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志远:怪异的中国器官移植

2012-03-09

中国大陆每年有多达数万起器官移植案例,其器官来源一直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质疑。近日,中共卫生部副部长突然高调宣称:死囚器官是中国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中共的这个说法,再度遭到海内外舆论质疑,并有组织要求中共公布死囚数字。哈佛大学医学博士汪志远表示,中共的这个说法不能自圆其说。

3月7号,在中共两会政协小组讨论会上,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声称:“器官紧缺是中国器官移植发展的瓶颈。由于缺乏公民自愿捐献,死囚器官成了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

针对黄洁夫这个说法,《新唐人》记者采访了哈佛大学医学博士汪志远先生,请他分析这个说法是否成立。

汪志远指出,中共原来一直回避死刑犯器官移植问题,因为这是侵犯人权、在国际上受指责的。这次突然在两会期间,高调承认,是因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越来越清晰的被揭露出来了。

“真相越来越清楚,追查国际多次追查报告,曝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中共现在掩盖不住了,就拿死刑犯这个事情出来做为一个搪塞的藉口。”

一年四千多例肝移植 器官源来自哪里?

汪志远对比分析了中国1999年之前和之后的器官移植数据。

他指出,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前,器官移植很少,1999年以后则暴增。如肝脏移植,99年以前,中国只有19家可以移植肝脏的医院,1999年到2006年4月的记载就有500多家医院可以移植肝脏。

“从移植的例数来说,99年以前,20多年的肝脏移植总共只有100多例,99年以后成指数成长,至2006年,年移植量达5686例。2006年6月24日到2007年6月24日这一年期间,在全世界关注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期间,中国大陆还继续做了4231例的肝移植。”

作为医学专家,汪志远介绍说,在中国肝移植不是分叶肝移植,而是整个肝移植。而一个人只有一个肝脏,被移植了这个人肯定是死的了。

他说:“在中国那么多,这一年四千多例,这是在2006年到2007年这一年之间。2006年6月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黑幕被揭露,这一年全世界都在关注的这件事,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年还做了四千多例。”

汪致远质问,这么大的移植数量,器官来自哪里?

汪志远分析,“在中国亲属捐赠的只有0.5%,脑死亡(捐赠器官)的总数,在2006年以前,据记载,只有9例。据大赦国际记载,每年执行死亡刑犯数量,1995年到1999年之间,全球平均每年是1680例,2000年到2005年全球平均每年是1616例,这个数量是没有什么大的差距的。可是1999年以后,中国的移植数量暴增,是成指数增长、对数增长。根据中共官方关于器官移植数字显示,截至2006年已经达到了九万多例。”

他说“每年增长这么多,中共用死刑犯解释也解释不了这个,如果他不用死刑犯解释,还像原来说是亲属捐赠的就更离奇了,对吧?!这个问题他就没法自圆其说。”

中国器官移植中的怪异现象

汪志远指出,中国度器官移稙中有几个怪异的现象存在,一个就是移植等待推行是反向推行,反常的在中国式的反向推行,外国要移植一个器官要等待很多年,比如说,2006年3月29日,metro刊登的器官移植,在美国等待移植一个肝脏平均要等待3至7年,可是中国大陆等待最快就是一个月,慢的也不超过两个月;肾脏移植的最快一周,最长不超过一个月。

汪志远透露,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报告提供的证据显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的数据惊人:

‘也就是有一个医院它一天 48小时之内,对一个病人同时移植过两次肾脏,也就是等于48小时之内移植两次,第一个是排斥反应失败了,48小时之内马上再做一个,证明他们的肾源非常容易得到。也就是他有一个活着的、庞大的供体库、人体库才能这样做,说明了他在地下藏了一大片活着的人,在那里做为他们的器官源,器官来源,做为它们的仓库,那他随时要,他随时去取,这样才能做到,要不然是没法做到的。’

第二个怪异的现像是,中国大陆县级医院,包括县级的中医院都开展了器官移植,汪致远认为,这个是不可思议的。因为器官移植是一个很大的手术,从技术上、设备上要求很高的。

汪致远分析指出:“可是中共从99年以后,却出现了一个大量地在全国大量开展这方面的移植,甚至连县级的中医院也开展器官移植,你想中医院是干什么?中医院是中国传统的中草药为主的一个传统医学技术,一般是不做手术的,它却也开展了这样大的移植手术。”

他举例说,河南省郑州巿下面的一个下属的县级医院,是一家以中草药、传统医学为主的中小医院,竟然也开展了西医的高难手术,进行肾脏移植,还成了肾脏移植中心,同时可以接纳12个肾医患者,一天最多可以进行8例的肾脏移植手术。

“这个科的科主任叫李弘道,在2006年追查国际组织调查时,他们已经开展了500多例,到底是什么原因,使中国这样大面积地、大量的普遍地进行肾脏移植,而且移植的效果还很好,那就必然是他有一个活的、庞大的器官供体备用,他才能做到这一点。”

汪致远质疑:“为什么他们移植数量暴增的时候,正好和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这个时间相同?”

他指出,有大量的上访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走,之后失踪。

追查国际通过对全国各个主要医院的调查,发现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波及到遍及中国23个省、40市区的主要医院。汪致远表示,这些都有录音,对这些科室的主任、医生的调查录音都在追查国际的网上有发表。

汪致远透露:追查国际曾经对解放军307医院一个叫陈强的进行调查,问他肾移植科的肾源是怎么来的。他直接了当地讲了整个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这个操作过程,是由医院、军队、武警还有政府机关一系列,一条龙的人员共同合作配合下进行的,是由政府系统安排,有军队、武警保护下进行的。

汪致远指出:“这明确地解释指出中共用活体摘取器官屠杀法轮功学员,而且是大屠杀,是系统地、全国性的安排。”

现在中共两会期间,又拿出来死刑犯来谈他们的移植器官,无非是想用这个来搪塞、掩盖他们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问题。

作为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负责人,汪志远表示:黄洁夫本人也是直接参与器官移植的,做了那么多的器官移植,他必须得交代他的器官来源。但是,不管黄杰夫用什么理由,他都无法解释,无法掩盖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器官的这些事实;不管他用什么说法,他都逃脱不离正义的法网。追查国际将一如既往地追查到底,他任何一点刑责都逃脱不了,追查国际将永远追查下去,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是长短,都将追查到底。

http://news.zhengjian.org/node/11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