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线索:大连一医学院人体标本

新浪微博网友报料:

新浪@华洁审美:06年在大连筹备一部电影时,在一医学院陈列室停尸房看到大量人体标本.类似哈根思剖面手法,对人体血管神经系统等处理M使血管内先流淌化学药液,然后固化风干.这些化学药物若不是在活体时注入人体,将难以进入所有血管和神经骨骼。

注:找了一下,大连的医学院只有大连医科大学。


新浪@林宗伟悠然闲笔: (待塑化的尸体) 哈根思的剖面手法,对人体血管神经系统等处理,使血管内先流淌化学液,然后固化风干。这些化学药物如果不是在人活着将难以进入所有血管和神经。


转@黄河渔家: 尸体工厂大连有两家。一是已经“闻名遐迩”的冯·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另一家则是中国人自己的,大连鸿峰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其老板与哈根斯有师生之谊。鸿峰在大连还开了一家生命奥秘博物馆,里面展出的人体标本,有孕妇,有婴儿。

庭审、人体展和大连

【大纪元2012年08月15日讯】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横河。引人注目的谷开来案子已经审过了。庭审当中揭露了谷开来杀海伍德的一些细节,那我们今天就来讨论一下。不出所料,庭审这个过程是一个标准的走过场,最有意思是当中传出了一份庭审纪录,里面描述了说是谷开来作为被告“供认不讳”。

这份庭审纪录我认为应该是真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听众席上,每个座位都是精心安排过的,没有一个是自己去的旁听者。就官方自己说,旁听的票都给了人大和政协了,这本来就是一个精心安排的庭审,被告显然也是很配合的,就是需要有人用透露内部消息的方法来加强一下这个庭审的过程是正常的,因此就有了一个庭审纪录透露出来。

谷开来的杀人动机究竟为何

无论是官方的报导,还是这个透露出来的庭审纪录,都显示出谷开来在整个庭审过程当中非常配合,为什么一个被指控杀人的被告会这么配合?我认为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可能性就是达成了某种协议,就是你只要配合好走过场就不处以极刑,而把这个罪行控制在仅仅是出于想保护儿子而杀海伍德的。当然它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保护中共,不让这件事情扩展到更大的范围之内,而危害到中共的统治。

另一个可能性,双方都知道,就是谷开来被告一方和检方都知道,谷开来的罪行远远不只这些,而把其它的罪行提出来任何一项,都对谷开来本人和中共更不利,因此谷开来必须接受这样对她的判决,所以才会出现供认不讳的事情。

但是我们再看一下,就在透露出来庭审纪录当中,谷开来通过她的辩护律师,提出了三点,这三点其实是值得推敲的。哪三点?一个就是,认为公诉方所说的作案动机不充分;第二是,为张晓军开脱,希望减轻张晓军的罪刑;第三是,认为王立军在这个案子当中不适合作为证人出场,说他的口供是捏造的。

我们先看后两点,第二点是可以理解的,就是张晓军无论如何他也是被拉下水的,他没有杀人动机,他只是一个接受命令的人,因此为他开脱是讲得过去的。第三点:王立军不适合作为证人出场。现在看来王立军并没有出场,可能提供了书面证词,他的书面证词能不能被采纳,正好应该是法庭辩论的内容。这么重大的案例,王立军作为最主要的参与者,当事人以及证人,他不出庭作证,其实是很不寻常的。

然而最值得关注的是提出的三点当中的第一点,这一点其实很致命的,就是被告提出来:检方所说的作案动机不充分。这一点很不寻常,因为被告自己是最清楚自己的作案动机的。这个案子提出来:母亲因为担心儿子的生命安全,而作为杀人动机,其实是对被告是最有利的,就在所有可能提出的动机当中,这一点是最能得到同情,也就容易被开脱的。为什么被告要提出来这一个不充分?也就说,至少被告自己知道有比这个更值得杀海伍德的理由,只是现在不清楚被告为什么要在法庭里面把这一点提出来。

我们现在看一下,哪些是可能更充分的理由,就是杀人的理由,这里就包括了可能对她进行指控,但在法庭上没有提出来的指控。这里可能有一个理由,就是谷开来参与了薄熙来和周永康的篡权政变的计划。有消息指出,说谷开来是薄熙来和周永康之间的联络传话人,可能的是海伍德了解这件事情的内情,而威胁要告发,谷开来怕计划暴露而动了杀机。

如果说把参与计划篡权对谷开来的指控,这个本来是成立的,只是说当局不会用。原因我们也谈过很多次了,一个是中共本身的政权没有合法性,而薄熙来在这个没有合法性当中如果他篡权的话,有没有合法性相对来说就是小事了。而中共内部接班的方式也没有一个形成规矩的,或者是法律的系统。邓小平和江泽民这两个人的上台的过程都多少含有一点政变的性质,因此薄熙来本人篡权并不太违反党的家规。

不过我们今天谈的不是这个内容,而是说像党内篡权这样的事情没有必要让海伍德参加。海伍德在这里头能起什么作用?不能起作用的事情就没有必要让他参加,即使是海伍德因为是薄熙来家庭的朋友而略知一二的话,最多他的揭发只是让高层警觉,不足以搞倒薄熙来。

而高层很早就应该是警觉了,不用海伍德或者其他人提醒,因为他的政策本身就已经足以引起警觉,只是高层没有足够的证据和足够的决心动手而已。这一点即使海伍德去揭发,也不会改变没有足够的证据和没有足够的决心这件事情。最后是王立军出走美国领事馆,把这件事情闹成国际大事,才下这个决心的。这是一个可能的杀人的理由,显然这个理由不足够,甚至都不会超过现在法庭上指控的理由。

