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杜绝了“器官移植中国之旅”的启示

作者﹕周晓辉

【大纪元2012年07月23日讯】 以色列移植协会主席李维医生(Jacob Lavee)日前表示,以色列业已立法并从今年4月份开始正式实施新的器官移植法,从而彻底了杜绝以色列人的“器官移植旅游”,同时该法案还禁止保险公司支付国民到海外移植器官的费用。新的器官移植法无疑针对的是此前大量以色列人前往中国的“器官移植旅游”,而有证据表明,中国提供的可移植器官来自于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据以色列当地报纸报导,早在2005年,每个月都有约30名急迫需要救命的以色列人,前往中国接受移植手术,主要是肾移植。有以色列官员曾言:“中国大陆器官移植费用比哥伦比亚少三成,进行移植的器官品质极佳,随后的医疗照顾也是全球最好的其中之一。”

当时并没有太多的以色列人仔细考虑器官移植的来源,一些人在询问时只是被告知来源于死刑犯。不过,有心的李维医生发现了问题。

2005年,当李维医生的一名病人告诉他中国能在两周内提供心脏,而且他的医疗保险公司也为他手术的时间做了安排后,他以专业经验判断,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心脏离开供体后只能存活几小时,能事先安排好哪天做手术,只有按需杀人才能做到,显然心脏来源存在问题。

经过调查后,李维医生发现中国有大量来源不明的器官供应。最终他从加拿大律师麦塔斯和加拿大前亚太地区国务秘书乔高合着的《血腥的活摘》一书中了解到,这些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了解了真相后,李维医生开始推动修改以色列的器官移植法,同时推动本国人捐献器官。

2006年3月,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附近设有集中营的恶行被曝光后,以色列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之一Maariv于4月3日以《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为题头版报导了有关苏家屯集中营的新闻。文章介绍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对沈阳苏家屯集中营的调查结果摘要,重点列出1999年以后中国脏器移植显著增加的数据。文章还提到《大纪元时报》刊登的沈阳军区老军医指证的集中营内幕,包括不止一个集中营偷卖法轮功学员器官、人体成为工业原料及使用封闭的铁路货车转移数千人,这些人被铐在扶手上像被吊起来的白条鸡一样等细节。文章结尾还对法轮功及遭受的迫害做了简短的介绍。

文章在读者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应。“太可怕了!!到了该真正揭露这些暴行的时候了。”“人们由于信仰和宗教被迫害…火车…焚尸…让我想起(对犹太人的)大屠杀。看起来我们从大屠杀中没有吸取任何教训。”“幸亏希特勒当年不卖廉价纺织品和玩具,否则(世界)也会对他的迫害置之不理。人们为了几个钱什么做不出来呢?”部份读者甚至建议抵制中国货,建议与中共政权断交等。

曾经被纳粹残酷迫害的以色列人开始反思,究竟如何做,才能制止这样残忍的事情发生。

2007年6月3日,以“解决移植器官短缺的伦理问题”为题目的研讨会在以色列佩塔赫提克瓦市的“拉宾医疗中心”会议厅举行。此次研讨会的举办显然与以色列人到中国移植的器官来源与道德伦理间的冲突、卫生部的医疗基金是否应停止支付到中国进行器官移植的费用有关。与会者中有医生、医疗机构的代表、道德伦理机构的代表和政坛人物。据说,会议召开前,还遭到了中共大使馆的阻挠,但阻挠并没有得逞。

研讨会期间,发言者讨论了有关道德伦理、卫生、宗教、社会和政治方面的议题。发言者一致认为,包括以色列在内的西方国家,应该坚决争取达到本国移植所需要的器官由本国捐献而不依靠其它国家。以色列希巴医疗中心外科和移植主任埃亚隆(Amram Ayalon)教授在发言中表示:“作为犹太人,我们不能(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袖手旁观。我们要提高我们的嗓门。”

同年8月,以色列警方逮捕了4名男子,他们涉嫌为以色列人前往亚洲进行人体器官移植充当中介。调查显示,他们已经为几百名以色列人牵线搭桥,并赚取了6百万元。其中的主要疑犯Medikt 公司总裁尤杜丁向以色列一家报纸承认:器官来自于中国大陆的死囚及良心犯,包括法轮功修炼者。

11月,220名以色列犹太教士、学者及政界人士签署了一份请愿书,呼吁停止在中国发生的暴行。签名人中有8名国会议员,40多位拉比和犹太领导团体(Jewish Leadership)的领袖们及其他重量级人物。

2008年2月,以色列北部城市Kiryat Motzkin首席拉比(Rabbi,犹太法学专家和犹太传教士)大卫‧祖克曼(David Druckman)呼吁,犹太人必须带头谴责中共为摘取器官而谋杀良心人士、特别是法轮功学员的罪行,并呼吁以色列人当奥运圣火在本月传到以色列时,参加聚会抗议中共政府侵犯人权。拉比祖克曼表示,犹太人“必须站在这场抗争的第一线,并采取各种可能的方式清除世界上存在的这种暴行”。

在以色列各界正义人士的努力和推动下,从2008年开始,以色列就没有任何一个病人为器官移植前往中国了。如今,以色列更是以立法形式彻底杜绝了“器官移植中国之旅”。以色列政府和人民的选择值得所有国家政府效仿,因为这样的选择就在告诉中共这个残忍的政府:我们谴责这样的暴行,我们不会为这样的暴行贡献一分钱。毫无疑问,当世界各地正义之声响起,当世界各国政府、人民坚定地公开抵制、谴责这样的暴行时,邪恶的中共还有立足的空间吗?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7/23/n3641216.htm

党媒报导德国器官移植丑闻反揭中共罪恶

刘晓

【大纪元2012年07月22日讯】 7月22日,中共党媒新华网刊登了这样一则新闻:德国爆出器官移植丑闻。这则新闻很快经由大陆多家媒体转载,广为人知。

新闻援引德国《南德意志报》20日的报导称,德国哥廷根大学医学院医生至少在25个案例中修改病患信息,让患者病情看似更为严重,从而使这些“紧急需要”肝脏捐赠的患者能排在“等待捐赠者名单”前列,优先获得肝脏移植。据悉,检方人员已介入调查。而德国医师协会器官移植常委会主席汉斯•利利耶将此事形容为德国移植医学史上最大丑闻。德国卫生部长丹尼尔•巴尔表示,器官移植丑闻或将“大大动摇”民众参与器官捐献的意愿。

