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移植,耸人听闻的广告

大陆官网自报器官移植无需等待(二)
作者﹕秋尚

【大纪元2012年10月08日讯】中国器官移植网2012年9月26日发表了《从申请到手术只用3天,吉林男子肝移植手术成功》(http://www.transplantation.org.cn/zganxiwen/2012-09/6343.htm来源:新文化报记者杨益)的报导。文章如下:

近日,我省肝移植援助基金在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启动,两例获资助患者成功获救。据数据显示,我国30多万肝病患者在等待器官移植,而肝移植是治疗肝硬化等终末期肝病唯一有效方法。近日,为让更多终末期肝病患者获得救治,我省在吉大一院启动肝移植援助基金,首期投入100万元,需肝移植患者,如费用不足,每人最少可获10万元捐赠。

近日,48岁,患肝病多年的韩先生,以及62岁患自身免疫性肝炎的一位女士获得此项基金救助,成功进行肝移植手术。据了解,去年,卫生部、中国红十字会启动了心脏死亡器官捐献,即DCD的试点工作,我省是试点省份之一。自开展肝移植工作至今,已成功完成数十例手术,居全国前列。据介绍,凡需肝移植的人可到吉林大学第一医院DCD办公室登记预约,等待适合的供体。

评述

看完这篇短文的最明显感受是,这是一则器官移植广告。48岁的韩先生和62岁的女士如何能在3天内完成从申请到手术的全过程,文章里却一句没说,题目如此耸人听闻,内容却又如此不对号,目的只能有一个:强烈吸引那些急需做器官移植手术的患者们。

捐赠是唯一途径

由于人体器官是可遇不可求的珍稀资源,一个正常政府要做的,是宣导民众认识器官移植的知识并鼓励捐赠,不是登广告大力鼓动病患快来接受器官移植。而中国器官移植网的文章恰恰在本末倒置,给人的感觉是,发布广告的医院已经准备了大把的器官,对患者促销,没钱的还有“援助基金”。

肝脏来源

用于器官移植的肝脏来源通常有两种,一是亲属的捐赠,二是有意愿捐赠器官的陌生人意外身亡。只有这么两个来源。需要说明的是,即便使用亲属捐赠的器官,通常也要花费2到4周,才能做好移植手术的必要准备。

术前评估

在门诊的初步评估阶段,通常移植医师会安排病患住院评估,为的是全盘、准确无误地了解患者的情况。一般住院时间为四至五日。住院检查的专案通常应包含:完整的肝功能及肝炎肝癌标记检查、心肺功能检查、肾脏功能检查、传染病筛检、电脑断层摄影、核磁共振扫瞄、肝脏超声波检查等。

为何取消“枪决”而改用“死亡针”

文中提到“心脏死亡器官捐献,即DCD的试点工作”具体指的是什么?可能很多人还不很清楚。据中共官媒报导,那是“由卫生部委托中国红十字会负责主持的我国人体器官捐献和获取试点工作,即心死亡遗体器官捐献(donation of cardiac death,DCD)”。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杰夫今年3月“两会”时称,中国2006年有356万人死于心脑血管等几种疾病,每年还有6万~9万人死于交通事故。理论上来说,这些人都符合成为器官捐献者的标准。

我们要问的是,理论上的标准,当局准备怎样在“今年下半年在全国铺开”的DCD项目上实施;另外,卫生部必须讲清1999年~2012年上半年DCD执行之前十多年间,数万至数十万例器官移植的案例有什么法律手续?如果有,是哪条?如果没有,卫生部怎样解释这些下属医院的违法行为?对器官移植案例可能诞生的超过百亿美金的利益链条是否知情?

其实,1999年以来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同步发生的器官移植数量飞速攀升、特别是令人发指的活摘器官的事实,说明这些决不会是偶然的巧合。近期世界舆论剑指中共政法委,指明是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主政的公检法、武警、监狱系统相勾结,将器官移植系统化,并由法院直接控制。特别要指出的是,中共最高法院把过去使用枪毙处决死刑犯的形式改成注射死亡针的形式来处决“死刑犯”,这一改变并没有通过严谨公正的法律程式予以说明,而仅仅来自于最高法院2001年9月20日《关于开展注射执行死刑工作的通知》。居然一个《通知》就可以改变死刑犯的处决方式,这在法制国家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

