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法院盗卖死者器官 虐死法轮功学员器官「失踪」(2004年7月)

——中国器官买卖兴隆 国际换肾团涌入


中国抢摘死囚器官在国际社会是公开的秘密,不法公安、法官和医生串通从死者尸体上盗取可移植器官谋取暴利。图片:劳改基金会

【大纪元2004年7月8日讯】(大纪元记者王珍报导)台湾科学工艺博物馆7月17日将举行「人体大探索」展览,展出的人体和器官全部由中国大陆医学会提供。展览尚未布展,已引发争议,有人检举展出的人体及器官有非法从大陆死刑犯中取得。

中国器官买卖十分兴隆,从东南亚、台湾、加拿大等地常有到中国大陆的换肾团。据报,上海已经成为移植用人体肾脏的主要提供地。另一方面,中国抢摘死囚器官在国际社会已是公开的秘密,不法公安、法官和医生串通从死者尸体上盗取可移植器官谋取暴利。

从1999年7月20日至2004年7月初,已经至少有1000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酷刑致死。其中女性占52%,男性占48%,平均死亡年龄为44岁。据最近一份有关法轮功的报告披露,一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遗体,有的体内器官被摘除,有的发现不明来历的血洞、刀口,引起外界强烈关注。

*大连尸体工厂

在此之前,德国医生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轰动世界的人体世界展览,遭到人权团体的强烈谴责。媒体揭发哈根斯的塑化人体很多是来自中国的死刑犯,哈根斯也承认曾收到头上有枪击痕迹的尸体。


行刑-死囚不知道自己的器官会被摘取并移植到他人身上。图片:劳改基金会。

德国《明镜周刊》报导说,早在十多年前,哈根斯就和中国进行尸体和器官的交易, 他有三家生物塑化公司-即尸体工厂,最大的一家在大连,在那儿负责的总经理是隋鸿锦医生,雇佣了170名中国员工,该工厂附近有三所劳改营。

哈根斯的塑化人体标本不仅在世界各地展览,还收到很多来自大学和医科研究所的订货,可谓名利双收。

他的手下干将隋鸿锦医生后来自立门户,创立了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与之竟争。据报导,曾在北京、香港公开展示的中国标本,很多都出自隋鸿锦之手,和哈根斯一样,标本主要是买来的中国死囚尸体。

*公开的秘密

中国抢摘死囚器官在国际社会已是公开的秘密,事实上在中国,从公安、法官到医生,都毫不忌讳地谈论死囚的器官被用作商业用途。

2001年6月27日,一名天津武警总队医院烧伤科的医师王国齐,在美国国会的国际运作及人权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出庭作证。在证词中他表示,从 1988 年到 2000 年之间,他曾被医院指派,上百次在刑场和火葬场摘取死囚的皮肤和眼角膜。

同时作证的还有中国著名人权活动家吴弘达及美国肾脏科医师Thomas Diflo。今年五月,在纽约村声周刊登刊的一篇报导中,任职于纽约大学医学中心的 Diflo 医师表示,他有六名美籍华人的病人到大陆去换肾,回来后找他作后续治疗。病人毫不讳言,器官来源皆出自枪决的犯人。

*器官买卖生意兴隆

据报,从东南亚、台湾、加拿大等地经常有到大陆的换肾团,大约100万元台币就可以包住包吃包换肾。通常他们接到消息后就起程,在大陆医院住上约一个星期,就等到合适的肾脏。新加坡联合晚报2000年12月12日就对大陆换肾团有详尽的报导。

美国之音2001年6月12日引述加拿大环球邮报消息指出,在温哥华一名从事肾脏移植国际贸易的商人生意兴隆,安排了不少加拿大肾脏病患到中国上海接受手术。报道说,上海已经成为移植用人体肾脏的主要提供地。

据中国媒体今年年初报导, 在上海、辽宁等地医院的角落里有大量关于买卖肾脏、眼角膜的广告,有些还公开写上血型、年龄及联系人的电话。报导说,在渖阳一只肾价格大约10万人民币。

*公安、法院盗卖死者器官

2004年2月16日,辽宁省葫芦岛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因死者人体器官丢失而告公安局的行政诉讼案。据报道,2002年8月4日,葫芦岛市邱皮沟煤矿职工方艳军在井下事故中丧生。事故发生的第二天,在未经家属同意下,矿方委托南票区公安分局法医室对方艳军尸体进行了解剖。