第二个可能是,谷开来和海伍德联手犯下了一个罪行,这个罪行要比现在杀海伍德更严重,一旦这个罪行曝光的话,不但谷开来会身败名裂,薄熙来和周永康也难逃一劫。而海伍德必须是在这个案子当中起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他一旦提供了证词,或者这件事情通过他曝光以后,后果对薄氏家族来说是不堪设想的。所以一旦当海伍德威胁要曝光的时候,谷开来别无选择,必须把他杀了。我们现在把这个假设、这个可能性先搁在一边。

和大连有密切关系的人体展

我们来看看在大连发生过什么事情。2004年,德国的《明镜》周刊发表了一篇报导,就是关于德国人冯•哈根斯的人体塑化加工厂和人体展的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可能有些听众不是很清楚,我把这个事情的背景稍微介绍一下。

就是当时德国有一个叫冯•哈根斯的人搞了一个人体展,正好当时在世界各地巡展。这个人体展是怎么回事呢?就是冯•哈根斯最先发明一种人体塑化的技术,就是用塑料来替换人体的组织,这样人体组织就不再腐烂,就是塑化了。然后把这塑化的人体拿到世界各地去展出。

塑化是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所以他设立了工厂专门把人体组织,或者完整的人体进行塑化。他有三个工厂,一个在德国,一个在中亚的吉尔吉斯坦,最大的一个是在中国大连,在中国大连的工厂占他总的生产量的80%左右。大连工厂建立的时间是1999年8月。

后来由于人体展在世界各地的巡回,各地的主流媒体都有不少的报导,因为争议非常大,牵涉到伦理和尸体来源,所以争议非常大,因此各地媒体都报导了。其中比较著名的就是英国《卫报》做了报导、美国的ABC电视台有一个系列的报导,其中有一个节目就是“TWENTY-TWENTY”,就是“20/20”,这个调查是最为详细的。国内有个媒体《了望东方周刊》也做了报导。

把这些报导综合起来做一个要点的回顾的话,大概的内容是这样的:冯•哈根斯,大连工厂的经理,主要负责人,操作的人是大连医科教授隋鸿锦。隋鸿锦在一年以后就和冯•哈根斯分道扬镳了。到了2002年他开了一家自己的公司,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也是做同样的人体塑化。也就是说跟冯•哈根斯竞争了,他声称他的背后是大连医科大学。

隋鸿锦的人体展在美国是由一家叫做第一展览公司代理的,这家公司英文名字叫:Premier Exhibitions。这家公司不仅在经营人体展,同时还在网络上出售塑化的人体和人体的器官。第一展览公司展览的人体全部都是来自中国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就是它没有其它的人体来源。尽管第一展览公司的主办负责人声称他的尸体没有来自死刑犯,全都来自愿捐赠的,但是他没有办法出示任何可靠的文件来证明他这个说法。

在美国ABC电台报导这件事情以后,2008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在举行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有人问到这个事情的时候,他承诺说政府会组织有关部门进行调查,但是这个调查到现在都没有听到有下文。

同时,美国的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也宣布进行调查,他们调查以后得到一个结果,就是第一展览公司同意发表一个公开声明,说这个公司展出的人体,包括有从中国警察局得到的,声明说中国警察局可能从中国监狱得到人体;而第一展览公司无法独立证实你们现在看到展出的人体不是来自中国监狱监禁的人。也就是说在纽约总检察长调查以后,他不得不声明尸体是跟中国警方有关的。

而加州州议会也通过了州议员马世云的提案,这个提案提出来:没有捐赠者签署同意书的人体禁止在加州展出。这是人体展一个简单的回顾:人体展是怎么回事。跟人体展相关的争议最大的是人体的来源问题,我们把人体来源问题在争论什么问题也跟大家说一下。

《明镜》周刊的报导说在哈根斯尸体加工厂附近,有三个刑罚关押营地。所谓“刑法关押营地”是从德文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说监禁犯人的地方,可以是监狱,也可以是劳教所,它特别提到有省第三监狱和劳教所。文章里特别提到在臭名昭著的姚家监狱里面专门关押的是政治犯,其中有法轮功学员。谈到这里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经常被报导说他们被酷刑和性虐待的事情。这是西方主流媒体这一类报导当中,最早也是唯一一个提到法轮功学员有可能是这里展出尸体来源的一个调查报告。

这里头又提到哈根斯从前的合作伙伴隋医生,后来成为他不愉快的竞争对手。报导说,据说他得到中国政府的支持,要自己在2008来夏季奥运会之际办一个人体世界展,目的是能争取到更多的游客和外汇。这里特别提到隋鸿锦医生得到中国政府的支持,但是这里没有提到得到哪一级政府的支持。

冯•哈根斯本人他坚持说自己展出的人体是来自欧洲人的自愿捐献,没有来自中国的死刑犯,但是他没有说那些没有展出的,来自中国的人体来源是什么。不过,当时ABC电视台采访过一位证人,这个证人是为冯•哈根斯搜集尸体的,当然后来他转而为隋鸿锦工作,他就翻供了,说当时是冯•哈根斯让他撒谎的。

不管他撒谎不撒谎,撒了什么谎,说了什么,这个跟我们今天谈的内容没有关系,关键是当时他给ABC电视台出示了两件证据,一个是一大堆盖着公章的介绍信,说明了他搜集尸体不是非法的,是得到中国大连官方支持的,或者说他是在为官方工作。

另外一个证据就是,他提供一张几个被反绑双手、双脚,面朝下扔在雪地里面的尸体照片。也就是说不管他是为谁工作,他搜集尸体是得到官方支持的,因为一般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看到处死刑的尸体,更不要说去把这个尸体给拿走了。

