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强摘器官问题现美非移民签证申请表在警告谁?

作者﹕刘晓

【大纪元2012年04月04日讯】近年来,汉语中多了一个新词汇“裸官”,即“裸体做官”,是指那些妻儿都在境外,孤身一人在国内的贪官。他们先以种种名目将妻儿弄出境外,然后将非法获得的巨额资产通过非法途径转移出境,以解决一家老小的后顾之忧,之后自己则暂时留在国内以掩人耳目。一旦担心因为贪腐被调查或因为政治斗争被拿下,亦或担心得罪了人而被报复,或者担心大的社会变动,即可选择投奔已定居在国外的妻儿。这样的例子在过去的几年中并不少见。

根据中组部的调查,已知移民海外的“裸官”家属超过108万,移民出去的这些人生活奢侈,不仅用现金买豪宅,而且高调买跑车。至于这些人携带了多少钱款出境可想而知。

另根据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今年初发布的《“裸官”监管调研报告》显示,接受调查的近一半公职人员认为,配偶子女“可以拥有”外国国籍或者外国永久居留权,其中,高级别公职人员对“裸官”更为宽容。这说明不安全感业已弥漫到整个公职人员中,每个人都在想法设法寻找退路,当然最佳选择是移民国外。

“裸官”们最为心怡的国家当然是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移民国家。不过,“裸官”们要小心了,如果曾经做了恶事,那么移民到美国很可能或遇到麻烦。

从2010年3月1日起,所有申请前往美国的非移民签证的申请人都要在线填写DS-160表格。由于针对美国的恐怖活动屡禁不绝,美国政府对于前往美国的外国人采取了相对较为严格的背景审查。这首先体现在要求申请人在填写DS-160表格时对如下问题进行回答。比如在2011年6月前,申请表格中让“裸官”们和希望前往美国访问的官员们担心的问题包括:

你是否属于一个党派或某个宗族?您是否曾经参与或意图从事洗钱活动?您是否曾经或计划为恐怖份子或恐怖组织提供经济支持?您是否曾经指使、煽动、从事、协助或以其他方式参与过种族灭绝?您是否曾经从事、指使、煽动、协助或以其他方式参与刑讯逼供或虐待他人?您是否曾经从事、指使、煽动、协助或以其他方式参与司法外杀戮、政治谋杀或者其他暴力行为?在担任政府官员期间,您是否曾经负责或直接执行过特定的严重违反宗教自由的行动?……

上述问题反映了美国政府的一个态度,即那些违反人道、迫害宗教信仰、从事或支持暴力及恐怖活动的申请者将很可能被拒在美国的大门之外。显然,对于申请前往美国的中共官员以及渴望移民的“裸官”们而言,特别是那些参与过迫害法轮功以及从事、指使、煽动、协助参与种族灭绝或参与刑讯逼供或虐待他人的官员们来说,这样的背景调查当然不是什么好消息。而且,一旦撒谎,也许将面临的是永久被拒签。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1年6月开始,DS-160表格中针对申请人的背景审查部份除了新增强制堕胎、强制流产的问题外,还增加了活摘器官问题,即“你是否曾经直接参与强制移植人体器官或身体组织?”(Have you ever been directly involved in the coercive transplantation of human organs or bodily tissue?)

显然,申请表中增加这一问题主要是针对中国人,因为活摘器官这一前所未有的罪恶大规模发生在中国,而且参与者不仅包括中共高层、地方官员、军队、各级政法委下辖的公安及武警系统,而且包括军队、武警医院以及与之有关的地方医院。涉及面之广、之大,涉及的人数之多,也是令人深感震惊。对上述所有涉及人员,包括所有参与器官移植的医生、护士们来说,如果申请前往美国的签证,将不得不就此问题选择“是”还是“否”,并承担相应的后果。那些参与非法器官移植到人要小心了!