当家属得知此事时,死者部分内脏器官已丢失。

死者家属因此对葫芦岛市公安局提出行政诉讼,指控其违法解剖尸体并提取器官,要求赔偿30万元。 

2003年9月21日,大陆兰州晨报罕见地登出「死刑犯器官被捐献,家属有无知情权」的文章,披露甘肃敦煌人民法院2003年4月2日未经死囚本人及家属许可,盗卖了当天被处决的三个死囚的尸体的经过。

当地法院还振振有词地认为「没有违法」,仅给二千元人民币给死者家属作补偿。
 
另一方面,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2001年8月2日透露,江西省「都市消息报」新闻部主任姚小红因报导江西萍乡市法院私自摘取死囚肾脏,触怒当局,遭报社解雇。

外界评论说,中国现在是最大的器官买卖之国。落入不法公安之手的尸体,器官能用的,卖给医院或患者,不能用的,部分就转到哈根斯、隋鸿锦等塑化公司,做成标本,在世界各地巡回展览。

*死亡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失踪」

今年6月中旬从法轮功方面提供的一份报告发现,在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的学员,有人从他们的尸体盗取可用于移植的器官,非法出售。

据有关人士的调查发现,一些被折磨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身上,发现有不明来历的血洞、刀口;有的则未经家属同意被解剖;有的死难者体内器官被摘除。有知情人士透露,广州白云区戒毒所不法医生公开「指导」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打手,「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

2001年2月16日,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任鹏武(男,33岁)因散发关于天安门自焚的真象材料被捕,关押于呼兰县第二看守所,5天后即2月21日凌晨死亡。 警察在未经家属的同意下,假借法律鉴定的名义,将任鹏武身体从咽喉处至小便处的所有身体器官全部摘除,然后强行火化。

河北石家庄的左志刚,男,33岁,原在石家庄中山路一家电脑公司工作。2001年5月30日,被公安和610人员从单位劫持到石家庄桥西区公安分局,遭受刑讯逼供,当天死亡。尸体伤痕累累,在后背腰部有两个方形的大坑。

广州郝润娟,女,被抓前身体十分健康.在广州白云看守所警察遭受22天残酷折磨后死亡。在家属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解剖了尸体。当家属被通知去认尸时,遗体已面目皆非,还带有鲜红的血迹。由于遗体太不像郝润娟,看过遗体两次后,家属都认为那不是郝润娟。家属只好把2岁的儿子带来作检验,最后证实那面目皆非的遗体就是郝润娟。

福州市杨瑞玉,女,原是福州市台江区房产局职工。2001年7月19日在工作单位被公安非法绑架,三日后被迫害致死。事后遗体由警车押送,一到火葬场立即火化,不让杨瑞玉的丈夫和女儿走近遗体。据目击者称,杨瑞玉遗体的腰部有拳头大小的窟窿。

福建省宁德市孙瑞健,男,29岁,2000年11月进京上访时被北京公安拘留。12月1日家属被告知孙在公安押解情况下跳车死亡。家属要求见遗体,公安方面推三阻四,躲躲闪闪。当孙瑞健的妻子见到遗体时,遗体已被剖腹解剖,死者眼睛异常突出。

一位曾在广州白云区戒毒所遭关押的男子透露,有一次他看见几个」白粉仔」(吸毒犯)在殴打一名法轮功学员,正好被戒毒所的一名医生看见。

医生说:「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 他几次听到戒毒所的医生对那些吸毒者说,打那些法轮功要注意不能打腹部和眼睛。

这位男士还表示,他亲眼见到几名和他关押在一起的操北方口音的法轮功青壮年男子,被拉出去后,就没有见他们回来。他说,那些外地法轮功学员家不在广州,即使失踪了,也没有家属会来查询。据他观察,广州白云区戒毒所经常指使毒瘾发作的吸毒者打遭关押的外地法轮功学员,并要求保持器官完整。

法轮大法明慧网紧急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法轮功学员器官被盗疑案,同时呼吁死难者的亲友及正义民众,注意保留、搜集涉嫌犯罪单位和个人的一切罪证,以便日后诉诸法律。

http://www.epochtimes.com/gb/4/7/8/n590392.htm
7/8/2004 7:43:28 A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