这里我们就要谈一个瓶颈效应,就是和器官移植一样,人体塑化这一行也有一个瓶颈,就是新鲜人体。器官移植有两大限制因素,第一是组织配型,第二是器官供体。当有效的免疫抑制剂广泛应用以后,组织配型问题就不再是限制器官移植的瓶颈了,最主要的限制因素就是器官供体。

当时中国官方有一种说法,就是当人们在质疑为什么中国的器官移植在1999年以后有这么大的数量上的扩张?他们回答是说解决了免疫排斥等技术方面的问题。这个是公然的撒谎,因为没有供体的话,技术再突破也没有用。人体塑化也是一样的,冯•哈根斯解决了技术的问题,一旦这个技术问题解决了以后,唯一的限制也是人体供应上。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为什么当时他的工厂要选大连?大连当时的市长是薄熙来,大连政府给冯•哈根斯提供了什么样的条件,使得他在中国考察了4、5个城市以后,最终确定选定大连?这是一个德国的独资企业,立项注册是要经过市政府批准的。他在选大连的时候,尸体的来源是不是一个重要考量?这个我们现在不知道,但是可以作为一个参考的因素来考虑。

同样的道理,隋鸿锦在把技术学到手以后,他要另开炉灶的话,他也只有两个限制,因为他引进技术了,所以技术不是限制了。一个限制是后台,因为毕竟是处理人体,他需要钻法律的空子,他要钻法律的灰色地带,没有后台是不可能的;况且2006年以后,中国通过了法律不准出口人体尸体,他是怎么进行的?所以没有后台,这是不可能进行的。这一点也是我们质疑的主要因素。

另一个限制,就是人体来源。事实上这两个限制是连在一起的,就是人体来源也必须要有相当硬的后台才能够实现,如果不能保证足够的人体来源的话,没有人是敢开这样一个公司的。

隋鸿锦的公司声称他的尸体都是来自大连医科大学。这个公司在ABC暗访的时候,他说大连医科大学原来拥有70%的股份,后来曝光以后考虑到形象不佳而撤出去了。而大连医科大学的校长在接受ABC电话采访的时候一口否认和这个公司有任何的关系,就是他不承认给这个公司提供过尸体。

即使真的像隋鸿锦所说的,由大连医科大学提供尸体的话,一般医学院校他们自己的教学人体标本来源都不是很够用,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大量的提供给他来作为商业运作?所以这个说法也是值得怀疑的。

从西方媒体和他们所得到的证据,他们所质疑的大部分都集中在尸体是不是来自死刑犯。当然第一展览公司是一口否认的,他说是来自中国的自愿捐献。这个说法和当时中共对器官供体的说法是如出一辙的,就说中共当时对器官供体先是一口否认来自死刑犯,后来又说几乎全部来自死刑犯,以便掩盖它的真实来源,就像外界所指控的是来自法轮功学员。

其实作为人体展,自愿捐赠的比例要比器官移植还要少的多,因为器官移植还有一个亲属可以自愿捐赠对称器官当中的一个,比如说捐赠一个肾给亲属或者朋友,但是这种愿意捐赠一个器官、一个肾脏的人,绝对不会说同意捐献自己死后的身体做标本拿到大庭广众之下去展览,这根本不是一回事,在心理上、文化传统上更难突破。

时间和空间的巧合

如果说中国这几年还能找到几个捐赠器官的人的话,捐赠自己的身体做展览的恐怕一个都不会有,就是死刑犯都不会有。这两个人体工厂都声称得到大连政府的支持,除了每个城市对于外资企业都同样会提供的场地、税收上的好处以外,还有什么是大连政府能够提供人体工厂最需要的东西?这个是我们需要提出来的问题。因为任何一个城市的政府在2000年前后招商的高峰期间,都能够提供场地和税收上的好处,都是一样的,大连有什么特殊的,能够提供什么是人体工厂最需要的?

《明镜周刊》在报导当中说到,在一份可靠的报告当中,部门经理建议他的老板用以下可能渠道获取捐献尸体:一、警察局;二、火葬场和敬老院;三、监狱和医院的太平间;四、其他医疗机构;而尸体捐献栏目排到了最后一位,并且被加上“超极慢”的备注。也就是说这些工厂人体来源是得到大连公检法大力支持的。

你看第三个监狱,那就是要有法院的,就说来自法院、监狱的支持。他们可以是提供死刑犯尸体,因为执行死刑是法院的法警执行的,而人是从监狱提出来的,所以这二个部门可以提供死刑犯尸体。

但是警察局也就是公安,公安和死刑执行是没有关系的,所以说如果有持续不断来自公安提供人体的话,那会来自什么人呢?谁又有权力可以统管分属政府和人大的不同系统的司法机构?因为公安是归政府管的,是属于政府的,而监狱和检察院是向人大汇报的,它们来自不同的系统,谁能够统一管?

通过重庆的唱红打黑和薄熙来的倒台,我们都可以看到薄熙来在他统治的地方是有绝对的权威和绝对的独裁的,你像这个公检法的系统仅仅在重庆就有上千警察被他打黑。如果说公检法系统有人敢于瞒着薄熙来搞大批和器官移植、尸体买卖那一类的事情,而不得到他同意的话,是不可能的!在重庆的事情我们已经可以看到是这样,也说明在大连的时候就是那样。更何况当时在大连的时候还有他的死党车克民,作为国安局的党委书记当他的眼线看着其它的部门。

唯一的例外是除非公检法的人面对的是薄熙来的夫人谷开来。谷开来一发火,重庆四大警察头子都得乖乖的就范。我们现在不是看了吗?审这四个重庆的警察,关于杀海伍德的事情,他们掩盖,为什么掩盖?是因为谷开来说话了。

而谷开来本人她绝对不是一个家庭妇女型的人物,她在大连开了律师事务所,和另外一家她做后台的投资公司,按照姜维平的说法,她几乎垄断了大连所有外资投资领域,只要是外资来大连投资,没有她不经手的。这个尸体工厂是独家外资,跟她有没有关系?

