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亲手接法轮功信函:促积极回应106国会议员联名信


10月5日,奥巴马在与参加维吉尼亚州的乔治.梅森大学竞选造势活动选民见面中,接受了华盛顿DC法轮大法佛学会委派专人递交的致总统信函,知会奥巴马有关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真相相关的最新进展。(Photo by Ca/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2年10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张明慧美国华盛顿DC报导)2012年10月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维吉尼亚州的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举行了竞选造势活动,之后,奥巴马与选民见面中,欣然接受了华盛顿DC法轮大法佛学会委派专人递交的致总统信函,知会奥巴马总统有关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真相相关的最新进展。

要求奥巴马帮助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器官的罪恶

华盛顿DC法轮大法佛学会致信中同时呼吁奥巴马敦促国务院,积极回应日前国会百余名众议员联名信,要求政府公布掌握的中共活摘相关文件与信息,要求奥巴马帮助制止这一被称为“在这个星球上新的邪恶形式”的暴行。


10月5日,奥巴马在与参加维吉尼亚州的乔治.梅森大学竞选造势活动选民见面中,接受了华盛顿DC法轮大法佛学会委派专人递交的致总统信函,知会奥巴马有关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真相相关的最新进展。(大纪元)

据现场参加活动并递送信函的高女士介绍,她与奥巴马握手,同时用另一手递送信件,奥巴马接过信函,装进了自己的西裤口袋。她说:“现场的人很多,想见奥巴马总统的人也很多,守卫也很严,总统亲手接过我递送的信函,而且并未转送给身边人,而是自己装进了口袋。”

高女士表示,在现在这个关键时刻,任何人明白真相,对自己的事业都是一种最好的帮助。

106位美国会议员联名要求美国务院调查活摘器官及公布已获证据


10月5日,奥巴马在与参加维吉尼亚州的乔治.梅森大学竞选造势活动选民见面中,接受了华盛顿DC法轮大法佛学会委派专人递交的致总统信函,知会奥巴马有关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真相相关的最新进展。( AFP )

10月4日,106位美国会议员联名要求美国国务院,公布可能已经获得的有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一切资料,联名信还表示美国如获得证据,应该采取措施制止中共活摘罪行。

联名信最初由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二党议员联合提出,他们是美国民主党资深国会议员罗伯特.安德鲁斯(Robert E. Andrews)和共和党资深国会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短短一周之内,就获得106位美国国会议员联合签署。目前,该联名信已被送交至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

联合国等国际机构纷曝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在此之前, 9月12日下午,一场以“中共活体摘取宗教与政治异议人士的器官”为主题的听证会在美国国会举行。与会的美国国会议员们表示,这个听证会所讨论的是正发生在这个星球上的一个最邪恶的罪行——受害者没有参与任何犯罪活动或侵犯任何人的利益,只因为自己持有的政治信仰或宗教信仰,他们不仅受到来自中共政府地狱般的折磨,而且器官被盗、人被谋杀。

随后,9月18日,资深国会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撰写的一篇题为《中国非法摘取器官》的文章在美国主流媒体《华盛顿时报》(Washington Times)上刊登。文章说,中共军队系统涉嫌非法参与从监狱及劳教所的被关押者、特别是从良心犯身上强行摘取器官,牟取暴利。

史密斯说,中国法轮功修炼者,因被拘捕时怕牵连亲属和其他修炼者遭报复而拒绝透露姓名,因此成为被中共拿来做器官移植的目标来源。

他说,这一被国家认可的恐怖行为超越了人类的承受力,挑战一切语言的极限,甚至连“野蛮残暴”这样的辞汇都显得苍白无力,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罄竹难书、擢发难数。

与此同时,9月18日,活摘器官在联合国人权大会曝光,多国代表希望联合国和国际社会进入中国调查。全球大纪元总编郭君女士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大会发言,现场曝光及要求调查中共活摘器官罪恶,与会大约有100多位各国代表和国际非政府组织代表倾听了这一内容,表示高度关注。

