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哈根斯人尸展 尸从何处来?

作者﹕还学文

【大纪元2012年08月25日讯】 冯‧哈根斯其人

这些年在西方世界,冯‧哈根斯因为他的“尸展”得爆名、暴利;同时也饱受争议,抗议之声四起、检调诉讼如影随形;媒体称之为“死亡商贩”、“死亡博士”。是“死亡博士”哦,不是死亡“医生”:在德国要成为医生,医学院毕业后,还要通过两次国家考试,医学博士远不是医生。“骗子”之称何来呢?2006年,冯‧哈根斯被海德堡地方法院判处滥用学术头衔,原因是他公文信件上的“教授”称谓。他提证自己1996年从中国大连大学医学院所得“访问教授”,最后虽得判无罪,还是被处以高额罚款。北威州科学部大度容忍,准许冯‧哈根斯具名教授,但要加注“原产地”RC(中华人民共和国缩写)。冯‧哈根斯本是纳粹占领下的波兰德国党卫军李普辛(Liebchen)之子,贵族的姓氏是他三十岁上结婚从前妻那里继承而来。

冯‧哈根斯从经营非法人尸发迹

冯‧哈根斯从解剖标本的浸渍处理发明了生物塑化技术,后开业经销相关聚合物与器材,1993年在海德堡成立了生物塑化研究所,塑化处理和经营尸体──从人体到动物体,从全尸到肢体、器官,从整体到切片,并非只为医学也为交易与牟利。1996年他推出人尸展,其人尸经营的罪与恶一发而不可收拾。

人尸展一开就始终伴随着激烈的争议:在慕尼黑、斯图加特、汉堡、法兰克福,有展览被取消、有展品被命令撤出;媒体全方位地跟踪报导冯‧哈根斯,从他百无禁忌争议蜂起的人尸展,到他肆无忌惮的死尸生意,检察院和税务机关也不断在检调冯‧哈根斯的种种违法行为。冯‧哈根斯很早就机警把他的尸体塑化业务外移,移到吉尔吉斯、俄国和中国。1999年8月,冯‧哈根斯在大连设厂解剖尸体和处理标本,地处大连市七贤岭的工厂就成为他最大的人尸集结、处理和转运站,包括从吉尔吉斯和俄国获取的人尸。媒体在这个时候就注意到并立刻报导了冯‧哈根斯从吉尔吉斯、俄国和中国非法获取人尸,并向检察院对他提出起诉。冯‧哈根斯尸体帝国海德堡本部从俄国进来56具人尸,涉嫌囚犯、无家可归者和精神病患者而全无书面捐赠同意书,被俄国西伯利亚地方政府立案审判。为海德堡“研究所”的形象,冯‧哈根斯后在布兰登堡州的德波边境小城古本(Guben)另设工厂接受尸体和处理标本,厂址是一个废弃的毛巾厂,他却是从市政府手里买进。冯‧哈根斯是一位深谙关系学的精明商人。

冯‧哈根斯使用中国监狱犯人遗体,铁证难逃

长期跟踪报导冯‧哈根斯的《明镜周刊》2004年1月19日以《死亡商贩》(HändlerdesTodes)为题做了深度报导,提出大量人证物证披露了他牟取中国监狱犯人遗体及器官,用于他的人尸交易与展览:

──2003年11月12日大连尸体加工厂库存盘点:647具完尸,3909只肢体如手、腿、阴茎。182具胚胎、胎儿与新生儿,按序列号、大小,年龄和性别分类。

──尸体和器官上有标示“货品状态”的标签,显示出尸体来源,如“头部有弹孔”、“十字剖腹”—摘除全部内脏用作移植的必要步骤,在中国一般用于死刑犯。

──一份题为《猎取鲜尸分析》的机密报告中,人体捐献部负责人保罗‧西蒙(PaulSimon)向冯‧哈根斯列出如下人尸获取方式:1.警察局,2.丧葬业,3.监狱,4.其他医学机构,“捐赠”列于最后一项,旁注“极慢”。

