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怡: 器官移植,中国医生的骇人言论(二)

作者﹕王文怡

【大纪元2012年06月28日讯】 医生的誓言

前面提到,那位来自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肝移植副主任医师,话中杀气腾腾,他那种在残忍的暴力面前表现出来的习惯与麻木,真实的折射出为什么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种反人类罪能够发生在今天的中国! 那是因为中共本身的暴政本质和洗脑控制,可以将人变成豺狼魔鬼,因为它本身比豺狼魔鬼更加凶残。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文化中讲究人与人的关爱,更有对生命的敬畏和对神的感恩。在没有中共的中国古代社会,人们相信善恶有报,因此会内律,约束自己不做坏事。

西方社会中人们也说“要爱人如己”。每一位在西方医学界受过教育的人,在宣誓做职业医生的时候,都要重复这2个誓言:

第一个是西波克拉底(Hippocratic Oath)医师誓约:最重要是不伤害(FIRST DO NO HARM);第二个是著名的南丁格尔女士(Nightingale Pledge)誓言:不能伤害。这两个“不伤害”,就是西方医护人员必须恪守的伦理标准和职责。

20世纪的西方学术界,有一位著名学者叫弗兰克纳(William Frankena)。他提出的伦理学4个义务和行善原则,是西方很多大学和医学院课程中的学生必读内容:

一是不应施加伤害,
二是预防遭受伤害,
三是应当除去伤害,
四是要做善事或促进善事生成。

为此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人,特别是一名医生,在西方伦理学基点上就是要保护生命,或保护生命不受到任何伤害。这不仅是一个人的道德标准,更是医生的首要职责,同时又是从事医务工作和职业人士的庄严誓约。西方医学生上学和毕业时都要为此举手宣誓,其目地是要让每个人都记住这个誓约并付诸行动。

西方伦理学是医学院的一门重要课程,其中教授的很多普世价值原则,对社会有很大影响。伦理学在医生执照的三部(基础医学、临床医学、管理病人)考试中占有重要比例。记得在伦理学上还谈到一个近代的准则,即1988年Gert原则——首先是不伤害不杀害病人“do not kill”;第二是不要造成病人的痛苦或者是疼痛;第三是不能使病人失去能力;第四是不可触怒或侮辱病人;第五是不能剥夺病人的权利与福祉。

这就是作为一名医生应该持守的最基本的伦理与原则,虽然这些伦理原则似乎起源于西方,但已成为正常社会人类所认同普世价值。

从前面中西方历史和文化角度看,对于敬畏生命、不伤害的原则,是不分国界、不分民族、不分种族的。不管是那个国家的医生,无论你是内科医生、外科医生或哪一科的医生,都应该按照人类普世原则和伦理道德去做。

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的哲学

大纪元著名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中有这样一段论述:

唯有共产党认为“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为了维持一个“斗”字,就要在人民中煽动仇恨,不但中共自己要杀人,还要挑动群众互相杀。让人民在不断的杀人中学会漠视他人的生命、他人的痛苦,在种种非人的残忍暴行面前,变得习惯与麻木,使得侥幸逃过暴行成为最值得庆幸的事,从而使中共的统治可以凭藉残酷镇压得以维系。

因此,中共在几十年的屠杀中不但摧毁了无数的生命,更摧毁了中华民族的精神。许许多多的人,已经在残酷斗争中形成一种条件反射。只要中共举起屠刀,这些人立刻放弃一切原则,放弃一切判断力,举手投降,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的精神已经死亡。这是比肉体死亡更可怕的一件事情。

警察头子王立军因“研究”器官移植而获奖

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在迫害法轮功期间,不但“造就”了残忍麻木像张医生这类的人,更有像王立军那种“变态、残暴、无情、专横”的人物“出土”,担任公安局局长的职位,让他在践踏法治的平台上“如履平地”。

4月19日,路透社综述了王立军“戏剧化”的人生经历及其张扬、怪癖、残忍的性格。这为王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做了一个很好的注脚。

路透社引用消息来源说,王立军爱以自我为中心,性格怪癖。经常亲自做尸体解剖,一名王立军在东北时候的同事说,王有时候亲自给死刑犯尸体做解剖,称他想看看,“他们的心是黑的还是红的。”

据总部位于美国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一份报告说,王立军在2003年5月至2008年6月担任锦州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锦州市副市长期间,创办了“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从事对人体器官移植的研究,并担任该中心的主任。

王立军的官方简历显示:王立军在国内首次进行《注射药物后器官受体移植试验研究》,曾主持《无创伤解剖》重大课题研究。王立军还担任“中国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主任,这个中心涉及“器官移植研究”。事实证明,锦州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实质上是用活人做法律医学研究、器官移植、药理学试验,所描述的场景阴森恐怖。

这不仅在国际医学上严重违背了人类伦理学,而且与刑事杀人罪犯无异,是践踏人权的卑鄙丑行。

2009年底,追查国际公布了一份令人震惊的证词,一名持枪警察说,他亲眼目睹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全过程。