这个被称为“德国移植医学史上最大丑闻”的事件,核心是医生涉嫌修改患者病历,进而可能导致器官捐赠信任危机。在丑闻发生后,不仅政府相关部门予以关注,检方人员也介入调查包括主治医师是否收受贿赂、是否有患者因哥廷根医学院患者“加塞儿”而死亡等,而且媒体还加以曝光,并引发了人们对捐赠透明度、病患个人信息保护等问题的讨论。

以笔者对德国人的了解,相信这个事件足以让德国人警戒,并在未来可以找到杜绝这种现象的有效办法。且不说德国人就此话题的大讨论,不妨来关注一下中共媒体对此新闻报导的背景和用意。

事实上,当今世界最大的器官移植丑闻——活摘器官正发生在中国。从2006年沈阳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曝光后,中共是百般抵赖、否认。然而加拿大律师麦塔斯和加拿大国会议员大卫•乔高此后的独立调查表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的确存在,而且令人发指。他们根据调查结果合着的《血腥的活摘》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正在我们身边发生。

今年2月王立军出逃美领馆提交的材料,目前已证实,确实包含有“薄熙来指示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证据(录音、密件等)及政法系统下达的对法轮功及异议人士的镇压文件”。美国政府已无法回避这样的恶行。在美国政府将活摘器官纳入美国申请签证表和写入2011年度人权报告后,7月12日,在法轮功“反迫害”十三年之际,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前举行了“解体中共 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大型集会。集会不仅向中共政府、中国人民传递了重要信息,还同时向美国政府、美国人民乃至世界各国政府都传递了极为清晰的信息,其中一点就是:我们这个星球上最为邪恶、最见不得光的罪行——活体摘除器官的确存在,任何人对这样的罪恶规避或沉默都是犯罪。

而就在集会后不久的7月15日至19日,第24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在德国首都柏林举行。18日,非政府组织“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还特别召开了主题为“在十字路口的移植医学”的圆桌讨论会,共同探讨发生在中国的活摘器官罪行。会议和圆桌讨论会让世界器官移植界、让更多的世人了解了中共的滔天罪恶,了解了中共政府从来不是人道至上,人权至上,而是政治和权力问题至上。

此番党媒在柏林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刚刚结束之际,报导了德国器官移植的丑闻,自然有深意。一则告诉国人,外国的器官移植也是存在巨大问题的,潜台词就是中国器官移植问题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二则告诉国际社会,不要单方面指责中国的器官移植,哪个国家都有丑闻。

可惜,党媒此举却反证中共器官移植存在巨大问题。德国曝光的器官移植丑闻是医生修改了病人的病例,让某些人优先获得移植机会,而中国的器官移植则是为了牟取暴利而进行有组织、有计划的杀人。虽然前者也可能造成了某些等候病患的死亡,但中共却是刻意谋杀了许许多多的健康生命。哪个问题更严重还用说吗?这样的邪恶还不允许国际谴责,不正表明犯下如此滔天罪行的中共根本毫无悔意吗?

更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德国器官移植丑闻不过是个人或某几个人的行为,曝光后,即受到政府、媒体、公众的批评,检方也介入了调查;而在中国,活摘法轮功学员、异议人士的器官无疑是得到中共政府支持的。中共政府正是利用国家宣传机器煽动民众仇恨法轮功这样一个以真、善、忍为生活准则的修炼团体,同时任由军队、武警医院公开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以达到其消灭这一团体的目的。中共政府的所为不仅是对中国人的犯罪,也是对全人类的犯罪,是在挑战人类道德的底线。

因此,中止中国器官移植罪行的唯一出路只有解体主导这样罪恶的中共,这大概是党媒最想告诉中国人的吧。

本文网址: http://cn.epochtimes.com/gb/12/7/22/n3640894.htm

柏林国际器官移植大会 医生了解中共活摘器官


“在十字路口的移植医学”研讨会于2012年7月18日在柏林召开,图为(左起)美国作家葛特曼、加拿大律师麦塔斯和法国医生金。(摄影:吉森/大纪元)

【大纪元2012年07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Christian Watjen 、刘成德国报导)在第24届国际器官移植会议的第三天,一位英国人站在柏林ICC国际会议中心前的广场上,他在观察着面前的这个群体:一些人在打坐,他们的背后是英文以及中文横幅,上面的文字和图片传递的信息是: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一些人在发着传单。不时有人从ICC国际会议中心出来,有的停下脚步询问,有的表示日前在美国开会时已得到资料了。

这群人是法轮功学员,他们想告诉这些参加器官移植大会的医生们,在中国有上万名与他们一样的修炼者,他们的器官被活活摘取,高价卖给需要器官移植的病人,之后这些法轮功学员被毁尸灭迹。这位男子看着这个群体说道:“在器官移植界消息灵通人士的圈子里,我们都知道这件事,但是我们不知道能做什么。”


在国际器官移植会议开会地点前,法轮功学员在展示功法。(摄影:刘成/大纪元)


在国际器官移植会议开会地点前,法轮功学员演示中共活体摘除器官。(摄影:刘成/大纪元)

如果这位英国医生参加了7月18日就在附近举行的一个名为“在十字路口的移植医学”(Transplant Medicine at a crossroads)的研讨会,或许他能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么。“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DAFOH,Doctors Against Forced Harvesting)在这一天邀请专家,共同讨论在中国发生的活摘器官罪行。

“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是一个国际性组织,由来自不同专业方向的医生们共同创建,总部所在地是华盛顿。该组织的目标是,制止发生在中国及其它国家的一切非法器官交易行为。

摘取器官得到中共政府允许


加拿大律师麦塔斯呼吁抵制中国医生和药物 (摄影:吉森/大纪元)

