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举办中国强摘器官听证会(RFA)

2012-09-13

美国国会众议院星期三下午在华盛顿召开听证会,讨论 “中共摘取宗教和政治异见人士器官”的问题。与会学者表示,在中国,器官移植的来源,除了死刑犯,还存在庞大的活体器官库,许多监狱犯人和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

星期三的“中共摘取宗教和政治异见人士器官”听证会由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下设的监督和调查小组委员会及非洲、全球健康和人权小组委员会联合举办。”保卫民主基金会”兼职研究员伊森.古特曼, “反对强摘器官医生组织”发言人达蒙•诺托,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兼肾移植项目医学主任格本里尔•丹诺维奇和“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发言人李祥春分别在会上发言作证。

“保卫民主基金会”兼职研究员伊森.古特曼在会上表示,他从2006年开始,就摘取器官的问题,对中国的医学专家、执法人员和50多名劳改犯人进行了访谈,他的研究表明,摘取良心犯器官的做法在上个世纪90年代首先从新疆开始,到2001年这一做法已遍布全中国。尽管最初被摘取器官的是已被处决的犯人,但医生们后来也从活着的犯人身上摘取器官。曾在乌鲁木齐公安局任职的一名特警尼加提.阿不都热依木在访谈中向伊森.古特曼表示,他的一名同事曾听到停在监狱刑场的一辆用于摘取器官的箱车中,传出来自地狱般的惨叫。伊森.古特曼说,

“两年后,那个监狱的卫生所长告诉尼加提,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的做法已经变成常规,而被活摘器官的人当然会在手术中死亡。”

伊森.古特曼说,他采访的一名年轻医生表示,他曾受命给乌鲁木齐一家监狱的政治犯验血,因为有六名资深共产党官员需要“健康的器官”。另外,乌鲁木齐一家医院的外科医生安华.托帝,曾在1995年在市郊的刑场,摘除了一名犯人的肝和肾。那名犯人胸部中弹,但开枪的人并不是要处死他,而是要让他进入深度昏迷状态,以避免他在器官被摘除时挣扎。8名曾被关进中国不同劳改所的法轮功修炼者分别向伊森.古特曼讲述了他们接受的体检,而这些体检具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医生会抽大量的血。然后拍X光胸透。然后取尿样,检查腹部,大多数情况还会仔细检查角膜。”

位于华盛顿的“反对强摘器官医生组织”发言人达蒙.诺托在星期三的听证会上表示,从2000年开始,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暴涨,中国器官移植中心的数目也从1999年的150家上升到了2007年初的600多家,这些都引起了外国医生的警惕。达蒙.诺托指出,中国的器官移植手术大多提前订好日期,可供移植的器官数量庞大,这些仅靠死刑犯的器官无法做到。

“他们唯一能做到这点的办法,就是他们有另外一个按需可取的活体器官库。我说的是,活体器官。这就是为什么,在一些情况下,器官移植手术本身变成了处决的方式。”

另据北京的《财经》杂志星期三的报道,中国近日公开起诉的最大一宗非法买卖人体器官案件,涉及51颗活体肾脏和8颗来自死刑犯的肾脏,有涉案的法院工作人员伪造了死刑判决书和捐献证明,这些肾脏都流向了北京一家有肾脏移植资质的三甲军医院,顺利植入有需要的患者体内。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和方雷克的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yl-09132012154212.html

齐铭:中共准备好揭开活体器官移植黑幕了吗?


一宗中国迄今为止被公开起诉的最大规模的非法买卖人体器官案件,涉及51颗活体肾脏,涉案金额超过1,000万元。这一案件的曝光,也许可以解读为中共为缓解近期国际上对活体移植关注所带来的压力而上演的一出苦肉计。(网路图片)

作者﹕齐铭

【大纪元2012年09月13日讯】近日,一宗大规模的非法买卖人体器官案被大陆媒体曝光。案件涉及51颗活体肾脏,涉案金额超过10,00万元,16名被告被起诉。中共军方医院北京解放军304医院和山东法院也牵涉其中。中共真的准备好揭开活体器官移植的这个黑幕了吗?

报料媒体为《财经》杂志,2012年9月9日22:42发布上网的《器官“黑市”》一文。此外前后十分钟,还有两篇卫星文章《器官新来源》和《破解器官捐献困境的法律思考》发布。一下子报导三篇关于器官移植的文章,并且报导51颗活体肾脏的《器官“黑市”》一文同时配有英文版。那就是说明这是要给老外看的,随机翻了几篇其它文章,发现并没有翻成英文的待遇。

按中共惯例,这样大的案件,没有经过审批,国内媒体是不敢报导的。翻译成英文更是耐人寻味,平时有点案子都怕老外知道,这回怎么了?这一案件的曝光,很可能是中共内部有目的的授意下而做的。也许可以解读为中共为缓解近期国际上对活体移植关注所带来的压力而上演的一出苦肉计。

近期谷开来与薄熙来所牵扯的活摘器官及尸体贩卖黑幕令国内外广泛关注。人们质疑器官与尸体来自哪里。近期针对活体移植国际上又有书及电影出版,引起很大反响。一部是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韩国电影《同谋者们》上影,电影根据一名韩国女子在中国遭活摘器官的真实事件,描述黑社会组织与中国大陆海关、医院、公安等部门联手绑架人再活摘器官牟取暴利。此片2012年8月29日在韩国公映,本周获票房榜冠军。

