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日报:隋鸿锦与现代“木乃伊”(2003年9月)


(网络截图)

首页>>>大连日报>>>大连新闻>>>人物

赵玲本报记者李小华

走进隋鸿锦设立在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的人体塑化标本展览厅,一个个展示人体内脏、肌肉、神经组织、骨骼组织的人体塑化标本令人震撼,这些没有福尔马林的刺激异味、组织结构清晰、具有医学价值的真尸人体标本,至少能够存放数百年。如今,国内外不少城市邀请隋鸿锦前去举办人体生物塑化标本展览。隋鸿锦认为,10年的塑化经历只是他“塑化”人生的开始。

  隋鸿锦,今年38岁,现任大连医科大学解剖教研室教授、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研究所所长。这位35岁就被破格晋升为教授的年轻博士,从1997年开始,各种荣誉接踵而来:市发明精英、市优秀发明实施企业家,并获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入选辽宁省“百千万人才工程”百人行列……隋鸿锦被医学界广泛关注,是由于他从事了一项具有深远医学研究和科普价值的人体生物塑化标本技术。从1994年接触这项被称为现代“木乃伊”制造技术起,隋鸿锦就几乎把全部的心血和精力倾注在塑化标本技术的研究上,并申请了专利,成为“中国生物塑化第一人”。

  偶然结缘生物塑化

  腐败是自然界的一个重要过程,严重妨碍了形态科学的学习、教学、研究,特别是把生物学标本暴露在正常大气环境中的时候,标本会出现相当程度的皱缩变形。因此,长期以来,很多科学家寻求一种合适的标本保存技术。

  1992年,隋鸿锦在大连医科大学当助教时,一封收件人为“大连医学院解剖教研室”的德国信笺转到了隋鸿锦的手里。很多人以为,这是一封非常普通的谋求合作的学术交流函,便不很在意。然而,专业的敏感,使隋鸿锦感到了这一技术研究的可行性与深远意义。师生捂着鼻子上解剖课的苦恼,让隋鸿锦看到了该项技术的重要价值,如果真有一种技术能够使解剖教学摆脱使用几百年的福尔马林,那可是一种历史性的突破。隋鸿锦向校领导提出了自己想去德国学习生物塑化技术的想法,并给生物塑化技术的发明者———德国的哈根斯教授回了信。

  据了解,哈根斯为了推广他在1978年就发明的生物塑化技术,当时向世界各地医学科研单位发出了500多封信,其中向中国就发出了30多封,有七八家科研单位回了信,而隋鸿锦给哈根斯的回信是最专业最认真的。哈根斯被隋鸿锦的热情与认真所感动,1993年,哈根斯在考察了大连医科大学的标本技术后,决定把大连医科大学作为其在中国的唯一合作伙伴。1994年1月,隋鸿锦远赴德国,开始踏上了生物塑化技术与研究的道路。

  引来全球最大生物塑化“工厂”

  一年学成归来后,隋鸿锦利用学校给予的优越条件,投入到生物塑化技术与应用研究中,并一直与哈根斯保持联系。这位生物塑化大师对其学员的塑化技术一般都不屑一顾,对隋鸿锦起初提出的合作要求断然拒绝。1995年,哈根斯再次来到大连,当看到隋鸿锦的生物塑化标本时,不得不佩服这位年轻人一年来在生物塑化研究上的努力和技术上的巨大进步。1996年12月,哈根斯终于与隋鸿锦合作,成立了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研究所,而隋鸿锦也成了该项技术在国内推广的第一人。

  为了搞生物塑化,隋鸿锦付出了很多牺牲和努力。1995年,香港一位著名的解剖学家来大连访问,在参观了隋鸿锦的标本技术和解剖学术成果后,邀请隋鸿锦到香港大学医学院读博士,并提供一年12.8万港币的奖学金和住宿条件。这对当时还只有硕士研究生学历的隋鸿锦来说,简直是天大的诱惑,但隋鸿锦毅然放弃了这次机会,继续他的塑化研究。

