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死囚器官移植 中共从百般抵赖到不打自招


王立军事件再次引爆国际社会对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的强烈关注。(大纪元)

【大纪元2012年03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综合报导)日前在中共两会政协小组讨论会上,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称,器官紧缺是中国器官移植发展的瓶颈。由于缺乏公民自愿捐献,死囚器官成了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

目前由于王立军事件再次引爆国际社会对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的强烈关注。王立军曾创办的“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 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对几千个死刑犯进行了人体器官摘除。外界认为黑幕刚刚被撕开一角。而民众则质疑此时为何中共不打自招了?

律师界震惊

中共从以往百般抵赖到今年两会期间,卫生部副部长公开承认中国死囚器官是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很多人说:中共终于承认了!

北京执业律师王甫表示,虽然早知道这个事实,但当真相被官员大言不惭地说出来时,还是感到出离的愤怒……那些已被处决的死刑犯,有该死的,也有被冤的,他们死前见不到亲人,死后体内的器官被摘掉……

律师伍雷表示:“现在卫生部抛开法院,率先承认死刑犯是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使我想到了一个问题,自己把自己吓得不寒而栗!这个问题是:中国死刑那么多,是不是会和极度缺乏移植器官源有一定关系!”

北京VIVA无线新媒体主编微博表示:看到这条新闻着实吃了一惊,因为以前官方的口径一直否认随意移植死刑犯器官。从否认到承认,是一个不小的“进步”。

大陆知名的拆迁案维权律师王令表示: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终于承认了!为什么总是这样,你们的“敌对势力”说的事情,最后都被确认了?

民众:害怕美国曝光中共活摘罪行

不少民众在推特和微博分析:王立军向美国提供了包括中共摘取死刑犯器官的大量证据,可以解释中共为什么会在两会期间突然公开承认摘取死刑犯器官的事情了。

民众“ArielDF”认为,这是因为有人怕在白宫手里的证据不知道什么时候曝光,怕国民接受不了,先抛出个说法,好以后接着圆谎。
中共对死刑犯数字保密 民众追问

大赦国际表示,有关死刑的信息在中国被视为国家机密,官方从来没有公布过被处决人数的统计数字。不过据大赦国际的估计,在中国被处决的人数超过全世界所有国家数字的总和,位居全球之冠。

北京律师韩冰表示,即使没有公开数据,把各地中级法院公告的部份统计一下,就是吓人的数据了。

据报导,目前中国每年有150万名患者需要通过器官移植来拯救生命,但是,每年可供移植的器官数量还不足百分之一。

那么人们继续追问:

1、哪些医院在做器官移植?
2、死刑犯是否知情?
3、死刑犯做器官移植有法律程序吗?
4、一个死刑犯能卖多少钱?如果有费用,谁收了?法院还是公安?
5、患者是否知情?

每年150万需要器官移植的病人,百分之一能拿到器官,就是15000人。假设一半是死刑犯提供器官,那就是7500个器官,最低一个器官算2万,就是1亿5千万的钱,这笔钱哪里去了?

事实上,早在文革后期,中共就出台内部文件,要将死刑犯的尸体“废物利用”,最早是用来吃,或做医学原材料,后来就用来做器官移植。

联合国早在1990年代就谴责中共未经许可就利用死刑犯做人体移植是违背人伦的。中共在1997年开始使用注射方法处死犯人,但是他们用什么药,剂量如何,什么时间内可以使犯人死亡,全都是不公开的。

王立军曾透露 已摘取几千个死刑犯器官

上个月发生的前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叛逃美国驻成都总领馆事件,有消息说其交给美方的大量秘密资料涉及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

目前已被媒体曝光的情况是2003年5月至2008年6月,王立军在辽宁担任锦州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锦州市副市长期间,创办了“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从事对人体器官移植的研究,并担任该中心的主任。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们对几千个死刑犯进行了人体器官摘除。

