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颗活体肾脏 解放军304医院曝涉非法器官贩卖


一宗中国迄今为止被公开起诉的最大规模的非法买卖人体器官案件,涉及51颗活体肾脏,涉案金额超过1,000万元。报导说,中共知名的军方医院北京解放军304医院泌尿科和山东法院也牵涉其中。图为北京解放军304医院。(网路图片)

【大纪元2012年09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徐文正综合报导)一宗中国迄今为止被公开起诉的最大规模的非法买卖人体器官案件被大陆媒体披露。《法新社》引述9月10日出版的《财经》杂志的报导说,这起案件涉及51颗活体肾脏,涉案金额超过1,000万元,被起诉的16名被告包括组织者、中介、掮客和医护人员。报导说,中共知名的军方医院北京解放军304医院泌尿科和山东法院也牵涉其中。

这一涉案的器官贩卖团体的组织者郑伟得到解放军304医院泌尿科主任叶林阳的承诺,叶林阳对外将郑伟介绍为医院工作人员。郑伟开始自己组织人马摘取活人肾脏,冒充死刑犯肾脏。

根据《财经》杂志记者徐凯获得的卷宗,海淀检方的统计表明,从2010年3月至2010年6月间,在郑伟的组织下,他雇佣的医生周鹏、赵健等人在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火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一共手术摘取了20余颗活体肾脏运往北京出售给尿毒症患者。

山东法院涉入

此案还涉及一家山东法院出卖死刑犯肾脏的黑幕。

报导说,2010年,郑伟在中间人赵某的介绍下,结识了山东省一家地方法院工作人员刘军。

在预先配型之后,郑伟在死刑执行当天,被刘军带至刑场,等待犯人被注射执行死刑。在这里等待的,不止郑伟一人。死刑犯的器官除了肾脏,还有肝脏、角膜等都会被取出来。与之对应的掮客,同郑伟一并等着。

通过这一渠道,郑伟先后买到了四具死刑犯尸体上的8颗肾脏,共支付给对方73万元,平均每颗肾脏9万余元。

此案案卷中未披露刘军的具体职务以及此人是否受到司法追诉。

但郑伟的团队伪造了全部的文件,“叶林阳从来不会核对这些”。这些虚假的文件也从未成为完成器官移植的障碍。

军队、武警医院的器官移植数量超常,供体来源奇足

2012年5月,追查国际发布一份报告,披露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2000年以来,中国大陆的军队医院普遍开展了超常数量的人体器官移植手术,器官供体来源的获得异常的充足且迅速。由于军队医院自成系统,独立运作,不归卫生部管;武警医院有途径直接接触监狱和犯人;实际的器官移植的数量远大于能确认的来源。在丰厚利润的刺激下,军队序号医院也大力开展器官移植手术,甚至有些军队医疗机构在不具备移植手术资格时却做了相当数量的移植手术。

报告列举了中央军委直属军队医院,军区总医院、海军41、空军42和解放军第二炮兵总医院42等各大军兵种总医院,以及武警医院无一例外的积极开展器官移植手术。

其中,解放军总医院 (01医院)近三分之二的泌尿外科医生从事肾移植手术,至2005年已开展异体肾移植2千余例。

解放军总参谋部总医院(解放军第309医院)──“全军器官移植中心”2002年4月在泌尿外科基础上组建而成的。2002年中心成立时该医院已经完成肾脏移植1千余例。中心曾一夜完成了12例肾脏移植手术,近年来共完成肾脏移植2,300余例、肝脏移植370余例。

沈阳老军医:全国36处关押法轮功的军方集中营

2006年,一名沈阳老军医向大纪元披露,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存在秘密集中营,关押着来自中国东北等地的大约6千名法轮功学员。据证人披露这个集中营里面有大量军医和医务人员,集中营内还设焚尸炉,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活体摘取器官。 他指称,全中国类似集中营的处所有36处。

报告:52种证据证明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

屡获殊荣的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共同撰写一份有关中国法轮功修炼者被活摘器官的调查报告。

他们的报告中称,在2000年到2005年的六年间,在中国境内进行了6万个器官移植手术,其中41,500个移植手术,器官来源无法解释。这个报告中,有52种证据证明,中国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活体摘取,用于移植手术。

麦塔斯说:“中共过去的做法是枪决,现在他们以注射药物来代替枪决。实际上,注射药物的目的不是致人于死,而是用来麻痹人,然后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

(责任编辑:高静)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9/13/n3681414.htm

医学教授:医学界应谴责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加州大学医学院丹诺维奇教授(Gabrel Danovitch)在美国国会关于“中共活摘器官”听证会上做证词(摄影:文忠/大纪元)

【大纪元2012年09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唐玉华盛顿DC报导)9月12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美国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召开了关于“中共活体拆除宗教和政治异议人士器官”的听证会。作为证人,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教授丹诺维奇博士(Gabriel Danovitch)出席了听证会。丹诺维奇是从事肾脏和胰脏的移植手术的医生。他在证词中说:

