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语文第85期:冷观“哈根斯”迷局

红色教父

  我知道自己,一旦愤怒,就不知所言,是非判断固然清晰,但往往词不达意。对理性讨论事件毫无裨益。对恶也毫无杀伤力,这种感觉反而让自己更加愤怒。另外,愤怒的人往往都潜在的高估自己愤怒的意义,认定它对当局是种警示,可能会引起改变,然而结果一切如旧,长期的灰心沮丧会让人从愤怒变为冷漠,最终将变得麻木,直至丧失生活的勇气。

  我不想受伤,而且还想生活,还想吃饭睡觉爱—–这些最卑微最真实的幸福。应朋友之约,我决意写这篇文字。但反复告诫自己要理性从容一点,既是对还原事件真相的要求,也是对愤怒的一种舒缓。

  一、“教授”身份之谜

  骄傲的日耳曼人,被其母国冠之为“死亡先生”的冯.哈根斯先生确信是一位爱国者,这可以从其所作所为看出,哈根斯把制作死人标本的工厂设在了中国大连,但却把运作死人标本的公司留在了德国。从其盈利模式看,该公司利润主要来自于巡回展览的参观收入和标本买卖收入,而这都是其母国公司的业务范围。为拆那国不过是创造了几个就业岗位,当然大连医科大学因之每年可以获得一笔不菲的赞助,至于有没有地方高官暗中拿了回扣,甚至是否可能就是一个中外联手的合伙企业,屁民不能妄自揣测。

  冯.哈根斯先生惯于以教授身份现身各种场合,但他其实只是个博士,尽管为其母国贡献了很多财政收入,但严谨的日耳曼人并不习惯难得糊涂,其母国海德堡检察院曾指控其非法使用教授头衔,欺世盗名。但在远东的中国,他仍旧自在安全的以“教授”自居,他拥有大连医科大学客座教授的身份。

  按常识拆那国一个二流院校的客座教授身份,应该进不了骄傲的日耳曼人的法眼。不过哈根斯先生在拆那却很珍视,动辄就称自己为教授。

  不过在鄙人看来,哈根斯先生与其说重视拆那客座教授的身份,不如说看重的是教授身份背后所潜藏的便利。哈根斯在大连成立公司时,大谈为了科学进步和教育,为了现代医学服务,强调是为公益而非盈利目的而开办公司,尽管后来靠商业巡回展出和商业买卖净挣了10亿美元。

  显然一个大学“教授”比一个“博士”更容易被人相信是为了“科学进步和教育”,是为了“公益”而非“盈利”。而按照相关法律,公益性和盈利性独资公司的审核条件是不一致的,其享受的待遇也差距甚大。奇怪的是在该公司于全世界行事高调的大赚特赚时,大连地方政府对这种完全变更公司章程的行为一直未予追究。仍旧让其享受着“公益性高科技企业”的优惠政策,令人费解。

  二、尸体数量之谜

  从常识知道,制造一具在哈根斯先生看来能称得上是艺术品的人体标本,是需要很多尸体做分母的。哈根斯先生到底肢解了多少尸体,不得而知,大连官方监管机构也没有给出任何数据。不过有个数据令人印象深刻,德国《星》周刊的文章曾指出,几年来哈根斯先生从吉尔吉斯坦非法进口了30吨以上的尸体。30吨尸体是个什么概念?考虑到尸体有老弱妇幼,假定其体重60千克,大约有500具尸体。

  哈根斯先生在吉尔吉斯斯坦事业经营的风生水起,直到有一天被吉国警方调查。案件近乎于恐怖电影情节。一位吉国公民某日发现自己哥哥失踪了,他动员亲友四处寻找,登报发广告,向警察局报案,都没有任何音信。后来警方查明其哥哥病死于某医院,这位吉国公民要求验明尸体,却遭到医院刁难,后来在该人一再坚持下,得以进入太平间,却发现其哥哥的尸体已不翼而飞,后来辗转打探到他哥哥的尸体已经被运到外国,成为“人体世界”展的原材料。

  后来吉尔吉斯坦共和国的检察部门根据这个线索开始立案调查,并决定起诉冯.哈根斯先生。吉国检察机关对其指控包括:哈根斯先生没有经过死者本人生前同意或其家属同意,就将尸体用于商业性展览,并指控他非法收运尸体。

  事情后来虽然罚款了事,但对哈根斯先生无疑是个挫折。自此之后,他将主要业务转往中国大连。得益于中国“原料”丰富,很快中国生产的人体标本就占了其总量的80%。有媒体报道,如果说以前的生产是手工作坊式的,那么在大连则是流水线生产。