最后我们再看一下时间上的巧合,1999年7月开始迫害法轮功,冯•哈根斯大连工厂1999年8月建立,一个月以后;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2002年成立,正好是迫害法轮功最严重时期,也是中国器官移植暴发性增长的时期;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也是从辽宁沈阳曝光出来的,2006年曝光的。

而这段时间正好是薄熙来在大连和辽宁执政这一段时间。薄熙来是从1993年到2001年1月在大连担任市长,其中1999年9月开始还兼任大连市市委书记;此后又到辽宁任省长一直到2004年;2004年任商务部长以后,继续保持对辽宁的影响力。

那一段时间也正好是谷开来利用薄熙来的地位和权势,通过律师事务所和其它她所能控制的商业机构大笔捞钱的时期。一般认为,她后来所说转移出国的60亿美元,基本上是在那个时期捞到手的。如果说我们开始讲的,谷开来如果在那个时候和海伍德合作,而海伍德后来威胁要曝光,而使谷开来起杀心的事件,最有可能的是什么事情呢?这个是不是值得我们深思呢?好,谢谢大家。

下载收听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8/15/n3659681.htm

薄谷开来案涉利用注射死刑便利活摘器官盗遗体


大纪元获悉薄谷开来案涉及与薄熙来、王立军等同伙,利用注射死刑便利来活摘器官及盗卖受害人遗体等罪恶。英国商人海伍德被杀,涉薄谷夫妇担心日益与他们家庭疏远的海伍德泄露他们活摘器官及贩卖尸体的秘密,而最后对海伍德杀人灭口。大纪元资料室

【大纪元2012年08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王逸儒综合报导)大纪元获悉,薄谷开来案涉及薄熙来、王立军等同伙利用注射死刑便利来活摘器官及盗卖受害人遗体等罪恶。而英国商人海伍德被杀,涉及薄谷夫妇担心日益与他们家庭疏远的海伍德泄露他们活摘器官及贩卖尸体的秘密,而最后对海伍德杀人灭口。

近年来,国际上美国、英国等情报部门已经盯住海伍德,包括中纪委也盯住海伍德和王立军等,开始调查薄熙来、谷开来,海伍德和王立军都深感恐惧。

中共日前正式起诉薄熙来妻子谷开来谋杀英国商人海伍德罪。案件已于8 月 9 日在安徽合肥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然而,薄谷开来参与的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才是案件的关键。

“按需被杀” 法轮功学员被有组织配型

大纪元获悉薄谷开来不但协助支持薄熙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灭绝性迫害,还参与推动用注射死亡针的方式,系统杀害法轮功学员,之后对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遗体进行收集以牟取暴利。

薄谷开来利用薄熙来的权力,加上本人熟悉国际贸易、法律等,建立海内外器官及人体买卖网络,由于薄谷夫妇和政法委的密切关系,使得被关押在监狱和牢教所的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系统抽血,组织配型资料被系统管理,只要有人在海外付款要来中国做器官移植,就意味着符合条件的法轮功学员被有组织的配型,“按需被杀”。

在江泽民对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灭绝性迫害的大环境下,器官活体摘除实际上是在中共国家统治机器指使下的制度化屠杀。其犯罪群体受到国家机器及政法委、610办公室的包庇,具体来说就是610下令: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致死算自杀,不追究责任。

江,薄,谷及政法委利用手中职权和法律制定解释权,利用媒体让受害人群体受到罪恶政权的污蔑;其犯罪事实受到掩盖并隔绝于大众的视线;并对法轮功实施了长达13年的迫害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

薄熙来王立军在辽宁推动死亡注射的背后

大纪元获悉,在高额利益诱惑下,并在利欲熏心的大环境下,辽宁军队医院、武警医院、民间医院,只要能联系到法院、公安局、劳教所管控法轮功学员的地方,都有用死亡注射针杀害法轮功学员并摘取器官的罪恶发生。

从1999年到2012年,薄熙来在中国大连、辽宁等地主政时期,谷开来和王立军等都积极参与推进在沈阳,大连和锦州及整个辽宁省及后来的重庆市实行死亡注射取代枪毙死刑方法。

经过几年时间,辽宁省的沈阳、大连、鞍山已实施注射执行死刑多例。 2009年12月2 日,辽宁省高等法院宣布:从即日起,全省法院全面实行采用注射方法执行死刑,彻底取消了枪决。

在辽宁,手握大权的薄熙来和身后的谷开来,为迎合江泽民镇压法轮功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利用手中权力,在国家统治机器配合下进行制度化的屠杀辽宁沈阳和大连每天接收到的、到北京上访而被扣押遭遣返的法轮功学员。

薄熙来在各种场合都表示对法轮功“给我往死里整”,在中国药品没有像西方那样的严控管理的情况下,不用找医生,只要花钱,人们就可以在市场上买到各种药物。

曾经给国内法轮功学员多次做辩护的人权律师彭永峰律师表示,法轮功学员自始至终没有犯法行为,更不是罪犯,他们唯一的不遵从,是他们认为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自己在真,善,忍的信仰上的打压,是违背中共自己的“宪法”和法律的。