中国官方公布的资料显示,王立军在“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是研究如何配备死刑注射液来提高器官存活时间和移植效果。王立军的研究目标是如何取得“更新鲜的活体器官”,先把人打针“弄死”,研究尽可能延长死亡时间,然后迅速取出所有器官,用缓冲剂洗,冲走毒针的残余部份,然后移植到人体上去——也就是受体者身上。

美国著名医学专家、国际医学伦理研究泰斗、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生物伦理中心的主任亚瑟‧卡普兰教授表示:“现场心理研究中心”等同日本侵华731细菌部队。国际医学界和世界各国政府都应该对这个“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发出最强烈的谴责,如果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默不作声,就等于在纵容这种野蛮和灭绝人性的行为。

利益驱使 器官移植成热门

2006年4月,大陆媒体的题为“器官移植成热门 竞争无序令人忧”的报导表示,卫生部的相关统计数据,中国全年的器官移植手术已近万例,在临床数量上的排名,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1993年到2002年的10年间,中国肾移植的增长率便达到了322%。

广东省中山大学附属一院器官移植外科中心主任何晓顺,还同时兼任广东省器官移植学会常委。他说:“目前人体器官移植医院间的竞争是一个相当混乱和无序的状态。”“现有具备资质的医院至少可以砍掉一半。”“单广州市,就有近20家医院开展此类手术。”

从全国范围来看,可以开展肾移植的医院达到368家,肝移植的有200多家。利益驱使移植病例激增。据行业专家透露,器官来源与手术收费之间存在悬殊的价差。目前,一个器官移植手术收费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此类手术利润大。而且由于器官移植科属于综合学科,可以带动肾内科、透析科、心内科等。

多家外媒报导器官买卖 官方说法多次自相矛盾

2006年3月,法轮功学员在大陆被活体摘取器官并贩卖的丑闻曝光后,中共为掩人耳目曾立法控制器官买卖,于当年7月1日生效。期间中共官方的说辞多次出现前后矛盾。最初,中共“沉默”了三周,之后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即对外否认集中营和活体摘除器官的存在,还称“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是蓄意捏造,欺骗舆论。”

4月10,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境外媒体蓄意编造中国从执行死刑的犯人身上随意取出器官进行移植,这是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欺骗群众,是别有用心的。”

毛群安当时称,中国移植的器官来源,主要来源于公民在去世时候的自愿捐赠。

而在2005年,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当年马尼拉的世界卫生组织的会议上,首度正式承认,中国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

接着4月10日,中共卫生部发言人毛群安做出否认,称大量的移植器官,源于的自愿捐赠。

而2006年,黄洁夫在欧洲一个记者会上,承认中国的器官来源存在混乱、不明的情况。

2006年9月27日,BBC发表了题为“中国贩卖人体器官现象盛行”的报导。BBC驻京记者傅东飞以普通病人家属的身份,夹带隐藏式摄影机,前往天津一家医院询问父亲生病需要肝移植。该院负责此事的主治医师“邓主任”介绍说,寻找一个匹配的肝源,只需三周时间。肝脏移植所需的全部费用约为5万英镑。记者问,有报导说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是否属实?邓主任毫不迟疑地说:“是这样。 ”

9月28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称,利用的器官经本人同意,又称经过“省级卫生行政部门和省级高级人民法院批准”。 不过,对于中共对外强调利用的器官经本人同意,BBC指出,究竟死刑犯人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外界无从得知。

10月10日,中共卫生部否认BBC报导中国存在的贩卖器官的实情,并指责境外媒体散播“假新闻”,“攻击中国的司法制度”。

2006年10月7日,新西兰最大电视台之一的电视三台在新闻中播放了天空新闻(SKYNEWS)记者Dominic Waghorn的对中国刑讯逼供、滥用死刑制度的采访报导;报导中透露中共开始使用流动死刑执行车,并怀疑这可能与摘取器官有关。该记者指出,引入流动执行车的原因也可能是使得摘取器官更加方便。
(责任编辑:谢东延)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3/9/n3534750.ht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