证人录音:“不打任何麻药,刀在胸脯上,手一点也不抖,直接戴着口罩拉出来。当时我们一人拿一把手枪在旁边站岗,这个时候已经拉开了,然后她就嗷的大叫一声,那个女人就嗷…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这个时候,那个医生、军医犹豫了一下,然后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们的领导一眼,然后领导点了一个头,他还继续把血管…先摘的是心脏,然后再摘的是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啊啊… … 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证人同时揭露,他在为锦州公安工作期间,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命令对法轮功学员“必须斩尽杀绝”。

证人录音:“当时王立军,现在的重庆公安局长,下死命令‘必须斩尽杀绝’。”

“现场心理研究”是王立军参与活摘器官的罪恶遮羞布

调查资料显示,王立军通过他的所谓现场心理中心注射死亡针剂将人处死,因为王在获奖发言时提到,人被注射药物后几分钟内开始取器官,他甚至说看到一个人的器官延续到其他人的生命上他觉得很兴奋,很激动。实际上王说得非常清楚:他们如何杀人取器官!这个杀人过程就是给人注射死亡针后摘取器官。而怎样判断这个人的死亡过程(死亡的标准是什么),这方面王立军根本没有提,他们只关心给人打了死亡针以后能盗取器官,再移植到花钱买器官的人身上。

王立军还做了“药物对受体器官的影响”的研究,他的药物即注射使人死亡的药,致使被注射的人短时间内死亡。然后,王力军将器官摘出来用保护液冲一下,再用到被移植的人身上。这个过程必须很短才能够保证器官可用,因为毕竟器官已经被他的药毒了一下,直接移到他人身上是存活不了的,因此王立军就使用各种保护液和缓冲液。王所说的研究是在洗清过程中将毒素、毒药成分冲洗出去,然后把脏器再用到接受移植的人身上。

王立军所说的可以在很短时间内取出脏器(王自称几分钟),这个过程就是活体摘取的过程!医学上称人还有生命体征(呼吸、心跳、脉搏)在,就是活体的概念。王称在几分钟内把器官取出来,实际上是为缩短缺血时间以便器官存活时间增长。这个过程就是杀活人取器官的过程!

很明显,这个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实际就是活摘器官的一个杀人场所,而王立军竟然因其研究中心的反人类行径获得了中国的“科学奖”!从事一桩完全是反人类、反伦理的所谓观察,一个国内外从来没有人敢做的这个观察获得研究奖!西方社会有“不伤害”誓言,哪个医生敢于参与这样的事情?而在法制被踩到脚下的锦州、重庆,本不是医生,而是警察出身的王立军却以此杀人成果频繁获奖,这只能说明中共的警察局、监狱、心理研究中心沦落到多么黑暗的地步。正如王立军的前同事所言,王立军所参与的犯罪,被枪毙1,000回也不为过。

王立军任锦州公安局长期间,多次下令对法轮功学员“必须斩尽杀绝”。他本人参与过对多名法轮功学员的抓捕,并多次严刑拷打、刑讯逼供。而他罪恶的背后,是薄熙来追随并执行江泽民铲除法轮功信仰人群的邪恶政策。辽宁省是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仅由明慧网公布确认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高达406名,失踪的法轮功学员更是难以计数。薄熙来为爬上最高权力中心,为赢得江泽民欢心,江去大连时,薄还在市府建筑上悬挂江的巨幅画像。

从波士顿美国器官移植大会上遇到的天津张医师,联想王立军犯下的罪恶、江泽民流氓集团给中国带来的道德沦丧之灾难,我看到了中国移植界专业人员在中共暴虐统治下的一个缩影,突然发现,这个移植医生可以说是生命的悲剧,并具有一定代表性——不知不觉做了党的驯服工具,失去了人应有的善念和伦理。

回归人类正统文化中国才有希望 

在中共建政的60多年中,“传统的信仰和价值观被共产党强力破坏;原有的正常伦理观念和社会体系被强制解体;人与人之间的关爱与和谐被扭曲成斗争与仇恨;对天、地、自然的敬畏与珍惜变成妄自尊大的‘人定胜天’。由此带来的社会道德体系和生态体系的全面崩溃,使整个中华民族都陷入深重的危机”(《九评共产党》)。

波士顿之行也让我看到希望,除了西方医生,不止一个大陆医生过来了解真相,还有一名医生笑着说,“我在大陆时翻墙看到这方面的报导,我支持你们。”“我想了解更多三退的事情。”随着破网软体的普及,更多有良知的中国人看到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的邪恶曝光,肯定会觉醒,并做出正确的生命选择。可以说,中共解体的日子已近在眼前。

真诚希望你能走好这关键的一步。
作者简介:王文怡毕业于中国吉林大学医学院(原吉林医科大学)。美国芝加哥大学神经及药理博士,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和纽约西奈山医学院病理科医生。因揭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器官的罪行,于2006年12月获得人权观察亚太区年度奖。

(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6/28/n3622694.ht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