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财经中国》暗批薄熙来 报微博聚焦大连尸体厂

“哈根斯人体塑化工厂追踪”


随着薄谷开来案真相被撕开口子后,大连的尸体加工厂成为网络聚集的焦点。8月16日《财经中国》以题“哈根斯人体塑化工厂追踪”首度打破媒体沉默,报导了近日微博上大陆民众对哈根斯掀起一浪接一浪声讨声。(网路截图)

【大纪元2012年08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综合报导)随着薄谷开来案真相被撕开口子后,大连的尸体加工厂成为网络聚集的焦点,不仅是微博、论坛上人们都在围观热议,最近大陆媒体开始关注网络动态并对此进行报导,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大连尸体加工厂背后的更大秘密有待揭开。

近日薄谷开来案开庭并择日宣判,引起世界舆论的广泛关注。大纪元独家接连报导披露薄谷开来参与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才是此案的关键。谷开来的罪行涉及与薄熙来在中国大连从事器官贩卖、活体摘除器官和非法贩卖尸体等。英国人海伍德卷入此案,为灭口,薄、谷夫妇杀了海伍德。

大陆媒体报导微博聚焦哈根斯尸体展

8月16日《财经中国》以题“哈根斯人体塑化工厂追踪”首度打破媒体沉默,报导了近日微博上大陆民众对哈根斯掀起一浪接一浪声讨声。文章以中华传统文化研究者,诗人谢润良强烈质疑作为开头:“冯‧哈根斯在全世界都被声讨的家伙,为什么在中国居然能美滋滋的办起尸体加工厂”展开全文。

在提示部份,《财经中国》明确点出几个关键:“哈根斯的真尸标本到底是怎么来的?这个企业是如何被大连授予高新企业的?真尸展览背后是否会形成一条恐怖的利益链?”

报导介绍哈根斯96年在大连医学院任访问学者,次年与大连医科大学合作,成立国内首家生物塑化技术研究所,隋鸿锦出任所长。99年,冯•哈根斯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在大连高新技术园区成立,隋鸿锦任总经理。一年后隋鸿锦辞职另成立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公司。

从薄熙来的简历来看,从1985年开始直到2000年间,一直在大连任职。而2001年到2004间,升职任辽宁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省长,仍然对大连有着强大影响力。意味着冯•哈根斯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和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公司成立均跟薄熙来有很大关系。

有民众曝光1995年至1999年8月之间,冯哈根斯多次访问大连,并在1999年9月,从薄熙来手中亲手接下“星海友谊奖”的奖状及奖章。此外,薄熙来还在1999年9月亲自授予冯‧哈根斯“荣誉大连市民”的称号。

《财经中国》的报导还引用了新京报之前的报导谈到的国内生物塑化标本厂现状称:据了解,目前在广州、上海、南京、青岛、深圳、泰安、大连等地已有多家生物塑化标本厂。

哈根斯2010年网店开张 出售人体标本

报导还介绍2010年11月哈根斯的网店开张。明码标价一具完整的人体标本69,615欧元(约70万元人民币,人体的躯干5.8万欧元约58万人民币起,脑部约2.3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3万元),一块透明身体切片121欧元(约1.210人民币)。这些价格还没有包括邮资和包装费。

报导还引用此前《了望东方周刊》的报导,这所工厂投资一亿多人民币,是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加工厂。哈根斯公司研发、生产的80%都在大连分公司,其制作人体标本均用于商业性展出。

直至03年 无人体塑化公司办出入境证明

报导提出疑问这么多标本的尸体来自何处?报导称哈根斯在全球展览的大部份标本来自于中国,而中国是一个强调死后入土为安的民族,为什么竟然出现了这种有悖于中国传统道德的事情。并引用专栏作家连鹏的愤慨:“国人生前已没尊严,死后又被人当赚钱工具,悲哀。”

《财经中国》报导还称凡涉及人类遗传资源的人体物质出境,必须按照《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暂行办法》按规定到中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办理准出境证明后,方可到海关办理报关手续。

但《了望东方周刊》在2003年了解到,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家从事人体生物塑化技术的生产厂家去办理准出入境证明及《出入境特殊物品卫生检疫审批单》。

但据2004年1月25日英国每日电讯的一篇报导《Body Worlds impresario ‘used corpses of executed prisoners for exhibition’》,其中提及可能有7名中国被处决的犯人遗体被卖给哈根斯做成了人体标本。哈根斯在中国得到的尸体总数是647具。

免责声明激怒网络 众求公安部作回应

《财经中国》报导了海外一家经营尸体展的公司网站的免责声明:本展览全身尸体及人体各部位、器官、胎儿和胚胎来自中国公民或居民的尸体。这些中国公民或居民的遗骸来自中国警方,中国警方可能从中国监狱获得,完全依赖于中国合作伙伴的代理无法独立核实他们是否属被关押处死的人。

该免责声明在微博上也有不少大陆媒体转载,包括扬州晚报新浪官方微博曾发【网曝人体塑化公司哈根斯免责声明 】,引起不少人回应:“要求公安部做出正式回应”,包括广东深圳的作家天佑、广东深圳的“变身前的咪子鱼”、浙江杭州的新金融顾问王翔、律师刘卫国等。不过目前遭删除。

腾讯微博的木子大可君认为, 哈根斯之所以选择在中国大连建人体标本工厂,大概是因为这里是一个法律缺位、监管不力、道德沦丧的国度!腾讯微博大馨燃也表示,这样邪恶的公司为什么要存在,不管是谁的尸体都不该这么被展出!请尊重逝者,让他们入土为安!哈根斯,滚出中国!

