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军假心理研究为名实杀人灭绝人寰


2006年4月26日,为了纪念“4.25” 王文怡在发言,右为女证人安妮。(大纪元)

【大纪元2012年03月29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张容儿、白梅采访报导)2012年3月初,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语出惊人说,死囚器官是中国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美国宾夕法利亚大学生物伦理学中心主任卡普兰,这位被誉为科技界前十大影响力的国际知名专家说:这等于是间接承认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的存在,全世界人民包括中国民众都应该站出来立即制止当局的杀人行为。

毕业于美国西奈山医学院病理专业王文怡博士,自2006年开始关注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案例,她透露最近揭露出来的王立军主管过的锦州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实质上是用活人做法医学,器官移植,药理学试验,在国际医学上严重违背人类伦理学,和基本人权标准,其描述的场景令人悚栗。

据中国网新闻中心报导,王立军曾发表学术文章《应用耻骨联合X光片判别经产生育的研究》,并在大陆首次进行《注射药物后器官受体移植试验研究》。在辽沈晚报的文章中,王立军如下叙述了活体摘除器官的过程:连夜赶到我们的课题研究现场,见证了器官受体移植这种公益事业,对我们人性化执法和我们国家真正的民主执法,…我们的科技成果是几千个现场集约的结晶,是我们多少人的努力。…当一个人走向刑场,在瞬间几分钟转换的时候,将一个人的生命在其他几个人身上延伸的时候,都会为之震撼,这是一项伟大的事业。…光华科技基金会晋阳秘书长,他们亲临一线,就在我们的现场,技术解剖的现场,器官受体移植的现场。…令我们感动,

王文怡博士指出,以前很难得到谁参与了活体摘器官的证据,相关资料也很难拿到,她说王立军对活体移植器官的一场自白却将滔滔罪恶昭然天下:“他这一番话就是最好的第一人称的一个证据,他直接参与了,而且是在几年内做了几千例,这是在他的报告中,在他自己发言中自己说到的,这也是一个绝好的证据。”

“我觉得从现在调查的资料看来,就是通过这种现场心理中心(将人注射药针后处死),因为研究中心将人处死,他后边提到,以后(几分钟内)开始取器官,甚至自吹说看到一个人的器官延续到其他人的生命上觉得很兴奋,很激动,实际上说得非常清楚这个杀人过程,就是把人注射药然后取器官,要怎样一个过程来判断这个人怎么死或者(死亡的标准是什么),这方面他根本没有提,就是注射药以后来取器官,让这些人的器官能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存活。

同时王做了一个研究叫药物对受体器官的影响,他这个药物是指注射的使人死亡的药,让被打针的人死,后王力军将器官拿出来以后用保护液冲一下,用到被移植的人身上,这个过程必须很短才能够保证这个器官可以用,因为毕竟(器官)已经被这种药毒了一下,用在等着用器官的人身上(是存活不了的),他就要用各种缓冲液,(他提到使用各种保护液和缓冲液),实际这么短的时间相当一个活体摘取一样,在最短的时间内(王说几分钟),把器官取出来,然后,洗清的过程是为保证把毒素,毒药取出去以后再用到这些人身上。

可以说这个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实际就是活摘器官人的一个过程,他居然因为这个得国内的科学奖,居然因为从事一​​个非常无人道的这样一个观察,一个国内外从来没有人做过、这样一个观察、来得研究奖,这样惨绝人寰,令人悚栗。”

王文怡女士表示,卫生部长只是承认死囚器官是中国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是避重就轻,对正在发生的这场旷世持久、惨绝人寰的对人类文明和信仰的犯罪,没有负起应有的责任。她说:“中国大陆它一直隐瞒,每年到底有多少死刑犯也好,还是多少人器官被移植了,他这个所谓的数字是一个极好的证据,因为大陆一直是在隐瞒他们做的移植的字数,这部份实际两位独立调查员已经早就呼吁过,实际上我们以前也在呼吁过国际社会,指出中共现在用的器官来源是有问题的。”