自2006年法轮功学员开始向国际社会,公开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以来,经过6年来坚持不懈的努力,已经在国际上形成了巨大的冲击波,目前呈火山爆发势态,倍受各界关注。

附华盛顿DC法轮大法佛学会致美国奥巴马总统信函(中文译文)

尊敬的奥巴马总统先生

您或许已经知悉,有106位美国国会众议员联合签署的一封联名信,10月3日被送交至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联名信要求美国国务院公布可能已经获得的有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资料,联名信还包括要求公布中国重庆副市长王立军,今年2月在美国驻成都领事馆期间可能已向美方提供的资料细节。

这次联名信最初由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二党议员,罗伯特.安德鲁斯(Robert E. Andrews)和史密斯(Chris Smith)共同发起。之前的9月12日,在美国国会曾举办了“中共活体摘取宗教与政治异议人士的器官”听证会,听证会的证词涉及“中国的医院和医生强制从被囚禁者,据称包括法轮功学员、维吾尔族、藏族和家庭基督教徒身上活体摘取器官。”

从2006年起,关于活摘的指控开始浮现,当时,中国器官移植行业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上获得丰厚利润,法轮功团体也是当今中国最大的良心犯群体。

从那时起,大量的分析和调查,以及相互印证的证人证言,最终导致了两本书的出版,一本是2009年出版的英文版《血腥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 Organ Harvesting of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in China》),一本是2012年出版的英文版《国家器官》(”State Organs: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两本书得出的结论是成千上万的法轮功修炼者因当局活摘器官的需要而被虐杀。

企图投奔美国的中国官员王立军就直接参与了活摘器官,在辽宁锦州当警察局长时,王成立了一个器官移植研究中心,在短短的两年里,完成了不知器官来源的数千例器官移植手术。

大纪元时报(The Epoch Times)与《世界事务期刊》(World Affairs Journal)都报导了王立军向美领馆泄露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情报,世界事务期刊文章,标题为《苦涩的收获:中国的“器官捐赠”噩梦 》(《Bitter Harvest: China’s ‘Organ Donation’ Nightmare》)深入研究了这一事件背后的政治斗争。

我们真诚地希望您将敦促国务院公布这些重要文件,这将有助于制止这一被称为是“在这个星球上新的邪恶形式”的暴行。

祝好

华盛顿DC法轮大法佛学会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10/6/n3699945.htm

薄案涉活摘器官 美国41所大学法轮功致国务卿公开信


美国41所大学的法轮功学员近日发表致美国国务卿克林顿的公开信,公开呼吁美国国务院公开发布已获得的所有关于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摘取器官的信息。(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2年10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薛飞综合报导)前重庆市市委书记薄熙来9月28日被宣布双开,并移交司法,薄熙来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黑幕的指控正逐步浮出水面,美国41所大学的法轮功学员近日发表致美国国务卿克林顿的公开信,公开呼吁美国国务院公开发布已获得的所有关于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摘取器官的信息,包括王立军向美国领事馆提供的全部证据。禁止直接或间接参与酷刑迫害的人士入境美国。

公开信称,今年5月,美国国务院发表的各国人权报告首次明确提到中共强制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怵目惊心的相关报导正在引发全球震惊。人们意识到法轮功是中国良心犯中数量最大,遭受迫害最惨烈的群体,当中共发现这个团体无惧于它们的酷刑和虐杀时,所使用的手段就更加疯狂。

信中称,早在1999年中共政法委就下达了“打死法轮功学员算白死”的政令,由于法律上不追究,虐杀法轮功学员并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尸体,不承受任何法律责任。在器官市场巨大利润诱惑下,政府医院、军队医院、执法机构、器官黑道中介联手形成了庞大活摘器官的生意链。王立军在辽宁锦州公安局所主持的数千次器官移植证实了这一罕见的罪恶。