将活摘器官纳入DS-160表格,证明美国政府对于中共针对法轮功的迫害、对于活摘器官的罪行早已心知肚明。不久前,听一个朋友讲,她的妈妈2002年在美国办理移民手续时,当移民官得知她是法轮功学员时,就主动告诉她,中国的确存在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但请她不要往外讲,因为担心自己丢掉工作。

2002年正是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最为猖獗的时候,很可能这个知晓内幕的移民官因为良心已无法承受这样的罪恶,所以选择说了出来。然而,他的担心很可能是美国政府就此警告过自己的职员,秘密外泄的后果就是工作不保。显然,美国政府早在2002年就对这样令人发指的罪恶有所了解。虽然其现在还保持沉默,但相信终有一天,相关的资料和内幕会公布于世,中共当局和相关责任人试图掩盖真相是不可能的。

另一方面,美国的立国之本和捍卫普世价值、正义的精神让政府对自己的选择还是隐隐不安,因此通过签证申请表格选择了针对犯下上述罪行的中共官员的警告,即美国反对这样的恶行的存在。这对那些企图入境美国的身负血债的中共官员们敲响了警钟。不过,对美国政府而言,制止罪恶的最好方式就是将罪恶公诸于众,比如公布王立军提供的材料,这样才不负美国捍卫普世价值、维护世界正义的责任,这样才会让美国继续赢得上帝的佑护。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4/4/n3557699.htm

四大微博解禁“活摘器官”江系网控失灵

【大纪元2012年04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李穹报导)4月4日,大陆拥有注册用户最多的新浪、腾讯、网易、搜狐这四大微博皆开放了“活摘器官”、“活摘”、“器官活摘”这些敏感词的搜索。

此前,屏障法轮功词汇曾被死死掌控在江泽民、周永康手中。中共绕不过迫害法轮功这个核心问题。近日,由重庆事件引发中共高层陷入全面内讧,胡、温亮出杀手锏,直点江系死穴,刺破江系网络铁幕 ,“血腥活摘”等一批法轮功受迫害的敏感内容在大陆搜索网站百度上一度解禁,令江系核心罪恶机密掀开一角。

四大微博皆开放 民众惊呼

3日,新浪微博开放了“薄熙来”、“王立军”、“活摘器官”的搜索。而搜狐、网易二大微博皆不屏蔽“活摘器官”。 在腾讯微博输入“活摘”、“器官活摘”,可以搜索到以下信息:

活摘器官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中国工程院院士,肾移植之鼻祖,南京军区总医院副院长黎磊石于2010年3月16日从南京市北京西路14层的家中跳楼身亡。而早在2007年5月,当活摘器官的罪恶在国际上暴露后,上海第二军医大学著名器官移植专家42岁的李保春教授,从医院肾移植大楼12层跳下死亡。

3月13日,曾被评为科技界最有影响力的十大人物之一的国际知名专家、美国宾夕法利亚大学生物伦理学中心主任卡普兰教授在费城医学院发表了“使用囚犯遗体做器官来源的道德伦理问题”的学术演讲,重点谈到了中国境内非法使用囚犯器官,以及“为需求而杀人”活摘器官的惊人罪行,也成为微博热传的话题。

新浪微博上还可看到“王立军在国内首次进行《注射药物后器官受体移植试验研究》”及“薄熙来文革时期斗父,踹断他老子三根肋骨”等信息。

民众“sun世界微评”说:几乎每天都干着活摘同类器官的事,它还能活下去吗?还是人吗?“苍井玛利亚L”则表示:看薄熙来的照片时间长了会做噩梦的。

镇压法轮功耗巨资 江系黑手伸向器官移植

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镇压法轮功,因当年中国大陆修炼法轮功人数已达1亿人,加上因江泽民采取的株连政策而受连累的亲朋好友,镇压几乎波及中国每个家庭,这场血腥镇压持续十多年来,将中共拖入进退两难的泥沼之中。

据中共国家计委的官员私下透露,中共为维持镇压法轮功政策,几乎耗费了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四分之一的财力。辽宁省司法厅高级官员曾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解教大会上说:“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辽宁狱警们公开说:“不给钱,谁干这种缺德事。”

