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死囚器官移植 中共从百般抵赖到不打自招


王立军事件再次引爆国际社会对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的强烈关注。(大纪元)

【大纪元2012年03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综合报导)日前在中共两会政协小组讨论会上,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称,器官紧缺是中国器官移植发展的瓶颈。由于缺乏公民自愿捐献,死囚器官成了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

目前由于王立军事件再次引爆国际社会对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的强烈关注。王立军曾创办的“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 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对几千个死刑犯进行了人体器官摘除。外界认为黑幕刚刚被撕开一角。而民众则质疑此时为何中共不打自招了?

律师界震惊

中共从以往百般抵赖到今年两会期间,卫生部副部长公开承认中国死囚器官是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很多人说:中共终于承认了!

北京执业律师王甫表示,虽然早知道这个事实,但当真相被官员大言不惭地说出来时,还是感到出离的愤怒……那些已被处决的死刑犯,有该死的,也有被冤的,他们死前见不到亲人,死后体内的器官被摘掉……

律师伍雷表示:“现在卫生部抛开法院,率先承认死刑犯是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使我想到了一个问题,自己把自己吓得不寒而栗!这个问题是:中国死刑那么多,是不是会和极度缺乏移植器官源有一定关系!”

北京VIVA无线新媒体主编微博表示:看到这条新闻着实吃了一惊,因为以前官方的口径一直否认随意移植死刑犯器官。从否认到承认,是一个不小的“进步”。

大陆知名的拆迁案维权律师王令表示: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终于承认了!为什么总是这样,你们的“敌对势力”说的事情,最后都被确认了?

民众:害怕美国曝光中共活摘罪行

不少民众在推特和微博分析:王立军向美国提供了包括中共摘取死刑犯器官的大量证据,可以解释中共为什么会在两会期间突然公开承认摘取死刑犯器官的事情了。

民众“ArielDF”认为,这是因为有人怕在白宫手里的证据不知道什么时候曝光,怕国民接受不了,先抛出个说法,好以后接着圆谎。
中共对死刑犯数字保密 民众追问

大赦国际表示,有关死刑的信息在中国被视为国家机密,官方从来没有公布过被处决人数的统计数字。不过据大赦国际的估计,在中国被处决的人数超过全世界所有国家数字的总和,位居全球之冠。

北京律师韩冰表示,即使没有公开数据,把各地中级法院公告的部份统计一下,就是吓人的数据了。

据报导,目前中国每年有150万名患者需要通过器官移植来拯救生命,但是,每年可供移植的器官数量还不足百分之一。

那么人们继续追问:

1、哪些医院在做器官移植?
2、死刑犯是否知情?
3、死刑犯做器官移植有法律程序吗?
4、一个死刑犯能卖多少钱?如果有费用,谁收了?法院还是公安?
5、患者是否知情?

每年150万需要器官移植的病人,百分之一能拿到器官,就是15000人。假设一半是死刑犯提供器官,那就是7500个器官,最低一个器官算2万,就是1亿5千万的钱,这笔钱哪里去了?

事实上,早在文革后期,中共就出台内部文件,要将死刑犯的尸体“废物利用”,最早是用来吃,或做医学原材料,后来就用来做器官移植。

联合国早在1990年代就谴责中共未经许可就利用死刑犯做人体移植是违背人伦的。中共在1997年开始使用注射方法处死犯人,但是他们用什么药,剂量如何,什么时间内可以使犯人死亡,全都是不公开的。

王立军曾透露 已摘取几千个死刑犯器官

上个月发生的前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叛逃美国驻成都总领馆事件,有消息说其交给美方的大量秘密资料涉及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

目前已被媒体曝光的情况是2003年5月至2008年6月,王立军在辽宁担任锦州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锦州市副市长期间,创办了“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从事对人体器官移植的研究,并担任该中心的主任。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们对几千个死刑犯进行了人体器官摘除。

中国官方公布的资料显示,王立军在“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是研究如何配备死刑注射液来提高器官存活时间和移植效果。王立军的研究目标是如何取得“更新鲜的活体器官”,先把人打针“弄死”,研究尽可能延长死亡时间,然后迅速取出所有器官,用缓冲剂洗,冲走毒针的残余部份,然后移植到人体上去——也就是受体者身上。

美国著名医学专家、国际医学伦理研究泰斗、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生物伦理中心的主任亚瑟‧卡普兰教授表示:“现场心理研究中心”等同日本侵华731细菌部队。国际医学界和世界各国政府都应该对这个“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发出最强烈的谴责,如果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默不作声,就等于在纵容这种野蛮和灭绝人性的行为。