──2003年10月21日,大连厂某铁腕人物发电子信给冯‧哈根斯,坦诚“迄今为止还没有登记过一笔尸体捐献”。

──根据大连厂数据库,产品号01BR018:2001年3月26日,9个月胎儿,男、国内,来源:警察。

──据大连厂数据库,柜号18、产品号01MI092:儿童全尸,颅骨开放,“宜于展示”。

──2002年冯‧哈根斯致大连公司女经理克里斯蒂娜‧班奴舍尔(ChristinaBannuscher):“亲爱的总经理,我们需要如下的材料,请协助:……4.怀孕第一到八周之间的胚胎”。

──负责的检查员报告冯‧哈根斯:2001年11月12日又进31具人体,27男4女,还穿着衣服。“是新鲜的吗?”他回信查问,“新鲜,冰冻”,孙美玉(SunMeiyu)电子信回覆。

──2001年12月29日大连厂总经理隋洪锦博士(Dr.SuiHongjin)给冯‧哈根斯的加密电子信报告:当天一早收到“两具高质量鲜尸”,可能是刚刚经过器官摘除移植。半小时后再告,“新鲜标本”是早晨被处决的一名年轻男犯和一名年轻女犯的尸体,肚子已剖开,肠子被取走,头上有弹孔。

为什么冯‧哈根斯遭谴责却不受制裁?

罪发于中国,责在于西方

冯‧哈根斯的公司到底有没有牟取和使用中国监狱犯人尸体及器官?所有上述证据都指向并支持肯定的回答。

现在人们明白,为什么活摘被监禁的法轮功学员器官多发生在辽宁,那个以王立军为首的恶警系统、有薄熙来一手遮天的政府、有因冯‧哈根斯的存在而有利可图、因图利而百无禁忌的骇人听闻的交易。那个臭名昭著的收押政治犯和法轮功学员的“姚家关押中心”就在大连,离冯‧哈根斯大连死尸工厂不远的地方。

为什么冯‧哈根斯反人类的人尸交易广遭谴责却不受制裁?人们能够推定却难以确认他非法获取和使用监狱犯人遗体及器官,因为缺乏证据。那些确认提供者和他们提供给冯‧哈根斯监狱犯人遗体的资料和证明、那些确认死者之为被行刑犯人的资料和证据……。这些在中国都是机密,监狱的机密、警方的机密、政府的机密,可以根据党国的意志产生和销毁,人们无法取证。冯‧哈根斯钻的就是这个空子。从一开始他就有计划地到极权和后极权国家如吉尔吉斯、俄国和中国设厂,在那些有规无法的地方他能够几乎为所欲为地廉价爆取人尸。那个向大老板报告购入“鲜尸”的大连人尸厂前大总管隋洪锦,自立门户后成为冯‧哈根斯人尸展竞争者美国“第一展览公司”(PremierExhibitions)的供应商,这个公司在纽约的人尸展被冯‧哈根斯提告,说他们展出由隋洪锦提供的中国犯人的遗体。隋即向美国法庭提交证词,说他提供的人体合法取自医学院和官方验尸局,都是自然死亡,保证没有被行刑犯人尸体。可是如何取信中国官方机构,又如何能验证他们的担保?!人尸生意的真相在中国黑幕深锁。中国的黑心商人、中国的权力中人,绝不甘坐视人尸生意的暴利被他人独占,于是有了中国人隋洪锦的人尸塑化公司。英国商人海伍德的生意又是什么呢,以致于离开了大连还是被权倾一时的地方官薄熙来妻子谷开来谋杀了?

另一方面,则由于西方国家没有认真对待取用中国犯人遗体及器官的非法行为。根据德国法律,违背死者生前或家属意愿获得和处置死者遗体是违法的;但是获取来源不明,即使它们是非法取得的人体及器官,法院却判决不构成刑事犯罪。于是冯‧哈根斯可以合法地把中国犯人的遗体及器官进口到德国,继续交易。而在美国,尽管冯‧哈根斯的提告,附加一纸免责声明第一展览公司就可以免责,继续展出疑是中国犯人的尸体。免责声明称,中国警方可能占有监狱犯人的身体,第一展览公司完全依赖其中国合作伙伴的说明而无法独立确认,您看到的人体和器官不是来自曾被关押于中国监狱被行刑的犯人。这种瞒天过海简直就是司法嘲弄法律!

