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怡: 中国移植医生的言论令人震惊 (一)

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挑战人类道德底线

作者﹕王文怡

【大纪元2012年06月26日讯】2012年6月2日到6月6日,世界各国4000多名医生、医护人员、医院管理人员,来到波士顿这个百万人口的城市,参加第7届美国器官移植大会。

第一次世界器官移植大会2006年7月也是在这里召开的。第一届大会时,加拿大政府前亚太司司长乔高先生,以及几百名法轮功学员赶到这里,举行新闻发布会、请愿等大型活动,揭露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及政法委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和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当时三天的活动引起了与会几千名医生极大的关注。

波士顿——与世界移植医学的发展密切相关

波士顿的历史和移植医学发展史有密切的联系。人类历史上第一例肾脏移植就是1954年在波士顿完成的。当时,默里医生在波士顿的麻省总医院任职外科移植医生期间,施行了世界上第一例肾移植手术。

波士顿这里有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世界闻名的移植中心也坐落在这里。从历史上和它现代的发展上,波士顿和整个世界的移植科学发展有着密切的关系。

针对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器官的残暴罪行,针对中国器官移植的主要器官来源是”死刑犯”,国际医学界成立了“反对强摘器官医生协会”这样一个非政府组织,该组织从医学伦理这个角度推动抵制没有经过本人同意而强行摘取死刑犯、良知犯器官这样的反人类罪行。

这次移植大会,“反对强摘器官医生协会”也应邀参加并获得一个正式的展位,而且在6月3日和4日组织了两天的研讨会,商讨国际医学移植学专业人员如何面对中共体制下移植专业人员参与的非人道及反人类罪行。与会期间,世界各国很多医生来到“反对强摘器官医生协会”展台,签字表示支持和关切,更有很多医生表示要参加到“反对强摘器官医生协会”组织中尽一份力量。

西方移植医生:活体摘取器官的罪行必须立即停止

拉维医生是位心脏移植医生,担任过以色列器官移植协会主席,他以《中国使用囚徒器官对以色列器官移植新法律的影响》为题,介绍了他是如何了解到中共利用移植医学强行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作为医生他如何在自己职责范围内推动以色列通过新法律,从而有效阻止了以色列人到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的经历。

拉维医生说:“我的故事开始于2005年。有一天,我的一个严重心衰病人,告诉我一个不寻常的消息。在等待移植名单上排了近两年还是等不到器官,由于他总等不到一个合适的心脏,他受够了,他的医疗保险公司经纪人告诉他,两周后他可以去中国,已为他安排好在某一天给他做心脏移植。”

拉维医生表示,心脏离开供体后只能存活几小时,如果能够事先安排好哪天做手术,那就意味着:只有在特定时间杀人才能完成预定的移植手术!

了解西方移植过程的医生都知道,在西方世界,很多人是在捐献器官的文件中签了字,在自己发生生命意外并死亡后,才容许移植医生将签字人器官取出,用在他人身上。但是这样的移植手术根本无法事先预知何时可以做,因为任何人都无法预知捐赠人何时会发生生命意外。

拉维医生从专业角度发现,中共体制下移植器官和手术的运作,藏匿着非常不寻常的可能罪恶,这激起了他去寻找真相的冲动。

之后不久,麦塔斯和乔高发表了《关于中共活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调查报告》,让拉维医生恍然大悟,明白了在中国医院为什么可以预知哪天能做移植手术,为什么在中国医院可以花高价在一、二个星期内买到任何器官。原来法轮功学员大批的被关押,被酷刑迫害,被打死都算是”自杀”,使得那些丧心病狂只想发财的公安人员、劳教所看管人员、军队和武警医院的移植医生,还有一些民用医院有所谓“攀登移植医学高峰”野心的人,参与了按需要(器官的时间)杀人取器官的罪恶。

从此,拉维医生在以色列和国际医学界大量发表文章,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取得了以色列国会的支持。2008年以色列通过法律,禁止国人用买器官的手段做移植手术,保险公司不得给任何以色列人到国外做移植手术的费用做任何报销,否则将以法律惩处。这一法规的宣布,影响非常大,也让以色列社会了解到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前以色列器官移植协会主席拉维医生在研讨会上告诉大家,“自2008年以后,从以色列到中国去做器官移植的行为突然停止了。”