全世界唯有中国使用“死刑犯”器官

截止今日,全世界唯一使用“死刑犯”器官的是中共统治下的中国。

1984年,中共最高法院用法律形式确定,在法院死刑处决后,容许使用死刑犯的器官用于移植。然而,多年来美国国会的听证及海内外媒体报导,已经多次证明中共在摘取器官操作上,违背基本人类伦理原则,在“自愿捐赠”文件不存在的情况下,甚至在人还没有死亡情况下,在刑场上强取器官。

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DC的著名非政府组织“死刑资讯中心” (Death Penalty Information Center )主任理查德-迪特尔先生表示,在美国刑事犯和被判处死刑者在被关押期间,签署的任何关于“自愿”捐献器官的文件是无效的,因为在被囚禁的情况下,捐赠者的自由意志及决定被认为十分有争议。

美国在执行死刑后,不容许摘取死刑犯的器官,遗体必须立即送还给死者家属。

1949年后,中共当局就将刑场枪毙作为主要的死刑处决方法。中国大陆从1984 年 后,移植科学在世界各地兴起,那时中共就通过最高法院在法律上定下可以摘取”死刑犯”器官。

到了90年代中期,注射死刑在国外开始普及,移植科学也在西方兴起,中国大陆就在中国国内开始试行用注射死刑代替刑场枪毙。1996年3月中共人大常委会修订的 《中华 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12条第2款规定:死刑采用枪决或者注射方式执行。这是中国首次把药物注射执行死刑的方式写入法律,并于 1997年1月1日正式生效。

1997年3月28日,昆明市中院在有关部门的指导下,首次采用药物注射的方法执行死刑。这是中国大陆首次用注射的方法执行死刑。

到了1999年后,也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开始后,最高法院开始将注射死亡针在中国全面推开。也就是在这年开始,中国大陆每年完成移植的数量有明显升高。

据中新社辽宁地方报纸报导,一个城市过去只有一个枪毙执行的刑场,而死亡注射针则解决了”执行死刑的人数多的问题”。这种处死的方式可采用工作室和死刑执行车,后者是流动性的。行刑的地点局限就不存在了。

从弹头过渡到针头,对“死刑犯”的处决表面上是在走向文明,然而,在中国大陆党国至上长期践踏人性,践踏宪法及法律的地方,无可想像的黑色犯罪,也在文明、科学的幌子下登台。死刑死亡针的应用不只限于“被判处的死刑犯”,也被大量用到非法关押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身上,他们成为最大的受害团体。

今日美国:中国使用注射死刑执行车是为了更有效买卖死刑犯器官

2006年6月15日,美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之一、《今日美国》发表题为《中国制造注射死刑执行车》的报导,文章表示,中国使用注射死刑执行车, “是为了更便捷、 更完整、更有效地摘取、买卖死刑犯的器官。”

大赦国际也表示,“和枪击执行死刑相比,使用注射死刑执行车可以更快捷和有效的进行器官摘取。” “我们收集了强大的证据显示,中共警察、法庭和医院涉入器官交易。”

2009年,一名参与了大量最高级别的死刑行刑案例的中国警察向《英国邮报》表示,为获得鲜活的器官,(他们)永远在和时间比赛,注射死刑执行车有了更好的装备来完成这项任务。这名警察说:“器官摘取必须在行刑后15分钟内完成,然后将之放入冰盒或采取其它保存措施。”

辽宁活摘器官及遗体贩卖“流水线”

熟悉法律又熟悉官场、对钱财十分贪婪的谷开来,看准最高法院死亡注射修改草案提供了升官发财机会,借用夫婿当权的便利条件,与薄熙来,王立军大力推广在辽宁使用死亡注射,让英国人海伍德在海外协助运作器官买卖。

薄熙来治下的中国辽宁省成为人类历史上盗卖器官和尸体的犯罪大本营。

国际社会正常使用的死亡针有三种成分:高剂量速效硫喷妥纳(镇静,麻醉,使人迅速产生脑昏迷),几十秒到1分钟就可见效。高剂量骨骼肌松弛剂,使呼吸肌瘫痪,短时间内呼吸停止。静脉注射高剂量氯化钾,可以使心脏在几十秒内骤停。

在注射了死亡注射针之后,美国的常规至少等待25分钟到一小时,确保无心跳、无呼吸、瞳孔散大及无反射,才宣布死亡,遗体然后交还给家属。

在中国大陆,那些急于拿到新鲜器官的罪恶参与者,只等几分钟,就开始取器官了,这就是名符其实的“活体摘取器官”了。

活摘器官 薄谷心腹王立军冲在最前沿

在活摘器官方面,薄熙来谷开来心腹王立军冲在最前沿,因其心狠手辣。

2004年10月21日,王立军主持的“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在CCTV(中央电视台)采访时,据王立军本人描述:“对于从警多年的民警,当一个人走向刑场,在瞬间几分钟转换的时候,将一个人的生命在其他几个人身上延伸时,都会为之震撼”。显然,他只等了几分钟,而不是国际社会的几十分钟和几小时,就开始摘取人体器官(实为活摘!),进行移植。

据《辽沈晚报》消息,2005年6月9日凌晨5时,锦州特派记者来到了由王立军在中国辽宁锦州公安局主持的“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此次研究活动场地── 锦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崔家屯,现场目击“通过用注射死刑人员行刑的全过程”,记者描述现场“专家云集刑场如同科研实验室”。该中心研究人员告诉记者:“罪犯的死亡过程、健康人药物注射前后的生命体征变化、毒物注射后各个器官的毒物残留情况、人面对死亡的心理改变…药物致死后人体器官的移植、毒物现场抢救等方面都会因为这些数据而获得重要帮助”。