只要认真对待不得违背死者生前或家属的意愿取得、占有和处置死者遗体及器官的法律,国家与司法不难通过要求任何人体及器官的任何使用必须出示死者生前或家属的书面同意书的规定,遏制和依法制裁滥用人体及器官的非法行为。如果西方国家和海关能够有效地监管来自中国的食品进口,为什么对来自中国的人体做不到呢?!令人遗憾,这样的限制与制裁地并没有出现;相反,带着中国犯人遗体的尸展疯行世界,在德国、在瑞士、在英国、在美国、在韩国、在日本,……那些生命再三再四地被蹂躏、被践踏,生前被中国的“司法”和监狱,死后被亵渎、被凌迟、被羞辱,被剥离、压制、定型为滴血的金钱。

道义坚守 对抗政治绥靖

敬畏死者,可能形式不同,却是一种人类共同的伦理。在德国,触犯这个禁忌,亵渎死者遗体、扰乱死者安宁视为犯罪要被判刑;只有服务于医学制作、医用人体标本和为拯救生命──摘除捐赠移植器官除外。基督教信仰支持死后器官捐赠,是出于耶稣基督爱邻人的教导;主张保持身体完整的犹太教也支持捐赠器官,因为救助生命是更高的教义。为了死者的尊严也为了对死者的敬意,最终必须安葬死者。如今这个世界却生出“尸展”、这样一只怪兽、这么一种流行,任意凌虐不可侵犯的死者遗体、挑衅人对同类的爱与虔敬、人类伦理的底线:巡回展示剖腹暴露胎儿的怀孕妇女的尸体,消遣死者的遗体以娱乐、泄欲,……,美其名曰“启蒙”、“寓教于乐”,更不讳从中国警方获取展出人体与器官;不能不引起社会上强烈的抗议与激烈的争论。

如此尸展,依然走出德国走向欧洲、走出欧洲走向世界,那里的人们不禁要问:政府何在?司法何在?为什么放行从中国进口的不明人体,为什么在监狱犯人遗体的嫌疑之下还准许它们面对公众?利益涉入、政治考虑、还是双重人权标准?!当年面对希特勒的倒行逆施,欧洲邻国的政治家们绥靖纳粹德国,以为那只发生在德国犹太人身上与己无关,然而曾几何时,纳粹的瘟疫蔓延出德国席卷欧洲。更何况全球化的今天,更何况面对“崛起”的共产党中国。与魔鬼妥协,不出卖自己就要伤害自己。

民主社会中,政府之外还有社会,政治家之外还有公民、有舆论、有政府不能无视的第三权力—媒体。德国的重要媒体,如《明星周刊》《柏林日报》、公视一台、北德台一直在关注、报导、批评冯‧哈根斯的尸展及其人尸生意,尤其是拥有广大读者的《明镜周刊》;国际媒体如英国的《每日电讯》(Telegraph)、美国的国家广播公司(ABC)都在关注冯‧哈根斯的人尸展品与中国的关系。冯‧哈根斯尸展伊始,《明镜周刊》就对他跟踪报导一直到今天,揭露他的死人生意、报导尸展引发的争论与抗议、抨击他把男尸阴茎与阴囊制成手枪、让人尸以自己被剥下的皮肤作风衣、把人体切片标价出售的罪行恶状,……保持了公众对冯‧哈根斯的人尸生意的警觉。尤其是本文引证的2004年1月19日《明镜周刊》的署名文章,揭露了冯‧哈根斯大连人尸工厂非法牟取中国监狱犯人遗体与器官制作标本的真相;因为它提供了大量证据而被广泛地引用和传播,在国际上引起极大的反响。

从真相开始,它敲响冯‧哈根斯大连人尸工厂的丧钟。随着薄熙来的落马、谷开来谋杀海伍德案的败露,大连的人尸工厂关闭了,那个公司地址“大连市高新园区高能街27号”也从谷歌地图上消失了。当人们面对真相的时候,就无法逃避面对自己的良心;今天反对冯‧哈根斯人尸生意的呼声更加普遍、更加高涨、更加迫切。它标着一个结束的开始,开始结束世界上形形色色的哈根斯和他们种种放纵人欲、挑衅人伦、吞噬人性、反人类的人尸展。

(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8/25/n3667629.htm

谁接手了哈根斯公司?小孩尸体从哪里来?