8月11日四川思肯投资机构董事长、思肯私募股权基金经理邓君汉在微博上以题《大连尸体加工厂黑幕》发微博说,那夫妇俩(薄熙来、谷开来夫妇)罪恶再曝光:在辽宁省大连市建立的“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2003年就成为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基地,供世界各地展览或拍卖获暴利。一具完整人体标本可卖到一百万美金,而大连人体标本工厂至今仍无法交代几十万具尸体来源。相信真相会慢慢浮出水面。

“我们必须驱逐哈根斯”成天涯杂谈24小时热帖

近来哈根斯的人体标本工厂相关内容也在大陆各论坛广泛转发,引起热议。天涯网友“千年雾里看花”认为这是灭绝人性法西斯行为。天涯网友eyelity也对此表示愤怒,并认为令其更愤怒的是谁提供的尸体来源并强烈要求真相。天涯网友zbnccfn也认为不要避重就轻,关键是这些尸体来源,他们是谁,怎么死的?生前有捐赠遗体自愿吗?

而“天涯杂谈”【民间语文第78期】“我们必须驱逐哈根斯”成24小时热帖。

这则帖子是天涯社区民间语文编辑部出品的以“以人类的名义驱逐哈根斯”,帖子的导语认为哈根斯尸体标本中最受争议的怀孕的妇女和8个月胎儿。

据法律,怀孕的妇女不能处极刑,而且即使是车祸死亡,家属也绝不会允许用自己的两个亲人做人体标本。而尸体展览中所有尸体标本只有间接的英文说明,没有死者或家属的捐赠证明或任何直接证明死者身份的文件。

文中还分成三部份进行解读,包括谁允许哈根斯在中国开厂、奥斯威辛之后不该有哈根斯及必须驱逐哈根斯。

文章认为哈根斯为何要舍近求远在中国建厂的根本的原因在于,以人体作为基本加工原料的工厂在大陆被冠之“高科技企业”,相关的法律还是空白,经营十几年相当红火,但在整个欧洲由于宗教、伦理、道德、法律的等因素,都不可能实施开展。

奥斯维辛集中营是当年纳粹医生和科学家进行活人试验的最大场所,至少有21种科学实验被外界认为惨绝人寰,甚至女性尸体的长发被剪下制成绳索或坐垫,人皮被纳粹艺术家剥下制成各种艺术品,被火化后留出来的人油也被加工成肥皂。而哈根斯的肢解身体、开膛剖腹、剥皮之后用做商品出售,也完全违背了人性最基本的道德承受范围,令人不得不想起集中营纳粹暴行的一幕,遭到强烈的抵制。

该文还认为哈根斯公司生产人体标本的主要流程在于,固定、解剖、锯切、脱水、脱脂、定型硬化,完全违背日内瓦公约内容。而中国作为一个古老的国度,对逝者讲究的是入土为安,讲究的逝者为大,那么这种违反人性道德的行为即便是捐赠人许可的行为,但它同样违反了日内瓦公约的规定,为反人类罪行。最后文章结语认为尊重死者,那就是把哈根斯驱逐出中国。

(责任编辑:季达)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8/17/n3661591.htm

媒体勾勒大连尸体黑幕 尸体来源真象显露


大陆媒体披露,中国是全球最大尸体标本加工厂。(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2年08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南综合报导)近十年来,在世界各地进行的尸体展备受争议。其所用的尸体来源,对外一直是一个谜。外界普遍质疑,尸体标本的提供商——德国商人哈根斯和他的中国徒弟隋鸿锦涉嫌买卖中国良心犯与死刑犯尸体。

近几个月来,谷开来毒杀英国商人海伍德在中国受审事件,王立军带薄熙来与谷开来的绝密材料出逃美国领事馆事件,揭开了大连人体器官与尸体标本买卖的黑幕的一角,引起各界的广泛关注。哈根斯与薄、谷二人、与隋鸿锦的合作关系浮出水面。

8月17日,哈根斯的儿子鲁利克‧冯‧哈根斯现身解释尸体来源。不过,尽管当事人否认,但第三方媒体的诸多证据已勾勒出大连尸体黑幕的轮廓,真象已显露端倪。

大陆媒体披露 中国是全球最大尸体标本加工厂

在世界各地巡展的绝大部份尸体标本来自大连两家尸体标本加工厂,一是由德国商人哈根斯投资1,500万美元,与大连医科大学教授、大连政协委员隋鸿锦于1999年联合创立的冯‧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有限公司,另一个是隋鸿锦与哈根斯分道扬镳后,于2000年创立的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

《了望东方周刊》2003年11月报道,哈根斯本人曾于1996年在大连医学院(注:后改名大连医科大学)任访问学者,而大连医科大学的教授隋鸿锦此前也曾在德国海德堡大学研修,师从哈根斯。1997年,哈根斯与大连医科大学合作,成立中国国内首家生物塑化技术研究所,隋鸿锦出任所长。1999年,冯‧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有限公司在大连高新技术园区成立,隋鸿锦任总经理。