2005年中共政府第一次公开承认,中国95%的移植器官来自死刑犯。但是中国的政治犯是否也是器官移植的供体来源,这一点中共从来没有表过态。虽然如此,中共政府的表态还是证明了一个外界长期猜测的观点:摘取器官是得到中共政府的支持的。

麦塔斯先生长年调查研究中共政权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并根据调查结果与前加拿大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合著了《血腥的活摘》(Bloody Harvest)一书。两人并因此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

麦塔斯认为,死刑犯这种特殊身份的人被摘取器官,不能说他们是自愿的。也就是说,强制摘取器官这种行为和与之配套的系统在中共统治下早就存在了。

施瓦茨先生(Arne Schwarz)来自瑞士,曾以计算机专业人士的身份在医院工作多年,他讲到,虽然其他国家也存在非法器官买卖的勾当,但在中国有两点是与任何国家都不同的:第一,中国是唯一一个政府容许器官非法交易的国家;第二,中国军区医院直接通过器官非法交易牟取暴利。

国外制药公司卷入活摘罪行

因为施瓦茨曾作为计算机专业人士在医院工作多年,所以他精通医学文献搜索。这项优势在他调查西方制药公司是否也卷入活摘器官的罪行时帮了大忙。

施瓦茨在研讨会上讲述道,2009年9月他曾问过总部在瑞士的制药公司Roche,是否知道其公司生产的器官移植术后药物在中国用在哪里,那些移植的器官来自哪里。该公司在回信中这样写道:“Roche没有责任去了解器官来源。捐赠者的隐私和匿名受到法律保护。”

早在2005年就已有《商业报》记者询问制药公司Roche的前任经理 Franz Humer,为什么其公司要在中国做药物试验。Humer回答道:“与日本不同,中国对器官移植药物没有伦理及文化上的顾虑。”


来自瑞士的施瓦茨表示,西方制药公司卷入了活摘器官罪行。(摄影:吉森/大纪元)

施瓦茨所掌握的资料显示,在2004年至2012年间,西方制药公司在中国共做了1200例器官移植医药试验。在几所中国的医院有迹象显示,有法轮功学员因此而死亡。

施瓦茨加重语气说道:“自愿和透明原则是世界卫生组织对器官移植的规定。”另外,中共政府也绝不允许任何独立调查员亲临现场进行调查,这也违背了透明原则。

法国马赛医生金:我们必须表明立场


法国医生金认为活摘器官完全与医学基本的救人原则背离。(摄影:吉森/大纪元)

来自法国马赛的医生金(Harold King)表示,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每年都在大幅增加,远远超过死刑犯的数量。金认为中共政府对于器官来源的说法不可信,他认为,自2001年起中国的器官移植的大部份供体来自政治犯,其中大多是法轮功学员。因为炼功的缘故,他们的身体比其他人健康,因此就更容易成为活摘器官的受害者。

金是一位牙医,因为需要向接受器官移植的病人讲述有关口腔卫生的知识,他开始关注发生在中国的活体摘取器官的事件,并成为“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的发言人。

“中国是唯一一个不管是何种器官,也不管是哪种血型,都可以在两周内得到匹配器官的国家”,金说,和其他国家的几年时间相比,两周的等待期只能说明这背后有一个巨大的器官库,很多人等待着被摘取器官,之后死去。

金认为医学是用来挽救生命的,而活摘器官与这一医学基本原则完全背离。“我们必须表明立场,否则我们自己的伦理原则将泯灭”,他说。

仇恨与贪婪导致活摘器官罪行

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麦塔斯认为,仇恨与贪婪是促成中国出现非法活摘器官的主因。中共政府利用国家宣传机器煽动民众仇恨法轮功这样一个以真、善、忍为生活准则的修炼团体。另外,国家减少对医院的资助,当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关进劳教所后,就产生了“一个简单操控而又隐密的器官来源库”,麦塔斯说,医院可以从中谋取暴利。

麦塔斯建议,只要中国的情况没有改善,外国医学界就要抵制中国医生和中国的移植器官药物。

麦塔斯还建议医生不要将病人介绍到其它国家做器官移植,尤其不要到中国去,也不要为中国外科医生提供培训。另外,应该拒绝不能保证伦理职业操守的医生参加医生组织或者国际会议,也不应发表他们的学术论文。

麦塔斯认为,在网上寻找器官移植供体的行为也应该停止。麦塔斯发现在一个中国的网页上,19家中国医院公开寻找肾移植供体。

不久前,麦塔斯作为发行人之一出版了新书“国家器官”(State Organs)。这本书是由12位作者合作而成的,书中收入了这几年反强摘器官方面的新调查结果和进展,目前只有英文版。

以色列杜绝去中国“器官移植旅游”


前以色列医生李维表示,以色列已在今年四月份开始禁止保险公司支付国民到海外移植器官。(摄影:吉森/大纪元)

以色列移植协会主席李维医生(Jacob Lavee)是心脏科医生,他表示,以色列已经立法并在四月份开始禁止保险公司支付国民到海外移植器官。

当一名病人于2005年告诉李维医生中国能在两周内提供心脏后,Lavee医生以专业经验判断,这是不可能的,这个心脏来源有问题。在调查后他发现中国有大量来源不明的器官供应,之后他从加拿大律师麦塔斯和加拿大前亚太地区国务秘书乔高合著的《血腥的活摘》一书中了解到,这些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

了解真相后,李维医生开始推动修改以色列的器官移植法,同时推动本国人捐献器官。据李维介绍,从2008年开始,以色列就没有任何一个病人为器官移植而到中国去了。

今年四月,以色列开始正式实施新的器官移植法,杜绝了以国“器官移植旅游”(transplant tourism),即到国外接受器官移植。另外,此法案还禁止保险公司支付以色列人到海外移植器官的费用。

Lavee博士还提到了其它一些重要进展,比如大多数国际器官移植协会都已达成共识,只要参与过非法摘取器官的医生都将被禁止入会,他们的学术论文也不能发表。据德国《医生报》(Ärzteblatt)报导,这次器官移植国际会议上,所有来自中国的研究论文都被格外彻底地审查过,内容仅限于基础科学。大多数有关器官移植的专业报刊也都不再发表引用了来自中国的数据的学术论文。