惊人之语:中国移植医学领先世界,有人牺牲,没什么

和拉维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几名参加波士顿移植大会的中国医生。开会期间,两位中国医生来到展位,其中一位是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肝移植副主任医师,在听到该组织的几个代表讲解在中国发生的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的事实后,他不但无动于衷,反过来还说了这么几句话:“你们作为医生,都知道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在前几年还是不上数的,在全世界排七、八十名以外。现在一跃成为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器官移植大国。在这中间,牺牲一些人那也都是必然的、正常的,不算什么事。”

作为一个医生,我听到他讲的这些话,真是感到万分震惊。一个医生,不管在西方也好,还是在中国大陆也好,都应该以治病救人、不伤害别人作为誓约和伦理指导原则。为了暴利,为了达到所谓的领先世界移植科研的先进行列,医生就可以做出完全反人类的杀人勾当吗?那样的医生还配做人类的一员吗?

现场听到这个张姓医生言论的另三位移民自中国大陆的医生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哪里是医生应该有的想法,还竟敢在公共环境下,堂而皇之的讲出来,这和纳粹死亡医生当年杀人有什么区别呢?

中国传统文化的摧毁,造就了这样畸形反人类的理念

这个张姓“医生”的态度让人看到,本来应该以救死扶伤为天职的医生,被中共邪恶洗脑宣传摧毁了人性和伦理,在中共党文化的薰陶下,完全丧失了职业道德、做人的理性和良知。甚至他自己还不知,中共邪党已经把他拖下了罪恶的深渊!认同如此罪恶,参与如此罪恶,就是反人类罪犯, 将来怎么能不遭到最严厉的天报?

其实,中共60多年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摧毁,就是将五千年来人对上苍、对佛、道、神的信仰和对圣人的敬重统统打碎。人们不再保有敬天知命、善恶有报的传统理念,也搞不懂“仁、义、礼、智、信”等价值观是传统文化的真实内涵,更不知人为何要守住这些内在的约束,守住人区别于其他生命的道德底线。

乔高·麦塔斯的调查报告和国际医学界的回应

2006年7月,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和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通过收集大量详实的资料,严谨而精密的论证,对中国大陆数量庞大的移植器官以及储备供体群的来源,做出令人信服的结论,即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是成立的:“……大面积的强迫掠夺一直存在着,并且今天还在继续着。”(报告全文请参见: http://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

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是在大陆医院中做移植手术最多的一家医院。非常令人恐怖的是,该医院移植科主任沈中阳,同时兼任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长,做了超越所有医院数量的肝脏移植手术。公安武警系统归属于周永康控制的政法委系统,它是中共体制内的一个怪胎,和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一样,完全是凌驾于法律、正常行政部门之上的一个机构。

位于美国的“追查迫害法轮功的国际组织”的调查报告显示,位于北京市的武警总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成立于2003年5月,由武警总医院和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共同组建,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阳的移植小组负责做肝移植手术。武警总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藉助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的一流设备和技术优势在两年多时间内完成异体原位肝移植手术506例,创造了年度手术总例数全军和全国之最。而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也由此获得充足的肝源,使其肝移植年平均数量在短短几年内跃居世界第一。

沈中阳2006年到波士顿开移植大会的时候,和另外两名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生,被代表法轮功学员的人权律师玛甚在波士顿地区检查院以参与反人类罪起诉。据一名知道内情的大陆医生透露,今年的大会,“因为签证问题,沉没能来美国开会”。

鉴于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摘取的事实,2011年11月,多名世界著名医生在移植学术杂志共同发表一篇文章,提议国际医学杂志不接受来自中国大陆有关移植科学的研究文章,除非作者能证明他们所做的移植手术,供体器官和法轮功学员、监狱良心犯、死刑犯无关。这一建议马上得到四大国际权威医学杂志的响应。这就意味着,任何参与上述犯罪的医生,无论其临床和研究成果多么出众,都无法继续获得国际承认的学术地位,因为造福人类的权威学术成果,决不会建立在纵容罪犯杀人的基础上。

