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谷案引国际聚焦中共活摘器官盗卖尸体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二日】(明慧记者荷雨综合报导)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中共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之妻薄谷开来谋杀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Neil Heywood)案件在合肥市中级法院进行了庭审。案情重大复杂、影响和涉及面深广的薄谷案正受到中国国内和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中共竭力掩盖的薄熙来、谷开来与江泽民流氓集团利用政法、军队、医疗系统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人体的惊天罪恶正日益成为世人的聚焦点。

今年二月,在英国人海伍德遭谷开来毒杀灭口后,薄熙来的得力干将、前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出逃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寻求庇护,引爆震惊世界的“重庆事件”。在王立军交给美国政府的各类中共机密文件中,除周永康与薄谷策划政变、谋杀海伍德等内幕之外,还包括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

薄谷谋杀海伍德只是其罪恶的冰山一角。随着事件推进,更多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深重黑幕将逐步被揭开。

邪恶的器官活摘和尸体买卖

早在一九九九年,在大连担任市长和市委书记的薄熙来就批准成立了一家外资企业:哈根斯(大连)生物塑化公司。德国纳粹后裔冯•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医生发明了生物塑化技术,即将人的遗体扒了皮,注入塑胶做成人体标本。哈根斯大连生物塑化厂占地近三万平方米,是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生产基地。哈根斯曾得意地告诉中外记者,之所以选在大连建厂,理由非常简单:政府支持、政策优惠、优秀的劳动力、低廉的工资以及充足的尸体来源。

哈根斯宣称已建立集尸体收购、加工、运输和展览的全球化网络,所制作的人体标本都用于商业性展出。其“人体世界”(Body Worlds)展在世界各大城市巡回,到二零零四年,累计观众逾一千四百万人次,牟得巨额利润。

二零零二年六月,哈根斯的原搭档、大连医科大学解剖教研室主任隋鸿锦另立炉灶,与人合股新建“大连医大生物塑化有限公司”。二零零四年,隋鸿锦又注册“大连鸿峰生物有限公司”,主营尸体标本制作和展览。其“我们的躯体”(Our body)人体展在美国、日本、法国等国展出,参观人次超过三千五百万。


哈根斯人体世界展宣传册封面是其最得意之作——手拎自己人皮的男性标本(网络图片)


令人惊骇的年轻的中国母亲和她八个月的婴儿标本(网络图片)

然而这些打着帮助人更好认识自己身体幌子的人体展却广受谴责和置疑。在哈根斯全球巡回人体展的展品中,一个没有人皮的标本摆出潇洒的手拎风衣的姿势,而那风衣竟是他本人的人皮!看过年轻的中国母亲和她八月婴儿的真人标本的人也莫不惊骇:有谁会自愿捐赠自己遭遇不幸的妻子和未出世孩子的身体供人展览牟利?

哈根斯公司对外称所用尸体是从国外进口,在大连加工后再运出国。然而,《了望东方周刊》记者在做《尸体加工厂》采访时发现,当天保存在哈根斯尸体工厂里的尸体就多达六百四十七具,而中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及卫生部科教司证实,当时中国没有任何厂家办理过相关准出入境证明及《出入境特殊物品卫生检疫审批单》。中国卫生部科教司卫生技术管理处也表示为之震惊:“这些尸体公司为何能在中国海关和进出口检疫部门如履平地,它们又是依据哪条规则办理通关和检疫手续?”

中国大陆在二零零三年就成为人体标本的最大输出国。中国的传统观念和习俗使遗体捐献成为几乎不太可能的事情。那么,这巨量的尸源究竟来自何方?谁又是其幕后操手?

美国广播公司ABC News记者在调查隋鸿锦的大连尸体加工厂之后披露,那里存储的尸体大都由中国公安提供。据英国《卫报》(Guardian)二零零四年报导,哈根斯大连塑化工厂附近有三所劳改营关押着大批法轮功学员。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前党魁江氏发动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之后,在其“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下,成千上万从各地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薄、谷为迎合、讨好江氏以捞取政治资本,而对法轮功学员不遗余力地执行灭绝政策,成为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

在一九九九年任职大连市长期间,薄熙来率先在大连扩建新建大型监狱和劳教所,大量接收、迫害因进京上访而被捕的法轮功学员,构建了灭绝人性的活人器官库和尸体加工厂。薄熙来一路踩着法轮功学员的鲜血进入辽宁省委,被提为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省长。期间,他投资十亿元在全省进行监狱改造,新建大型监狱设施。沈阳成为活体摘取、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最猖獗的地方。