其他信仰团体也是受害者


美国作家葛特曼称活摘器官是对全人类的犯罪。(摄影:吉森/大纪元)

《失去新中国》一书的作者、前美国智库研究员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曾进行了30多个证人采访,这些人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强行摘取人体器官的行为。葛特曼将这种行为称作“对全人类的犯罪”。

台湾一位有名望的外科医师曾“非常紧张而担忧地”对葛特曼表示,他的很多病人在中国移植了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葛特曼认为,摘取器官的罪行2006年达到高潮,现在仍然在继续。按照葛特曼的信息,到2008年,最少有6万5千名法轮功因为被摘取器官而导致死亡。葛特曼还发现,其他团体人士如西藏人、维吾尔人和一些基督教团体人士也成为活体摘取器官罪行的受害者,只是数量没有法轮功学员那么多。

葛特曼提到,2010年11月中共当局宣布,在三四年之内将结束摘取死刑犯器官。但是没有提到政治犯将受到什么待遇。

中国医生行动受限

此次来参加国际会议的160多名中国医生和其他国家的医生有些不同,其他国家的医生们都可自由行动,中午自由出入进餐,唯独中国医生早晚都是三辆大车定点接送,中午都在会议中心里统一用餐,从来都不出来。

很多国家的医生都曾经从法轮功学员的摊位前经过,和法轮功学员交谈,看他们展示功法,唯独中国的医生没有这个自由。每天都在会场外面发资料的法轮功学员希望中国大陆的医生也能够知道真相,不再当中共的帮凶。

参考文献:
《血腥的活摘》(含多种语言):http://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

“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DAFOH)的请愿书(英文):https://www.dafoh.org/Petition.php

(责任编辑:文婧)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7/21/n3640391.htm

大卫‧麦塔斯:为什么要关心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

迫切需要的抗议——法轮功被迫害案

作者﹕大卫‧麦塔斯
俞戴安 译


如果漠视法轮功学员的困境,我们其实正在侵蚀着自身的人性,把我们变成自私冷漠的人群。(大纪元资料室)

【大纪元2012年07月20日讯】【编者按】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今年七月初到访新加坡,出席了英语著作《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的介绍会。会后,有记者提出:有些人对于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境遇表示冷漠,认为那与己无关。麦塔斯先生在口头回答问题之后又特别撰写了本文作为全面回答。

有人问到:为什么我要关心法轮功学员因为被摘取器官而遭虐杀的事情?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我说:你还在等什么?难道你要等到有人为了摘取器官而杀害你时才抗议吗?到那时就太晚太晚了。

德国的马丁•尼莫拉牧师在1938年曾经这样写道:
“起初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此后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为摘取器官而杀人的罪行并非是针对法轮功学员开始的,之后也未止于对这个团体成员的迫害。在中国,这一罪行始于杀害死刑犯而摘取他们的器官。之后,这一罪行涉及到更广的层面。正如伊森‧葛特曼的调查所显示的,维吾尔人、藏人和家庭教会成员也都是摘取器官的受害者。

当1933年纳粹上台统治德国时,许多人曾经问过一个类似的问题:为什么我们要在乎纳粹对犹太人所做的事情?这与我有何相干?

当时的英国首相张伯伦,在1938年9月与希特勒、墨索里尼及法国总理达拉第一起签署了《慕尼黑协定》,允许德国吞并捷克的苏台德地区。捷克斯洛伐克对此却没有发言权。同一个月,在下议院,张伯伦为他的绥靖政策辩解称:希特勒指捷克当时虐待其境内的德裔少数族群。张伯伦还说:那是一个在“距离我们遥远的国度里、一群我们一无所知的人之间发生的争论。”现在看来,张伯伦当年的论调完全适用于今日的法轮功问题。有人可以说:中国以外的人们对法轮功一无所知;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打压是一个局外人不感兴趣的纷争。可是,张伯伦在那场他和他的许多英国同僚“不了解”的人群“争议”中对希特勒的姑息,却在不到12个月之后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四十万英国人的死亡、蔓延全球的战火以及大屠杀。

德国纳粹主张的灭绝式的反犹主义、要消灭各地的犹太人的决心,酿成并且延长了二次世界大战。二次大战给犹太族群造成的伤害和损失是无以言表的。犹太社区牺牲了六百万生灵,占其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东欧意第绪小城镇的文化彻底消亡。

全球也因而付出了代价。犹太人对全球的科技、艺术、文化和学业做出了重要贡献。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如果没有逃亡、成为难民,也会成为大屠杀的受害者。那些因为被摘取器官而失去生命的法轮功修炼者之死也是世界的损失。试想:如果他们能够幸免于难,将会为地球村做出何等贡献。

二次大战是我们这个星球的一场灾难和悲剧。这场战争的死亡人数是六千二百万,包括两千五百万军人和三千七百万平民(其中三千一百万是非犹太人平民)。

反犹主义和纳粹侵略之间有着直接的联系,因为纳粹德国入侵他国为的是消灭当地的犹太人。露西‧大卫多维茨(Lucy Davidowicz)在其著作《1933-1945针对犹太人的战争》中写道,纳粹德国的统治者实际用二次大战来掩盖他们对犹太人有计划的谋杀。(注一)

而反犹主义和日本的侵略其实也有关联。日本之所以有机会入侵亚洲是因为一方面日本与德国和意大利签署了三方同盟;另一方面是因为德国进攻亚洲的殖民势力–法国、荷兰及英国,从而造成了亚洲的权力真空。对犹太人的仇恨实际上把整个世界拖下了水。

这场战争的破坏性在战后依然延续。1945年建立的纽纶堡国际军事法庭在1948年即被废除,留下一半的案卷没有起诉,其中包括后来担任联合国秘书长和奥地利总统的库尔特‧瓦尔德海姆。不仅如此,还有数以千计的罪犯没有被确认或被指控。如果对这些人进行全力起诉追查的话,他们定会被绳之以法。同盟国的动机是期望在冷战中把西德保留在他们一边。(注二)