江氏集团为了维持持续的镇压,巨大的财力消耗让他们将黑手伸向了高额利润的器官移植。

日益惊人的器官移植数量

1999年以来,中国的器官移植更是呈现爆炸式增长。2006年,中共官方公布的年度器官移植数已达到近2万例,列居世界第二位。

美国是器官移植第一大国,拥有全国性的器官捐献者数据库和等待者数据库,以及一个高效的全国性器官移植和共享网络。约8千万人的志愿人群同意死后捐献器官。与此同时,亲属间捐献器官的数量也很大。即使这样,在美国做器官移植的平均等待时间也是相当长的。

中国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曾在其网页上声称:“得到匹配肝脏的平均等待时间是两周。”第二军医大学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科的肝移植申请表曾经明确写着,肝移植病人的平均等候供肝时间为一周。中国的《三联生活周刊》2006年4月7日的报导:“我国约98%的器官来源都控制在非卫生部系统。”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惨剧发生在被政法委系统管理下的中国各大省市劳教所。在过去十年里,中国器官移植数量疯狂增长,国际社会上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肝脏、肾脏需要数年的等待,而中国却常常只需要几周的时间。而中国器官移植数量突增时间与法轮功学员大规模被抓捕、关押、失踪时间相吻合。

海外的调查员曾以需要换器官的海外病人或其家属的身份,打电话直接询问中国的移植医生有关供体的来源。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的宋姓主任就在电话中承认了他们有炼法轮功的人的肾脏。

有证据显示最近出事的前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曾直接参与活摘器官。王立军没有相应的学历,但在他官方简历中,却有一段和他公安局长工作毫不相关的、任职期间取得的器官移植研究成果:“在国内首次进行《注射药物后器官受体移植试验研究》。”

中共高官间接承认移植器官来源可疑

今年中共两会上,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有关死刑犯是器官移植来源的公开发言,被指等于是间接承认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的存在。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表示,当活体摘出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这个消息刚刚披露出来的时候,其实有很多人是不相信的,他们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但是如果从中共的历史、从中共的政策方面去考量的话,这样的事情发生是有它的根源的。

第一、中共拚命妖魔化法轮功,把法轮功当作最大的敌人来对待,所以在社会上,大家都知道中共已经把法轮功作为敌人了。第二、有了政策的支持。第三、当时上访的时候,有很多法轮功学员为了不连累其他人,把自己的身份证毁掉了,被抓以后也不报姓名,也不报他们是从什么地方来。这批法轮功学员对于中共、对于那些要取活体器官这样的人来说,就是一个最合适的对像。因为他们的失踪没有人会发现,没有人会报案。所以具备了这么多的条件。

活摘器官首次曝光

2006年3月8日,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前中共驻日媒体记者,向美国大纪元时报披露,在中国辽宁省沈阳,大量法轮功学员被秘密关押,他们最后会被杀死,内脏被摘取,用于移植。

九天之后,一名曾在沈阳市苏家屯区的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工作的女子向大纪元提供了更多大量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肾脏、肝脏和眼角膜等器官的骇人罪恶。该女子说:“我的前夫曾经参与过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手术。他是一名脑外科医生,参与摘除法轮功学员眼角膜手术,包括部份在法轮功学员活体上摘除眼角膜……我的家人告诉我说,他说: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痛苦,因为这些法轮功学员是活的,若说从死人身体上摘除器官,这还好说,可这些人都真的还是活的……这些事情都是秘密进行的。我们医院参与的医生很多是从其它医院调过来的实习医生……”

国际独立调查团被中共拒绝入境

2006年5月8日,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助理国务卿大卫•乔高与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应“赴中国调查真相委员会”之托成立独立调查团,调查“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

6月2日,两位调查员向中共大使馆递交信函,询问如何可以进入中国,在不受中共政府的监视的条件下进行真正有实质意义的独立调查。6月23日,中共驻加拿大大使馆拒绝了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的签证请求。

(责任编辑:谢东延)

本文网址: http://cn.epochtimes.com/gb/12/4/4/n355796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