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医学权威谴王立军器官研究

——王立军本人描述:当人走向刑场,将一个生命在其他几个人身上延伸时,都会震撼


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所做的人体器官“研究”简直令人发指,其罪行如同日本在侵华战争期间的731部队。图中右1为该中心主任王立军。(追查国际提供)

【导言】王立军在中国获奖致辞中无意中透露说,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们对几千个死刑犯进行了人体器官摘除。国际用静脉注射药物的方式代替枪毙来结束犯人的生命,首先是在1972年的美国开始实行。国外相关研究是让犯人如何死得快,如何减少其死亡的痛苦。王立军相反是研究如何延长被注射者的死亡时间!

王立军获奖研究项目是研究如何延长被注射者死亡时间,观察人在死亡过程中心理变化!国际医学界权威专家谴责王立军这完全是做杀人实验,国际根本不允许做这种违背伦理实验。

从中国官方公布的资料显示,王立军在中国的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是研究如何配备死刑注射液来提高器官存活时间和移植效果。王立军的研究目标是如何取得“更新鲜的活体器官”,先把人打针“弄死”,研究尽可能延长死亡时间,然后迅速取出所有器官,用缓冲剂洗,冲走毒针的残余部份,然后移植到人体上去——也就是受体者身上。

重庆副市长、中共树起的“唱红打黑英模”王立军出逃美国领馆后所揭露出来的中共黑幕,引发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国际目光再次聚焦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美国著名医学专家、国际医学伦理研究泰斗、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生物伦理中心的主任亚瑟‧卡普兰(Arthur Caplan)教授表示,王立军参与的“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所做的人体器官“研究”简直令人发指,其罪行如同日本在侵华战争期间的731部队。


美国著名医学专家、国际医学伦理研究泰斗、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生物伦理中心的主任亚瑟‧卡普兰教授表示,王立军参与的“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所做的人体器官“研究”简直令人发指。(大纪元资料图片)

公安局长王立军参与器官移植研究 国际追查

2012 年2月16日,总部位于美国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布《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涉嫌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人体试验的调查报告》(链接: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19592),在国际医学界引起强烈反响。

据报告所述,王立军在2003年5月至2008年6月担任锦州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锦州市副市长期间创办了“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以下简称“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从事对人体器官移植的研究,并担任该中心的主任。

据王立军本人描述:“对于从警多年的警察,当一个人走向刑场,在瞬间几分钟转换的时候,将一个人的生命在其他几个人身上延伸时,都会为之震撼。”

报告指出,2006年9月,王立军和其研究中心的“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被“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授予“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并获得200万元的科研经费。

一名《辽沈晚报》的记者在“现场心理研究中心”现场目击了“通过对注射死刑人员行刑的全过程”,记者描述现场“专家云集刑场如同科研实验室”。

“现场心理研究中心”的人员告诉这位记者:“罪犯的死亡过程、健康人药物注射前后的生命体征变化、毒物注射后各个器官的毒物残留情况、人面对死亡的心理改变……药物致死后人体器官的移植、毒物现场抢救等方面都会因为这些数据而获得重要帮助”。

美国著名医学专家:“现场心理研究中心”等同日本侵华731细菌部队

在国际医学界有没有对现场人死亡过程的研究?人类历史上是否有过这种先例?带着这些问题,大纪元记者采访了美国著名医学专家、国际医学伦理研究泰斗、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生物伦理中心的主任亚瑟‧卡普兰教授。

卡普兰教授称这个“现场心理研究中心”简直“令人发指”。“一个被警察监管的研究中心在现场观察和研究人在死亡时的心理过程,这是无法被国际医学界所接受的事情,无论从法律上,还是道德伦理上来说,都非人性,这个‘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就是在现场杀人活取他们的器官。”

记者问,这是否类似二战期间纳粹份子在集中营用活人做实验,卡普兰教授则表示“用当年日本在侵华战争期间的731部队来比喻更合适”。

据大陆中新网2012年3月5日,转载了一篇题为《日军731部队人体实验1,467名受害者身份确认》的文章所述,中国学者近日宣布,日军侵华时期,在关东军第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的受害者中,已有1,467人的身份得到确认。“在731部队,最为残虐的是活体解剖。他们不打麻药便将‘马路大’当动物一样宰杀肢解,各种人体器官分门别类迅速泡入药水,以供教学研究使用。”

前美国卫生部谘询委员会主席:对王立军的研究要发出最强烈的谴责!