还有一本关于活体移植的书《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书中批露大量证据,得出的结论是,从二零零零年开始,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一直发生,而且遍及全中国。

近期《国家器官》(State Organs)出版,书中收录了多位在国际器官移植领域的著名人士和权威医生的文章。这些文章从不同的角度剖析了在中国发生的非法器官移植行径,特别是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活摘器官的罪行,并呼吁国际社会谴责并采取行动加以制裁。这一切使中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国际社会的压力及国内民众的质疑。对这些有理有据的质疑,中共无言以对。

此次抛出的这个案件,有欲盖弥彰之嫌,试图给国际上的质疑一个间接的解释,同样也是算对国内民众质疑一个交待。如今,器官移植真相在中国大陆以外已经广泛传播,就算在中国大陆也已经有许多人了解到这一黑幕。如此一来,中共自觉底气不足,如壁虎断尾一样推出一小部份来抵罪。

从这次报导内容来看,还是把移植器官这件事归罪于少数人和解放军304医院和山东法院两个单位, 且只提到一名法官。而事实上活体移植这个事情是政法委调动许多政法部门,军队和医院有组织的进行的,参与活体移植的单位远不只这两家。此案并没有提及对法轮功学员的活体移植,庞大的器官来源仍然没能解释,这背后真正的黑幕才是中共害怕曝光的部份。

追查国际针对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事件的调查报告表明,中共军警医院涉嫌系统参与这一群体灭绝性迫害事件,谋杀法轮功学员强摘器官。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中国大陆的超常数量的人体器官移植手术激增,而供体来源异常充足和迅速。2006年,一名沈阳老军医举证,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秘密集中营,关押着大约6,000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活体摘取器官。他指称,全中国类似集中营的处所有36处。

以前是八个坛子七个盖,盖来盖去不穿帮。可是中共近来恶事做的太多,又爱撒谎,弄得坛子太多,盖子明显不够用了。另外公信力差了,一出来辟谣,大家反都认为坛子里有黑幕。现抛出这个案子,正好比再也盖不往了,倒出一点来,希望别人不要深究。从这种挤牙膏式的做法可以看出中共根本不可能正视自已的劣根性。活体移植器官这样的罪恶实在是太令人发指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正义人士谴责这件事情,这个案件也不排除是中共内部一些人士的良心发现,好比惊天黑幕被扯开一个口子。知道真相的人越来越多,越往后中共的日子越难过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9/13/n3681849.htm

VOA:美国国会听证调查中国强摘器官现象


图:国会众议院举行听证调查中国是否存在强制摘除宗教和政治异议人士器官(VOA卫视记者 方方)

【大纪元2012年09月14日讯】(美国之音记者方方报导)国会众议院星期三举行听证,调查中国是否存在强制摘除宗教和政治异议人士器官的现象。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的两个小组委员会联合组织了这次听证。听证由共和党众议员罗拉巴克和史密斯共同主持。出席作证者包括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教授丹诺维奇、以及“反对强制摘取器官医生组织”的发言人达蒙.诺托医生等四人。

“反对强制摘取器官医生组织”的发言人达蒙.诺托医生在作证时指出中国器官移植的规模急剧增加,一些国外的病人甚至竟然可以在中国成功预约到手术时间。诺托说,虽然中国政府承认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是死刑犯,但这样大规模的器官移植仍然令人起疑。

诺托说:“这说明仅仅是死刑犯并不能提供所有中国手术所需的器官,特别是专门旅行到中国接受器官移植例子,所以,他们到底如何能建立这种短期内便能‘按需所取’的系统,唯一一种解释是他们有足够的、另外的活体器官捐献者。”

“捍卫民主基金会”的研究员伊森.古特曼作证时表示,由于器官移植需求巨大、利润巨大,除了死刑犯外,法轮功学员、甚至地下教会、维吾尔穆斯林和藏人佛教异议人士都成为摘取器官的来源。

古特曼说:“为什么一些法轮功学员在经过详尽的验血后会被特殊的汽车运走,为什么逐渐地有家庭教会的基督徒、西藏异议人士也都要求接受同样的验血程序。我无法提供那些人群的死亡人数,但我估计在2000年到2008年期间,有6万5千名法轮功学员因被摘除器官而死亡。”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李祥春是法轮功修炼者,他2003年回国时曾被判刑3年,在坐牢期间也曾被强制验血。他作证时说,如果不是美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对他案件的关注,他也有可能被活摘器官而死。

中国卫生部2007年6月曾出台法令,限制外国公民来华做人体器官移植。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教授丹诺维奇在作证时呼吁美国政府和组织也尽快采取行动,协助减小世界范围内强制器官摘除的可能。

丹诺维奇说:“美国政府应该要求所有在他国非法或合法接受过器官移植手术的美国居民返回时必须申报。如果器官来源于被执行死刑的犯人或商业器官捐助,美国公司应该禁止将其用于临床研究活动或医疗器械销售活动。”

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3月份表示,中国将在三到五年内取消从死刑犯身上移植器官的做法。中国目前并没有官方公共器官捐助项目,也没有全国性的器官分配管理系统。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主要使用死囚作为器官移植来源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死刑执行最多的国家。

(责任编辑:郗古韵)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9/14/n368239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