要有效抵制纳粹分子,就必须是全方位的。[不幸的是],本来作为战后机构计划的一部份,打算建立一个常设国际法庭,但是这一计划却作废了。同样的,地方的司法机构也不得不避开起诉当地的纳粹屠杀罪犯。

当年对纳粹分子的豁免演变成日后一个接一个种族灭绝罪行的执照。豁免犯下群体屠杀罪的纳粹分子与二战后接连不断的反人类罪行有着直接关联。这些罪行发生在卢旺达、柬埔寨、波斯尼亚和苏丹。

如果我们可以做一件事来逆转二十一世纪悲剧的发生,我有如下建议:在纳粹迫害犹太人一开始之际便进行全球化的、强有力的抗议。然而,我们不能逆转历史。但是我们可以从中吸取教训。如果人类可以通过二次大战中取得一个教训的话,那就是:在一个实行镇压的国家里,针对一个处于劣势的少数群体的全民仇恨会带来全球性的破坏。

如果我们对法轮功一无所知,我们最好要去了解它、而且要赶快了解。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群体所实行的虐待很可能将会影响到我们所有的人。

虽然中国没有要侵略其他国家以杀害当地的法轮功修炼者,但是,间谍活动、渗透和企图压制已然是常规作业。中国政府在世界范围内以威胁、恐吓、政治欺凌以及金钱利诱等手段来妖魔化、边缘化法轮功。

对人权的压迫是一个正在扩散的且无法洗刷掉的污点。它决不止于今天的受害者。除非有人挺身而出捍卫今日之受害者,否则,明天,受害的就可能是我们。

侵犯人权者往往采取“分而征服”的战略。他们通过分隔受害者与局外人,在那些本可以出手相助的人群中制造冷漠,从而可以对最脆弱者施行攻击。我们必须让局外人意识到:他们和受害者本是一体的。这样我们就可以打败那份冷漠。

令人遗憾的是,有那样多的侵犯人权的案例需要我们与之抗争。当选择从哪个案例着手时,应该首先解决最恶劣的事件。我们需要帮助那些在本国无法自助的受害者。

如果你是一个在中国为法轮功大声疾呼的人权活动家,你自己也很有可能变成一个人权受害者。高智晟先生的例子就是最好不过的说明。局外人一定要帮助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因为只有局外人才有安全保障的优势。

在海外对那些残酷政权的人权迫害进行抗争似乎令人绝望。因为那些侵害是如此根深蒂固,看起来根本不会松动。可是,南非种族隔离政策的取消,苏联和东欧共产体制的解体,拉丁美洲国家安全局势的变化,还有不久前埃及和突尼斯暴政被推翻,这些事件都清晰地显示出了相反的结论。

这些政权的僵化也正意味着它们是易碎的。对于其犯下的人权罪行施加压力逐步地撼动了此类政权,直到它们最终破裂(坍塌)。

无论在何种情况下,当我们针对侵犯人权进行抗议时,我们首要的听众应是受害者而非肇事者。我们的抗议行为不一定会打动侵犯人权的人,但肯定能触动受害者。对许多受害者来说,他们困境中最糟的部份是绝望感,那是由于感觉自己不被注意或被人遗弃而产生的。我们要和受害者站在一起,告诉他们:我们知道正在发生的一切,我们反对。我们的呼声将为受害者提供一剂良方。

人权属于个人而非政府。把人权交由政府打理,那么它必定枯萎。每一个个体必须维护人权以确保这些权利生生不息。

反人类罪是针对我们一切人的。当反人类的罪行发生时,我们都是受害者。当我们自己面临受害之境时,当人类家庭的另一些成员正在饱受凌辱时,我们不应默不作声。

对于那些发生在外国的侵犯人权的罪行发声抗议不仅是关乎他人的体现,也不只是为了阻止事情变得更糟。它是关乎我们自身、关乎现在。

与发生在外国的侵犯人权的罪行进行抗争是人道主义和关爱的表现,而对它装聋作哑则是残酷的、不人道的。我们的所行决定了我们如何为自我定位。如果漠视法轮功学员的困境,我们其实正在侵蚀着自身的人性,把我们变成自私冷漠的人群。

作为非法轮功修炼者,我们起来抗议对法轮功的人权迫害,恰恰因为我们并不修炼法轮功,而不应说:“尽管我们不修炼法轮功”。当我们凭着人道主义精神,跨越地域、精神和文化的隔阂,我们便能够确立自身最基本的整体性,团结一致。人道主义精神,那是我们共有的、属于人的纽带。

………………………………………………………………………………………………………………………
注一:班坦姆出版社,1976年,纽约,第122页。
注二:参见大卫‧麦塔斯和苏珊‧钱伦道夫合著的《迟来的正义:纳粹战犯在加拿大》,夏默希尔出版社,1987年版。

(本文作者大卫‧麦塔斯是加拿大蒙尼托巴省温尼伯市的一位著名国际人权律师。有8本专著,曾在加拿大最高法院为多宗国际组织的人权案件进行辩护。担任过许多政府职务,获得过众多奖项与荣誉。)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7/20/n3639710.htm

京媒报〝器官移植〞 曝黑幕?