“2012年7月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举行活动让世人了解中共13年来对法轮功的迫害。与此同时,《国家器官》一书出版了。这本书是继《血腥的活摘 – 对法轮功修炼者器官在中国被活摘的更新报告》出版后的第二本专注于中共器官活摘的书。《血腥的活摘》作者是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前加拿大国务卿大卫-乔高。这两本书都对发生在中国的器官活摘行为提供了明确的证据。

身为生活在自由社会中的医生应该拒绝和谴责发生在中国的、灭绝人性的器官活摘行为。”

丹诺维奇建议,医学杂志不要刊登来自中国的有关器官移植的文章;来自中国的医生也不应被允许在医学大会上讨论他们的器官移植手术,除非他们能清楚地说明他们所使用的器官不是来自死刑犯。

丹诺维奇说,《伊斯坦布尔监督组织宣言》发布后,为一些国家的器官移植领域带来了改善。这些国家曾被WTO(世卫组织)列为接受器官移植旅游的热门国家,如印度、巴基斯坦、哥伦比亚和菲律宾。同时对一些将国民“出口”到外国接受器官移植的国家,如以色列、海湾国家和日本,这种行为也得到了改善。对于如何改变中国的器官活摘犯罪行为,美国需要做的事还很多。如果说现在美国在这方面能影响或改变中共的地方还比较有限,美国可以先从自己能够改变的地方着手:

– 组织医学会议和出版医学刊物的专业组织应该坚持要求中国医疗界从业人员按照国际上承认的医德标准和做法从事器官移植和获取手术,使中国医学界的做法得到国际器官移植界的接受与尊重。

– 国会可以通过立法来影响美国公民(在器官移植上的做法)。

– 美国国务院应该让器官移植的做法公开而透明,确保这一过程不会通过器官交易而使个人的权利被剥夺。

丹诺维奇在会上还呼吁美国国会立法,将美国公民从中国或其他国家购买器官列为违法行为。他说在制止发生在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活摘器官罪行方面,美国应为世界树立榜样,帮助制止那些从渴望得到器官移植的绝望的病人身上获利的行为、制止通过让贫穷者出卖器官而使第三方获利的行为、制止通过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而获利的行为。

丹诺维奇在证词的最后重申,器官移植界和《伊斯坦布尔监护组织声明》请求得到美国国会和美国国务院的帮助,为世界各国在器官获取和移植方面树立榜样,使那些无辜者不再因自己的器官被迫摘除而遇害。

(责任编辑:李缘)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9/13/n3681613.htm

美国会举办中共活摘器官听证会 议员:停止最邪恶罪行


9月12日下午﹐一场以“中共活体摘取宗教与政治异议人士的器官”为主题的听证会在美国国会举行。美国国会议员们表示﹐这个听证会所讨论的是正发生在这个星球上的一个最邪恶的罪行。(摄影﹕文忠/大纪元)

【大纪元2012年09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明希美国华盛顿DC报导)9月12日下午,一场以“中共活体摘取宗教与政治异议人士的器官”为主题的听证会在美国国会举行。美国国会议员们表示,这个听证会所讨论的是正发生在这个星球上的一个最邪恶的罪行–受害者没有参与任何犯罪活动或侵犯任何人的利益,只因为自己持有的政治信仰或宗教信仰,他们不仅受到来自中共政府地狱般的折磨,而且器官被盗、人被谋杀。

本次听证会由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政府监督与调查小组委员会(Oversight and Investigations)和非洲、全球健康和人权小组委员会(Africa, Global Health, and Human Rights)联合举办,由政府监督与调查小组委员会达纳‧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主持。

四位证人分别是三位医生和一位前资深调查记者﹕ 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协会(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简称DAFOH)发言人迪蒙.诺托医生(Damon Noto,MD),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教授丹诺维奇医生(Gabreil Danovitch,MD),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发言人李祥春医生(Charles Lee, 、MD),以及知名作家、前资深调查记者伊桑.葛特曼(Ethan Gutmann)。

《血腥的器官摘取》一书的联合作者、加拿大外交部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从加拿大专程赶来美国国会参加听证会。

政府监督与调查小组委员会主席﹕找到每个罪犯 送去法律审判

美国国会资深众议员、政府监督与调查小组委员会主席达纳‧罗拉巴克说,器官移植本身没有罪。我们应该鼓励美国人参与器官捐献。对于自愿捐献器官的人,他们值得赞美。但今天我们所讨论的是正发生在这个星球上的一个最邪恶的罪行 – 受害者没有参与任何犯罪活动或侵犯任何人的利益,只因为自己持有的政治信仰或宗教信仰,他们不仅受到来自中共政府的地狱般的折磨,而且他们的器官被盗、被谋杀。这是一种反人类的罪行。

“我们应该尽最大可能找到从事活摘器官的一个个罪犯,把他们送上法庭接受审判,其中不排除那些作为同犯,参与这一反人类罪行的美国人。”

