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伍德参与谷开来活摘器官 利益链各角色确定

希望之声得到可靠消息称,谷开来和被她谋杀的海伍德同样参与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贩卖器官以及他们遗体,并负责海外联络和销售。

大陆权利运动的发起人胡军指出,(录音)这很可能。王立军抓人筛选,然后销售肯定就是由谷开来牵线,海外再帮助销售,这都是一条龙的,在整个大的方面,薄熙来在上面把这个事情罩住。中国它还有一个重大的问题,就是公检法司都连在一起,那么政法委、周永康都可能参与。中国造成(这种)结局的话,江泽民肯定是罪魁祸首,根子就在他那个地方。政法系统做大、做得无法无天,就是从打压法轮功开始,通过打压法轮功来发展自己的势力,然后挟持胡温。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近日曝光了王立军参与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最新证据。8月10日,海内外人士分析,从调查录音中可以确认王立军参与了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而且王立军、薄熙来、谷开来以至周永康和江泽民,在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利益链中,各自担当的角色也日渐清楚。

调查显示,锦州解放军205医院原泌尿外科主任陈荣山透露,器官移植的供体中有法轮功学员,而且必须经过法院才能提取。大陆网上公开信息显示,陈荣山和前辽宁锦州公安局局长王立军主持的“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合作过。

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员林子旭分析,(录音)在电话中,调查员提到了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样的非常敏感的信息,陈荣山刚接电话时并没有显得非常吃惊,也没有显示出对对方说话的这个内容不知所云的状态,从他说话的语气中我们可以感觉到他对王立军以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些事情是非常熟悉的。尤其是在谈到与王立军办的现场心理研究中心的时候,他在承认自己参与合作的同时,还给出了中国医大这样的补充信息。在谈到供体的法轮功学员时候,他还主动说要经过法院,这一切非常清晰的说明了活摘器官的事情是真实存在,王立军与陈荣山都参与了其中。

王立军在出逃美领馆前,无论在辽宁还是重庆,都是中共前高官薄熙来的得力助手。在8月9日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故意杀人案庭审前夕,希望之声得到可靠消息称,谷开来和被她谋杀的海伍德同样参与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贩卖器官以及他们遗体,并负责海外联络和销售。

大陆权利运动的发起人胡军指出,(录音)这很可能。王立军抓人筛选,然后销售肯定就是由谷开来牵线,海外再帮助销售,这都是一条龙的,在整个大的方面,薄熙来在上面把这个事情罩住。中国它还有一个重大的问题,就是公检法司都连在一起,那么政法委、周永康都可能参与。中国造成(这种)结局的话,江泽民肯定是罪魁祸首,根子就在他那个地方。政法系统做大、做得无法无天,就是从打压法轮功开始,通过打压法轮功来发展自己的势力,然后挟持胡温。

近年来,除了法轮功学员指控中共当局活摘器官贩卖之外,大陆媒体不断有报道称,民间各地、各种社会阶层的人被非法强制摘取了器官,甚至因此被杀。

胡军进一步指出,(录音)我们知道现在中国被摘取器官的事情也不是说是隐性的了,它已经公开了,它已经非常普遍了,现在达到每一个人上街都可能被活摘(器官)。这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做的,因为技术含量比较高,程序也比较复杂,从确定血型到移植需求,不管是供给方还是需求方,都需要高端的一些技术来完成整个程序,所以政府在做这个事情,默许或者是有意在做,是没有任何质疑的。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唐音采访报道。


薄谷开来案涉活摘器官及贩卖尸体

近日国际高度关注谷开来受审案,谷开来涉及活摘器官、非法在国际贩卖尸体等罪恶,英国人海伍德(Neil Heywood)卷入此案被“杀人灭口”。 时事评论员邢天行表示,薄熙来任职大连市长期间,两家尸体塑化工厂成立,非法罪恶的勾当背后有中央军委、政法系统和江泽民撑腰。

在薄熙来任职市长的大连, 两家尸体塑化工厂在1999年悄然成立,信奉德国新纳粹主义的老板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投资1,500万美元,注册“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公司”。他曾得意地告诉中外记者,工厂之所以选在大连,理由非常简单:政府支持,优惠的政策、优秀的劳动力、低廉的工资,以及丰富的尸体来源。时事评论员邢天行说:

邢天行(录音):这家尸体工厂的诞生就是在大连诞生的,而且是不挂门牌的,这个期间就是薄熙来既是市长又是书记,权力是没有人能制约他,他就批准了这个项目,后来遭到质疑,有记者把这个事情捅到中央,中央也下来调查,结果就是不了了之了,在其他相关地方又开始改头换面在巡展,薄熙来父亲是薄一波他是属于太子党,谷开来家族也是属于太子党那一类的,这两个家族势力太厚了,有利益集团在里面勾结,所以才导致他这么嚣张。