美国著名医学专家、国际医学伦理研究泰斗、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生物伦理中心的主任亚瑟•卡普兰(Arthur Caplan)教授表示,王立军参与的“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所做的人体器官摘除和“心理研究”简直令人发指,其罪行如同日本在侵华战争期间的 731部队。因为国际医学伦理绝对禁止,在将要行刑的人体,做如此观察研究。因为行刑的目地是终止其生命,任何其他研究和观察都被认为不人道和禁止施行的。 做了的话,就如同是二战期间日军731部队 和纳粹军医拿犹太人做活体试验一般。

中共官方公布王立军对药物注射后成功取得器官的“研究成果”

大纪元获悉,在辽宁沈阳、大连、锦州和重庆的军队医院,公安医院,公安局的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地下秘密设施,甚至是民间医院及设施,死亡注射针多年来被用在法轮功学员身上,以便摘取他们的器官。 很多时候为摘取新鲜供血充足的器官,手术操作者只注射部份剂量,在人还没死亡情况下,还有知觉的情况下,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这一切发生在大连,沈阳,锦州等地,是薄熙来就职当地市长和省长期间。

2006年9月17日,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秘书长任晋阳在“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颁 奖 仪式上的讲话中说:“王立军教授和研究中心还针对药物注射后器官不易受体移植的难题进行了基础研究和临床实验,研发出全新配方保护液,在体和离体肝、肾脏组织再灌注处理后,经动物实验、离体实验及临床应用,取得了器官可以受体移植的阶段性科研成果 。”

这里指的“针对药物注射后器官不易受体移植的难题”是指打死亡注射针的高浓度氯化钾后,停止跳动的心脏,原本不能移植,为了解决死亡折射针对人体产生的药物毒性这个问题,王立军和其杀人研究中心,研制全新配方保护液(如:含钙的离子溶液可以对抗高钾),对被注射死亡注射针的人体和被移植后离体的肝、肾脏组织再灌注处理(就是灌流冲洗)。

这样就可将原来不能用的有毒人体器官,用在需要器官的受体人身上了。

据大陆中新网2012年3月5日转载了一篇题为《日军731部队人体实验1,467名受害者身份确认》的文章所述,中国学者宣布,日军侵华时期,在关东军第 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的受害者中,已有1,467人的身份得到确认。“在 731部 队最为残虐的是活体解剖。他们不打麻药便将人当动物一样宰杀肢解,各种人体器官分门别类迅速泡入药水,以供教学研究使用。”

卡普兰教授说,国际医学界和世界各国政府都应该对王立军这个“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发出最强烈的谴责,如果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默不作声,就等于在纵容这种野蛮和灭绝人性的行为。

王立军自己说,在几年内,研究中心完成几千例科学研究结晶。这意味着几千例生命被注射死亡针,器官被活体摘取、高价出售、遗体被出卖。器官高价卖给国内、国际需要器官的病患,尸体部份由公安局,法院卖给人体加工公司。

中共商业部不寻常的网络连接

2006年到2007年期间,薄熙来任部长的商业部网站出现一个连接,锦州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介绍。如果外人不知道内情,如何会了解公安局的研究中心和商业部的关系呢?

谷开来,薄熙来,王立军在过去13年间,使用死亡注射,迅速在短期内屠杀众多法轮功学员,摘取大量器官,在国际移植市场卖高价。甚至他们的遗体也不放过,出售给人体槊化加工场。

薄谷开来在海内外器官、尸体买卖交易的建立和经营上都是主要策划、执行者和联络人。令人讽刺的是,中共合肥法庭审理薄谷开来记录中称,2011年11月谷开来用的氰化物用来毒死海伍德,氰化物就是中共在90年代末期实验各种死刑注射的药物之一,因其药物挥发性太强而停止使用。该药物也有口服制剂。

美国对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指控反应

在王立军逃往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后三个月,2012年5月24日,美国国务院公布 了 2011年年度人权状况报告。在中国章节部份,首次提到了关注中国器官移植以及海外和国内(美国)媒体及人权团体持续不断报告有关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事件。这是美国首次在正式政府报告中提出这个问题。

5月24日发布的美国国务院“2011年各国人权报告”中提到:“对于摘取死刑犯器官作为移植使用的指控,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杰夫2009年表示,囚犯不是人类器官的合适来源,如果要摘取他们的器官,必须获得囚犯的书面同意。海外和美国媒体和人权倡导组织不断报告器官强行被摘取的案例,特别是从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人两个群体。”

据报导,王立军在发现知道器官活体摘取内情的海伍德被暗杀后,惶惶不可终日,为逃避自己遭到薄谷夫妇下毒手,遂于2月6日跑进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并呈交了包括有关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在内的各种证据。

(责任编辑:孙芸)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8/15/n3659521.htm

隋鸿锦的合作伙伴:尸体来自中国公安

原出处:
http://www.bodiestheexhibition.com/newyork/disclaimer.html

原出处截图:

美国第一展览公司不是哈根斯的合作伙伴,是隋鸿锦的合作伙伴。

哈根斯和隋鸿锦的背景 – 摘自

横河:庭审、人体展和大连

冯•哈根斯的人搞了一个人体展,正好当时在世界各地巡展。就是冯•哈根斯最先发明一种人体塑化的技术,就是用塑料来替换人体的组织,这样人体组织就不再腐烂,就是塑化了。然后把这塑化的人体拿到世界各地去展出。

塑化是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所以他设立了工厂专门把人体组织,或者完整的人体进行塑化。他有三个工厂,一个在德国,一个在中亚的吉尔吉斯坦,最大的一个是在中国大连,在中国大连的工厂占他总的生产量的80%左右。大连工厂建立的时间是1999年8月。