根据媒体和人权机构的报告,谷开来、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等都深深卷入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信中称,目前在中国还有几十万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抓捕关押,遭受着灭绝人性的数十种酷刑虐待,他们随时都面临着被活摘器官的可能,他们的生命时刻处在危险中。中共当局仍在严密封锁互联网惧怕人民知道真相,惧怕因此罪行遭受最严厉的审判和清算,在中共巨大财富的光环下,魔鬼般的交易所造成的人间惨剧每天都在发生,法轮功才是当今中国问题的核心。

公开信呼吁,要求美国国务院公开发布已获得的所有关于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摘取器官的信息,包括王立军向美国领事馆提供的全部证据。美国人民应该有权利知道事实的真相。

公开信还要求美国政府敦促中国领导人严格遵守自己签署的公约,并呼吁中共立即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恢复他们在国际人权公约及中国法律上所应享有的基本人权,赔偿法轮功学员在肉体和精神上的损失,立刻制止活摘器官的罪恶继续发生,法办所有严重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元凶。

公开信最后,希望美国政府能立刻禁止直接或间接参与酷刑迫害的人士进入美国境内。

美国41所大学法轮功学员致美国国务卿公开信

尊敬的克林顿国务卿:

中国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2月6日闯入美国驻成都领事馆的事件引起全世界的聚焦,中共特殊利益集团的内幕一步步被揭开。

今年5月,美国国务院发表的各国人权报告首次明确提到中共强制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怵目惊心的相关报导正在引发全球震惊。人们意识到法轮功是中国良心犯中数量最大,遭受迫害最惨烈的群体,当中共发现这个团体无惧于它们的酷刑和虐杀时,所使用的手段就更加疯狂。

9月12日在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听证会上我们得知自2000年至2008年期间,大约有65,000名法轮功学员因被摘除器官而死亡。由于器官移植利润巨大,除死刑犯外,法轮功学员、甚至地下教会、维吾尔和藏族异议人士都成为摘取器官的来源,王立军因活摘器官的科研创新而获得奖励,这一切是由政府运作的。

国际社会已经制定了严格的协议,以确保器官捐赠遵循严格的程序和道德准则,《伊斯坦布尔宣言》严禁器官贩卖和器官移植旅游并明确规定捐助者必须本人同意,捐助者绝对不可以是被判死刑的囚犯。

在2005年,中国卫生部副部长承认,有超过95%的移植器官来自死刑犯。2010年他再次表示,1997年到2008年间,中国进行了超过1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90%以上的器官来自死刑犯。医学界在进行器官移植时通常使用的比例约为10比1,(为一个人找到一名合适的供体,就需10人),实际上每年器官移植手术数量远超过被执行的死刑犯数量,也就是说中国有一个极大的活体器官库,因器官所需而被中共处死的人数将震惊世界。

在美国,一个肾脏的等待时间要超过三年,而在中国肾移植是一个星期,最长不超过一个月,有的甚至只有两天。这种在极短时间内找到器官的“按需移植系统”是由一个庞大的“按需所取”的活体来源系统(活人供体)所支撑,很多情况下,实际的移植手术本身就变成了处决人的方式。王立军在辽宁锦州公安局所主持的数千次器官移植证实了这一罕见的罪恶。

早在1999年中共政法委就下达了“打死法轮功学员算白死”的政令,由于法律上不追究,虐杀法轮功学员并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尸体,不承受任何法律责任。在器官市场巨大利润诱惑下,政府医院、军队医院、执法机构、器官黑道中介联手形成了庞大活摘器官的生意链。中国医疗界移植网站公布移植一个角膜收取3万美元,一颗肾收6万2千美元,每个心脏或肝脏移植超过10万美元。中国目前有600家移植中心,想像一下,处死一个人就可获得几十万美元的收入。

根据媒体和人权机构的报告,谷开来、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等都深深卷入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中国大陆媒体近日曝光了一起非法买卖活体器官案件,涉及51颗活体肾脏,8颗死刑犯器官,参与人包括法院人员,军队医院医生等,他们通过伪造移植医院所需“死刑犯判决书”、“死刑犯器官捐赠志愿书”、“亲属之间捐赠志愿书”文件,使这些肾脏被顺利植入有需要的患者体内。