有报导称辽宁省大连市建立的“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是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生产基地。令人震惊的是,继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公司成立后,又有其它多家此类性质的公司成立,谷开来与薄熙来被指共同参与了镇压法轮功及活摘器官等非法的罪恶。

邢天行(录音):薄熙来他是江泽民选定的一个人,迫害法轮功以后,薄熙来他是用尽了办法,通过镇压法轮功学员去讨好他(江泽民),2000 年的时候北京有很大一批法轮功学员,在上访的时候不报姓名,他们把一批这样的学员拉到东北,恰恰就是薄熙来进到省委当省长的那个时候,好多尸体尤其是孕妇,怀孕八个月的胎儿尸体展现出来,那就完全暴露出他这个尸体不是一个正常来源,但是他却能够在中国这么长时间存在,薄熙来用这尸体进行非法罪恶的勾当的时候,他是绝对有中央军委、政法系统、江泽民他们撑腰的。

据大纪元报导,薄熙来夫妇直接勾结罗干等在位政法委人员,对最高法院刑法中348条所谓尸体法的漏洞进行犯罪性解释,直接造成法轮功学员由于酷刑迫害致死后,家属拿不到遗体。而公安局、法院由此拿到的遗体,高价卖出给外资的人体加工厂,做成塑化标本,在全世界展览,每年获得几十亿美元的盈利。

邢天行(录音):当年失踪很多法轮功学员,包括加工厂附近有很多劳教所的地区,不光是法轮功学员,就包括一般人来讲,他的生命也是受到威胁,那么做为一个国家政府来讲,他的责任应该通过法律手段去把他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不查,那就是有意在包庇,他一半开了一个口子,他有这样一个销售的渠道,巨大的牟利的时候,那这个犯罪集团他会往外扩张,任何一个人都处在危险处,在外面一个人他就真的被劫持,你人就没影了,所以就是说这真的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事情。

据明慧网的大量披露:自1999年7月,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进行全面非法镇压后,数十万、数百万或更多、或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劳教判刑,也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音讯全无。而偏偏在镇压发生后2003-2006年间,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成倍增长,据统计,至少有约四万多例甚至高达九万多移植器官来路不明。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王倩、岱融采访报导


庭审谷开来曾与海伍德海外同卖器官

8月9号上午,中共前高官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涉嫌杀人一案,在安徽合肥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海外学者证实,谷开来、薄熙来和海伍德都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器官和他们的遗体。

9日当天合肥狂风暴雨,法院外警方戒备森严。在电视画面上,谷开来态度很平静,她的家人没有出庭旁听。就在谷案庭审前夕,希望之声得到可靠消息,她和薄熙来以及海伍德都参与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器官和他们遗体的事情。

美国医学博士王文怡经过多年调查,证实了这一点。(录音)在薄熙来主政的那些年,不光尸体展的问题,还有发生在他任职内的最惊人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以后活摘器官,也是在他做省长的时候,在辽宁沈阳苏家屯发生的。正因为这个公检法知道他本人这样灭绝的政策,他们才这么放心大胆的去做活摘器官的这样一件事情。在沈阳,实际上还有中国几大对海外卖器官的,标价眼角膜是3000一对,一个肾脏卖12万美金,一个心脏18万美金,几个网站都是在沈阳。有一个叫International Transplantation Network(国际移植网),这个网站是全球最大的网站。

中共官方在庭审后的统一稿件中称,谷开来是谋杀主犯,她本人当庭也没有反驳这一指控。王文怡分析指出,在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遗体的利益链中,谷开来和海伍德是在海外这一部分共同合作的。

王文怡:(录音)那后边的运作和海外的运作实际上就是英国的商人海伍德和谷开来都在其中。你想想如果是一个人要想到中国来做器官移植的话,带来那么大的现金到中国,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在中国大陆,海关对于美金它还是有一定的一个控制,所以在外面都是有一个运转黑集团。在2006年,美国的报纸有多方面的报导,中国大陆器官这个买卖在国外是有一个黑集团这样的运转。当时还采访了黑集团中的这样一个人,在加州,而且这个是一个西方人,它都是运用这种运作网络,在国外物色到要到中国来的人,然后在国外付款,中介人来帮助。这篇报导是Fox,福克斯06年9月份,专门写了一个国外仲介集团买卖器官。摘器官是这样的,他那个人体的买卖也是这样的。