报导说,哈根斯工厂投资1,500万美元,是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加工厂。哈根斯表示,哈根斯公司研发、生产的80%都在大连分公司,其制作人体标本均用于商业性展出,而不作为教学用品向医学院校提供,已形成了一个尸体收集、加工、运输和展览的全球化网络。

2000年,隋鸿锦离开哈根斯公司,创办了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公司。双方成为同行业的最大竞争对手。

《了望东方周刊》质疑哈根斯公司尸源

2003年11月,《了望东方周刊》刊登文章说:“哈根斯说,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公司目前是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生产基地,每年从国外进口100多具尸体,制作至少40具完整的各种造型的人体塑化标本。”

“据哈根斯介绍,目前,哈根斯大连公司的年利润已占总公司利润的70%~80%。所有人体标本都用于商业性展出,而不作为教学用品向医学院校提供。公司已经形成了一个尸体收购、加工、运输和展览的全球化网路。”

“上百具浸泡在福马林溶液中的尸体从大连海关入境?绝不可能!”大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检验检疫局一位负责人在接受《了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这样表示。按照中国法律,对尸体入境有着严格的控制。

报导说,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的王先生告诉《了望东方周刊》,“可以明确的是,从事人体物质进出口贸易的大连哈根斯公司,以及南京苏艺生物保存实验工厂从未到我处办理过任何出入境手续。”

《了望东方周刊》说,在公开资料中:“这家公司在强调的‘我国尸体来源充足,用于制作塑化标本的化学原料及设备费用低于国外2~3倍’,正是哈根斯将生产基地设在中国的重要因素之一。”

哈根斯儿子与之前媒体报导哈根斯的说法不同

哈根斯一方面对外界否认采用中国人的尸体,说他在大连的工厂解剖的尸体都是来自欧洲的自愿捐献者。另一方面,哈根斯也在媒体上承认,他的一些尸体来自中国官员,他不能确定它们的来源。

在接受英国《卫报》2004年1月的采访时,哈根斯说,他从中国的官员那里收到尸体,但不能确定它们的来源。他告诫他的大连员工不要接受死刑犯的尸体,但他后来发现,“上周在他的收藏品中,有七个尸体头部受伤。”

日前,德国哈根斯的儿子鲁利克‧冯‧哈根斯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我们冯‧哈根斯公司使用的尸体,都是从我们的尸体捐赠网络得到的。”他强调“中国尸体就一具。”

哈根斯儿子的此番说法,与之前媒体报导哈根斯的说法不同。

隋鸿锦尸体加工厂的尸体来源来自中国警方

总部位于美国亚特兰大的第一展览公司(Premier Exhibitions)是隋鸿锦的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在美国展出的代理承办单位。

《纽约时报》2008年5月29日报导,纽约州总检察长Andrew M. Cuomo(注﹕Andrew M. Cuomo目前担任纽约州长)与第一展览公司达成协议,第一展览公司必须在人体展的展出中向参观者发出警告﹕你将要看到的可能来自中国被迫害的和被执行死刑的监狱犯。

《纽约时报》说,第一展览公司发出免责声明,直指尸体来源来自中国警方。第一展览公司无法对其进行独立证实。

声明说:“人体展展示的中国公民或居民的遗骸来源于中国警方。中国警方可能从中国监狱获得。第一展览公司无法独立证实他们不属于来自于中国监狱被处死的人。”

“展览的全身尸体以及人体各部份、器官、胎儿和胚胎来自于中国公民或中国居民的尸体。有关您正在观看的人体各部份、器官、胎儿和胚胎,第一展览公司完全依赖于中国合作伙伴的称述,我们无法独立证实,他们不属于中国监狱中被关押的处死的人。”

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的声明说:“目前,所有尸体显示的是中国的公民或居民。公益组织和媒体报导称,一些展览上的尸体是中国人被处决的囚犯。尽管第一展览公司认为这些指控毫无根据,但由总检察长Andrew M. Cuomo的调查显示,该公司无法证明死亡原因或死者的来源。”

《纽约时报》报导,“第一展览”公司在纽约举办的以盈利为目的的尸体展引起多方质疑。一些评论家说,这个特殊的展示完全依靠来自中国的死尸,比那些其它陷入可怕的解剖展商务公司更令人忧虑。援引中共政权不良的人权记录,以及回收执行死囚犯器官的医学操作,医疗道德家和人权倡导者质询展示的人体标本是否合法获得。

薄熙来、谷开来涉人体标本尸体和“人体器官买卖”生意黑幕

资深记者姜维平于2009年12月在《自由亚洲电台》刊登文章说,“薄熙来还伙同江泽民等人,空前残酷地镇压法轮功学员,制造了数千起致伤致残案件,还以卑劣的手法折磨和摧残大法弟子,造成数百人死亡。尽管我本人没有眼见为证,他有支持活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犯罪行为,但他亲自批准大医和德国商家合作,在大连市甘井子区营城子镇建立了全国第一家人体干尸工厂,大发不义之财,则是铁的事实,正因为如此,他已在多个国家成了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的被告,并近日被西班牙国家法庭传讯。”

据悉,谷开来是大连人体标本尸体买卖和“人体器官买卖”生意黑幕参与者。在金融财力管理上,海内外网络宣传上,在打通进出口尸体买卖,器官海外需求者付款管理上,谷开来都是主要策划、执行者和联络人。