【新唐人2012年7月19日讯】《新京报》一篇标题为〝中国每年150万人等器官移植 两年捐献量仅200例〞的图片报导,近日被《新华网》、《人民网》等多家国内媒体广泛转载。18号,《人民网》还一度放在头条。文章对中国器官移植和捐献现状的讨论,再次让器官移植背后的巨大黑幕展现在世人面前。

《新京报》的报导说,〝中国每年等待器官移植的有150万人,但两年来器官捐献的总量只有200多例。从1999年到2012年5月初,深圳多器官捐献成功72例,大部分发生在2010年全国器官捐献试点以后。这是一个看起来有点可怜的数字,尤其是和中国每年等待器官移植的150万人相比。〞

1999年7月,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下令迫害法轮功。2006年起,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人、证据就不断在国际上曝光。而中共因为一直拿不出数据回应,〝器官移植〞被划分为敏感地带。

根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报告,按照中国大陆自报的数字计算,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中国器官移植的单位和移植量暴增。

单以肝脏移植手术为例,1999年以前,全国累积肝移植手术仅100多例_次;1999年后的短短4、5年间,相当数量的医院,一名医生就施行了数百到上千例的肝移植手术。

2005年1月1号到2007年6月24号,据中国肝移植注册网统计,中国大陆肝移植登记例数就为9911。而且,相对海外器官移植平均要等待2——3年,中国很多医院表示,肝移植病人只需要1-2星期,就能找到匹配的器官。

《追查国际》发言人汪志远指,这些数据证实,中国大陆确实存在一个无法用捐赠和死刑犯器官来解释的,庞大的法轮功学员的活体器官库。

《追查国际》发言人汪志远:〝从99年算,前后10年,一年就是1600个死刑犯左右,全国这是。可是中国一年移植那么大量的数字。从目前,中共自己公布的各种资料看,它都无法解释的,它没法解释它这个器官来源。〞

不过,在十八大前,中共力求维稳的时期,《新京报》作为北京的媒体却率先报导〝150万〞和〝200〞之间怎么也算不拢的帐,还被《新华网》,《人民网》等喉舌媒体广泛转载,不能不让人觉得有弦外之音。

7月12号,在法轮功“反迫害”十三年之际,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前举行了“解体中共 停止迫害法轮功”大集会。集会向美国政府、美国人民乃至世界各国政府传递了一条极为清晰的信息就是:我们这个星球上最为邪恶的罪行——活体摘除器官的确存在。中共就是凶手。

时事评论员兰述表示,中共面对国际上强大的压力和抗议声浪,它开始预留后路。

时事评论员兰述:〝在这个处理过程之中,将来处理的方式,一种方式很可能就是最后造成整个中共体制的分崩,另外一种呢,就是这个中共最高层把某一部分,很大的这批人作为替罪羊把它踢出去。〞

兰述指出,中共体制就是制造血债的根源,即使暂时把哪一派作为〝替罪羊〞踢出去,另外一派在继承政权之后,迟早也会变成新的血债帮。

时事评论员兰述:〝只要中共这个体制本身它不破产,它不解体的话,中共最高层它应该非常清楚的认识到,去寻找替罪羊,去处理这个问题的方式,它不是一个最终的解决方式。〞

汪志远表示,中共的政法委就是〝盖世太保〞似的纳粹邪恶组织,是迫害法轮功的主要犯罪机构。目前政法委面临清洗,追查国际也陆续接到了很多中共官员提供的罪证和资料。他呼吁,全社会帮助进一步搜集、提供迫害法轮功人员的名单和罪证,以追查罪恶,制止迫害。

采访/白梅 编辑/尚燕 后制/郭敬

Beijing Media Talk about Organ Transplant prior to the 18th National Congress to Prepare to clean out the Scapegoats?

A recent article about transplants in China by the
Beijing News indicated that
there are 1.5 million patients waiting for transplant
every year and yet there were only about 200 donors in the past two years.
This report was widely adopted by many Chinese media
such as Xinhua.net, People.com, and so forth.
It also became headlines on the 18th news
report of People.com.
This article about the organ transplantation and donation
status quo in China has once again opened up the dark secrets behind Chinese organ transplants.

The Beijing News reported: There are 1.5 million patients
waiting for a transplant in China every year.
In the past two years, there were only about 200 donors.

Between 1999 and May 2012,
there were 72 donation cases in Shenzhen.
Most of them occurred after the National Organ
Donation pilot project launched in 2010.
This is a relatively pathetic figure comparing to
the 1.5 million people in China waiting for organ transplants each year.

In July 1999, former Communist Party General Secretary
Jiang Zemin ordered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Since 2006, witnesses and evidence about the communi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 from living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have continued to emerge in the international arena.

The CCP has not been able to respond with data and
“organ transplant” has been categorized as a sensitive topic.

The report from the 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WOIPFG) indicates that
in accordance with the reported data from mainland China,
the number of transplant institutes and volume of organ
transplants have both boomed since the CCP have
initiated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in 1999.

Take liver transplants for example,
here were a total of 100 cases before 1999.
Within four to five years after 1999, a doctor would have
conducted between several hundred to over a thousand cases of liver transplants.
This has happened in many hospitals.

The China Liver Transplant Registry recorded 9,911 cases of
liver transplants between January 1, 2005 and June 24, 2007.
It is known that the average waiting time for an organ
transplant is two to three years in any given country.
However, in China many hospitals indicate it would only take
one to two weeks to find a matching organ for a liver patient.

The WOIPFG spokesman Wang Zhiyuan comments that
these data confirmed that a huge live organ inventory
which neither donation nor the executed criminal organs
could explain does indeed exist in mainland China.
This inventory is involuntarily supported by the
persecuted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Wang Zhiyuan:”In the 10 years since 1999, there were an
average of 1,600 death row inmates a year in China.
With such huge transplant cases in China each year,
no data released by the CCP could ever explain the source of the organs.”

However, during the phase to safeguard stability before
the 18th National Congress,
the Beijing News reported this unbalanced figure of
1.5 million and 200,
and other official mouthpiece media such as Xinhua and
People even followed up and reported it as well, the overtones of the report are suspected.

On the 12th July,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from around the
world held a “Disintegrate the CCP, Stop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gathering against the persecution for the past 13 years
in China at the Capitol Hill of Washington DC.
This gathering delivered a very clear message to the U.S.
government, the American people and even governments around the world.
That is the most evil crime on our planet – live organ harvesting
does exist. The Communist regime is the murderer.

Commentator Lan Su indicates that in the face of strong
international pressure and protests, the Chinese Communists are preparing to escape.

Commentator Lan Su:”During the preparation, it might
lead to the total collapse of the entire communist system,
or the high level might kick out a large group of people
as scapegoats.”

Lan Su pointed out that the CCP system is the cause of
bloody debt. After kicking out the “scapegoats”,
the faction takes over the political power will sooner
or later become the new bloody debt gang.