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另择日期再宣判判决结果。日前希望之声得到的可靠消息还称,谷开来谋杀海伍德不是出于经济利益或保护儿子薄瓜瓜,而是担心海伍德对活摘器官和尸体工厂知道得太多,因而对他杀人灭口。中国问题专家章天亮预测,谷开来会被判死刑。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唐音采访报道。

瞭望东方周刊:无法无天 大连人体标本工厂调查

编者按:就在谷开来杀人案即将开庭之际,始建于1999年,坐落在大连技术高新园区、占地近三万平方米的哈根斯公司,投资一亿多圆人民币的大连尸体加工厂的背景和黑幕再度引起人们高度关注。从1999年建厂至2003年间,大连尸体加工厂一跃成为世界最大,人体标本出口全球 获利最高的“特殊工厂”。为掩盖真相自称“尸体从国外进口”。但全世界人都知道,中共从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大批法轮功学员被抓捕或失踪,直至2003年辽宁省沈阳苏家屯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曝光。人们才从惊愕中发现,这期间正是薄熙来在辽宁主政,谷开来在大连的律师“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以下这篇文章实地调查是新浪网2005年10月26日转自2003年11月27日出版的《了望东方周刊》第2期。

关于人体标本的成本核算及经济效益分析的语言仍然在公开场合出现

“你的报道会造成什么影响你应该最清楚。”9月2日,德国独资企业、大连冯·哈根斯生物塑化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晓峰在电话里对《了望东方周刊》记者说,“你又来大连了吧?哈根斯董事长现在德国。”

刘晓峰拒绝继续回答记者有关人体标本进出口以及展览的任何询问,“新闻采访的事情请与行政部芦淑华部长联系。”

2003年11月27日,《了望东方周刊》在创刊第二期以封面文章《尸体工厂调查》为题,对号称全球最大人体标本加工企业的大连冯·哈根斯生物塑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根斯公司)及其董事长、德国公民哈根斯进行了采访;并披露了南京市苏艺生物保存实验工厂与江苏省部分医学院校及医院存在地下尸源交易的事实。

其时,据南京市公安部门问询调查,2001年6月,日本解剖技术研究所以学术研究的名义与南京苏艺工厂签订了总价为338.4万元人民币的销售合同,购买人体不同部位的塑化标本162件。这批标本于2001年9月18日在日本东京银座展出,引起轩然大波。

而在中国美丽的滨海城市大连,投资1500万美元的冯·哈根斯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已经形成了一个尸体收集、加工、运输和展览的全球化网络。

事实上,从生物塑化技术的创始人哈根斯2002年在英国伦敦亚特兰蒂斯艺术馆首次举行“人体世界”展开始,其所涉及的法律、宗教、伦理、科学和艺术之争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作为一种高科技的产物,生物塑化技术在中国已经飞速发展,早在本世纪初,山东、上海、重庆、广东、湖南以及辽宁大连等地已有多家生物塑化标本厂,而中国却存在着相关立法空白:遗体捐献者立法,人体器官捐赠法以及人体生物塑化器官的销售立法等等尚未提上日程。

这种状况在《了望东方周刊》报道两年后,并没有实质上的改变,关于人体标本的成本核算及经济效益分析的语言仍然在公开场合出现。

神秘工厂仍不为人所知

“七贤岭的人体标本加工厂?我从来没有听说过。”9月3日,大连市出租车司机老范告诉《了望东方周刊》。当天上午10时,老范开车带着记者在大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七贤岭一带转了两圈才找到这座工厂。

和两年前一样,占地近三万平方米的哈根斯公司仍是一个静悄悄的所在,红色的六层行政办公楼孤零零地矗立在荒草丛生的院落里,看不到人走动。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改变,哈根斯公司围墙外的大门上仍然没有挂一块厂牌。

两年前,哈根斯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曾雄心勃勃,计划在五年内追加投资2000万美元,并在厂区内再盖一座生产大楼。但从记者观察到的情况看,哈根斯公司似乎已经停止了基础厂房的再建设。

在大连采访期间,《了望东方周刊》曾随机在大连高新技术区附近抽样调查了十几名来往市民,几乎没有人知道在大连还有这样一家“独特”的外资企业,虽然,两年前《了望东方周刊》报道后,全国媒体曾广泛转载并作了后续报道。

“我是大连医科大学的研究生,我知道我们学校有一个生产生物塑化产品的公司,也去那里参观过。但我不清楚七贤岭还有一家德国公司,其实生物塑化这种技术应用于解剖学领域对临床医学的教学来说是一项变革,我们学医的这些都懂。”大连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二年级研究生李玉玲告诉《了望东方周刊》。

“我知道这家公司,听说生产什么人体标本,我拉过好几个外国人,他们都在那里上班。我一个哥们儿也在那儿开过班车,干了不长时间就换人了。听他说他们那里的班车司机经常换。”出租车司机老赵说,“既然是合法企业,搞得那么戒备森严干什么?”