同时,谷开来和薄熙来直接勾结罗干等在位政法委人员,对最高法院刑法中348条所谓尸体法的漏洞进行犯罪性解释,直接造成法轮功学员由于酷刑迫害致死后,家属拿不到遗体。 而公安局、法院由此拿到的遗体,高价卖出给尸体加工厂,做成塑化标本,在全世界展览,每年获得巨额盈利。

(责任编辑:孙芸)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8/18/n3662166.htm

财经中国:哈根斯人体塑化工厂追踪

http://www.cjzg.cn2012年08月16日 15:08 来源: 财经中国

哈根斯的真尸标本到底是怎么来的?这个企业是如何被大连授予高新企业的?真尸展览背后是否会形成一条恐怖的利益链?


  微博上掀起一浪又一浪的声讨德国人哈根斯在中国大连创办的奇怪“尸体工厂”,中华传统文化研究者,诗人谢润良强强烈质疑,冯 哈根斯在全世界都被声讨的家伙,为什么在中国居然能美滋滋的办起尸体加工厂。

  大连的生物塑化有限公司

  哈根斯1996年在大连医学院任访问学者,1997年哈根斯与大连医科大学合作,成立国内首家生物塑化技术研究所,隋鸿锦出任所长。1999年,冯·哈根斯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在大连高新技术园区成立,隋鸿锦任总经理。然而,仅仅1年后,隋鸿锦便辞职而去。据香港媒体报道,隋鸿锦是因为哈根斯频繁从国外偷运尸体入境,担心承担法律责任,才低调退出。

  2000年,隋鸿锦离开哈根斯公司,创办了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公司。2004年,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承办的“人体世界科普展览”在北京建筑文化中心展出,陈列了包括至少17件完整人体标本和160余件人体各器官标本。


(网络照片)

  人体标本的经济利益

  2010年11月,哈根斯的网店开张。一具完整的人体标本卖到69615欧元(约合人民币约70万元),人体躯干标价为5.8万欧元(约合人民币58万元)起,脑部约2.3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3万元),这些价格不含邮资和包装费。对于预算较少的买家,网店还提供了121欧元(约合人民币1210元)一块的透明身体切片。

  出售对象:哈根斯坚持表示,他的产品不对普通公众出售,只对“认可用户”,即持有书面材料,证明其购买该产品是为研究、教学或其他医学目的所用的科学家、医学院校的人出售。

  此前《瞭望东方杂志》的报道,这所工厂投资一亿多人民币,是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加工厂。哈根斯公司研发、生产的80%都在大连分公司,其制作人体标本均用于商业性展出。《福布斯》杂志的一项调查发现,1999年到2006年之间,哈根斯的经济净收入达到了4000万美元。(新京报)

  这个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加工厂,利用从中国胎儿到各年龄段的成人遗体制作了各种奇形怪状的人塑标本。目前这些标本在全世界展览,已经为哈根斯赚到九亿多美金。

  民众热议

  昨晚微博除了保钓,掀起声讨是在“哈根斯人体标本展”中,最受争议的是一个怀孕的年轻中国妇女和她腹中8个月大的胎儿的真人标本。按照中国法律,怀孕的妇女不能处极刑,而且即使是车祸死亡,家属也绝不会允许用自己的两个亲人做人体标本。这具尸体的来源受到质疑。


(网传中国孕妇和她八个月大的孩子)

  哈根斯在全球展览的大部分标本来自于中国,而中国是一个强调死后落土为安的民族,为什么竟然出现了这种有悖于中国传统道德的事情。专栏作家连鹏愤慨,国人生前已没尊严,死后又被人当赚钱工具,悲哀。

  这么多标本的尸体来自何处

  作家陈岚表示,在中国,遗体捐献在国际国内都有严格的手续,前提首先是逝者自愿。中国遗体捐赠率极低,乃至医学院都在闹遗体荒。未经逝者生前自愿及直系亲属同意,擅自征用遗体用于医学理由的利用都属违法。何况是用作商业目的的展示?死者亦有尊严,不会喜欢赤身裸体扒心敞肚地永远钉于展台上。不敬死,便践生。

  许多民众强烈问到,全国各地医疗和殡葬系统,是否在出售我们死后尸体谋取暴利? 尸体来源是否合法? 此项目依据何法,为何全用中国人遗体?

  对于民众质问,我们来看隋鸿锦的合作方网站的免责声明

(转载注:原文误为哈根斯网站的声明)

网址:(http://www.bodiestheexhibition.com/newyork/disclaimer.html)

  英文

  DISCLAIMER

  This exhibit displays human remains of Chinese citizens or residents which were originally received by the Chinese Bureau of Police. The Chinese Bureau of Police may receive bodies from Chinese prisons. Premier cannot independently verify that the human remains you are viewing are not those of persons who were incarcerated in Chinese prisons.