作者:王北明

【大纪元2012年08月24日讯】薄谷开来案背后隐藏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及倒卖尸体的惊天黑幕逐渐呈现,尸体展中标本来源引起了人们高度关注。就在对薄谷开来宣判那天8月20日,网名素颜格格的大连美女冒着危险到大连的尸体加工厂之一的哈根斯一探究竟,随后在她的博客上发了一篇名为“午探哈根斯”的博文。

不得不佩服这个美女的勇气,也多亏了她从一个工人那里了解的信息,让我们对这个神秘的地方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但也带来了许多的疑问。她的博文中透露出,工厂每天加工两三具至十几具尸体不等。就算一年二百个工作日,每年尸体数量保守估计也要在五百具到几千具。《与死亡交易》的德国记者通过现场调查指证:在哈根斯的三个“死亡工厂”中,仅仅大连的尸体工厂截止至2003年11月就库存了共647个已完工的完整标本尸体,3909个肢解尸体部份如:腿、手、阴茎,另外还有182个胚胎、胎儿和新生儿。这么多的尸体来自哪里?

令人吃惊的是其中还有小孩,八、九岁的小孩。那么八、九岁的小孩尸体来自哪里?这么小的孩子不可能是罪犯,而一般意外死亡的孩子的父母是不愿意捐赠尸体的。这些孩子是否是来自于一些流浪儿童?是否与各地报导的孩子失踪事件有关?

厂子里进进出出的高级轿车里的那些人是做什么的?工人只能出入定型车间,为什么要这么严格的管理?到现在还有人看护那片地,有人拍照就有人拿棍子出来追,这里面有什么怕人知道的?

哈根斯一年前倒闭,去年6月德国老板跑了,后来工人天天闹着要薪水,但几个月无果。就在去年11月,忽然来了一群人,给所有人开了工资及丰富补偿,遣散所有的人。然后用两天时间全部搬空,并消除一切痕迹,地下冷库砸烂。

为什么这群人要出钱安抚工人并消除痕迹?为这个厂子收尾的肯定不是跑掉的德国老板。短短几天解决工人薪水问题以及消除一切痕迹,如此大手笔且有效率的是什么人呢?2011年11月15日海伍德被发现死亡,而遣散工人的时间正是这个时候,这一时间就更可疑了。若海伍德和这一生意有关,那此时出手的人是否与凶手有关联?

2月6日王立军携带重磅中共黑幕资料投奔美领馆,由此揭开薄谷夫妇谋杀海伍德及贩卖尸体黑幕,随后薄被抓走。而哈根斯公司所贴封条日期为2月29日,是否是当局担心曝光而贴封条,至今该厂地依然严格戒备,是谁接手了?他们怕什么?

从时间上来看,11月份那伙人有可能是同薄谷夫妇有关,那时海伍德刚死不久。其它人不可能这么快有反应。封条上的时间是2月29日,这时当局对薄已经开始调查,因此有可能与中共当局有关。若如此,也说明当局早已知其中内幕,现在的所作所为是在极力掩盖,薄谷案黑幕的背后水很深。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8/24/n3666815.htm

奥地利《标准报》披露谷案背后黑幕涉其他高层

【大纪元2012年08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董韵综合报导)奥地利主流媒体《标准报》(Der Standard)2012年8月16日报导薄谷开来一案。报导说,美国调查记者Ethan Gutmann周四在奥地利维也纳表示“媒体现在都在报导谷开来法庭上的事情,但这不是真正问题所在”,报导表示,薄谷开来案背后黑幕是谷开来的丈夫薄熙来涉入对法轮功学员的杀戮和非法器官交易,涉入其中的还包括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和对法轮功发起镇压的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

美国知名调查记者Ethan Gutmann对中国非法的器官贩卖和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系统性的杀戮进行调查。他曾在中国以商人的身份在中国居住了几年。《标准报》是奥地利主要报纸,提供来自世界各地的新闻。

此前,《大纪元》独家获得消息报导,谷开来是薄熙来及周永康政变圈核心人物,薄谷开来案件核心真相一直被掩盖。海伍德卷入谷开来在国际贩卖器官、尸体等事件。薄、谷夫妇担心日益与他们家庭疏远的海伍德泄露他们活摘器官及贩卖尸体的秘密,便对海伍德杀人灭口。

前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直接参与此事,担心自己和海伍德一样被谋杀,出逃美领馆得以保命。王立军2月6日交给美国使馆的材料涉及薄、谷两人活摘器官、贩卖尸体的罪行,这也是薄熙来、谷开来最想隐瞒的,也是杀死海伍德真正的原因。