利益驱使 器官移植成热门

2006年4月,大陆媒体的题为“器官移植成热门 竞争无序令人忧”的报导表示,卫生部的相关统计数据,中国全年的器官移植手术已近万例,在临床数量上的排名,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1993年到2002年的10年间,中国肾移植的增长率便达到了322%。

广东省中山大学附属一院器官移植外科中心主任何晓顺,还同时兼任广东省器官移植学会常委。他说:“目前人体器官移植医院间的竞争是一个相当混乱和无序的状态。”“现有具备资质的医院至少可以砍掉一半。”“单广州市,就有近20家医院开展此类手术。”

从全国范围来看,可以开展肾移植的医院达到368家,肝移植的有200多家。利益驱使移植病例激增。据行业专家透露,器官来源与手术收费之间存在悬殊的价差。目前,一个器官移植手术收费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此类手术利润大。而且由于器官移植科属于综合学科,可以带动肾内科、透析科、心内科等。

多家外媒报导器官买卖 官方说法多次自相矛盾

2006年3月,法轮功学员在大陆被活体摘取器官并贩卖的丑闻曝光后,中共为掩人耳目曾立法控制器官买卖,于当年7月1日生效。期间中共官方的说辞多次出现前后矛盾。最初,中共“沉默”了三周,之后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即对外否认集中营和活体摘除器官的存在,还称“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是蓄意捏造,欺骗舆论。”

4月10,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境外媒体蓄意编造中国从执行死刑的犯人身上随意取出器官进行移植,这是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欺骗群众,是别有用心的。”

毛群安当时称,中国移植的器官来源,主要来源于公民在去世时候的自愿捐赠。

而在2005年,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当年马尼拉的世界卫生组织的会议上,首度正式承认,中国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

接着4月10日,中共卫生部发言人毛群安做出否认,称大量的移植器官,源于的自愿捐赠。

而2006年,黄洁夫在欧洲一个记者会上,承认中国的器官来源存在混乱、不明的情况。

2006年9月27日,BBC发表了题为“中国贩卖人体器官现象盛行”的报导。BBC驻京记者傅东飞以普通病人家属的身份,夹带隐藏式摄影机,前往天津一家医院询问父亲生病需要肝移植。该院负责此事的主治医师“邓主任”介绍说,寻找一个匹配的肝源,只需三周时间。肝脏移植所需的全部费用约为5万英镑。记者问,有报导说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是否属实?邓主任毫不迟疑地说:“是这样。 ”

9月28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称,利用的器官经本人同意,又称经过“省级卫生行政部门和省级高级人民法院批准”。 不过,对于中共对外强调利用的器官经本人同意,BBC指出,究竟死刑犯人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外界无从得知。

10月10日,中共卫生部否认BBC报导中国存在的贩卖器官的实情,并指责境外媒体散播“假新闻”,“攻击中国的司法制度”。

2006年10月7日,新西兰最大电视台之一的电视三台在新闻中播放了天空新闻(SKYNEWS)记者Dominic Waghorn的对中国刑讯逼供、滥用死刑制度的采访报导;报导中透露中共开始使用流动死刑执行车,并怀疑这可能与摘取器官有关。该记者指出,引入流动执行车的原因也可能是使得摘取器官更加方便。
(责任编辑:谢东延)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3/9/n3534750.htm

纽国家电台揭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大纪元2012年03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张莉莉新西兰奥克兰报导)3月7日上午9点25分,新西兰国家广播电台(National Radio NZ)报导并揭露,中共自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来,一直暗地里残酷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出售,牟取暴利并焚尸灭迹。

电台主持人向民众介绍,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人权活动家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在对中共迫害法轮功展开独立调查之后,通过多方数据的对比和调查访谈,从2006至2009年共发表了三次调查报告。其中第三次调查报告已被翻译成中文,书名为《血腥的活摘器官》,于2011年在台湾出版发行。该书收录了52项不同证据,证实中共非法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暴行。麦塔斯称,这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调查报告显示,在迫害法轮功的高峰期,在中国被施以酷刑的对象有三分之二是法轮功学员,全中国三百四十间劳教所内关押的有一半是法轮功学员。乔高说,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法轮功学员的重要器官,包括肾脏、肝脏、眼角膜和心脏被盗取并高价出售,卖给需要移植器官的外国人。

中共的暴行被新西兰电台揭露之后,立即遭到当地民众的愤怒谴责。一位50多岁的Kiwi女士告诉记者:“这太可怕了,实在是令人发指。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中共)这样的恶行!”