后来由于人体展在世界各地的巡回,各地的主流媒体都有不少的报导,因为争议非常大,牵涉到伦理和尸体来源,所以争议非常大,因此各地媒体都报导了。其中比较著名的就是英国《卫报》做了报导、美国的ABC电视台有一个系列的报导,其中有一个节目就是“TWENTY-TWENTY”,就是“20/20”,这个调查是最为详细的。国内有个媒体《了望东方周刊》也做了报导。

冯•哈根斯,大连工厂的经理,主要负责人,操作的人是大连医科教授隋鸿锦。隋鸿锦在一年以后就和冯•哈根斯分道扬镳了。到了2002年他开了一家自己的公司,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也是做同样的人体塑化。也就是说跟冯•哈根斯竞争了,他声称他的背后是大连医科大学。

隋鸿锦的人体展在美国是由一家叫做第一展览公司代理的,这家公司英文名字叫:Premier Exhibitions。这家公司不仅在经营人体展,同时还在网络上出售塑化的人体和人体的器官。第一展览公司展览的人体全部都是来自中国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就是它没有其它的人体来源。尽管第一展览公司的主办负责人声称他的尸体没有来自死刑犯,全都来自愿捐赠的,但是他没有办法出示任何可靠的文件来证明他这个说法。

在美国ABC电台报导这件事情以后,2008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在举行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有人问到这个事情的时候,他承诺说政府会组织有关部门进行调查,但是这个调查到现在都没有听到有下文。

同时,美国的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也宣布进行调查,他们调查以后得到一个结果,就是第一展览公司同意发表一个公开声明,说这个公司展出的人体,包括有从中国警察局得到的,声明说中国警察局可能从中国监狱得到人体;而第一展览公司无法独立证实你们现在看到展出的人体不是来自中国监狱监禁的人。也就是说在纽约总检察长调查以后,他不得不声明尸体是跟中国警方有关的。

而加州州议会也通过了州议员马世云的提案,这个提案提出来:没有捐赠者签署同意书的人体禁止在加州展出。这是人体展一个简单的回顾:人体展是怎么回事。跟人体展相关的争议最大的是人体的来源问题,我们把人体来源问题在争论什么问题也跟大家说一下。

《明镜》周刊的报导说在哈根斯尸体加工厂附近,有三个刑罚关押营地。所谓“刑法关押营地”是从德文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说监禁犯人的地方,可以是监狱,也可以是劳教所,它特别提到有省第三监狱和劳教所。文章里特别提到在臭名昭著的姚家监狱里面专门关押的是政治犯,其中有法轮功学员。谈到这里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经常被报导说他们被酷刑和性虐待的事情。这是西方主流媒体这一类报导当中,最早也是唯一一个提到法轮功学员有可能是这里展出尸体来源的一个调查报告。

这里头又提到哈根斯从前的合作伙伴隋医生,后来成为他不愉快的竞争对手。报导说,据说他得到中国政府的支持,要自己在2008来夏季奥运会之际办一个人体世界展,目的是能争取到更多的游客和外汇。这里特别提到隋鸿锦医生得到中国政府的支持,但是这里没有提到得到哪一级政府的支持。

冯•哈根斯本人他坚持说自己展出的人体是来自欧洲人的自愿捐献,没有来自中国的死刑犯,但是他没有说那些没有展出的,来自中国的人体来源是什么。不过,当时ABC电视台采访过一位证人,这个证人是为冯•哈根斯搜集尸体的,当然后来他转而为隋鸿锦工作,他就翻供了,说当时是冯•哈根斯让他撒谎的。

不管他撒谎不撒谎,撒了什么谎,说了什么,这个跟我们今天谈的内容没有关系,关键是当时他给ABC电视台出示了两件证据,一个是一大堆盖着公章的介绍信,说明了他搜集尸体不是非法的,是得到中国大连官方支持的,或者说他是在为官方工作。

另外一个证据就是,他提供一张几个被反绑双手、双脚,面朝下扔在雪地里面的尸体照片。也就是说不管他是为谁工作,他搜集尸体是得到官方支持的,因为一般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看到处死刑的尸体,更不要说去把这个尸体给拿走了。

这里我们就要谈一个瓶颈效应,就是和器官移植一样,人体塑化这一行也有一个瓶颈,就是新鲜人体。器官移植有两大限制因素,第一是组织配型,第二是器官供体。当有效的免疫抑制剂广泛应用以后,组织配型问题就不再是限制器官移植的瓶颈了,最主要的限制因素就是器官供体。

当时中国官方有一种说法,就是当人们在质疑为什么中国的器官移植在1999年以后有这么大的数量上的扩张?他们回答是说解决了免疫排斥等技术方面的问题。这个是公然的撒谎,因为没有供体的话,技术再突破也没有用。人体塑化也是一样的,冯•哈根斯解决了技术的问题,一旦这个技术问题解决了以后,唯一的限制也是人体供应上。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为什么当时他的工厂要选大连?大连当时的市长是薄熙来,大连政府给冯•哈根斯提供了什么样的条件,使得他在中国考察了4、5个城市以后,最终确定选定大连?这是一个德国的独资企业,立项注册是要经过市政府批准的。他在选大连的时候,尸体的来源是不是一个重要考量?这个我们现在不知道,但是可以作为一个参考的因素来考虑。

同样的道理,隋鸿锦在把技术学到手以后,他要另开炉灶的话,他也只有两个限制,因为他引进技术了,所以技术不是限制了。一个限制是后台,因为毕竟是处理人体,他需要钻法律的空子,他要钻法律的灰色地带,没有后台是不可能的;况且2006年以后,中国通过了法律不准出口人体尸体,他是怎么进行的?所以没有后台,这是不可能进行的。这一点也是我们质疑的主要因素。