罗拉巴克说,“今后我们还将就活摘器官的议题举行更多讨论。”“希望美国政府和国会在对制止活摘器官罪行这方面能做更多事情,比如修改美国现行的器官移植决议案。”


左起﹕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非洲、全球健康和人权委员会主席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政府监督与调查小组委员会主席达纳‧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众议员凯伦.巴斯(Karen Bass)。(摄影﹕文忠/大纪元)

非洲、全球健康和人权委员会主席﹕挑战人类极限

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非洲、全球健康和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兼美国国会中国问题执行委员会主席克里斯.史密斯说,许多证据显示中共军队系统涉嫌从监狱及劳改营的政治犯身上获得器官,而且坚信“真善忍”原则被监禁折磨的法轮功修炼者就是其中的一大部份。他强调中共军医系统是一个“黑匣子”,法轮功修炼者被抓时因担心影响亲人而拒绝提供姓名,被活摘器官后的尸体被迅速火化销毁物证。

史密斯表示,中共凌驾于法律之上,利益及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人道主义精神激励我们还原事实真相。

前资深调查记者﹕法轮功修炼者被迫成为中共“器官供体”的主要来源

专程从英国赶来华盛顿DC作证人的前资深调查记者伊桑.葛特曼向听证会提供了他所收集到的12位证人的证词,并提到正在发生的“退出中共”运动的意义。


9月12日下午﹐美国国会举行以“中共活体摘取宗教与政治异议人士的器官”为主题的听证会。图为Ethan Gutmann发言。((摄影﹕文忠/大纪元)

葛特曼说,“为了了解中国政治犯是如何被大量活摘器官的,我从2006年开始对中国的医疗人员、强制执法人员和50多位来自中国劳教所的难民进行了广泛和大量的采访。根据我的调查和研究,中共的器官活摘出现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的新疆。到2001年,这种行为扩大到全中国,而法轮功修炼者被迫成为中共“器官供体”的主要来源,而且这些供体在被活摘器官时经常被匿名处理。”

他说,“我无法提供中国家庭基督教会成员、维吾尔族人和藏民的死亡人数,但我估计在2000至2008年期间,有6万5千名法轮功修炼者因活摘他们的器官在中国被谋杀。对于这一数字是如何考证的,我在《国家器官》一书中有详细地说明。”

“任何人在阅读了这些材料后都会抓住一个明显的事实 – 对政治犯的器官活摘是受命于腐朽的中共干部。中国是一个被中共监视的国家,他们的党员和军队成员是重点被监视的对象。王立军自己就曾获得器官活摘方面的医学创新奖。所以“中共中央”知晓这件事。这件事是由中共政府操控的。由此,每个人都能很快地明白为什么现在发生的‘退出中共’的运动不是‘改革中共’的运动。”

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协会发言人﹕呼吁美国政府进行调查

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协会发言人迪蒙.诺托表示,2000年后中国器官移植数量以指数般爆炸式发展,并且能够在极短时间内为患者找到器官,已经引起了全球医学界的警觉。他指出,中国在没有正规的器官捐赠项目、器官登记及配送系统的情况下就突然成为全球器官移植数量第二位的国家,再考虑到需要找到匹配器官,而且在器官被摘除极短时间内就必须移植,都说明中国有一个巨大的活体器官库。


9月12日下午﹐美国国会举行以“中共活体摘取宗教与政治异议人士的器官”为主题的听证会。图为Damon Noto发言。((摄影﹕文忠/大纪元)

诺托表示,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及迫害的严酷程度正好与中国器官移植的迅速增长期相吻合,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已被多位研究者、外科医生及中共高层官员证实。中国军队控制了中国监狱系统、劳教所和大部份进行移植的医院,从中协调并保守秘密。诺托指出美国医院及医学院培养中国器医生并且进行器官移植的学术合作,美国企业为中国提供器官移植所需药物,他呼吁美国政府进行调查,并给出任何能够证明发生在中国的活体摘除的证据,否则美国医疗机构可能会帮助酿下这个时代最大的悲剧。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教授﹕医生应谴责中共的活摘器官罪行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教授丹诺维奇(Gabreil Danovitch,MD)医生说,身在自由社会中的医生应该拒绝和谴责发生在中国的、灭绝人性的活摘器官行为。


9月12日下午﹐美国国会举行以“中共活体摘取宗教与政治异议人士的器官”为主题的听证会。图为Gabriel Danovitch发言。((摄影﹕文忠/大纪元)

丹诺维奇建议,医学杂志不要刊登来自中国的有关器官移植的文章;来自中国的医生也不应被允许在医学大会上讨论他们的器官移植手术,除非他们能清楚地说明他们所使用的器官不是来自于死刑犯。

丹诺维奇在会上呼吁美国国会立法,将美国公民从中国或其他国家购买器官列为违法行为。他说在制止发生在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活摘器官上,美国应为世界树立榜样,使那些无辜者不再因自己的器官被摘除而遇害。