Lan Su: “As long as the CCP system exists, the regime itself
should know clearly that finding a scapegoat is never going to be the final solution.”

Wang Zhiyuan indicates that the Politics and Law
Commission of the Communist regime is exactly like the evil “Gestapo” of the Nazis,
the main perpetrators behind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The Politics and Law Committee are faced with a cleaning out,
because the WOIPFG have received much evidence and
information provided by CCP officials.
He appealed to everyone to help collect names and

incriminating evidence of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to trace the evil and to stop the persecution.

http://www.ntdtv.com/xtr/gb/2012/07/19/atext734027.html

多政要证中共活摘器官 王立军交美材料属实

新唐人2012年7月16日讯】(新唐人记者朱智善、徐立采访报导)在7.20前夕,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纷纷举行大型集会和游行活动,抗议中共13年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极其惨烈的残暴手段。活动得到世界各国越来越多有良知的正义人士的支持。在这次活动上,美国多位政要证实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是罪行。《大纪元》报导认为,美国政要的发言证实了2月份王立军交给美国重磅材料属实。

7月12日,来自世界各地的两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聚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前,举行大规模集会,呼吁“解体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会上,多位议员及社团领袖公开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血腥暴行,新书《国家操控-移植在中国被滥用》也在当天正式出版。

追查国际负责人汪志远说:“作为追查国际来讲,我们掌握的情况看,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它是属于一个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特别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用这种方式屠杀法轮功学员,达到了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邪恶程度。 ”

汪志远表示,这个事情一旦曝光社会,社会上大多数人知道了这个情况,那中共马上要解体。

今年2月份当原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逃到美国驻四川成都领事馆时,当时就有消息说,王立军交给了美国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证据材料,让中共高层一部分人非常恐惧。

在法轮功“反迫害”十三年集会上,美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共和党资深众议员伊丽娜・萝斯-莱赫蒂宁(Ileana Ros.Lehtinen)对中共加剧迫害法轮功学员,特别是对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施以酷刑、将法轮功学员“洗脑”和活体摘除器官予以了强烈谴责,她并将主导迫害的“610办公室”与纳粹时期的盖世太保和苏联的克格勃相提并论。

美国国会人权委员会主席克里斯托夫・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在表达了对法轮功修炼者在这场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和虐待之际,仍持久不懈的向世人讲清真相的敬意后,公开指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残酷罪行——活摘器官,称这是“对人类道德的犯罪”。

“宗教自由大同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 for Religous Freedom)主席丹‧菲弗尔曼(Dan Fefferman)认为“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世界上最坏、最残酷的人权侵害”;中共在没有许可的情况下活摘器官、用这些器官做研究,这是中共对法轮功犯下的可怕、令人不齿的罪恶! ”

《大纪元》报导认为,议员们和非政府组织负责人的公开发言无疑清晰地证实了王立军出事后,某匿名人士曝光的其交美材料中包含“薄熙来指示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证据(录音、密件等)及政法系统下达的对法轮功及异议人士的镇压文件”的真实性。

汪志远认为:“王立军事件出现以后,很大范围内的人都在开始了解这个真相。民众已经开始觉醒,中共多年控制的局面已经解体了。追查国际现在进一步全面的收集中共政法委成员的组织名单以及他们的犯罪事实和证据,呼吁社会各阶层配合收集他们的罪证。”

不过,国防论坛基金会(Defense Forum Foundation )主席苏珊‧娜肖尔特(Suzanne Scholte)认为“任何人对活摘器官的规避或沉默都是犯罪,法轮功学员面对残酷暴行,平和且坚定的反迫害令人动容”。

法轮功发言人张而平指出,所有的人,所有的政府,不管国际社会还是中国大陆,每一个人的良心都面临着一个拷问。

“就是说你可以装睡着了,你也可以假装沉默,你也可以站起来替正义发声,或者你选择站在历史这边,主持公道谴责这种暴力,站起来阻止这场邪恶的暴力,所以在这个历史的转折时期其实每一个人、每个政府、每个民族都面临这样一个选择。”

张而平表示,国际独立调查员在调查证据面前,在国际器官移植的这些专业上著名的学者、专家和医生所写的文章面前,现在国际社会全都知道,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除器官这样的一个惨无人道的事实。

因此,张而平希望每个人都做出正确的选择站在历史这边,站在正义这边,阻止这场历史上最邪恶的这场迫害。

大马医学界聚焦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图)

文/马来西亚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二零一二年七月十日,马来西亚卫生部旗下的器官移植单位(Transplantation Unit,Medical Development Division)和马来西亚器官移植协会(Malaysian Society of Transplantation)共同主办了一场题为“器官贩运和交易的真相与风险”(The Realities & Risks of Organ Trafficking)的讲座会。获得二零一零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国际人权律师兼《血腥的活摘器官》著作人之一大卫•麦塔斯教授(David Matas)受主办当局特别邀请,作为当天课题的唯一主讲者。


大卫‧ 麦塔斯受邀主讲“器官贩运和交易的真相与风险”。


大卫‧ 麦塔斯受邀主讲“器官贩运和交易的真相与风险”,获得医学界的热烈支持。


大卫‧ 麦塔斯受邀主讲“器官贩运和交易的真相与风险”获得医学界的热烈支持,出席者阅读资料。


大卫‧ 麦塔斯受邀主讲“器官贩运和交易的真相与风险”获得医学界的热烈支持,出席者发问问题。

这场讲座获得医学界的热烈支持。早上十一点半,上百名当地的医学专家、医生和护士以及关注医学伦理道德的律师来到位于吉隆坡的马来西亚医学专科学院,踊跃出席了这场讲座会,全场满座。主办当局更临时增加座位给予及时赶上来聆听麦塔斯演讲的出席者。

在长达一小时多的讲座中,主讲人麦塔斯从器官移植伦理道德上出发,在讲座中提出了十四项各国器官移植机构应该遵循的原则。麦塔斯多次强调发生在中国非法器官移植的严重性,特别是中共遍布整个国家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邪恶行径,这点和其它国家的黑市器官移植是不一样的。他认为无论患者多么危机也不应该牺牲另一个人的性命来进行器官移植手术。