  ( 译文 – 隋鸿锦的合作方免责声明:本展览全身尸体及人体各部位、器官、胎儿和胚胎来自中国公民或居民的尸体。这些中国公民或居民的遗骸来自中国警方,中国警方可能从中国监狱获得,完全依赖于中国合作伙伴的代理无法独立核实他们是否属被关押处死的人。)

  遗体标本出境国家相关政策要求

  哈根斯在大连的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大量标本来自中国,又在全求展览,对于遗体的规定。《瞭望东方》在2003年就开展了大连“尸体工厂”调查,国家也有相应的政策。卫生部、国家质检总局联合发出通知,强调不准涉及遗传资源的人体物质随意出境。凡涉及人类遗传资源的人体物质出境,必须按照《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暂行办法》,到中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办理准出境证明后,方可到海关办理报关手续。

  在2003年,《瞭望东方》从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及卫生部科教司了解到,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家从事人体生物塑化技术的生产厂家来办理准出入境证明及《出入境特殊物品卫生检疫审批单》。

  另外一个版本 求证是否合法

  2004年1月15日,记者来到大连市工商局。外资处李雪松副处长向记者讲述了外资企业的申报过程。她说,外资企业立项要通过市政府审批,依法按照相关程序办理。冯·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有限公司,为德国独资企业。经大连市外经贸局和大连市工商局批准,于1999年8月成立。

  李副处长向记者出示了大连市政府颁发的“批准证书”(批准证书批准号:外经贸大资字[1999]0298号,营业执照注册号:企独辽大总副字第07598号),还有大连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的批复文件。“这一切都是按照程序办理的,不存在任何问题。”李副处长说。

  李副处长通过电脑调出该公司资料。电脑显示:公司注册资金为800万美元,预计总投资额为1500万美元。公司经营范围为:生物塑化技术的研究和开发;生物塑化标本的制作与销售;生物塑化设备的研制、生产、销售、科普展览;医用科学技术咨询服务及培训;医用解剖软件的研制、开发、生产与销售。

  辽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办公室副主任张崇刚明确地告诉记者,哈根斯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在尸体运输、检验检疫方面不存在任何问题,完全是依据相关法律程序进行的。

  一位检验检疫局的同志说,尸体出口问题,在我国目前无明确的立法规范。检疫人员只好遵循《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的相关规定。

  公司的绝大多数人体标本来自国外志愿者的无偿捐赠,芦淑华说,目前在德国海德堡登记的捐赠者有5300多名。这种遗体捐赠在德国是完全合法的行为。

  该公司第一期购地30000平方米,总投资额为1500万美元,并为二期预留地25000平方米。公司的规划发展已被大连市政府和高新园区确定为龙头项目。(中国日报网)

  国内生物塑化标本厂现状

  据了解,在广州、上海、南京、青岛、深圳、泰安,大连等地已有多家生物塑化标本厂(新京报)

    哈根斯

  常年黑衣黑帽的德国解剖学家冈瑟·冯·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用自己创造的生物塑化技术给现代解剖学带来了革新,影响了此后的医学教学。与此同时,他全球巡展多年的商业性展览“人体世界”中艺术化方式呈现的“塑化人”则持续不断地在各国受到伦理质疑。看起来,这位被称作“死亡博士”的科学家毫无犹豫地在这条道路上走了下去。

  哈根斯永远都是穿着一身黑衣,头戴黑帽,面色苍白。他主办的“人体世界”展览在全球各地巡回展出,向普通公众展示通过生物塑化后的人体标本,用艺术化呈现的方式或引起观众对生死的思考,进行解剖学教育,但也招致了无数人的反感。哈根斯被人称为“死亡博士”,他的名字始终与争议和质疑相伴,而他并不以此在意。

  争议中的哈根斯

  哈根斯引起了德国宗教界的强烈愤慨,哈根斯被指责是“触犯禁忌”、“对死者不尊重”。有人批评他说:“这不是什么新的科学发现,而是在医学启蒙的伪装下捡拾人的骨头制造轰动。”

  展览已经在世界各地50多个城市进行了展出,无不引起巨大的轰动,引发争议。在英国,人们反对哈根斯公开展示人的尸体来收费。2000年在伦敦,一名大学讲师曾将展品砸了个粉碎。在德国,有人将哈根斯与纳粹联系起来。有段时间,哈根斯甚至被禁止进入慕尼黑城。

  生物塑化

  其实,类似的批评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出现。哈根斯于1977年发明了“人体塑化”技术,并为之申请了专利。他后来表示,生物塑化的想法最先来自他在一家肉店里得到的启发,在技术完善后,研究者可以用肉刀一样的器械将人体内部器官切片或任一形状。

  生物塑化是用于解剖学上的一种技术,通过固定、脱水、强制渗透和硬化四个步骤在真空中去除尸体液体和脂肪,然后用硅、环氧树脂等聚合物代替,处理后的标本不再腐化或有异味,且保留了原始样本中大部分的特征,甚至可以在显微镜下显示人体细胞的本来面貌。用这种方法处理过的标本又被叫做“塑化人”。

  工作当中的哈根斯


参观“人体世界”展览的儿童


哈根斯因为制作人体塑化标本而成为争议的焦点


工作中的哈根斯

本文部分内容来源

  网易转载《新京报》
  文章标题《哈根斯 黑帽怪客开设“解剖公开课”》
  网址 http://news.163.com/10/1205/01/6N3RT10900014AED.html

  搜狐转载《中国日报网》
  《西安干尸展 胎儿标本、非典病人的肺受关注》
  网址:http://news.sohu.com/20041026/n222680935.shtml

http://finance.cjzg.cn/yiyao/1345100957998233.html

转载注:哈根斯工厂尸体来源问题
Sex after death: The new “Body Worlds” exhibit shocks Berlin

More recently, the German weekly news magazine Der Spiegel has tried to demonstrate that many of Hagens’s latest bodies actually belonged to executed Chinese convicts, who likely had no say in the disposal of their remains.