  刚成立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研究所时,隋鸿锦也刚开始攻读博士研究生,从此开始了3年漫长的熬夜经历,平均每天晚上只能睡四五个小时,到1999年,完成了博士论文答辩。哈根斯颇为赞佩隋鸿锦对塑化研究的热情投入和技术水平,又投资1亿多元,在大连高新技术产业园建立了全球最大的人体生物塑化有限公司。那一天,隋鸿锦第一次为生物塑化事业流下了眼泪。

  生物塑化应用前景非常广阔

  有人认为,解剖学已有500多年的历史,没有什么可研究的了。隋鸿锦认为,这是一个错误观念,因为解剖是基础学科,是为临床服务的,而临床医学领域不断有新方法和新技术出现,这为解剖提出了新课题。比如,以前没有磁共振、 C T,医生只需要一般了解人体就可以了。随着它们的出现,就需要了解人体截面结构,断层结构也就应运而生,解剖学也因此而扩展到了断层的领域,而生物塑化技术为解剖学提供了新的方法。

  隋鸿锦介绍,生物塑化标本技术的应用前景非常广阔,在形态学上是一个历史性的跨越,不单单是解剖学,像组织学、病理学、胚胎学、生物学、法医学,甚至考古学、博物馆等,所有要求形态保留下来的相关学科,都需要应用生物塑化技术。因此,隋鸿锦不断扩大生物塑化应用领域。大连是海滨城市,海洋资源丰富,省长薄熙来提出,要展示辽宁的国土资源。隋鸿锦听说后,感到自己应该大有作为,拿贝壳来说,现在只能展示壳,而无法保存肉,运用了生物塑化技术后,同一件标本所提供的信息量就会大大增加。于是,隋鸿锦运用生物塑化技术,展开了海藻类标本开发研究,并已成为市科技局资助项目。

  隋鸿锦告诉记者,今冬或明春,他将在北京举办他的第一个人体生物塑化标本展览。他说,他一直想通过展览的方式,使人体塑化标本成为大众科普的工具。

  创业伊始被误认为“骗子”

  在德国做访问学者时,一位要好的日本学员曾拍着隋鸿锦的肩膀说:“你看,这里所有学员用的摄像摄影机,几乎都是我们日本的。”一句闲谈的话语让隋鸿锦产生了深深的震动,也进一步坚定了隋鸿锦潜心研究生物塑化技术的信念。

  在过去的10年研究中,为了将这一技术完全国产化,隋鸿锦进行了无数次实践论证,如今,无论是进行生物塑化的药品还是设备,都完全实现了国产化。这也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降低了成本,提高了效率,缩短了生产周期。对技术工艺的追求,隋鸿锦也是精益求精。目前,他已申请了两项专利技术,均被受理。

  在长期合作中,围绕人体生物塑化标本的价值,隋鸿锦与哈根斯的观点分歧越来越大,对哈根斯把人体塑化标本作为行为艺术而在世界各地制造轰动效应的做法,隋鸿锦一直持反对态度,认为应最大限度地发挥塑化技术的医学和科普价值。最终,隋鸿锦被迫结束了与哈根斯的8年合作,走上了自主创业的道路。

  2002年年初,在校领导的大力支持下,隋鸿锦组织成立了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创业初始,只有隋鸿锦一个人,虽想招兵买马,但由于整天与尸体接触,愿意干的人很少,隋鸿锦还被误认为“骗子”:隋鸿锦在一些医学院校招聘了10个人,正当隋鸿锦准备对员工进行理论学习、岗位培训时,不知哪位家长从哪里探听到一个讯息,说隋鸿锦是国际大骗子,贩卖尸体,里通外国。这一“重大发现”马上引起轰动,10个小伙子按捺不住内心的惶恐,当即决定连夜逃跑。隋鸿锦看到了这番情景,二话没说,就开车回家,取来了厚厚的一叠证件,有户口簿、工作证、身份证、毕业证、学位证,还有很多获奖证书,为的就是证明他不是一个骗子。

http://www.dlxww.com/gb/daliandaily/2003-09/24/content_200644.ht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