美国知名调查记者:前辽宁省长薄熙来涉非法器官交易

报导说,从2001年-2008年,大约有6万5千名法轮功学员成为非法活摘器官的受害者。其中进行器官交易的一个主要中心是辽宁省。

报导说,Gutmann相信,不仅是2003-2007年在辽宁省任省长的薄熙来涉入非法器官交易,而且中共主管公共安全的周永康和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都涉入其中。报导说,周永康一直是薄熙来的支持者。江泽民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

很多在押法轮功学员消失

报导说,Gutmann明年将出版一本新书《行刑的病房》(Execution Ward),该书计划将这些黑幕公之于众。报导还说,1999年,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这一传统佛家流派文化。自2001年以来,很多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消失了。

报导引述Gutmann的话说,“中国是一个监视(无处不在)的社会,受到军队和共产党的特别监控,因此如果中国政府对器官交易不知情,这是非常不可能的事情。” Gutmann认为,器官交易的高峰期是在2006-2007年间。

2008年之后,他不太清楚相关具体情况。他说:“我们不知道器官交易是否停止,或者隐蔽得更好……但是,过去这段时间(发生的器官交易)必须要作出解释。”

报导说,Gutmann并非是揭露法轮功学员器官被非法活摘的第一人。2006年,加拿大的乔高和麦塔斯在一份报告中写道,证据显示,中国的监狱里,政治犯的肾脏、肝脏、心脏、肺和眼角膜被摘除。

报导说,法轮功在中国被镇压后,在监狱中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迅速增加。在2000年早些时候,大约关押了250万法轮功学员。

辽宁省是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省份

据悉,薄熙来自1999年7月20日开始镇压法轮功以来,卖力追随中共江氏集团迫害修炼法轮功的民众。在任辽宁省长期间(2001年1月~2004年2月)薄熙 来积极筹建大型监狱设施,投资10亿元在全省进行监狱改造,其中以残酷、血腥而著称的马三家劳教所一地就耗资5亿多元,使辽宁省成为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 份之一。

最早揭露出来的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的秘密集中营,关押着来自中国东北等地的大约6,000名法轮功学员。据证人披露这个集中营里面有大量军医和医务人员,集中营内还设焚尸炉,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活体摘取器官。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引用“关于中共活摘器官的调查报告”中的证据说:“薄熙来在1999年到2001年任大连市长,2001年到2004年任辽宁省省长。在其任职的年度之内,据我们的女证人说有两千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被手术摘取。”

追查国际来自辽宁的证人录音:目击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

薄熙来任辽宁省长后,把王立军从铁岭公安局提拔到锦州公安局任局长。王立军手下的一个警察在2009年曾对“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举报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2002年,这位证人为辽宁省公安系统工作,参与了非法抓捕、拷打法轮功学员的行动。这位警察作证说,2002年4月9日,在沈阳军区总医院15楼的一间手术室内,他亲眼看到两个军医将一名三十多岁的修炼法轮功的中学女教师,在没施打麻药的情况下,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心脏、肾脏等器官。证人当时持枪担任警卫,目击了活体摘取的全过程。

证人还揭露,他在为锦州公安工作期间,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命令对法轮功学员“必须斩尽杀绝”。证人参与过对几名法轮功学员的抓捕,并多次严刑拷打、刑讯逼供。辽宁省是迫害法轮功非常严重的地区,仅由明慧网公布确认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高达406名。

江、周、薄在全球多国被起诉

由于迫害法轮功,薄熙来在美国纽约、华盛顿、澳洲纽西兰、荷兰、俄罗斯、罗马尼亚、波兰、英国、西班牙、韩国等地十余次被告上法庭。

2004年,加拿大皇家骑警将四十五名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列入监视名单,可拒绝其进入加拿大、遣返或起诉等。2005年胡锦涛出访美国、加拿大,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要随团访问。

由于薄一年前随吴仪出访时在美国被起诉,法轮功学员呼吁禁止薄入境,薄熙来又在加拿大皇家骑警的监视名单中,薄熙来的名字不得不从胡的随员中消失。

江泽民、罗干、周永康、薄熙来等三十余名中共高官因迫害法轮功罪行,已在世界三十多个国家被以“反人类罪”或“群体灭绝罪”告上了法庭。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8/24/n366676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