目前在中国还有几十万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抓捕关押,遭受着灭绝人性的数十种酷刑虐待,他们随时都面临着被活摘器官的可能,他们的生命时刻处在危险中。中共当局仍在严密封锁互联网惧怕人民知道真相,惧怕因此罪行遭受最严厉的审判和清算,在中共巨大财富的光环下,魔鬼般的交易所造成的人间惨剧每天都在发生,法轮功才是当今中国问题的核心。

2012年7月,在第17次美中人权对话的媒体会议上,在回答记者关于王立军涉及强摘器官的问题时国务院助理国务卿Michael H. Posner表示美方已获得大量的来自美国大使馆和美国报导的信息。我们要求美国国务院公开发布已获得的所有关于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摘取器官的信息,包括王立军向美国领事馆提供的全部证据。美国人民应该有权利知道事实的真相。为杜绝器官移植滥用行为,我们特提出建议如下:

1.希望美国政府对此事进行正式调查,并公布掌握的关于中国器官移植的所有证据。
2.建议美国国会就器官移植滥用行为立法。该立法应强调滥用器官移植的严重程度,特别要强调在中国发生的那些案例,并力求终止这种行为。美国公民在国内或国外进行器官贩卖都属于非法。
3.禁止美国大学参与和资助中国关于移植的研究。
4.鉴于中国的器官来源于囚犯,制药公司应停止在中国进行临床试验,禁止制药公司向中国销售移植所需的药物。
5.禁止医院和大学培训来自中国的移植外科医生。
6.严格限制参与活摘器官的人员入境美国。

加拿大、以色列、意大利、比利时等国已先后立法,防止医生非法经营器官买卖、防止病人赴器官来源不明地,包括中国进行移植,甚至规定不给予手术后的保险支付,就是要阻断需求面,避免本国民众违反国际公约。

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恶是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惨烈的种族灭绝和屠杀,是这个星球前所未有的邪恶,是对人类尊严和道德底线的最大挑战,每个人都不能沉默,每个良知尚存的人都应对反人类的滔天罪行发出正义的呼声,制止这场暴行。

中国是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的签署国,中国政府在联合国签署了一系列的人权公约包括《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

我们要求美国政府敦促中国领导人严格遵守自己签署的公约,并呼吁中共立即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恢复他们在国际人权公约及中国法律上所应享有的基本人权,赔偿法轮功学员在肉体和精神上的损失,立刻制止活摘器官的罪恶继续发生,法办所有严重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元凶。

此外,我们还希望美国政府能立刻禁止直接或间接参与酷刑迫害的人士进入美国境内。

谢谢您的关注!

法轮功学员自美国41所大学

American University

Arizona State University

Boston University

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Columbia University

Cornell University

Fei Tian College

George Mason University

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Harvard University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Montgomery College

Northeastern University

Ohio State University

Rutgers the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Jersey

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

Stanford University

The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Riversid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University of Hawaii

University of Huston

University of Maryland, Baltimore County

University of Maryland, College Park

University of Virginia

University of Michigan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University of Oregon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rlington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 Madison

Yale University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10/9/n3701316.htm

肝移植,耸人听闻的广告

大陆官网自报器官移植无需等待(二)
作者﹕秋尚

【大纪元2012年10月08日讯】中国器官移植网2012年9月26日发表了《从申请到手术只用3天,吉林男子肝移植手术成功》(http://www.transplantation.org.cn/zganxiwen/2012-09/6343.htm来源:新文化报记者杨益)的报导。文章如下:

近日,我省肝移植援助基金在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启动,两例获资助患者成功获救。据数据显示,我国30多万肝病患者在等待器官移植,而肝移植是治疗肝硬化等终末期肝病唯一有效方法。近日,为让更多终末期肝病患者获得救治,我省在吉大一院启动肝移植援助基金,首期投入100万元,需肝移植患者,如费用不足,每人最少可获10万元捐赠。