新西兰国家广播电台登出《血腥的活摘器官》调查报告可在以下网站获得:
http://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
(责任编辑:易凡)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3/8/n3533699.htm

酷刑受害者在悉尼揭露薄熙来罪行(图)


(图片来源: 大纪元)

【大纪元2012年03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清流澳洲悉尼采访报导)近日王立军、薄熙来的内斗消息甚嚣尘上,成为海内外华人关注的最大热点之一。原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出逃成都驻美领事馆,并向其提供大量薄熙来的犯罪证据事件发生后,薄熙来在任大连市市长期间对法轮功修炼人的凶残迫害真相也引起各界关注。

法轮功学员刘雅琴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讲叙了自己因修炼法轮功在大连所遭受的迫害。刘雅琴是中国东北财经大学的毕业生,曾久病缠身,修炼法轮功后得以康复。二零零零年,为了制止迫害法轮功,她到北京上访,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的一处戒毒所和拘留所。二零零一年被判二年劳教,非法关押在大连教养院女子大队。那里关押了上千名法轮功学员。

澳洲法轮功学员起诉薄熙来

二零零六年澳洲法轮功学员以酷刑罪、群体灭绝罪起诉薄熙来。作为证人的刘雅琴揭露说,在大连教养院女子大队时,她被关进小号,七天七夜不让睡觉,一闭眼就打她,把她打的面目皆非,给她带“刑帽”,差一点把她勒死。她经常听到楼下一间小号传出被酷刑拷打者发出的惨叫。 同修韩淑华被恶警吊起来,拿开水往脚上烫,烫出大泡以后再用脚去踩,当即人就不能走路;三十多岁的女学员常学霞被吊的胳膊脱臼错位,然后将裤子扒下,往阴道里塞拖布、鞋刷子等脏物。 王秋霞被活活打死。孙莲霞在折磨的已经坐不起来的情况下,恶警强迫她坐在地上两个多小时,直接导致了她的死亡;还有被迫害致残的曲辉、刘文灿等人。薄熙来手下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性虐待、酷刑折磨令人发指|”。

薄熙来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引用“关于中共活摘器官的调查报告”中的证据说:“薄熙来在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一年任大连市长,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四年任辽宁省省长。在其任职的年度之内,据我们的女证人说有两千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被手术摘取。”

对于薄熙来所犯罪行,前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决策计划主管、现任加拿大民主联盟国家安全问题资深成员大卫•哈瑞斯(David Harris)评论说,“(迫害中)人们经历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强制离婚、心理折磨,更别提那些令人难以置信的身体虐待,这一切显然是背离国际司法的理念。我们甚至还听到强行摘取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牟利……薄熙来被控参与了这一切伤害,这些控告的证据是可信的。”

刘雅琴叙述道: “一天,我被叫去做抽血化验,另一位学员果芸飞在做完抽血化验后即被隔离,说是患有肝炎,当时我有些怀疑,全中队就她最年轻,总是活蹦乱跳的怎么突然得肝炎了呢?十天左右她被送回来,说是误诊。我也就没有再多想。二零零六年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除的事情披露后,我回忆起果芸飞的事情,出了一身的冷汗,泪水不断的流了下来。果芸飞那次被隔离是去做配型,是活体摘除的对象”。

刘雅琴接着说,其实大连的很多老百姓都知道恶警使用各种招术与刑具迫害大法弟子。如长时间电击生殖器,八根高达七百二十伏电棍同时电击,用警绳勒嘴和坐老虎凳,用胶带将他嘴、眼封住,用棒子捅阴道、灌辣椒水、用开水烫肢体。用瓶吊小便处、三十万伏将皮肤电焦糊。用吊铐入肉三分并打断两根肋骨,打掉一颗牙不让睡觉,用鞋底子不停地抽打脸与头部,脚绑在椅子的腿儿上,双手背铐在椅子背上,头用四层床单蒙住戴上手铐脚镣用污秽的语言侮辱大法,用筷子猛捅大法弟子的嘴和喉咙鲜血溅得四处。用胶皮棒打,用胶皮管强制灌食,体罚殴打,用车轮战术和体罚并用,非法抄家强抢民财占为己有。用三角皮带打、用针扎、死人床等等。它们对法轮功学员所犯的罪行罄竹难书。

薄熙来使大连市和辽宁成为迫害重灾区

据明慧网提供的资料,薄任大连市长(一九九三至二零零一)及辽宁省长(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四年)期间因积极参与迫害,使辽宁省成为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截至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经国际人权组织证实,辽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一百零三人,居全国第四。

据海外媒体揭露,在薄熙来任职辽宁省省长期间,辽宁省投资十亿元在全省进行监狱改造,仅在沈阳于洪区马三家一地就耗资五亿多元,在二零零三年建成中国第一座监狱城,大量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此,遭受酷刑虐待。辽宁省司法厅高级官员曾经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解教大会上说:“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 争的经费。”

薄熙来因血腥迫害法轮功,已在世界三十多个国家被以“反人类罪”或“群体灭绝罪”告上了法庭。

责任编辑:何蔚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3/8/n353412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