据麦塔斯在讲座上的发言,中国自一九九九年以来成为全球的器官移植大国,移植手术案例大幅度增长,世界各国都有大量病患前往中国接受肾脏、肝脏、心脏等器官移植手术。他说,这些器官供体都是来自被活体摘取器官的法轮功学员。

麦塔斯:国际社会应制止活摘器官的恶行

麦塔斯近年来受邀在全球各地演讲,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他向马来西亚政府和医学界提出十四项建议,以遏制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其中包括不要介绍病人到中国移植器官、停止为来自中国的医疗人员提供器官移植的培训、拒绝发表以死刑犯器官进行移植作为研究对象的学术论文、拒绝让非法器官移植的医疗人员加入世界器官移植学会(The Transplantation Society)、各国外交部向公民提出不要前往中国进行移植手术的旅游警告,以及不要为前往中国进行移植手术的病人提供保险服务等。

在回答出席者提出的疑问时,麦塔斯认为,虽然中国不是唯一一个出现器官贩卖的国家,但是目前发生在中国的器官贩卖是由政府操控,其它地方则只是黑市买卖。“例如印度也有黑市买卖,但是印度政府会设法杜绝,而中共动用了公安、武警、全国军医院等完整系统,政府本身参与贩卖器官牟取暴利。”

麦塔斯指出,自二零零六年《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面世,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被揭露以来,世界上多个国家都制定一些政策杜绝非法器官移植,例如澳洲停止为中国的器官移植医生提供培训,以色列取消了前往中国移植的病人的保险服务。“他们亲口对我们说,是因为看了我们的调查报告而做出这样的决定。”此外,台湾政府也禁止了器官贩卖中介的活动。

麦塔斯在结束其演讲时表示,他了解到马来西亚正在尝试通过制定法律来制止非法器官移植。他说如果马国在这方面能有所突破,将成为这方面的世界领导者。

马来西亚三名器官移植医学专家异口同声表示,病患选择到海外进行违法的器官移植手术,违反了医学伦理道德,助长了摘取死刑犯器官和黑市买卖,而且对受体也造成极大的危害,这种做法应被遏止。

哈吉•星医生:应阻拦患者涉及非法器官移植行为


马来西亚器官移植协会主席拿督哈吉•星医生在记者会上解答问题。

马来西亚器官移植协会主席拿督哈吉•星医生(Datuk Dr Harjit Singh,President of the Malaysian Society of Transplantation)向媒体指出,身为有责任感的人将阻止病人涉及非法器官移植行为的。这种违法移植等于是买卖交易,讲的是牟利,他们不会把患者的健康摆在第一位。

拿督哈吉•星医生说:“我们身为有责任感的人应该阻拦患者涉及非法行为。人们应该选择在伦理道德上正确的、合法的途径,而不是非法的途径。”

卡沙里医生:卫生部将停止资助药物予海外移植器官的病人


吉隆坡中央医院肾脏部高级顾问暨主任拿督卡沙里医生在记者会上解答问题。

吉隆坡中央医院肾脏部高级顾问暨主任,拿督卡沙里医生(Datuk Dr. Ghazali Ahmad,Senior consultant And Head, Department of Nephrology HKL)会后向记者透露,政府意识到非法的器官移植正在发生,因此自二零一二年开始,卫生部将停止资助药物给到海外进行器官移植手术的病人。

“在马来西亚公立医院进行移植手术只需要马币500元(约美金160元),在海外移植器官需花费马币15万至20万(美金4万8千元至6万4千元),这是贩卖器官牟利。病人或许可以得到他们要的器官,但可能已经犯下罪行和触犯伦理道德。”

莉拉•雅斯敏医生:我们不可以再制造这么多悲剧


国家移植资源中心首席经理莉拉•雅斯敏医生在记者会上解答问题。

国家移植资源中心首席经理莉拉•雅斯敏医生(Dr Lela Yasmin Mansor, Chief National Manager,National Transplant Resource Centre)在接受记者访问时指出,卫生部、器官移植协会和资源中心邀请麦塔斯到这里来演讲的原因是希望通过这次机会,能让民众、媒体和大家知道到国外进行非法器官移植手术并不是解决方案。

针对麦塔斯提出发生在中国的绑架和杀害法轮功学员以摘取他们的器官的问题,莉拉医生表示,目前海外的器官移植手术,只会助长违反死刑犯意愿摘取器官,以及人体器官黑市买卖等违反伦理道德的风气。“我们不可以再制造这么多悲剧。”

背景资料

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一九九二年五月由李洪志先生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根本指导,按照宇宙的演化原理而修炼。经亿万人的 修炼实践证明,法轮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炼的人带到高层次的同时,对稳定社会、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在大陆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十多年来众多法轮功学员广泛遭受酷刑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及被其它方式迫害致死等。

二零零六年,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人权活动家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接受“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调查团”之请,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独立展开调查。在取证困难的情况下,通过多方数据的对比和调查访谈,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麦塔斯及乔高发表了第一份《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得出的结论是,从二零零零年开始,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一直发生,而且遍及全中国。

他们两人的这项调查一直在持续进行,也一直有新的证据出现。从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九年共发表了三次调查报告。二零零九年十月发行的《血腥的活摘器官》是依据报告的第三版发行的书籍。书中收录的五十二项不同证据,包括采访证人、大陆器官移植医生等,书中引用的数据全部来自于中共当局和大陆有关机构曾经公布过的官方数据。综合所有这些证据,证实有关中共活体摘取并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指控是真实的。麦塔斯称这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调查结果震惊全球。

几年来,麦塔斯和乔高持续奔走各国,先后到过四十多个国家、八十多个城市,揭露中共血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期望能够尽早制止这种罪恶。

大卫•麦塔斯先生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和牛津大学两所世界顶尖学府,他曾在人权、移民和难民法律事务方面做出突出贡献。麦塔斯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获得加拿大总督颁发的平民最高荣誉——“加拿大勋章”(Order of Canada);并因揭露中共活摘器官人权暴行而获得二零一零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