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调查:65000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

第24届国际器官移植学会大会近日在德国召开,期间国际组织“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举行了名为“在十字路口的移植医学”的研讨会。有知名记者经独立调查后披露,到2008年,最少有65000名法轮功学员因被中共摘取器官而死,中共还强摘西藏人、维吾尔人和一些基督教徒的器官。

资深记者依森・古特曼(Ethan Gutmann )曾是美国智库的中国问题专家,写有《失去新中国》一书。当他几年前刚听说活摘器官时,并不相信,后来他采访了30多个直接或间接参与了强制摘取器官的证人,还听台湾一位有名望的外科医生说,他的很多病人在中国移植了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古特曼经过独立调查发现,摘取器官的罪行到2006年达到高潮,现在仍然在继续。到2008年,最少有65000名法轮功学员因为被摘取器官而死亡。其他团体的人士如西藏人、维吾尔人和一些基督教团体人士也成为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罪行的受害者,只是数量没有法轮功学员那么多。

7月18日古特曼在研讨会上说,(录音)我们知道活体摘除器官,大概始于1994年。到2006年间就成为惯例了。王立军对辽宁省数千的器官活摘情况了如指掌。按惯例的话,无疑,法轮功学员也被活摘了器官,这是没有疑议的。我相信他们所说的,就是手术施行时,被摘器官者还活着。当时是一桩非常耸人听闻的事情。如果被摘器官他们还能活,但若被摘了重要器官,就活不过几分钟。残忍的是,不管他们死了还是活着,都摘取器官,非常骇人。”

以色列医生亚考布・李维博士(Dr. Jacob Lavee)曾经是以色列器官移植协会的主席。2005年,他的一位病人告诉他,在中国可以在两周内移植心脏。他从专业角度判断,这个心脏的来源很有问题。在了解到这些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后,李维开始推动修改以色列的器官移植法。2008年以色列禁止保险公司支付以色列公民到海外移植器官的费用,因此杜绝了以色列人到中国去做“器官移植旅游”。

亚考布・李维博士介绍,现在大多数国际器官移植协会都已达成了共识,只要参与过非法摘取器官的医生都被禁止入会,他们的学术论文也不能发表。(录音)“2008年这个法律出台后,没有任何以色列公民到中国去做器官移植手术,此前几百人去做过。”

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合着过《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的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麦塔斯介绍,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所做的独立调查也证实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录音)“我们还在找新的证据,所有找到的证据无不证明了我们的结论。更多的人们加入我们的调查。

包含麦塔斯在内的十二位作者近期出版了《国家的器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一书,书中收入了这几年国际反对强摘器官方面的最新调查结果和进展。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唐音、特约记者君卓采访报道。
http://soundofhope.org/node/275338

《国家器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中共会非常惧怕


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血腥暴行的又一本新书《国家器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State Organs: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日前正式出版。(大纪元图片)

【大纪元2012年07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明希美国华盛顿DC报导)7月12日,在华盛顿DC法轮功7.20反迫害大集会上,多位美国国会议员及非政府组织领袖公开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血腥暴行,一本新书《国家器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State Organs: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简称《国家器官》)也在当天正式出版。

编者﹕中共政权会非常惧怕这本书

书中说,中国的器官移植不同于其他任何国家,几乎所有的用于移植的器官都来自于囚犯,其中许多是良心犯。杀害囚犯获取他们的器官,冲破了最基本的医学道德与伦理的底线。《国家器官》一书,探讨了中国以国家机器的方式参与这种器官移植滥用的现象。

该书编者、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说,人类研发器官移植的技术最初是为了救人,现在却被中共滥用来杀人牟利。有鉴于此,器官移植手术必须有一定的道德规范。

该书的共同编者特雷.垂伊(Torsten Trey,MD,PhD)医生是总部设在华盛顿DC的“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协会”(DAFOH)的首席执行主任。日前,他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详述新书的由来,以及他在著书编辑过程中的感受。

“我认为,每个看过这部书的人都会感到震惊,中共政权会非常惧怕这部书。”垂伊医生说。

最新数据证实中共活摘器官仍然存在

谈到新书的由来,垂伊说,麦塔斯在2006年的独立调查发表后发现,虽然中共政权不透明,但从2006年至今仍收集到不少新数据。于是,麦塔斯根据近几年中国死刑犯人数,移植手术数量等新数据撰写了一篇文章,同时邀请他做共同编辑,连同其他医生和专家的稿件,汇编成一部新书——《国家器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 。