事实上,与在国外进行人体标本展览时的高调宣传相比,大连冯·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在国内一直非常低调,很少在国内媒体上曝光,更不会做任何产品宣传。而哈根斯公司的企业网站也是英文网站,并没有中文版本。

质检部门的困境

“两年前,你们杂志对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的生产情况进行报道以后,引起了国家质检总局、卫生部相关主管部门的重视。大约是在2004年过年过后,相关部委下派了一个调查组。对哈根斯公司的生产、产品进出口等环节进行了调查。”9月4日,辽宁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卫生检疫处李建训处长告诉《了望东方周刊》。

据李建训介绍,该处对辽宁省进出口商品的生物安全性负责,主要对产品有无传染病进行检验检疫。辽宁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针对哈根斯公司入境的尸体和出境的人体标本曾专门请大连医科大学、中国医科大学和辽宁省疾病控制中心的解剖学、传染病学、消毒学、生物学专家进行过生物安全性的调查和论证。“论证表明,这些物品没有传染病,符合进出口生物安全的国家标准。”

《了望东方周刊》从辽宁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了解到,大连哈根斯公司自在大连市建厂以来,共从国外进出境人类尸体及人体标本13个批次,其中入境尸体八个批次。

“2003年11月《了望东方周刊》对大连哈根斯公司进行过报道之后,该公司只有两个批次的人体塑化标本出境,至今为止还没有人类尸体再入境。其实对这些敏感物品的出入境,谁都不敢松懈,检验检疫部门是严格按照国家230号文件和国家质检总局关于特殊物品出入境的管理规定进行的。”李建训告诉《了望东方周刊》。

李建训介绍,质检部门对哈根斯公司入境的人类尸体在进行严格的检验检疫过程中,对每具尸体都标了号,人体标本出境时也特别注意是否与入境时的尸体数目相符。

“质检部门这样做是希望藉此能够监督该公司是否会有偷运中国尸源出境的问题,但事实上这不可能。因为出入境的尸体和人体标本都是按重量计算批次的,而且该公司出境时的人体标本已经并不完全是一具完整的人体标本,也会有人体器官标本、器官或骨骼、肌肉切片标本等等。即使是完整的人体标本,厂家进行生物塑化制作过程中也不一定完全采用这具尸体的器官,而很可能把另一具尸体的器官安上去。”李建训说。

他表示,事实上对厂家尸源及是否存在地下尸体交易这类问题的监管应该是公安部门的管辖范围,质检部门只对出入境的这类特殊物品的生物安全性负责。

据李建训介绍,目前哈根斯公司的尸源及人体标本在出入境过程中已经严格按照卫生部、国家质检总局的要求进行,需到卫生部及国家质检总局办理《出入境特殊物品卫生检疫审批单》和准出境证明;地方质检部门凭此受理报检,经检验检疫合格后,再发给《出入境货物通关单》。

关于本刊有关2003年11月时止哈根斯公司未拿到卫生部及国家质检总局的出入境批文就得到《出入境货物通关单》的报道,辽宁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解释是,“国家230号文件是2003年8月26日下发的,在此之前没有此规定。”

争议

值得关注的是,目前生物塑化技术的国产化过程发展非常迅速。

1994年,大连医科大学教授隋鸿锦以访问学者身份赴德国海德堡大学研修,师从生物塑化发明人冯·哈根斯博士,专门研修生物塑化技术,隋最后也促成了哈根斯公司落户中国大连,担任哈根斯公司与大连医科大学合作的国内首家生物塑化技术研究所所长。

1999年,隋鸿锦出任大连哈根斯公司总经理,但一年后辞职,致力于民族生物塑化事业的发展,2002年6月,隋鸿锦成立了大连医大生物塑化有限公司。

据该公司网站介绍,隋鸿锦曾先后赴奥地利、澳大利亚、西班牙等国参加国际塑化技术学术研讨会,全面掌握并改进了生物塑化的各项技术,先后获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辽宁省科技厅、教育厅科技进步奖多项。2004年末,隋鸿锦被中国科学院下属的《科学时报》和科学网评选为“科普十大公众人物”之一。