薄熙来亲批建厂 尸体剥皮剔肉后卖70万元(图)


薄熙来亲自批建的大连哈根斯尸体加工厂。(大纪元合成图片)

【大纪元2012年08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高紫檀综合报导)近来,有关大连“尸体加工厂”的微博在网络上广泛流传,成为公众关注的话题之一。在中国人传统“留全尸”“入土为安”观念尚根深蒂固的今天,许多中国面孔的人体塑化标本已经在世界巡回展览,为贩卖尸体者以及展览者赚到数亿美元。

按照中国的法律,人的尸体出入境管理非常严格。是什么人能有如此强大能力出口尸体?是什么原因让人能做出如此违背人伦的恶行?而这些尸体究竟从何而来?在诸多疑问未解的同时,一些事实已经让公众震惊不已。

资料显示,曾经在大连主政多年的前中共政治局委员薄熙来亲手特批了大连“尸体加工厂”,而一具尸体经剥皮剔肉处理,最终做成标本的市场价高达70万元人民币。更引人联想的是,在大连“尸体加工厂”的周边,有三家大型的劳改营。一位贩卖尸体的幕后女老板尽管已经浮出水面,但至今尚未处理。


尸体标本加工厂(网络图片)

薄熙来亲批“尸体加工厂” 尸体被剥皮剔肉处理

1999年8月,中国第一家尸体加工厂“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在当时主政大连的薄熙来亲手特批后,在大连成立,隋鸿锦担任总经理。

网络上的信息显示,隋鸿锦目前的头衔是大连医科大学解剖教研室主任、教授,大连医大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大连鸿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大连市政协委员,民盟大连市委常委。

1993年,他前往德国海德堡大学,跟随承受德国人哈根斯学习人体塑化技术。1996年12月,哈根斯与大连医科大学合作,成立了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研究所,隋鸿锦成为该项技术在国内推广的第一人。

据称出于利益分配不均的原因,仅仅干了一年的隋鸿锦离开了哈根斯,并在2002年在大连创办了自己的人体加工厂,主营生物塑化标本制作和展览。

在两人的“尸体加工厂”中,被运来的尸体不但要浸泡各种化学品,都要被整个剥皮,然后再剔去肥肉(脂肪)处理,最后被塑化摆弄成各种姿势,做成标本。

人体被剥皮曾经在二战时出现过,在奥斯威辛集中营的纳粹曾经将关押犹太囚犯的人皮剥下后做成灯罩,不过那时的科技尚没有现在发达,没有资料显示尸体被做成标本。当时家里放了人皮灯罩的纳粹看守被称为“恶魔”。


大连“冯•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近几年在全球进行“人体世界”的尸体巡回展览,但至今仍无法说清展览的尸体来源。(AFP PHOTO / GABRIEL BOUYS)


大连“冯•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近几年在全球进行“人体世界”的尸体巡回展览,但至今仍无法说清展览的尸体来源。图为,2008年4月到9月在美国洛杉矶的展览。(AFP PHOTO / GABRIEL BOUYS)

尸体贩卖与展出 哈根斯与隋鸿锦获巨利

与二战时的数例人皮灯罩相比,如今是人体“尸体加工厂”流程化大批量处理,而且与当时纳粹剥下人皮做成灯罩单纯为了变态式的癖好或显摆不同,当今尸体加工直接指向经济利益。

《新京报》的报导称,哈根斯的网店于2010年11月开张。在这里,一具完整的人体标本卖到了69615欧元(约合人民币约70万元),人体躯干标价为5.8万欧元(约合人民币58万元)起,脑部约2.3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3万元),这些价格不含邮资和包装费。对于预算较少的买家,网店还提供了121欧元(约合人民币1210元)一块的透明身体切片。

而隋鸿锦贩卖人体器官标本的价格也不菲。资料显示,如“肺胸膜体表投影(成尸)”要价21万多,“全身神经离体概观(童尸)”要价1万6千元,“男性泌尿生殖系统概观”要价10多万元……;再如2005年9月,隋鸿锦所在公司与北京自然博物馆签订了数千万多元的供货合同,产品从人体全身塑型(全尸)和人体各器官、各骨骼、人体各部位不同断面切片,300多个品种;2005年11月,其公司以2500万美元的价钱卖给美国第一展览公司22具尸体和260多个真人器官。

哈根斯和隋鸿锦除了贩卖尸体和人体器官标本之外,还另有生财之道。两人通过将尸体标本摆弄出千奇百怪的姿势,在全世界进行巡回展出,也赚到大笔钱财。

互动百科称,哈根斯的尸体展在全球有超过2000万人次看过。据外界估计,他从中赚了超过10亿美元。

从2004年开始,隋鸿锦也开始在中国大陆举办美其名曰的“人体世界”展览,展出了至少17件完整人体标本和160余件人体各器官标本,展览门票为50元人民币。今年4月7日,由其公司提供的全部310件展品的生命奥秘展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开展。统计显示,隋鸿锦业已在全世界26个国家的60个城市开办了尸体标本展,参观人数近2000万。

