因此升为将军,原因就是该领域的成绩。

四,证据的监察系统

我在此之前讲过,器官移植的管理系统是军队,其意思就是该类事情的管理及机构的核心是军事系统,这是政府机构望尘莫及的,因为一旦成为军事机密是无法获得资料的,因为军事系统的运转相信大家都了解。所以需要将一定的注意力关注到许多的军事设施上,那才是真正的集中营。

断断续续,先提供这些了。由于安全原因无法详细描述,请见谅。

沈阳老军医

责任编辑:何洁
http://public2.soundofhope.org/node/299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