事实上,关于生物塑化人体标本的争议除了尸体及人体标本进出口是否符合中国现行法律之外,还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人体标本的来源是否合法;人体标本进行商业或科普展出捐献者是否知情,是否有悖于人类伦理道德等。

哈根斯已在日本、韩国、奥地利、比利时、瑞士、德国、英国等七个国家的20个城市进行了“人体世界展”,并引起巨大轰动。在展览进行期间,各种争论一直没有停止过。有医学教授从伦理角度提出了批评意见:

“死去的人不是什么展品,我们应该敬而畏之。”也有一些人反对天主教会对展览的批评,认为展览传达了科学启蒙和人体主义的思想。

全国展览

尽管哈根斯把“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加工厂”设在了中国大连,但他在2003年11月接受《了望东方周刊》采访时便表示:并没有在中国举行展览的计划。这也是这家公司不为国人所知的原因之一。

但中国解剖学会和大连医大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做到了。

2004年4月8日,经卫生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批准,中国解剖学会作为中国解剖学界的最高学术团体,在北京中国建筑文化中心主办了“人体世界科普展览”,大连医大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则具体承办了此次展览,两院院士吴阶平为科普展览题了词。

此次共展出人体器官标本160余件,各种造型的整体标本17具。关于尸体的出处,承办方对当地媒体的解释是,用来做标本的尸体全部是通过有关部门合法渠道提供给医科大学用于医学解剖实验的,基本上是自然死亡的、无主或被弃尸体。

此后,该展览相继在上海、广州、南京、西安等地举行,所到之处,褒贬不一。中国解剖学会副理事长陈克铨表示,这项技术绝非对遗体进行人为的毁灭,而是这些死去的人在继续用自己真实的身体来为科学的发展做贡献,完全不牵涉伦理道德的问题。而该展览经卫生部和中国科协的审批,完全是为了科学普及和提升人们对健康的关注。-

尸体工厂调查

(节选,原文载《了望东方周刊》第2期,2003年11月27日出版)

10月14日,冯·哈根斯(大连)生物塑化公司地下尸体冷冻固化车间。

100多个巨大的铁皮箱叠摞着,排成几个纵列。这些铁皮箱里装着用酒精及福尔马林溶液浸泡着的人类遗体,每个铁皮箱上都用红漆标示了号码。

“这些人体标本都是进口的,每个铁皮箱里平均有两具人体标本。”在哈根斯向《了望东方周刊》介绍的同时,两个工人合力启开一个铁皮箱盖,两具被白色尸布包裹的尸体在溶液里漂浮起来,看不清尸体的面部和性别。

这些尸体从海路或空中被运到大连后,便保存在这里。车间对温度和通风有着严格的要求,并严禁吸烟,因为酒精和甲醛都是易燃品。甲醛还是一种慢性中毒药物,车间的墙上贴着“严防中毒”的白色警示牌,并提示工作人员在操作时应戴口罩。

目前,哈根斯大连公司有一个研发中心以及固定、解剖、锯切、脱水、脱脂、定型硬化六个标本制作车间。

解剖和定型硬化两个车间是公司的核心所在。

尽管预先已有了心理准备,进入解剖车间时,一溜排开的20余张解剖台还是令人有一刹那间的眩晕。

解剖是人体塑化标本制作的重要环节,所有的人体塑化标本都必须以遗体为基础“原料”,解剖后再经过脱水、脱脂、定型硬化等一系列环节,尸体就成为了一具完整的人体标本,绝非一些媒体所说的“人造”,更不是某媒体所说的“塑料”制品。

解剖人员一言不发,聚光灯打在尸体的某个器官上,触目惊心。一个老人正在临窗的解剖台前用电锯切割开一具遗体的头盖骨,老人原为大连医科大学教师,退休后被返聘到哈根斯公司,负责解剖车间的工作。

这里的解剖技术人员几乎全部毕业于国内医学院校的临床医学系,30出头的生产部负责人丁娜女士便毕业于大连医科大学,已在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服务了三年。

“一样拿手术刀,医生救死扶伤,我们则是人体标本加工厂流水线上的工人。”2000年毕业于苏州医学院临床医学系的王超对《了望东方周刊》说。目前他是公司尸体冷冻固化车间的一名技术人员。

“你更想看哪一部分?”哈根斯对记者介绍完人体塑化标本的制作流程后反问记者。“当然是固化定型车间。”记者回答。

“Very good!”哈根斯竖起大拇指,“你是第一次看人体标本吧?你很有勇气,我的固化车间才是创造的策源地。”

-《了望东方周刊》记者于津涛/大连、北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