另一个限制,就是人体来源。事实上这两个限制是连在一起的,就是人体来源也必须要有相当硬的后台才能够实现,如果不能保证足够的人体来源的话,没有人是敢开这样一个公司的。

隋鸿锦的公司声称他的尸体都是来自大连医科大学。这个公司在ABC暗访的时候,他说大连医科大学原来拥有70%的股份,后来曝光以后考虑到形象不佳而撤出去了。而大连医科大学的校长在接受ABC电话采访的时候一口否认和这个公司有任何的关系,就是他不承认给这个公司提供过尸体。

即使真的像隋鸿锦所说的,由大连医科大学提供尸体的话,一般医学院校他们自己的教学人体标本来源都不是很够用,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大量的提供给他来作为商业运作?所以这个说法也是值得怀疑的。

从西方媒体和他们所得到的证据,他们所质疑的大部分都集中在尸体是不是来自死刑犯。当然第一展览公司是一口否认的,他说是来自中国的自愿捐献。这个说法和当时中共对器官供体的说法是如出一辙的,就说中共当时对器官供体先是一口否认来自死刑犯,后来又说几乎全部来自死刑犯,以便掩盖它的真实来源,就像外界所指控的是来自法轮功学员。

其实作为人体展,自愿捐赠的比例要比器官移植还要少的多,因为器官移植还有一个亲属可以自愿捐赠对称器官当中的一个,比如说捐赠一个肾给亲属或者朋友,但是这种愿意捐赠一个器官、一个肾脏的人,绝对不会说同意捐献自己死后的身体做标本拿到大庭广众之下去展览,这根本不是一回事,在心理上、文化传统上更难突破。

时间和空间的巧合

如果说中国这几年还能找到几个捐赠器官的人的话,捐赠自己的身体做展览的恐怕一个都不会有,就是死刑犯都不会有。这两个人体工厂都声称得到大连政府的支持,除了每个城市对于外资企业都同样会提供的场地、税收上的好处以外,还有什么是大连政府能够提供人体工厂最需要的东西?这个是我们需要提出来的问题。因为任何一个城市的政府在2000年前后招商的高峰期间,都能够提供场地和税收上的好处,都是一样的,大连有什么特殊的,能够提供什么是人体工厂最需要的?

《明镜周刊》在报导当中说到,在一份可靠的报告当中,部门经理建议他的老板用以下可能渠道获取捐献尸体:一、警察局;二、火葬场和敬老院;三、监狱和医院的太平间;四、其他医疗机构;而尸体捐献栏目排到了最后一位,并且被加上“超极慢”的备注。也就是说这些工厂人体来源是得到大连公检法大力支持的。

你看第三个监狱,那就是要有法院的,就说来自法院、监狱的支持。他们可以是提供死刑犯尸体,因为执行死刑是法院的法警执行的,而人是从监狱提出来的,所以这二个部门可以提供死刑犯尸体。

但是警察局也就是公安,公安和死刑执行是没有关系的,所以说如果有持续不断来自公安提供人体的话,那会来自什么人呢?谁又有权力可以统管分属政府和人大的不同系统的司法机构?因为公安是归政府管的,是属于政府的,而监狱和检察院是向人大汇报的,它们来自不同的系统,谁能够统一管?

通过重庆的唱红打黑和薄熙来的倒台,我们都可以看到薄熙来在他统治的地方是有绝对的权威和绝对的独裁的,你像这个公检法的系统仅仅在重庆就有上千警察被他打黑。如果说公检法系统有人敢于瞒着薄熙来搞大批和器官移植、尸体买卖那一类的事情,而不得到他同意的话,是不可能的!在重庆的事情我们已经可以看到是这样,也说明在大连的时候就是那样。更何况当时在大连的时候还有他的死党车克民,作为国安局的党委书记当他的眼线看着其它的部门。

唯一的例外是除非公检法的人面对的是薄熙来的夫人谷开来。谷开来一发火,重庆四大警察头子都得乖乖的就范。我们现在不是看了吗?审这四个重庆的警察,关于杀海伍德的事情,他们掩盖,为什么掩盖?是因为谷开来说话了。

而谷开来本人她绝对不是一个家庭妇女型的人物,她在大连开了律师事务所,和另外一家她做后台的投资公司,按照姜维平的说法,她几乎垄断了大连所有外资投资领域,只要是外资来大连投资,没有她不经手的。这个尸体工厂是独家外资,跟她有没有关系?

最后我们再看一下时间上的巧合,1999年7月开始迫害法轮功,冯•哈根斯大连工厂1999年8月建立,一个月以后;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2002年成立,正好是迫害法轮功最严重时期,也是中国器官移植暴发性增长的时期;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也是从辽宁沈阳曝光出来的,2006年曝光的。

而这段时间正好是薄熙来在大连和辽宁执政这一段时间。薄熙来是从1993年到2001年1月在大连担任市长,其中1999年9月开始还兼任大连市市委书记;此后又到辽宁任省长一直到2004年;2004年任商务部长以后,继续保持对辽宁的影响力。

那一段时间也正好是谷开来利用薄熙来的地位和权势,通过律师事务所和其它她所能控制的商业机构大笔捞钱的时期。一般认为,她后来所说转移出国的60亿美元,基本上是在那个时期捞到手的。如果说我们开始讲的,谷开来如果在那个时候和海伍德合作,而海伍德后来威胁要曝光,而使谷开来起杀心的事件,最有可能的是什么事情呢?这个是不是值得我们深思呢?好,谢谢大家。

http://bbs.aboluowang.com/thread-62983-1-1.html

美国广播公司(ABC) 2008年的报道片断
视频:The Business of Bodies

文字报道:N.Y., China Investigating Black Market in Bod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