全球退党中心发言人﹕活摘器官展现中共本质邪恶

全球退党中心发言人李祥春医生说,活摘器官说明了中共本质的关键,也是其杀人历史中的最新事件。在中共1949年掌权后,大规模暴力运动此起彼伏,破坏了中国传统文化和价值观,对环境造成了永久性毁灭。1999年,中共发起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监禁、折磨、杀害这些遵循“真善忍”原则的修炼者,当时法轮功修炼人数达1亿。虽然仅有3500起死亡案例被不完全统计在案,但是我们已经了解到成千上万的修炼者被杀死,器官被用于移植。


9月12日下午﹐美国国会举行以“中共活体摘取宗教与政治异议人士的器官”为主题的听证会。图为李祥春发言。((摄影﹕文忠/大纪元)

“中共的行为及理念体现了它的非人道、穷凶极恶,换而言之它就是邪恶。它的目的就是用谎言和暴力统治世界,摧毁所有文明、社会结构及道德观念。”

“中共宣传的无神论摧毁了中国传统文化及人们的道德底限。这也是为什么中共官员、警察、法院甚至医学界都参与或纵容活摘器官这个令人发指的反人类罪行的原因。但是,对法轮功“真善忍”原则的迫害让中共为自己的棺材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

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制止中共罪行 美国还可以做很多事情

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在听证会后接受采访时说,今天这个听证会的证据是压倒性的,违反人性的可怕的罪行一直在中国发生着,它必须停止。而且证人们也给出了建议(解体中共)。

他说,“制止中共的罪行,美国还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制定法律禁止美国人到中国接受被强制摘取的器官移植,或者直接在美国国务院的网站上贴出警告说,来自中国的器官最有可能来自无辜的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观众﹕听证会是采取行动制止罪行的新起点


9月12日下午﹐美国国会举行以“中共活体摘取宗教与政治异议人士的器官”为主题的听证会。((摄影﹕文忠/大纪元)

华盛顿DC国际交流论坛副总裁罗伯特.韦伯(Robert Webb)在倾听了整场听证会后表示,他完全相信中共活摘器官的真实存在,只是感觉太恐怖了。他说,“今天来听的观众很多,证人们举证的非常好,我绝对赞同证人们的观点。不过,我找不出合适的言语来表达我的想法。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种恶行竟持续了这么长时间,他们(指中共)通过活摘人体器官来赚钱,实在是太恐怖了”。

“太恐怖了…太恐怖了…”他又连续重复了二遍。

韦伯说,“这种罪恶给人性带来污点。我希望我们的国会可以做些什么,这么做是为中国好。也希望西方国际社会也来制止这个罪行,至少美国人和其它国家的人不要给中共活摘器官牟取利益提供市场。”

“我认为,这场听证会是一个要做些什么(制止罪行)的新的起点。”韦伯说。

(责任编辑:孙芸)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9/13/n3681604.htm

医生协会美国会作证:法轮功学员是活摘器官受害者


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协会发言人诺托(Damon Noto)表示法轮功学员是活摘器官最大受害者,并呼吁美国政府帮助进行调查并给出任何能够证明中国活体摘除的证据。(摄影:文忠/大纪元)

【大纪元2012年09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杨辰美国华盛顿DC报导)9月12日,美国国会举行了一场题为“中共活体摘取宗教与政治异议人士的器官”(Organ Harvesting of Religious and Political Dissidents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的听证会。

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简称DAFOH)发言人诺托(Damon Noto)表示,2000年后中国器官移植数量以指数般爆炸式发展,并且能够在极短时间内为患者找到器官,已经引起了全球医界的警惕。

他指出,中国在没有正规的器官捐赠项目、器官登记及配送系统的情况下就突然成为全球器官移植数量第二位的国家,再考虑到需要找到匹配器官,而且在器官被摘除极短时间内就必须移植,都说明中国有一个巨大的活体器官库。

诺托表示,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及迫害的严酷程度正好与中国器官移植的迅速增长期相吻合,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的事实已被多位研究者、外科医生及中共高层官员证实。中国军队控制了中国监狱系统、劳教所和大部份进行移植的医院,从中协调并保守秘密。

诺托指出,美国医院及医学院培养中国器官医生并且进行器官移植的学术合作,美国企业为中国提供器官移植所需药物,他呼吁美国政府帮助进行调查,并给出任何能够证明中国活体摘除的证据,否则美国医疗机构可能会帮助酿下这个时代最大的悲剧。

以下是他的证词:

中国器官移植爆炸式增长 全球医界起疑警惕

在过去的十几年,越来越多证据让医学界尤其是移植医学界怀疑中国器官移植的不道德。在2001年,我们获得了第一个确凿的证据,一位名叫王国齐的医生逃到美国,并且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作证表示,中国移植手术的器官来自死刑犯,当时中共政府坚决否认。