垂伊说,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发现,有证据显示,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即使在国际上曝光后,却仍在继续。这激发了很多人的关注,他们希望行动起来,必须做点什么来制止这一暴行。于是,跨国家、跨地区、跨职业的合作由此展开。”

新书汇集了来自全球四大洲七个国家的医学界、法律界及人权专家的11篇论文,出版前已在Amazon等网站预售。

中共活摘器官是国家犯罪

垂伊介绍,在编辑过程中,当把来自世界各地的反映中国活摘器官有关现状的论文汇总起来后,其严重程度连他自己都感到吃惊不已。

“我们最后选用《国家器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作为新书的标题有多层涵义﹕一、器官移植是在全国范围内存在的现状﹔二、是以国家机器的方式执行的﹔三、中共把中国公民当成是国有财产,把个体的器官当成国家或集体牟利的手段。”

垂伊进一步介绍,“从这本书的封面图片,人们可以发现,几位医生在手术台上操作着,但医生们具体在做什么,那是人们所看不见的。这部书的内容,只是中共活摘器官黑幕的冰山一角。从点到线,那是种族灭绝大屠杀的罪行。”

“我认为,每个看过这部书的人都会感到震惊,中共政权会非常惧怕这本书。”垂伊医生说。

证据显示 被活摘器官的受害者来自法轮功等良心犯

被誉为科技界最有影响力的十大人物之一的美国宾夕法利亚大学生物伦理学中心主任亚瑟.卡普兰(Arthur Caplan)教授在书中说:“如果你去中国,在那里要在三周内完成肝移植手术,这就意味着得安排杀掉一个人。如果你仅仅是等候有人在监狱里死去,是不可能在三周内就等到一个能匹配你血型和组织的肝。只能是做血液和组织配型来找一个合适的器官供体杀掉他。这就是根据需求来杀人。”卡普兰教授的结论是,中国大陆活摘器官“为需求而杀人”的现象普遍存在,并仍在年复一年地持续着。

书中有专家提到,自1999年以来,中国政府及其分布在全国各地的机构,尤其是医院,拘留所和人民法院,他们处死了大批法轮功学员,但具体数字不详。这些受害者的重要人体器官,包括肾脏、肝脏、眼角膜和心脏,都被强行摘取,被高价出售,有的出售给外国人。这些外国人只需等待两至三周时间,就可以拿到一个中国人的器官,而在自己本国往往需要等待数年,直到有人自愿捐献此类器官。

《血腥的器官摘取》的作者麦塔斯和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说,“对中共而言,法轮功犹如纳粹眼中的犹太人一样。中国驻海外领馆耗费大量金钱与精力宣扬诬蔑法轮功言论;大陆派出所、劳教所、监狱所关押的人,超过一半是法轮功学员。这些事实并不说明法轮功如何,却充分地体现了中共的邪恶。”

麦塔斯说:“法轮功的核心原则是真善忍,就像一面镜子反映了中共的假恶斗。若不了解中共是如何迫害法轮功的,就很难深入的了解中共。”

引国际社会关注

垂伊医生说,国际上一些医生的努力,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以色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以色列已立法实施禁止保险公司支付公民到海外移植器官的费用。

他介绍,当一名病人于2005年告诉以色列移植协会主席李维医生(Jacob Lavee)说中国能在两周内提供心脏后,Lavee医生以专业经验判断,这是不可能的,这个心脏来源有问题。在调查后他发现中国有大量来源不明的器官供应,之后他从麦塔斯和乔高合着的《血腥的器官摘取》一书中了解到,这些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

了解真相后,李维医生开始推动修改以色列的器官移植法。据悉,从2008年开始,以色列就没有任何一个病人为器官移植而到中国去了。

垂伊医生说,5月24日,美国国务院在2011年度人权报告中,首次明确提到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问题。另外,自去年6月开始,美国非移民签证申请表DS-160新增一项提问,要求申请人回答“是否参与过强制移植人体器官”。这说明美国已经承认这一事实,但只跨出了一小步。

他呼吁美国及国际社会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展开全面的、独立调查,让罪恶不再继续,正义得到伸张。他还呼吁中国的相关医生放下屠刀,建议国外的医生和团体不要将病人介绍到中国去做器官移植,也不要为中国外科医生提供培训。他也呼吁所有的人站出来谴责、制止中共的罪行。

垂伊说,“面对历史的记录,每个人做了什么,都无法推卸责任。”

据悉,《国家器官》一书的中文版将于今年8月出版发行。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7/24/n364232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