据海外《大纪元》最新报导,在建立人体器官库、买卖人体及器官、出口人体运作、与罗干和周永康等政法委高官联络、海内外公关宣传、资产管理等方面,出身律师、熟悉国际贸易和法律的谷开来都是主要策划、执行者和联络人。她与薄熙来勾结政法委,对《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尸体法的漏洞进行犯罪性解释,直接造成法轮功学员被虐杀后其家属拿不到遗体,为活摘器官和盗卖人体在法律上铺平了道路。同时,薄、谷通过海伍德在英国开办公司,进行人体与器官国际交易。当海伍德因涉及薄家贪腐被调查时,薄、谷担心罪恶败露,对其鸩杀灭口。

在官方公布的薄熙来前得力干将王立军的简历中,有与器官移植有关的描述:“在国内首次进行《注射药物后器官受体移植试验研究》”。二零零三年五月至二零零八年六月,时任锦州市公安局长的王立军建立了“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进行 《药物注射后器官移植》和《无创伤解剖》等方面“研究”。二零零六年九月,王立军主持的研究中心获“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创新特别贡献奖”,他在领奖致辞时说:“我们的科技成果是几千个现场集约的结晶,是我们多少人的努力……”

王立军的研究中心在两年多的时间内就完成了几千起器官移植和人体试验!王立军是薄谷活摘器官的执行人。他研究的注射处决药物实际非用以置人于死,而是为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因为这样的器官新鲜,器官受体排斥率也低。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黑幕曝光国际

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知情记者皮特首次向海外媒体揭露中共在沈阳苏家屯设有秘密集中营,关押着大量法轮功学员。

三月十九日,曾参与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刀医生的妻子安妮指证:在苏家屯辽宁省血栓中西医结合医院,从二零零一年底至二零零三年十月,她丈夫亲手摘取了约两千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随后其他外科医生摘取了其余器官,这都是在受害者未死亡的状态中进行的。她确认苏家屯地下集中营关押过五、六千名法轮功学员,到她二零零四年离开医院时只剩下约两千人。

随后,沈阳军区后勤部的一位老军医也投书印证安妮的指证,并揭露“全国类似苏家屯的秘密集中营至少有三十六个。” “中共中央已同意将法轮功学员作为‘阶级敌人’,他们不再被当作人类,被当作生产原料,成为商品。”他指出中共军方直接参与了器官盗卖勾当,仅他本人经手的伪造自愿捐献器官资料就超过六万份。二零零零年以后中国一直占世界活体器官移植总数的百分之八十五以上。中共严重隐瞒了盗取器官规模,将十一万说成三万。这些内容是上报军委资料的一部份。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亚太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在进行独立多方调查后确认了活摘器官事实,他们指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包含五十二项证据的第三版调查报告被出版成书《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 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

二零一二年七月在加拿大出版的《国家器官》(State Organs: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一书,多位世界医学界权威探讨了中国动用国家机器介入器官移植的现象。其中被誉为全球科技界最有影响力的十大人物之一、美国宾夕法利亚大学生物伦理学中心主任亚瑟•卡普兰在书中提到:中国大陆活摘器官“为需求而杀人”的现象普遍存在。

天惩的序幕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江泽民、罗干、周永康、薄熙来等三十余名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在世界数十个国家被以“反人类罪”、“酷刑”或“群体灭绝罪”告上法庭。而薄熙来个人就在美国、英国、加拿大、德国、爱尔兰等近三十个国家受到当地法轮功学员起诉。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五日,澳洲纽省高等法院就法轮功学员潘宇以酷刑罪控告薄熙来一案开庭聆讯,对薄熙来作出缺席审判,裁定原告法轮功学员胜诉,被告薄熙来败诉。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西班牙国家法庭正式采用刑事诉讼形式,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等五名迫害法轮功元凶。

如今,即使在迫害仍持续的中国大陆,罪无可赦的迫害者们如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等人也纷纷落马,面临审判。天惩的序幕已经拉开,更多的迫害元凶将被绳之以法,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盗卖人体的惊天黑幕在被逐步揭开,邪恶的中共也正在被全面曝光中走向覆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