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最大非法卖肾案公诉 倒卖者2万买20万卖出

正义网(微博)北京2月29日电(见习记者 李铁柱 通讯员金轶 李刚 白磊 熊路)近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以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对郑伟等十六人进行起诉。据办案人员介绍,本案堪称我国目前最大一起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案件:目前核实涉案的有51枚肾脏器官、一千余万赃款。从寻找、供养卖肾人员,联络肾脏买家,到承租医院、别墅手术摘肾,犯罪团伙组织、主导了出卖人体器官的整个犯罪流程,规模之大令人咋舌。

组织卖肾者两万买进,二十万卖出

小张,是一个典型的肾脏器官供体。高中辍学后,他离家外出打工却依旧经常向家人要钱,开始时家人还时常供给小张,但后来家人就不再给小张日常花销。小张赌气跟家人说不给钱就卖肾,家人不信,小张便在网上搜索做供体卖肾的信息,并在一个QQ群里和郑伟团伙成员联系谈好以人民币两万五千元的价格出卖自己的一个肾脏,并于当天乘坐火车从内蒙赶到北京。下了火车站后,小张被一个男子接到了海淀区肖家河一个出租房内,在那里小张发现还有很多供体,都在等着配型,不久小张被带去医院做了系统的肾脏配型检查,并与一名亟需换肾手术的尿毒症患者配型成功。

老王,是一个典型的尿毒症患者,七八年前发现患病,多年的透析治疗并没有阻止他病情的恶化,后来经病友介绍老王来京治疗,并在医院得知可以从一名叫做郑伟的男子那里买到肾脏进行换肾手术。在和郑伟团伙成员联系上之后,老王答应了对方的报价,同意以二十二万元的价格购买一枚肾脏。随后老王将自己的配型交给了郑伟团伙,郑伟顺利的在自己供养的二十余名供体中寻找到了可以和老王做换肾手术的供体。

就这样,五十余个年轻的“小张”因为经济压力在郑伟等人的安排下走上了手术台,当麻醉醒来之后自己的一枚肾脏已经被取出,不知去了那里,换来的仅仅是两万到两万五千元不等的报酬。

正规医护人员为谋利非法手术摘肾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郑伟曾经做过居间介绍,他明白仅仅将供体直接介绍给受体让他们自己去协调手术的方法,不仅成功率低而且每介绍成功一次最多获利一万元。

为了赚更多的钱, 2010年春节,他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安徽省萧县某医院医生周鹏,郑伟告诉周鹏肾脏买卖利润很大,每促成一个换肾手术可以获利三四万元,并答应每做一个摘肾手术给周鹏两万五千元用于各种人工等费用开销。

在郑伟的授意下,周鹏出面承租了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县某医院的手术室,并为郑伟找来了专门负责外科手术的医生赵健、杨国忠,负责麻醉的医生赵辉,其中杨国忠甚至是某医院的业务副院长。

最初,郑伟向医生赵健、杨国忠等人宣称自己是北京某大医院的文职人员,需要和徐州方面搞技术合作,建立一个透析中心并进行肾脏移植手术。医生赵健等人虽然觉得自己只是小地方的医院大夫,论技术、论资历北京的大医院都不可能来主动找自己合作,但在每次手术几千元的报酬面前,赵健等人还是对在乡镇医院的手术室里频繁的摘肾手术不再多问一句,只是在郑伟等人的安排下有手术就做,做完手术拿钱。后期当摘肾手术转移到北京后,赵健等医生因为考虑到医生出省行医需要外地医院聘书要请,为了寻求自我安慰赵健等医生甚至让郑伟以北京大医院的名义给他们几名医生发了聘书,聘请他们赴京主刀手术。

从2010年3月至2010年6月间,在郑伟的组织下周鹏、赵健等人在铜山县火花乡医院,共手术摘取了二十余个活体肾脏运往北京出售给需要换肾手术的尿毒症患者。为了方便运输肾脏,郑伟还专门以每个690元的价格从医疗器械销售机构购买了6个运输肾脏的箱子。

在北京居民小区建立摘肾黑医院

2010年6月,在最后一次从火花乡医院向北京运输肾脏的过程中,郑伟的运输车发生了交通事故,不仅造成车上的三个肾脏无法使用而且车辆损失严重。考虑到长途运输风险较大,同时夏季运输肾脏不利益肾脏保存,郑伟开始筹划直接在北京建立一个摘肾基地进行摘肾手术,以方便将摘取的肾脏及时送到相关医院供受体做换肾手术。