公审江泽民流氓集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为期不远

国际社会的调查及相应措施,应该令中国大陆医学界人士深刻反思:作为以救人为天职的医生,如何守住良知道德底线,远离邪恶。

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从1999年7月开始打压迫害法轮功学员至今,大陆武警医院、军队医院和部份民间医院的移植部门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务人员,本身是可悲可怜的罪恶参与者,也是受害者。我们知道,江泽民出于小人嫉妒,恐惧修炼真善忍的人群超过共产党员的人数,于是在1999年发动了这场丧心病狂的镇压。江利用手中权力、国家机器和媒体,铺天盖地、经年累月的播发颠倒黑白的报导,为他的迫害政策对全国百姓洗脑。

江泽民为了铲除法轮功,曾经说过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打死算自杀”。这种群体灭绝式的镇压,对善良的打击,使社会上的恶势力不顾人类的道德底线,无约束的残暴屠杀法轮功学员,完全不顾忌杀人偿命的天理。对不“转化”的学员,一律用洗脑、酷刑来对待。

特别是在世界移植界器官短缺的形势下,他们除了酷刑折磨之外,还用这种邪恶的手段,强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高价出售给国际社会急于想得到器官、做移植手术的病患旅游者。残害善良法轮功学员的同时,中国的传统伦理道德也沦丧至尽。所有参与这类手术的医生,如不能及时认清丧尽天良的丑恶罪行,起而将功折罪,必将面临最可怕的结局。

中国传统文化告诉医生敬重生命

中国传统文化是神传文化,也是修炼文化,融会贯通的阐述了人和宇宙的关系。修炼的文化讲究对生命的敬重,不能杀生。被尊为“人文初祖”的轩辕黄帝是五千年前的一位道家修炼人。他仰观天文、俯察地理,教化百姓过顺应天道的生活。道家文化作为中国的文化源头流传二千五百年后,有老子出世,着《道德经》,重整了道家思想;有孔子(前551-前479)开创了儒家学说。又经五百年后(公元67年),来自印度的佛法东传至中国。对儒、释、道的信仰和对宇宙、生命、圣人的敬仰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中心和源泉。

古老的中医中药学作为神传文化的一部份,以阴阳五行学说为基础,强调“天人合一”、“贵和尚中”。中医中药学十分强调医师的道德伦理,注重对生命的敬重,以治病救人为天职。所以很多历史上的名医不仅医术精湛,而且医德高尚,如华陀,张仲景,李时珍,孙思邈,扁鹊等。

不幸的是,这样一个几千年都没有中断的传统文化在1949年被中共割断了。几十次各种运动,尤其是“文革”十年浩劫,从器物层面讲,承载着中国传统文化和价值观的文物、古迹、字画、古玩、典籍被毁灭;从意识形态层面讲,人们心中对传统文化的珍视与敬畏也随着历史留下器物的失去而被瓦解、遗弃。今天的医学院虽然还在教人救死扶伤、人道主义的理念,但在中共党文化洗脑宣传下,很多人的生活方式及思维方式都被彻底改变。 当人们失去了对上苍的敬仰,失去了对“三尺头上有神灵”的笃信,也就失去了内在约束,伴而随之的必然是社会道德的下滑。

小结

中国人本来就是敬畏神明的,是具有人善良高贵本性的,是中共邪党六十多年来对传统文化的灭绝和党文化的教育,才把很多中国人糟蹋成像张姓医生这样的唯利是图、自私自利,不再讲人类道德准则的人。反思这十几年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对坚持信仰神佛、秉承传统文化的人群施加的邪恶迫害,我们希望善良的人们能看清事实,看清中共灭绝传统文化的原因,那就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价值观会从根本上解体中共邪教政权的根基。

作者简介:王文怡毕业于中国吉林大学医学院(原吉林医科大学)。美国芝加哥大学神经及药理博士,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和纽约西奈山医学院病理科医生。因揭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器官的罪行,于2006年12月获得人权观察亚太区年度奖。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6/26/n3621662.ht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