近日,48岁,患肝病多年的韩先生,以及62岁患自身免疫性肝炎的一位女士获得此项基金救助,成功进行肝移植手术。据了解,去年,卫生部、中国红十字会启动了心脏死亡器官捐献,即DCD的试点工作,我省是试点省份之一。自开展肝移植工作至今,已成功完成数十例手术,居全国前列。据介绍,凡需肝移植的人可到吉林大学第一医院DCD办公室登记预约,等待适合的供体。

评述

看完这篇短文的最明显感受是,这是一则器官移植广告。48岁的韩先生和62岁的女士如何能在3天内完成从申请到手术的全过程,文章里却一句没说,题目如此耸人听闻,内容却又如此不对号,目的只能有一个:强烈吸引那些急需做器官移植手术的患者们。

捐赠是唯一途径

由于人体器官是可遇不可求的珍稀资源,一个正常政府要做的,是宣导民众认识器官移植的知识并鼓励捐赠,不是登广告大力鼓动病患快来接受器官移植。而中国器官移植网的文章恰恰在本末倒置,给人的感觉是,发布广告的医院已经准备了大把的器官,对患者促销,没钱的还有“援助基金”。

肝脏来源

用于器官移植的肝脏来源通常有两种,一是亲属的捐赠,二是有意愿捐赠器官的陌生人意外身亡。只有这么两个来源。需要说明的是,即便使用亲属捐赠的器官,通常也要花费2到4周,才能做好移植手术的必要准备。

术前评估

在门诊的初步评估阶段,通常移植医师会安排病患住院评估,为的是全盘、准确无误地了解患者的情况。一般住院时间为四至五日。住院检查的专案通常应包含:完整的肝功能及肝炎肝癌标记检查、心肺功能检查、肾脏功能检查、传染病筛检、电脑断层摄影、核磁共振扫瞄、肝脏超声波检查等。

为何取消“枪决”而改用“死亡针”

文中提到“心脏死亡器官捐献,即DCD的试点工作”具体指的是什么?可能很多人还不很清楚。据中共官媒报导,那是“由卫生部委托中国红十字会负责主持的我国人体器官捐献和获取试点工作,即心死亡遗体器官捐献(donation of cardiac death,DCD)”。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杰夫今年3月“两会”时称,中国2006年有356万人死于心脑血管等几种疾病,每年还有6万~9万人死于交通事故。理论上来说,这些人都符合成为器官捐献者的标准。

我们要问的是,理论上的标准,当局准备怎样在“今年下半年在全国铺开”的DCD项目上实施;另外,卫生部必须讲清1999年~2012年上半年DCD执行之前十多年间,数万至数十万例器官移植的案例有什么法律手续?如果有,是哪条?如果没有,卫生部怎样解释这些下属医院的违法行为?对器官移植案例可能诞生的超过百亿美金的利益链条是否知情?

其实,1999年以来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同步发生的器官移植数量飞速攀升、特别是令人发指的活摘器官的事实,说明这些决不会是偶然的巧合。近期世界舆论剑指中共政法委,指明是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主政的公检法、武警、监狱系统相勾结,将器官移植系统化,并由法院直接控制。特别要指出的是,中共最高法院把过去使用枪毙处决死刑犯的形式改成注射死亡针的形式来处决“死刑犯”,这一改变并没有通过严谨公正的法律程式予以说明,而仅仅来自于最高法院2001年9月20日《关于开展注射执行死刑工作的通知》。居然一个《通知》就可以改变死刑犯的处决方式,这在法制国家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

从表面看好像只是个法院让犯人怎么“死”的问题,按从不尊重人的生命的中共独裁集团几十年一贯的做法,这点不奇怪,但问题是时间的“巧合”。而刑场枪决恰恰不利于活体摘除器官,“注射毒针”致死“犯人”却可以方便这一犯罪。由此我们可以联想到堂而皇之进口的执行毒针死的“死刑”车。