2000年后,中国器官移植数量以指数般爆炸性发展,引起了全球医生的警惕。同时,中国器官移植中心以一种在世界其他国家前所未见的速度增长,从1999年的150家上升至2007年初的600多家。天津更建造了全亚洲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16层楼300个床位,并为成千上万的病人进行了器官移植手术。

中国卫生部数据显示,中国每年器官移植手术数量从1999年的几百起发展到2008年的10000多起,仅次于美国。

更令人起疑的是,中国出现了过多的可用于移植手术的器官,导致跨国器官移植的医疗旅游蓬勃发展。中国各大医院都在互联网上打广告,保证可在短时间内为患者找到器官,甚至可以提前预约。有些医院网站直截了当地表示,卓越的移植效果是因为可以提前测试活体捐赠者的肾功能。这些移植手术种类繁多,包括心脏和肝脏移植。

器官移植极其盈利,一些中国医院表示器官移植成为其收入最高的业务。2006年,中国国际移植网络支援中心(The China International Transplantation Network Assistance Centre)网站显示器官价格如下:肾(62,000美元)、肝(98,000-130,000美元)、肝和肾(160,000-180,000美元)、肾和胰脏(150,000美元)、肺(150,000-170,000美元)、心脏(130,000-160,000美元)、角膜(30,000美元)。

2005年,一位病人告诉以色列器官移植协会主席拉维医生(Jacob Lavee),中国医院保证自己可以在两周内获得心脏,而且还预约了特定的日子。后来,这个病人去了中国,而且在预定日期进行了心脏移植手术。震惊二字远远不足以表达医生的情绪,怎么医院能够告诉病人某个心脏可以在两周内获得,并且安排了一个特定的手术日期?

除死刑犯外 中国存在巨大活体器官库

有些人可能认为庞大的移植数量说得通,毕竟中国人口众多,但是需要考虑几个因素。首先,中国没有正规的器官捐赠项目,没有器官登记、没有全国性配送系统,这也就意味着每个医院都有自己的器官供应及等待时间。

所以,问题在于中国如何在非常短的时间内让器官移植数量跃居全球第二,而这些被移植的器官从何而来呢?

在2005年,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承认,超过95%的器官来自死刑犯。2006年,世界医学协会(World Medical Association)提出一项决议,要求中国停止使用囚犯的器官,2007年中华医学会( Chinese Medical Association)表示同意。2010年,黄洁夫在西班牙马德里(Madrid)举行的移植大会中指出,在1997年至2008年中国进行了超过10万起器官移植手术,其中超过90%的器官来自死刑犯。

根据国际医学组织的职业标准,囚犯被剥夺自由并不代表他们同意捐献自己的器官。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规定,所有器官都必须能够追溯到捐赠者,器官捐献及移植都必须透明且接受公开审查。因此,过去20年中国从死刑犯身上获得器官违反国际医学界的标准。

尽管中国政府承认死刑犯是器官的主要来源,他们依然不提供每年被执行死刑的人数或每年器官移植的数据。虽然中国每年被处以死刑的人数比其他所有国家加起来还多,但是大多数专家估计这个数字在2000至8000例左右,远远低于包括黄洁夫在内的各个消息来源提供的器官移植数量。即使处以死刑的人数正好等于器官移植的数量,这也解释不通,因为这10,000个死刑犯不可能正好与10,000个需要移植的病人相匹配。这需要相配的血液和组织,而且捐赠者必须比较健康、无传染性疾病,并且和受赠者身材相当。虽然不同移植手术要求各异,但是至少要检测10个捐赠者才能找到适合的器官,这意味着需要远远超过100,000个捐赠者才能为10,000个受赠者找到合适的器官。

另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就是时间必须完美,因为器官只在被摘除后非常短的时间内能被用于移植,心脏仅有8个小时,肝脏12个小时,肾脏最多48个小时。这意味着你不能为将来的移植而囤积器官。中国国家法律规定死刑犯必须在判刑后的7天内被处决。这些证据都表明死刑犯不能完全解释发生在中国的活摘,尤其是如此密集的医疗旅游式器官移植。

中国军队系统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

为什么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等待器官的时间如此之短?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除了死刑犯外,中国还有一个活体器官库。一些研究者已经指出,政治犯是器官的主要来源,而精神运动法轮功的修炼者是最大的受害者。专家们认为法轮功修炼者占中国政治犯的比例最大。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及迫害的严酷程度正好与中国器官移植的迅速增长相吻合,而中国政府数据显示这段时期内被处决的死刑犯数量已经下降。

2007年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的调查综合了52种可核查的方式来证明法轮功修炼者因器官移植而被杀害,还有许多其他研究者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法轮功修炼者是一个特别易受攻击的群体,因为他们常常担心连累家人而拒绝说出自己的身份。

很多医生们都确认他们的病人到中国,并移植了来自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很多法轮功修炼者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在监狱时经常接受血液及尿液测试、身体检查及超声波测试,而其他囚犯并不需要接受这些测试。很难想像,这些昂贵的测试是出于保障囚犯健康的好意。

