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军队武警医院滚滚财源背后的罪恶

作者﹕杨宁

【大纪元2012年04月20日讯】曾经在大陆不少家医院的网站上都可以搜寻到器官移植的广告,有些不仅有中文版,而且还有针对国际市场的英文、日语、韩语等其他语言版本。比如,设在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www.zoukiishoku.com)2004年曾经在回答外国患者谘询时,多次提到“活体肾脏移植”,并称“肝脏移植,最快只需一个月,最慢不超过 2个月左右;肾脏移植最快一周,最长不超过一个月即可以寻求到相匹配的供体”。

器官移植的高额利润

如此“高效”的移植手术,自然价格也不菲。据该支援中心的费用表显示:肾移植6万多美元(约合40 多万人民币),肝移植10万美元(约70万人民币),肺和心脏器官更贵,要15万美元(约合120万人民币)以上。

另据《凤凰周刊》2006年报导,随着国外患者与日俱增,移植手术费用也逐渐上涨。2004年初,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又称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的肝脏移植手术费用为3.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5万元)左右,到2005年,治疗费用已经超过了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3万元)。

那么每年有多少人做器官移植手术?以天津的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为例,根据《三联生活周刊》2004年报导,大陆来此做移植手术的除了有钱的生意人和官员外,还有数万海外病人。“除了韩国人外,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还有来自日本、马来西亚、埃及、巴基斯坦、印度、沙特阿拉伯、阿曼和港澳台等亚洲近20个国家和地区的患者前来就诊。在该医院4楼,经常可以看到围着头巾,穿着长袍的阿拉伯人,病区中心的咖啡厅俨然成了‘国际会议俱乐部’,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人在此交流看病心得。

再看看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兼2001年成立的武警部队肝移植研究所的沈中阳的“骄人”数据就知道上述描述不虚。截至2004年4月,沈完成了肝脏移植1000余例,占全国总例数一半以上。至2005年3月,沈完成了第1600 例肝脏移植手术,居世界前列。

高额的收费 (背后是廉价的供体来源)后面是高额的利润,以沈中阳做的1000例肝移植手术为例,每例单是手术费为25万元计,收入就高达2.5亿,而且从2004到2005年一年的时间,就完成了600例肝移植手术,收入达1.5亿。器官移植无疑成为暴利行业。2007年7月18日的《南方周末》亦披露:“急剧膨胀的业务,让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获得巨额营收。据此前媒体报导,仅肝移植一项,一年即可为中心带来至少1亿元的收入。”

巨额的收入使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继续扩大。2006年9月,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新大楼启用,这栋大楼投资1.3亿、拥有500张病床,总“病床年周转率”可达上万次,外科手术中心可同时进行9台肝移植及8台肾移植手术,也因此成为亚洲规模最大的器官综合立体移植中心。

而通过网络搜索,我们发现,在《中华医药杂志》、《武警医学》、《新疆医科大学学报》、《人民医学》、《宁夏医学》、《护理研究》等多家杂志上登载了来自军队、武警医院医生及护士有关器官移植手术方面的文章,文章均没有披露器官的来源。如2005年2月出版的《武警医学》登载了北京武警总医院一名叫雷志礼的麻醉师的一篇文章《肝移植手术的麻醉处理》。该文透露:2002年中国完成肝移植手术600例左右,2003年仅武警总医院就完成103例肝移植手术。也就是说,武警总医院一年就获利2千多万。

另一家颇有名气的解放军总参谋部总医院(也称解放军第309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在其介绍中称“移植中心是我部重点效益科室,2003年毛收入 1607万元,2004年1-6月份为1357万元,今年(2005年)有望突破3000万元。”

从事器官移植的多是军队武警医院

在中国大陆,从事器官移植手术的多是军队武警医院或与之有合作关系的器官移植医院。据悉,器官移植是中共军队、武警医院发展最为活跃的领域之一。据《三联生活周刊》2006年4月报导,“中国98%器官移植源控制在非卫生部系统”,也就是控制在军队武警系统。

