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仍在活摘器官 著名律师吁制止罪行

华人:良心告诉我 要出来做些事 西人:摘取器官离我们不远 我们都是地球村一部份


9月29日,在多伦多举办的一个公众论坛上,国际著名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表示,中国移植手术所用器官,大部份还是来自被关在监狱的人,绝大部份是来自法轮功学员。(摄影:Matthew Little/大纪元)

【大纪元2012年10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活摘人体器官”罪行仍在中国发生,9月29日,在多伦多举办的一个公众论坛上,国际著名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表示,中国移植手术所用器官,大部份还是来自被关在监狱的人,绝大部份是来自法轮功学员。他呼吁人人行动,制止这种反人类的罪行,“让我们创造未来”。

2006年开始,麦塔斯及加拿大政府前亚太司司长乔高(David Kilgour)对中共活摘器官的指控展开了独立第三方调查。结果至少发现了52项可以证实的证据,证明中国存在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做移植的暴行,而且大部份受害者是法轮功学员。2010年出版的《血腥的器官摘取》收集了有关证据。

麦塔斯及乔高除了做大量调查外,也在全世界倡议重视及制止活摘器官的恶行。麦塔斯在9月29日的论坛上介绍了活摘器官的发展情况。他说,我们看到在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有相当下降,也看到中国政府在改变器官移植的政策。遗憾的是,我们没看到这种滥用器官移植的做法在中国结束。”

麦塔斯说: “我关注的是,要停止杀害法轮功学员并获取他们的器官。”

“我不认为已经达到这个目的,相反,可能还增加了。”他说,虽然移植器官数量减少,但另一个器官来源的死刑犯数量也减少。这意味着,“来自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增加了。”


国际著名人权律师麦塔斯称,不能依靠中共自己改变,要停止杀害法轮功学员并获他们的器官。他说:“我们不要预测将来会发生什么事,让我们创造未来。” (摄影:Matthew Little/大纪元)

江泽民体系是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薄熙来是迫害的主要责任人之一。9月28日,中共官媒新华网公布,薄熙来被开除党籍及公职,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在回答提问时,麦塔斯称,不能依靠中共自己改变。“我们不要预测将来会发生什么事,让我们创造未来。”

麦塔斯提出了5条建议:加拿大政府敦促美国政府公布王立军提交的文件,相信有活摘器官的信息;通过国会立法制止这种国际性的器官移植滥用;立法要求到国外做器官移植者预先报告;药物公司应停止到中国做抗排斥的临床药物试验;医疗保险不应为可能违反加拿大法律标准的海外器官移植付款。

他说:“任何时候设立保安措施,防止在中国的器官移植滥用,都是需要的。”

中西方民众:人人有责任制止邪恶

参加当天论坛的多伦多华裔居民范先生说,他一直很关心发生在中国的事。“在中国的器官移植,非常恐怖。”

“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未有过这么恐怖的事件。”他说,“以前我曾怀疑是否会有这样的事,现在已经是公开的,无法隐瞒。”

来自香港的范先生表示,中国移民应该多了解这些事,中共用一种恐怖主义的手法,令人们不敢出声。范先生说,良心告诉他,需要为中国人的人权发声。“作为一个真正的人,不应该有这些害怕。因为人有做人的尊严。我的良心告诉我,我要出来做些事。”

多伦多西人护士Nora Anderson在论坛结束后说:“我认为,加拿大人及世界上的人了解在中国发生的人权罪行非常重要。因为中国正在变成很重要的贸易伙伴,我认为有机会使用这个砝码,从经济上迫使中国政府做出改变。”

Anderson认为,人类是一个整体。她说:“我们做的任何事都会影响他人。中共对人权的践踏不是当地的问题,它影响了我们所有人,我们要发声,我们要使改变发生。”


加拿大反虐待警示中心副总裁兼首席营运官Sanderson Layng称,摘取器官不是离我们很远的事,我们都是地球村的一部份。(摄影:Matthew Little/大纪元)

加拿大反虐待警示中心(Canadian Centre for Abuse Awareness)副总裁兼首席营运官Sanderson Layng称,人们对于践踏人权的事有时觉得难有所为,历史上纳粹迫害犹太人的事件就是一个教训。

“我们想让人们了解并参与。”他说,全球化的趋势使大家不可能相互分割,“摘取器官不是离我们很远的事,我们都是地球村的一部份。”

更多世人站出来谴责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两年前出版的《血腥的器官摘取》只有2位作者,今年7月出版的《国家器官》(State Organs: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有12位来自不同行业的专家作者。

“中共是该罪恶中的主要因素。”作者之一、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协会(DAFOH) 执行总监崔雷(Torsten Trey)说,中共使中国变成了一个缺乏伦理标准的社会,而缺乏伦理标准使中国的医生参与了摘取人体器官的罪行。

纽约大学Langone 医药中心生命伦理部主任Arthur L. Caplan说:“器官移植的最终伦理责任是移植团队…。他们不能说不知道器官哪来的,他们不能说不关心器官的来源。”

另一名美国医生Eric Goldberg说:“通过不道德或犯罪手段获得器官,将使临床试验数据也变成犯罪及不道德。”

麦塔斯说,在中国发生的活摘器官在国际上已经形成一个关注社区,这些人很多是器官移植界的领先专家。“我相信,这将对中国有冲击。因为中国的器官移植专业人员,需要到海外参加培训、会议及研究。”

另一方面,中共政府对此也从最初的否认到现在承认。2005年7月,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首次承认,95%的移植器官来自死刑犯。麦塔斯说,黄洁夫2009年8月还在中国日报发表声明,说监狱中的犯人“绝对不是器官移植的合适来源”。但是,这种摘取人体器官的行为到今天还没有停止。

世界上的一些国家,比如加拿大、法国、比利时及以色列等,已经在寻求立法,防止本国人到外国接受不符合道德的器官移植。以色列通过的一项立法,不允许保险系统给去中国做器官移植的以色列人付款。
(责任编辑:林妍)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10/1/n3695338.ht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