一些外科医生表示他们亲眼目睹法轮功修炼者被活摘器官。很多高层官员也在电话中承认知道法轮功修炼者被用作器官来源。

发生活摘器官原因之一就是中国军队控制了监狱系统、劳教所和大部份进行移植的医院。因此,所有协调以及保守秘密就成了可能。在中国接受手术的患者表示手术由军医在半夜进行。此外,军队医院和军医都不归卫生部或中华医学会管辖。

或许有人很难相信(这个罪行),就像当初的比利时参议员万可润可斯文(Patrik Vankrunkelsven)。他假装是一位需要肾移植的患者,然后打电话给两个中国医院询问器官情况,结果两个医院都表示只要5万欧元就可以获得肾。

美国政府需帮助调查 以防酿下悲剧

目前,美国医生、医院,医学院和企业都面临的一个巨大的困境,也就是如何正视并处理中国的器官移植。美国医生的病人到中国旅游获得器官,美国医院培养中国医生进行移植手术,美国大学参与并资助在中国的器官移植研究,而且美国的医学杂志还接受这些论文。许多美国著名的制药公司把器官移植所需要的药物贩卖到中国。更令人遗憾的是,美国移植外科医生担任中国移植机构的顾问,而中国顶级的移植外科医生是在美国接受培训的。

最近,薄熙来的前得力助手王立军逃入美国领馆申请政治庇护,但是被拒绝。而他承认自己目睹并参与活体摘除囚犯器官的移植活动,还因此而在2006年获奖。

我们可以估算,在中国每天有几十人被杀害并活体摘除器官。如果我们再等5年,可能就会有超过5万个无辜的生命被杀害。鉴于此,我要求美国政府帮助我们进行进一步的调查,并给出任何能够证明中国活体摘除器官的证据。没有这些信息,我们怎么能期待,美国医生、医院、大学做出正确的决定;没有这些信息,我们的医疗机构可能会成为帮凶,酿成这个时代最大的悲剧。

(责任编辑:孙芸)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9/13/n3681574.htm

医协组织吁美国在联合国人权大会促中共停止活摘


国际“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DAFOH,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近日发起一项请愿书签名活动,紧急吁美国国务院在九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大会上提出议案“敦促中共停止对大陆法轮功学员残忍和不道德的器官摘取”。图为油画《纯真的呼唤》,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图片来源:法轮功真相美术展览。

【大纪元2012年09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董韵报导)国际“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DAFOH,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近日发起一项请愿书签名活动,紧急吁美国国务院在九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大会上提出议案“敦促中共停止对大陆法轮功学员残忍和不道德的器官摘取”。

该请愿书和签名将会递交给美国国务院美国常驻联合国大使赖斯(Susan E. Rice)和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波斯纳(Michael H. Posner)。这一请愿书的征签活动目前已在美国多个城市举行,并收到民众热烈反应。

请愿书呼吁:1)美国国务院公开发布其获得的所有有关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摘取器官的相关信息,包括王立军向美国领事馆提供的证据。2)美国政府在2012年9月的瑞士日内瓦召开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会议期间,敦促中共停止非人道和不道德的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是一个国际性组织,由来自不同专业方向的医生们共同创建,该组织的目标是,制止发生在中国及其它国家的一切非法器官交易行为。

美国大学、医学杂志、制药公司、移植手术公民或涉入承担风险

“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表示:在不知器官来源的情况下,1.美国大学可能承担了向参与摘取器官医生提供培训的风险;2.美国医学杂志,可能接受了包含不道德科学数据的中国论文;3.参与临床试验的美国制药公司和相关组织可能承担了在未知的在中国医院进行的使用了不道德手段获得器官的临床试验的风险;4.美国公民可能在不知道他们到中国的移植手术,可能导致一位犯人或在押法轮功学员的死亡。

“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说:这样的反人类的罪行在21世纪是不可接受的。对于美国医生来说,了解器官是否来自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人,是非常重要的。医学界有必要维护这一行业的职业道德标准。

调查:法轮功学员因被强摘器官死亡

“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表示,根据之前的多项调查,中共官员直接涉入强制性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些法轮功学员在被摘取器官的过程中死亡。据信,王立军2012年2月闯入成都美国领事馆的时候,向领事馆官员提供了关键的摘取器官的证据。

助理国务卿:美国获得相关信息

2012年7月,在第17次美、中人权对话的媒体会议上,当记者问到王立军和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进行强摘器官事情时,美国务院助理国务卿波斯纳(Michael H. Posner)回应说美国通过美方渠道获得大量相关信息,他说:“我们获得大量的来自美国大使馆和美国报导的信息。”

迫害惊心 美国民众签名踊跃

这一请愿书的征签活动已在美国多个城市举行。

美国丹佛法轮功学员Vivian说,当地学员在“科罗拉多美食节”期间,进行征签。她介绍:“和一年前相比,人们的反应非常不同,很多人主动走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并真诚地签名。”