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原第二军医大学校长张雁灵2008年12月也曾在新华网上说:“1978年,全军只有3所医院能做肾脏移植。现在全军能开展肝脏、肾脏、心脏、肺脏移植和多器官联合移植的医院已经有40所,占全国总数的四分 之一。”
卫生部2008年8月启动的“肾移植科学登记管理系统” (CSRKT,www.csrkt.org)的数据中心就是在解放军第309医院。军队医院在中国大陆器官移植领域的地位可见一斑。

此外,如前文提到的中国医科大学原来是军队建立的军医学校,因此与军队还保持着某种密切的联系,而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阳同时还是北京武警总医院“武警部队肝移植研究所”所长。

为何从事器官移植手术的多是军队武警医院?这是因为医院器官移植的发展,最重要的保障就是能掌握足够的器官来源,而这正是军队武警医院的优势。

军队武警医院器官的来源

从中共1949年建政开始,活摘死刑犯器官就由军队或武警的医生执行。1999年7月,江泽民掀起镇压法轮功的运动后,在江的血腥政策下,在暴利的驱使下,军队武警医院利用其便利条件,从利用死刑犯器官转到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上。而一些能把器官移植做得规模很大的非军方医院,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主刀医生与军队医院关系紧密,甚至本身就是军队、武警医院的医生。比如沈与武警部队的密切联系,是其所负责的几个移植单位可获得新的器官来源的重要因素。

为什么可以断定军队武警医院的器官主要来源于法轮功学员?根据2006年加拿大人权律师麦塔斯和前国会议员、人权活动家乔高的调查报告《血腥的活摘器官》显示,死刑犯根本撑不起大陆器官移植市场。他们认为至少4万失踪的法轮功学员与器官移植有关联。

以2006年为例,当年被处决的死刑犯为8000人,但接受器官移植人数却有至少1万2千人,中间至少4000人的缺口来自哪里?很显然,这与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是相吻合的。中国器官移植的发展有两个显著的变化时间点:一是2000年的突然增加,二是2007年的突然减少。2000年正好是法轮功被大规模迫害之后,而2007年则是在中共活摘器官在全球曝光,活摘条件被抑制。

而且至关重要的是,通常国外医院器官配型平均时间为一到两年,有些甚至更长,而在中国医院对外广告中的快速配型只有一周到二个月,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医院手里掌握着足够的供体。由此可以推断,有一个活着的人群,他们十分健康,他们的器官可以随时被摘取。符合这个条件的只有法轮功学员。显而易见,关押这些人的正是军队和武警。

由于军队和武警对外保密的缘故,外界对于他们如何摘取器官和调配器官,所知不多,但几年前据沈阳老中医披露,至少在沈阳地区,有一个从关于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到医院的地下活体器官交易市场,而其中的推手正是军队和武警。《血腥的活摘器官》报告也显示,中共军方广泛参与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军队可以进入监狱,接触犯人。他们的操作比民用医院更隐蔽,法律影响不到他们。”

滚滚财源背后的罪恶

也正是从迫害法轮功开始,军队武警医院财源滚滚,而这滚滚的财源背后隐藏的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而主导这一罪恶的元凶正是以江泽民、周永康为首疯狂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之徒。

由于2006年活摘器官的罪恶被知情人踢爆,并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和谴责,中共卫生部于07年发文严格限制国内医院为外国人实施器官移植手术。然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并未停止。

今年2月,王立军投奔美领馆时,将薄熙来指示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证据(录音、密件等)及政法系统下达的对法轮功及异议人士的镇压文件交给了美方。作为回应,在两会期间以及其后召开的中国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会议上,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承认,死囚器官是大陆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但仍回避活摘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天理昭昭,疏而不漏,所有犯下如此血腥罪行的参与者在泯灭良心的同时,也将自己的未来交给了正义之神进行审判。期待着这一天早日的到来。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4/20/n3570174.ht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