  此时就不知哈根斯先生肢解了多少吨尸体?又有多少中国人的尸体?是个谜。

  三、尸源之谜

  这个所谓的高技术产业获利是如此丰厚以至于他昔日的中国学生,也是他大连公司的总经理干脆另起炉灶如法炮制,干起了和他导师同样的买卖,而且两人很快相互拆台势同水火。

  这位自称“我喜欢中国,因为我在民主德国出生并生活20年,我对社会主义国家有很深的感情”的日耳曼人只字不提中国人的尸体,只说每年从国外进口 100多具尸体,但却无相关的海关和检验检疫的手续。这个只字不提是否肢解中国人尸体的日耳曼人却又毫不讳言之所以把制造基地建在中国,是因为中国尸体来源充足,而且用于制作塑化标本的化学原料及设备费用低于国外2、3倍。

  还是其母国的报纸给了他背后一枪。德国一期《明镜周刊》的封面故事以“死亡医生:冯.哈根斯的生意绝招”为题,披露了他从中国获取死亡囚犯的尸体作为人体展览的标本并用这些尸体做了不少的交易的故事。《明镜周刊》称,根据哈根斯公司的一份内部文件记录,2001年12月,公司收到两具年轻男女的尸体,他们很可能是被处决的,因为死者的身上留有枪眼。哈根斯先生在接受《明镜周刊》记者采访时说,这一切他毫不知情,而且他已经果断解雇了有关负责人员。《明镜周刊》报道说还,哈根斯先生的这项生意持续了数年之久。他曾经卖了一个3万欧的艺术品,被人x光检测出脑袋中有枪弹射击空洞,后脑入前脑出,检测为中国人。后被买主告上法庭,他还辩解此人为自杀。

  冷某不仅要问:一个自杀的人就可以被制成标本然后被当做商品出卖吗?

  哈根斯先生在面对合法性诘问时,其回答很狡黠。凡是展览的“材料”都是死者生前同意捐献的,而那些储存在他工厂里的“材料”则只用于“解剖”而不用于人体展览。

  至于死者是如何同意的?是否签订了协议?是否同意日后被用于商业展览甚至被商业买卖?如何鉴定那些展览的“材料”的真实身份?都从未给出明确的说法和证据。而更让人惊奇的是,中国的相关机构竟然一直不闻不问装聋作哑。

  而且说到这里,还有几个问题需要相关部门来澄清。冯.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有限公司的尸体从哪儿购买的?价格是多少?相关的监管部门有没有为这些死去的人建立身份系统?他们如何防止哈根斯公司违背死者意愿被用于商业盈利?

  这些问题都涉及死者的基本人权。然而却是一笔糊涂账。

  官方对此讳莫如深,就是嗅觉敏感的中国媒体对此也只能闪烁其词,后来干脆保持沉默。直至薄谷开来在安徽因为杀人案受审,此一恶行才又重新进入舆论视野。而且特别耐人寻味的是,据说冯.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有限公司已经不知所终,而且就在王立军出事后几天。

  不寒而栗的追问

  想象一下,一个人死了,如果没有亲属料理后事,或者亲属听从了医院的建议捐献了遗体,他很快被辗转卖给了一家人体标本制作公司,然后自己的尸体像动物一样被摆在操作台上被切割、被修饰、被掏空、被填塞甚至被剥皮?然后被制成一件艺术品或者被当做垃圾一样废弃,前者被人展览或买卖,后者则更惨,没有名字没有墓穴只是一件缺胳膊少腿令人作呕的垃圾。

  中国讲究死者为大,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毁损,虽然时代改变了,人可以捐献自己的遗体或器官。但必须是真正基于死者的意愿或亲人的意愿,而且不能买卖。这不能买卖的条文本身就意味着这些打着公益旗号实则为商业盈利的公司是违法的。

  冯.哈根斯先生和他中国的得意门生是否应该被立案调查—-为他们这种严重侵犯死者基本人权的行为?需要指出的是,吉尔吉斯斯坦、德国、美国都曾刑事调查过他们。而作为最大的受害群体,中国人却一直只能尴尬的坐在旁听席上。

在中国,一个较真的人,很容易伤身。能一直爱这个国家而没有疯掉,是一种造化。有些事你需要假装没有看到,看到了就要说服自己也许没有那么残酷,然后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告诉自己要有耐心,不要太敏感,不要被激怒。

而这次,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丧权辱国。未来能否改变,我们拭目以待。

声明:以上文章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天涯社区言论。
出品:天涯社区民间语文编辑部
策划:伊文、贾也
美工:贾也
主笔:冷锋1976
本期责编:周零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