正是凭藉着贩卖中国人的尸体,隋鸿锦从一个穷教师成为了一个拥有3家公司的亿万富商。


尸体加工厂。(网络图片)

Premier Exhibition公司承认 尸体来自中国警方

在中国,由于传统文化的影响,人们都希望尸体能够保全和“入土为安”,捐赠遗体的人也极少。

对于“尸体加工厂”尸体来源,隋鸿锦和哈根斯两人均称是捐赠,隋鸿锦另外加了一个来源称是“收集”。

在两人的人体标本展上,均有中国人面孔的尸体标本,而隋鸿锦工厂出产的人体标本,则100%来源中国人。

与隋鸿锦合作的美国Premier Exhibition公司的Bodies The Exhibition于2008年在美国纽约展出时,迫于纽约警方压力,不得不公布尸体来源。该公司的免责声明指出,其展览的完整尸身、人体部份、器官、以及胎儿和胚胎来自于中国公民,这些公民的尸体来自于中国警方。

在两人的“尸体加工厂”周边,有至少三所中共劳改营,据英国《卫报》(Guardian) 2004年报导,哈根斯这家工厂附近有三所劳改营关押着法轮功学员。

而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的高压迫害政策下,是最没有办法维护自身权利的群体,多位证人和调查资料显示,一些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摘器官,尸体更是下落不明。

也有猜测称,一些尸体来自于死刑犯。不过,近年来中国在中共的统治下,许多维权者和意外死亡者的尸体也下落不明,警方与群众抢尸的报导时常出现,而家属根本看不到尸体火化的过程,最终只能取到一些“骨灰”。

贩卖尸体背后的黑幕

对于人体(尸体)的出入境,中国有着严格的规定。不过,隋鸿锦和哈根斯两人“尸体加工厂”的人体标本却有着“特殊途径”。

薄熙来主政大连时,特批了大连的“尸体加工厂”,随后还升任辽宁省省长,直至中共政治局委员。

《瞭望东方周刊》女记者于津涛先后两次报导了大连有个神秘的尸体加工厂。在2003年11月的“尸体工厂调查”和2005年10月的“大连尸体工厂依然神秘”中,揭示了很多异常现象。

哈根斯公司对外宣称是从国外进口尸体,在大连加工后再运出国,不过这家公司在没有拿到卫生部及国家质检总局的出入境批文的前提下,就已经完成了13批次的进出口业务。

据中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及卫生部科教司的人介绍,当时中国还没有任何一家从事人体生物塑化技术的生产厂家办理过准出入境证明及《出入境特殊物品卫生检疫审批单》,卫生部科教司卫生技术管理处的刘爽表示,“让我们感到震惊的是,这些尸体公司为何能在中国海关和进出口检疫部门如履平地,它们又是依据哪一条规则办理通关和检疫手续的?”

2006年中国发布不让人体塑化出国规定,哈根斯说就停止了加工业务。2012年2月29日,工厂封了。但隋的公司至今还在运作,不受影响。

2006年5月20日《辽沈晚报》报导,辽宁丹东市郊区楼房镇小孤山7组的村民向当地公安局报告,在村里一个出租的农家大院里发现了30多具人的尸体,主要是中年人和年轻人,男的女的都有,但没有老年人的尸体。《华商晨报》在5月22日以《辽宁丹东神秘小院将尸体做标本销往海外(多图)》为题,暗示尸体用来参加尸体展。

大纪元派出特别调查员到小孤山进行了实地调查,并在2006年10月31日发表了《辽宁农家院30多具尸体大案更多发现》的调查报告,里面就提到一个女人的事。

据村民介绍,当时丹东楼房乡各村政府已收到指示:不许谈论此事,严密监视外来了解真相的人,一旦发现就必须立即举报,特别是法轮功学员来调查。若举报一名法轮功学员,乡610奖励一万元奖金。为什么辽宁政府要特别强调要阻止法轮功学员去调查此事呢?外界评论,辽宁官方的这个通知等于“此地无银三百两”,更让人怀疑尸体加工点与沈阳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相关。

据调查,发现尸体的大院大约占地三亩,曾经是个养牛场,最后一次来租房的是个“长的不错”的40多岁女人,村民描述说,女老板自己开一辆小车,雇了7~8个年轻人。尽管事件曝光后,但那个女老板和案子本身,没听到任何处理和反馈。

目前,尚无法证实那个去小孤山的女老板是否就是谷开来。不过,有消息称,谷开来杀掉英国人海伍德,背后的原因即和海伍德以其活摘器官和贩卖尸体的内情进行要胁有关,而并非中共表面所称,因为一个房地产项目两人分赃不均打起来,作为一个中共政治局委员的妻子,也不至于为了一点小钱就谋杀一个英国人。

联络本文作者请发邮件到:gaozhitan@gmail.com
(责任编辑:谢东延)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8/18/n3662447.htm

中国“死亡博士”的美国合作方承认尸源自中国警方

【大纪元2012年08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编译综合报导)前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带薄熙来与谷开来的绝密材料出逃美国领事馆事件,引发中共高层地震。王立军揭露的谷开来毒杀英国商人海伍德的谋杀事件更揭开了大连人体器官与尸体标本买卖的黑幕的一角。