“他们认真的阅读展板上的信息,在了解了真相之后,主动说:‘我要签名。’一位年轻的妈妈在签名之后,询问她一岁的女儿是否能签名,最后女儿在妈妈的帮助下,签上了稚嫩的名字。”

Vivian还说:“一位年轻的女孩在自己签名后表示,她的妹妹也一定会支持这样的行动。”

受邀为整所中学做演讲

美国丹佛一所中学邀请一位法轮功学员为整个学校做一个有关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的演讲,请愿签名书将会挂在学校的公共布告栏,供整个学校的学生和工作人员签名。

两个半小时征200多签名

美国宾州费城的法轮功学员Jing则介绍说:“在当地一所大学的学生中心里面,两位法轮功学员在不到两个半小时内,征集了210个签名。”Jing说:“很多人在签名之后询问法轮功和迫害,以及中国目前的经济状况。有的人遗憾地说,没能早点知道器官活摘的事情,并询问他们能提供什么样的帮助。”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9/7/n3676950.htm

众议院人权委员会主席﹕活摘罪行挑战人类极限


作证人提供的资料是如此的重要,人道主义精神激励我们还原事实真相。(摄影:文忠/大纪元)

【大纪元2012年09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杨辰美国华盛顿DC报导)9月12日下午,一场“中共活体摘取宗教与政治异议人士的器官”的听证会在美国国会举行。本次听证会由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政府监督与调查小组委员会(Oversight and Investigations Subcommittee)和非洲、全球健康和人权委员会(Africa, Global Health, and Human Rights)联合举办。

非洲、全球健康和人权委员会主席、新泽西州国会资深众议员克里斯托夫‧史密斯(Chris Smith)指出,许多证据显示中国军队系统涉嫌从监狱及劳改营的囚犯身上获得器官,而且坚信“真善忍”原则被监禁折磨的法轮功修炼者就是其中的一大部份。他强调中共军医系统是一个“黑匣子”,法轮功修炼者被抓时因担心影响亲人而拒绝提供姓名,被活摘器官后的尸体被迅速火化销毁物证。

史密斯表示,中共凌驾于法律之上,利益及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人道主义精神激励我们还原事实真相。中共活摘器官的可能性已经把我们推向了人类的极限,挑战人类的语言,如果是真的,甚至更严重的话,连“反人类罪”都显得苍白无力,这样的罪行罄竹难书。

以下是史密斯议员在国会听证会上的部分发言:

中共器官移植是个不法区域

我们能用什么形容词来描述中国医生及医院为利益而参与大规模活体摘除器官?如“关注”“令人不安”“骇人听闻”“震惊”等正常辞汇都已不足以形容(这个罪行)。

国际移植界早已知道医生(通过器官移植)延长病人生命的技能可能会被滥用、或导致穷人卖器官、或偏向富人,所以他们早已建立了苛刻的协议以保证器官捐献符合严格的道德及程序规范。中国政府表示会遵守这些规范,但是在缺乏准确信息的情况下,他们的保证能被相信吗?

目前,正常的器官移植就是从刚死去的人身上把包括肝、肾、肺、心脏、角膜等器官摘除,然后移植给受赠者。我相信我们将会从目击者处了解关于中国器官移植的更多情况,并且一定会发现整个国家都没有遵守国际规范和协议。

印度、马来西亚和以色列有关本国公民到中国旅游并接受拙劣的器官移植手术的报告以及一些已逃出中国的医生、护士的证词都显示中国已经是一个不法区域(lawless zone)。在那里,(医生)可以用医术获取巨额资金;在那里,据说器官是从囚犯身上获得;在那里,高层官员或者有移植需要的旅游者不需久等就可以获得器官;在那里,利益及权力凌驾于法律、医学道德之上。

中共军队涉嫌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

我刚刚说的只是普通的移植手术,但是还有更沉重的一面,那就是中国军医涉嫌在中国监狱及劳改营从活着的囚犯身上摘取器官,很多受害者是少数族裔以及法轮功修炼者。法轮功修炼者仅仅因为坚信“真善忍”就被监禁、疟待、承受精神及肉体的折磨。

中共活摘器官的可能性已经把我们推向了人类的极限,挑战人类的语言,如果是真的,甚至更严重的话,连“反人类罪”都显得苍白无力,这样的罪行罄竹难书。

对那些怀疑现代国家可以犯下如此可怖罪行的人,我推荐(资深记者)葛特曼(Ethan Gutmann)的一篇文章,并且他已经要求把该文章附在听证会档案中。去年12月《标准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发表葛特曼名为《新疆程序》的文章,他描述了死刑犯被处决后立刻在死刑车中被一群外科医生摘除器官的情况。一位医生告诉葛特曼,有些器官是从还活着的受害者身上摘除的。葛特曼表示这些故事都指向了“系统性毁灭中国宗教犯及政治犯”。