据追查国际报告资料显示,中国商务部官方网站上表示“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依托中国刑警学院、北京理工大学、东北财经大学、中国医科大学等十余所大学的技术支持,致力于现场心理研究和现场技术的工作。并与美国、日本、意大利、挪威、瑞典等十多个国家的大学共同研发项目,互派专家学者进行学术交流,现已和世界70多个国家实现了信息资源共享。

卡普兰教授说,国际医学界和世界各国政府都应该对这个“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发出最强烈的谴责,如果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默不作声,就等于在纵容这种野蛮和灭绝人性的行为。

记者问卡普兰教授,这些参与的外国专家和学者是否知道这个“现场心理研究中心”的真相,卡普兰教授说,他无法想像一个人在知道真相的情况下会去参与这个项目。“他们不知道他们自己在参与什么,国际医学界应该对来自中国医学研究合作邀请保持警惕。”

2012 年1月,卡普兰教授和美国医学调查协会的杂志主编共同发表社论,提醒美国所有的医学杂志和编辑以国际惯例严格审查来自中国的关于研究人体器官研究的学术报告。“除非他们能证明被研究的人体器官来源渠道是符合国际惯例的,我们将拒绝接受他们递交的学术报告和数据。”文章说,国际生物医学界必须联合起来抵制中共杀活人取器官的暴行。

卡普兰教授曾担任美国和联合国多个医学研究和伦理组织的重要职位,如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生物伦理工作组主席、美国卫生部的谘询委员会主席、联合国关于器官走私研究中心的主任,他还是美国总统关于海外战争疾病研究的谘询委员会成员。

他在2001年被《今日美国》评为美国医学界最有影响力的风云人物之一,在2008年被《发现》杂志评为美国科学领域内最有影响力的10大杰出人物之一。

美国肾脏移植中心主任对王立军研究深感不安 谴中共活摘器官罪恶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医学教授、肾脏和胰脏移植中心的主任盖博瑞‧丹诺维奇大夫(Gabriel Danovitch, MD)也对记者表示,他对“现场心理研究中心”的报告感到“非常不安”。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医学教授、肾脏和胰脏移植中心的主任盖博瑞‧丹诺维奇大夫表示,他对“现场心理研究中心”的报告感到“非常不安”。(大纪元资料室)

丹诺维奇大夫在2011年2月与他的医学界同仁在《美国器官移植杂志》上发表文章,吁美国医学界关注中共杀人活摘器官的罪恶。他表示,对这种邪恶的沉默会让我们自己的手上也沾满了杀人的血。

早在6年前,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Kil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Matas)就向媒体发布了《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并指中共这一罪行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新闻背景

法轮功众多人至今仍下落成谜

——数以百万计的人上访 因不报姓名被送入辽宁等各地劳教所 成邪恶盗取器官对像

中共江泽民直接指示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白死”,由于对造成的死亡不负法律责任,人性中的私欲不受约束,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成为靠移植器官牟取暴利者的觊觎目标,据法轮功学员办的明慧网介绍,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政权开始对修炼“真善忍”的上亿法轮功学员镇压。当时,法轮功学员本着相信政府的善良愿望,前往北京上访,希望能用自己切身受益的经历来让政府纠正错误。

据北京公安内部消息,到二零零一年四月为止,到北京上访被抓、有登记记录的法轮功学员就达八十三万人次。为了不让中共株连所在工作单位和地方派出所、公安局,还有大批法轮功学员没有报出姓名或未作登记。有消息说,二零零一年十月,北京公安局通过计算每天街头馒头售出量的递增,估算出当时来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至少一百万。

由于北京公安无法将不报住址的法轮功学员遣送回原籍,北京监狱个个爆满,上访学员还在源源不断进来,中共各地劳教所爆满,于是中共将他们秘密转移到不为人知的地下监狱、劳教所或集中营关押,这群为数数十万、主要来自东北、华北及各地农村的法轮功学员,就这样失踪了……警察在监狱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签署“悔过书”的时候,普遍动用酷刑,中共江泽民直接指示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白死”,由于对造成的死亡不负法律责任,人性中的私欲不受约束,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成为靠移植器官牟取暴利者的觊觎目标,无所顾忌的罪恶于焉展开。

残害法轮功学员“不算犯罪”

大纪元曾经报导来自辽宁沈阳的证人安妮透露,她的前夫证人曾亲自摘取了很多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从二零零三年后他开始出现精神恍惚,晚上盗汗作噩梦,床单湿透了一个人形。

后来他才告诉家人,医院大量摘取法轮功学员的肾脏、肝脏等器官,这些学员很多还是活的。叫他干的人说:“你已经上了这条船了,杀一个人是杀,几个人也是杀。”那时他们被告知,残害法轮功学员不算犯罪,是帮共产党“清理敌人”。

来源: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