王文怡博士强调,中共完全是站在以人民为敌,迫害有精神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用一种迫害手段来摘除他们的器官,让他们迫害致死,暴利卖器官,而且器官卖得非常贵,中共犯下的罪行完全是反人类的,王文怡博士说,任何一个人知道以后都不能与其邪恶站在一起。

“所以我们现在在国际社会上通过美国也好,其他国家也好,呼吁任何病人不要到中国大陆去做器官移植,因为,去了以后很可能你接受的器官,就是通过杀害一个法轮功学员得到的话,那你不是参与这种惨绝人寰的迫害吗?所以在你知道真相的情况下,你是绝对不应该去的,我们就是要通过这样的例子,通过最近揭露出来的王立军也好,还有薄熙来也好,周永康他们参与对法轮功迫害这样一个具体事例,广而告之,让各个国家医学界也好,政府也好,都知道这些真相,告诉他们这样的邪恶是不能够和他们站在一起的,而应该去公开的谴责(中共),这样的话,迫害才能停止!”

王文怡,这位曾经在白宫草坪上,向胡锦涛呼喊“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勇敢的中国女医生,要求中共卫生部部长:“立即关闭及马上着手调查所有像锦州公安局那样的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公布中国政府在处理死刑犯时用的死亡注射药物成份,剂量,停止现有的心理研究项目”研究”,等待国际组织的相关调查,采证,查清参与人及被研究者一切资料。”

同时,王文怡博士明确的表示,中共必须停止迫害法轮功,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严惩参与迫害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王,薄,周,罗,江,刘等恶人,追查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医院和人员的责任。这些直接参与人员必须明白真相,揭露所有事实和罪行,带过立功,才会免于天谴及天报。

在采访快结束前,王文怡女士又谈到了到中国大陆民众的退党大潮,目前为止,中共都没任何一人站出来回应‘九评共产党’,对此她说:

“我觉得这是一个时间长短的问题,现在很多人,包括中共中央组织部的人,他们也有到国外旅游的,我们也有机会在国外看到他们。包括胡温他们自己,他们自己都对中共的前途担忧,是因为他看出来他们(中共)没有出路。因为国内贪污最厉害的就是中共自己的官员,整个的腐败就是中共自己做出来的,它实际上(将来的出路)是自己灭亡,实际上也是(中共)自己把自己引到那样(一个灭亡)的路上,因为它做了这么多反人类的事情,反人类的罪恶,这么腐败,道德沦丧,在中国大陆道德败坏都是中共自己弄出来的。

如果(人们)他还有一点对他自己或者是对他自己所谓的政党负责的话,他应该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共是没有出路的了,换句话说就是自己行将灭亡了,只不过现在有的人是因为当了官,有官位在身,人因为有名利这样的追求,一下子不愿放弃,但是到(出现)天报的例子越来越多的时候,我想越来越多的人就会忙不跌,像逃命一样要赶快从(中共)里面退出来了。

说到那个时候,(可以预见)所有的人互相之间将要问的问题,或者互相见面时的问候都是:你退了没有,你是什么时候退的,这样的话会是非常常见的问候了,所以我想,因为现在国内外都有一亿多人退了,国内外的退党大潮他们(党内)肯定会知道,我想除了那几个死硬分子以外,所有的人都会在了解真相以后陆续的,大批大批的退出这个邪党。那样具有五千年文化传统的国度和人民才会有光明的未来和明天,这一天我想也不会远了。

所以只是时间问题,我相信中国人的智慧和这种明理的勇气,对五千年文化的了解,(使他们会明白)中共这套全部是从西方,从苏联引进来的,(人民会知道)回归文化,回归传统道德是中国走向光明的必经之路。对这个邪党,在不久的将来,所有的中国人都会唾弃他,他们都能走出魔窟,在传统文化重德行善这样一个理念下走向历史的明天,这一天不会太远了。 ”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3/29/n3553859.ht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