当局还将《尸体法》中某些部份做了修改,允许法院就地火化尸体。这就更为他们活摘器官做了配套,大开了方便之门:摘完器官、杀完人,一火化,死无对证!去年中共卫生部还在全国范围内设定了164家医院作为有执照的器官移植试点医院,其中有很多犯下活摘罪恶的军队、武警医院和社会医院。多年来它们和王立军的死亡心理研究论文一样,一定依赖死亡毒针进行了活摘器官的犯罪。

他们可以在流动的死亡车上给活体供体注射死亡针,注射后的几十秒到几分钟(因身体素质不同,时间长短因人而异)就发挥了药效。活体供体很快便失去知觉,可是心脏却不会同时停止跳动,就在这个时间段,他们将供体的器官摘走。那么,这个供体就会因为失去器官而彻底死亡。

文中的所谓“心脏死亡器官捐献(DCD)”事实是,没等供体心脏停跳就被活摘了器官,受害者随即被装入专用袋子送去焚烧。

黄洁夫曾表示,DCD“成功与否关系到我国器官移植事业的兴衰存亡”。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短短几年便一跃成为世界第二,黄的话做了反面证实。

换肝价格

文中提到的“援助基金”非常有诱惑力。希望可以用“省钱”吸引更多患者前来。中共肆意搜刮和挥霍老百姓的血汗钱这已成为它的立党之本了。没有老百姓的血汗钱,它什么都维持不了。所以,“羊毛出在羊身上”,亦或许,这只是一个美丽的谎言,等患者真的欣喜而来,他可能告诉你,刚投入的100万基金已经用光了,名额满了,您来晚一步,现在有器官,您做不做?总之,任何可能都有,给老百姓一个便宜占是不可能的。做广告骗你来是为赚你钱,哪有给你钱的道理?个把得到“基金”的患者也不过是为宣传做噱头,而且谁也不知道是通过哪个“关系”的硬路子。

事实上,从2007年初开始,中国换肝已呈一条龙服务,包含买肝、医疗、红包、食宿与交通等各项费用,一次费用已高达54万至64万人民币。2007年3月至9月间,中国器官严重“缺货”。以致2008年出现变化,“供体费”(买肝费)涨了五成。海外患者一趟换肝之旅总共要付出130万至173万人民币,其中三分之一用于“捐”给医院和打通官方人脉。付了这份捐赠费(名为“捐款”),就可以拥有“插队”换肝的资格。而这个所谓的“捐款”数目,几乎等同于买一颗肝脏的价钱。

移植广告违背常理

文中最后一句“登记预约,等待适合的供体”,是彻头彻尾的广告词。需要做器官移植手术的患者从来都有,这也不是近两年才出现的新兴病例。可这种说法近两年才出现。居然如此明目张胆地说出这种完全违反医学常理的话.这句话在医学人士的常识里,无异于说“我们在杀人取器官”。

在活摘器官的罪行、证据被国际上广泛了解之后,中共官方在9月26日匆匆忙忙出来这样一篇短文。给人的感觉是,中共怕国际上对其声讨、怕全球聚焦活摘器官,那样它可能就没有机会再继续活摘了,也就没有暴利可图了。所以,想趁国际声讨之前,赶快能摘多少算多少。心切之极跃然纸上。

说白了,做移植手术本身是正常的事情。可是在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如此猖獗泛滥的今天,这样的背景下,除亲属的捐赠之外,其余的一切器官来源都太可疑了。“医生反强摘器官组织”发言人迪蒙‧诺托医生表示,“北京红十字会2011年称,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只有37人注册成为器官捐献者。”所以可想而知,所有预约好日期的器官移植手术,所用器官都是不合法的,必定是从活人身体里摘取的。正常的器官移植病案,只有人等器官,从没有器官等人之说。只有中共这个邪恶政权可以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罪恶勾当!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10/8/n370089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