从表面看好像只是个法院让犯人怎么“死”的问题,按从不尊重人的生命的中共独裁集团几十年一贯的做法,这点不奇怪,但问题是时间的“巧合”。而刑场枪决恰恰不利于活体摘除器官,“注射毒针”致死“犯人”却可以方便这一犯罪。由此我们可以联想到堂而皇之进口的执行毒针死的“死刑”车。

当局还将《尸体法》中某些部份做了修改,允许法院就地火化尸体。这就更为他们活摘器官做了配套,大开了方便之门:摘完器官、杀完人,一火化,死无对证!去年中共卫生部还在全国范围内设定了164家医院作为有执照的器官移植试点医院,其中有很多犯下活摘罪恶的军队、武警医院和社会医院。多年来它们和王立军的死亡心理研究论文一样,一定依赖死亡毒针进行了活摘器官的犯罪。

他们可以在流动的死亡车上给活体供体注射死亡针,注射后的几十秒到几分钟(因身体素质不同,时间长短因人而异)就发挥了药效。活体供体很快便失去知觉,可是心脏却不会同时停止跳动,就在这个时间段,他们将供体的器官摘走。那么,这个供体就会因为失去器官而彻底死亡。

文中的所谓“心脏死亡器官捐献(DCD)”事实是,没等供体心脏停跳就被活摘了器官,受害者随即被装入专用袋子送去焚烧。

黄洁夫曾表示,DCD“成功与否关系到我国器官移植事业的兴衰存亡”。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短短几年便一跃成为世界第二,黄的话做了反面证实。

换肝价格

文中提到的“援助基金”非常有诱惑力。希望可以用“省钱”吸引更多患者前来。中共肆意搜刮和挥霍老百姓的血汗钱这已成为它的立党之本了。没有老百姓的血汗钱,它什么都维持不了。所以,“羊毛出在羊身上”,亦或许,这只是一个美丽的谎言,等患者真的欣喜而来,他可能告诉你,刚投入的100万基金已经用光了,名额满了,您来晚一步,现在有器官,您做不做?总之,任何可能都有,给老百姓一个便宜占是不可能的。做广告骗你来是为赚你钱,哪有给你钱的道理?个把得到“基金”的患者也不过是为宣传做噱头,而且谁也不知道是通过哪个“关系”的硬路子。

事实上,从2007年初开始,中国换肝已呈一条龙服务,包含买肝、医疗、红包、食宿与交通等各项费用,一次费用已高达54万至64万人民币。2007年3月至9月间,中国器官严重“缺货”。以致2008年出现变化,“供体费”(买肝费)涨了五成。海外患者一趟换肝之旅总共要付出130万至173万人民币,其中三分之一用于“捐”给医院和打通官方人脉。付了这份捐赠费(名为“捐款”),就可以拥有“插队”换肝的资格。而这个所谓的“捐款”数目,几乎等同于买一颗肝脏的价钱。

移植广告违背常理

文中最后一句“登记预约,等待适合的供体”,是彻头彻尾的广告词。需要做器官移植手术的患者从来都有,这也不是近两年才出现的新兴病例。可这种说法近两年才出现。居然如此明目张胆地说出这种完全违反医学常理的话.这句话在医学人士的常识里,无异于说“我们在杀人取器官”。

在活摘器官的罪行、证据被国际上广泛了解之后,中共官方在9月26日匆匆忙忙出来这样一篇短文。给人的感觉是,中共怕国际上对其声讨、怕全球聚焦活摘器官,那样它可能就没有机会再继续活摘了,也就没有暴利可图了。所以,想趁国际声讨之前,赶快能摘多少算多少。心切之极跃然纸上。

说白了,做移植手术本身是正常的事情。可是在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如此猖獗泛滥的今天,这样的背景下,除亲属的捐赠之外,其余的一切器官来源都太可疑了。“医生反强摘器官组织”发言人迪蒙‧诺托医生表示,“北京红十字会2011年称,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只有37人注册成为器官捐献者。”所以可想而知,所有预约好日期的器官移植手术,所用器官都是不合法的,必定是从活人身体里摘取的。正常的器官移植病案,只有人等器官,从没有器官等人之说。只有中共这个邪恶政权可以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罪恶勾当!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10/8/n3700899.ht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