1999年,由当年大连市市长和市委书记薄熙来亲自批准成立了第一家“尸体工厂”,很快大连出现一个中国人开始创办的第二家尸体加工厂,等到2003年,中国大陆出现了十多家尸体加工厂,中国就成了全球最大人体标本输出国。

近十年来,在世界各地进行的尸体展备受争议。在世界各地巡展的绝大部分尸体标本来自大连两家尸体标本加工厂,一是由德国商人哈根斯创立的冯‧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有限公司,另一个是大连政协委员隋鸿锦于2000年创立的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其所用的尸体来源,对外一直是一个谜。

中国“死亡博士” 隋鸿锦

近日《新青年》读者探访位于大连高新区七贤岭的哈根斯尸体工厂,发现门上贴着2012年2月29日查封的封条,公司早已人去楼空,去向成迷。

被查封时间离王立军2月9日逃入美国领事馆,向美国交出包括薄熙来、薄谷开来涉及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材料还不到一个月时间。而隋鸿锦公司于2008年6月搬迁到大连旅顺经济开发区,至今仍然在生产。今年4月7日,由其公司提供的全部310件展品的尸体展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开展。

1994年1月,隋鸿锦来到德国海德堡大学第一解剖学研究所,师从哈根斯。1996年12月,哈根斯与大连医科大学合作,成立了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研究所。隋鸿锦成了该项技术在中国国内推广的第一人。2002年,他开始了中国的首个尸体展。

2006年他们引入港资,成立中港合作企业。公司自此连续两年被评为“大连市十大高新技术优秀企业”,隋鸿锦本人也当选为“大连市高新技术园区十大优秀企业家”和“大连市海外学子十大创业明星”。

统计显示,隋鸿锦业已在全世界26个国家的60个城市开办了生物塑化展,参观人数超过3500万。

通过尸体展,隋鸿锦赚取了不菲的门票收入,并通过宣传,达到了与各医学院签订尸体或器官标本销售合同的商业目的。

外界不禁质疑,隋鸿锦公司的尸体来自何方?

纽约州检察长调查尸体来源 Premier承认来自中国警方

隋鸿锦声称其背后是大连医科大学。不过2008年,隋鸿锦与哈根斯的一场国际官司揭出了更深的黑幕。

2008年2月7日,隋鸿锦的合作伙伴、时任美国第一展览公司(Premier)总裁给隋鸿锦打来电话:“我刚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的采访,他向我出示了9张照片,照片上有几位被执行死刑的犯人尸体,ABC指责你的公司把这些尸体做成塑化标本,而且在纽约的展览上可能就有这些塑化标本。我觉得你有责任说清楚你和这些照片的关系。”一场隋鸿锦和哈根斯的官司拉开序幕。

与此同时,Premier Exhibitions组织的尸体展也遭到质疑,展出的除了两具男性遗体,其他都是女性。Premier支付2500万美元购买。随着质疑这些标本来源的声音不断,纽约州政府开始介入。

《纽约时报》在2008年5月29日发表文章,描述了当时的纽约州总检察长措莫跟尸体展览公司Premier之间达成和解。对于这些来源不明的尸体,Premier必须在网站,广告和展开入口必须给出的两个警告准确文字,这个展览展出的完整人体以及部分人体,器官,婴儿,胎儿,来自于中国公民或居民的尸体。

这些尸体来自于中国警方,尸体可能来自于被酷刑虐待和处死的中国囚犯。

Premier仅仅依赖于中国合作伙伴陈述,无法独立证实他们不属于那些在中国监狱中被处死的人。这是纽约检察官安德鲁-措莫跟尸体展公司之间达成的和解协议的核心部分。

措莫在声明中说:严峻的现实是,Premier Exhibitions已经从展览那些可能遭受酷刑和处死的中国人遗体当中盈利。尽管再三否认,我们现在知道Premier本身不能说明这些个人死亡的情况。

Premier也不能够证明这些人同意他们的遗体被这样使用。基于对死者的尊重和对公众的尊重,我们要求Premier做更多而不是简单否认。这个和解只是一个开始。

在和解条款下,Premier将被要求“获得说明死亡原因和尸体来源的文件以及死者同意以这种方式使用他的遗体的同意书。”

根据措莫办公室说,目前展出尸体是由大连生物技术公司授权给Premier,前者从中国警察局“间接获得尸体”。警察局认为这些尸体无人认领。Premier承认它不能证明任何这些死者“同意用这种方式展览他们的遗体”。措莫办公室说。

检察官办公室的声明说:目前,所有展出的遗体都是中国公民或居民。虽然Premier先前声称这些指控没有根据,但是检察官措莫的调查显示,这个公司无法说明死亡原因以及遗体来源。

劳改研究基金助理主任科克-唐纳侯(Kirk Donahoe)在声明中说:因为这个和解,现在Premier和它的竞争者将不太容易从中国获得标本在纽约以及美国其他地方展出。

同一个月,21名国会议员,签署一项法案禁止进口塑化人类尸体。

托德-阿金(Todd Akin)说:“这是人权问题,保护全世界的人的人类尊严。”

阿金说,“我们不能证实每一个来自中国的尸体来源,所以我们决定最好的方式是说,在我们的国家,你不可以进口塑化尸体。”

责任编辑:章洪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8/19/n366268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