揭露野蛮、惨无人道的器官移植的报告急需更多证据,但是证据供不应求。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令人不安。据报导,这些器官移植是由军医执行,而军医在中国医疗系统内是一个“黑匣子”。那些来自中国监狱或劳改营的(活摘器官)受害者没有获得正义及调查。其中很多受害者可能是法轮功修炼者,法轮功修炼者被扣押时担心影响亲人或其他修炼者而拒绝提供自己的姓名。当然,(活摘器官后)的受害者无法逃离并作证,而(中共)事后更是迅速火化销毁物证。

中共凌驾法律之上 无法自圆其说

我们必须承认有很多间接、推论性的证据。 在国际大会上,中国医生及卫生部官员讨论中国器官移植系统时,那些数据根本无法自圆其说。中国官方无法建立一个自愿捐献器官的系统,结合估计的器官移植数量,都指向(中共在器官摘取方面)滥用权力。一些从劳改营中被放出来的法轮功修炼者揭露,医生经常对他们进行身体检查,特别注意血液以及肾、肝、肺、心和眼睛的健康程度。许多专家总结,中国劳改营的囚犯就是一个活体器官库,当有人需要器官移植时这些囚犯的器官立即可得。

我们真心希望这些报告及间接、推论性的证据不会证实(野蛮的滔天罪行)。但可悲的是,其他中国政策及现状无法给我们任何信心。在这个国家,打着征用土地建造宾馆、工厂和超市的名义,地方官员可以窃取普通公民的财产;在这个国家,(公安机关)强迫少女卖淫,并且把为保护女儿的母亲判刑并送入劳改营;在这个国家,妇女被强行堕胎,即使已怀胎数月;在这个国家,中国共产党凌驾于法律之上。即使是这样,(从人性的角度)我们依然希望(活体摘除器官)是一场误会。

这也就是为什么今天这些作证人提供的资料如此重要的原因,人道主义精神激励我们还原事实真相。

(责任编辑:李缘)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9/13/n3681687.htm

美国国会议员:挖出每一个活摘器官的罪犯 接受法律审判


美国国会监督和调查小组委员会主席罗兰巴克主持“中共活摘器官”听证会(摄影:文忠/大纪元)

【大纪元2012年09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唐玉华盛顿DC报导)9月12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美国国会召开了关于“中共活体摘除宗教和政治异议人士器官”的听证会。

会议由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监督和调查小组委员会主席罗兰巴克议员(Dana Rohrabacher)和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史密斯(Chris Smith)议员主持。

出席会议的还有国会议员巴斯(Karen Bass)、特纳(Mr. Turner)、来自美国医学界和研究机构的证人、媒体记者和其他与会者。
罗兰巴克在会议开始时说:“感谢我的同事,非洲、全球健康和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史密斯议员(Chris Smith)和我一道主持这次听证会。同时我还感谢巴斯议员(Karen Bass)和特纳议员(Mr. Turner)出席今天的听证会。

中共一向以腐败著称 – 这表现在他们在南中国海主权争端上的进攻性态度、对美国知识产权的侵犯以及他们对美国政府和私有企业的大量诋毁性言辞。中共为紧紧把持政权,一直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和资源对中国人的人权、少数民族、不同宗教信仰人士及任何发出声音反对中共独裁的人士进行镇压。”

对于这项可怖的活摘器官罪行在中国已经持续近20年却没有看到西方媒体对此有报导,罗兰巴克问出席者有没有来自美国之音或自由亚洲的记者。他说这些媒体以传递美国价值观为责任,但对发生在中国这么大规模和持久的罪行去不予报导,如果他们不因此而感到失职,这对于媒体界来说,是一种耻辱(Shame)。

他说:“我想这个问题产生的负面影响可能很大。它可能给世界其他国家的媒体发出一个不妥的信号 – 可能美国人不在乎这件事(活摘器官);可能这只是中国的一小部份人制造出的麻烦。我想我会给自由亚洲电台和美国之音写信,问他们为什么没有报导这件他们本应报导的新闻。”

罗兰巴克说:“器官移植本身没有罪。我们应该鼓励美国人参与器官捐献。对于自愿捐献器官者,他们值得赞美。但今天我们所讨论的是正发生在这个星球上的一个最邪恶的罪行 – 受害者没有参与任何犯罪活动或侵犯任何人的利益,只因为自己持有的政治信仰或宗教信仰,他们不仅受到来自政府的地狱般的折磨,而且他们的脏器被盗,并因此被谋杀。这是反人类的罪行。

我们应该尽最大可能找到从事活摘器官的一个个罪犯,把他们送上法庭,接受审判,其中不排除那些作为同犯,参与这一反人类罪行的美国人。”

罗兰巴克希望美国政府和国会在制止活摘器官罪行方面能做更多事情,比如修改美国现行的器官移植决议案。

罗兰巴克在会议结束前说:“今后我们还将就活摘器官的议题举行更多讨论,并希望明年我们再次召开这个议题的听证会。”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9/13/n368173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