2010年9月,经过长期筹划,郑伟通过房屋中介在海淀区颐和山庄以每月7000元的价格租下了一栋四层别墅,并按照团伙中几名医生的要求陆续从徐州等地购买了所有摘肾手术所需的医疗器械,一一装备进这栋位于家属区的四层别墅。

经过前期周密准备,郑伟共花费50余万元人民币,建立起了一个甚至没有抢救设备的专做摘肾手术的“黑医院”:这栋四层别墅楼内外没有任何明显标志,但其实内部一层是医生宿舍和药房,二层是配药室、病房和护士宿舍,三层是手术室和观察室,四层则是餐厅生活区。

“刚来到这个黑医院的时候,我见负责护理的护士都没有护士服,也没有隔离衣,而且除了我们几个徐州的(指来作手术的专业大夫),那儿没有大夫,环境脏乱,设备简单,什么证件、执照、规章制度都没有,必要的麻醉、抢救药物,都是我到了以后,郑伟才按我说的要求去买来的。那个地方根本就不是医院,只是个摘肾的场所。”据这个团伙中负责护理的护士长樊海雁回忆。

摘肾手术转移至北京后,每次做手术之前郑伟都会通知周鹏联系医生早上来京,由郑伟的女友王英去车站或飞机场接医生直接赶到颐和山庄,一天摘除三到六枚肾脏不等,晚上手术完成之后再由王英开车送医生回车站、飞机场离京。

2010年12月,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刑侦支队在侦查中发现了郑伟犯罪团伙长期在海淀区倒卖人体器官(肾脏)获利,12月10日,在丰台区小屯路的一个洗浴中心将其抓获。

专家说法

打击人体器官器官买卖犯罪,法律应有作为

刘长秋,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生命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长期关注器官移植问题。

对于人体器官移植,法律在这一方面需要有些作为,即它要为人类社会文明的进步与生命意识的转变加以制度引导。例如,它可以规定人们的器官捐献权,并通过设立一定的利益协调机制鼓励人们行使这一权利;它可以打击人体器官买卖犯罪以规范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秩序,使捐献者更有安全感,不必基于各种顾虑而不愿捐献或放弃捐献。

由于器官移植是以牺牲一个个体利益的方式来拯救另一个个体,因此从伦理上来说,人体器官移植始终都是一种次优的选择。人们不应当对人体器官移植寄予过高的期望,不应该希望完全通过这一方式来解决人类的生命问题,而更应当树立正确的生命观念。禁止人体器官买卖需要依赖法律、伦理以及行政调控等多方面的手段,而这些手段必须相互配合,共同在防范人体器官买卖犯罪方面发挥作用。

相关法律

《人体器官移植条例》
第三条: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买卖人体器官,不得从事与买卖人体器官有关的活动。
第七条:人体器官捐献应当遵循自愿、无偿的原则。公民享有捐献或者不捐献其人体器官的权利;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强迫、欺骗或者利诱他人捐献人体器官。

《刑法修正案(八)》
如果“未经本人同意摘取其器官,或者摘取不满18周岁的人的器官,或者强迫、欺骗他人捐献器官的”,以故意伤害罪定罪处罚;如果“违背本人生前意愿摘取其尸体器官,或者本人生前未表示同意,违反国家规定,违背其近亲属意愿摘取其尸体器官的”,以盗窃、侮辱尸体定罪处罚。

> 相关报道:
重庆男子在东莞丢肾续:自称自愿卖肾

http://farxian.com/news/g/42597

(慎入)薄熙来批准的“尸体工厂”黑幕重重


薄熙来批准成立的大连尸体加工厂,尸体来源却不合法。(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2年02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孟飞综合报导)被称为尸体工厂的 “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公司”,因在多国进行“人体标本展”引起轰动,同时也因其原料(人体及器官)来源不明等因素一度成为国内外媒体关注的热点。《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就曾于二零零三年做出深入调查报告。近年来,随着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除器官等细节越来越多的被披露,国际人权机构怀疑工厂原料可能取自遭虐杀的法轮功学员,而薄熙来是黑幕参与者。

薄熙来批准成立的非法公司

这家成立于一九九九年的外资企业,是由当年的辽宁大连市市长和市委书记薄熙来亲自批准成立的。该公司的老板冯‧哈根斯是德国新纳粹主义的信奉者。至于为何将公司建在中国,哈根斯对记者称,理由非常简单:优秀的劳动力、低廉的工资、优惠的政策以及丰富的原料来源。

哈根斯所说的“丰富的原料来源”无法令媒体和民众信服:众所周知,虽然中国现有人口十三亿,但由于受传统观念的影响,中国人向来有死都要留全尸的观念,可以说愿意捐献器官和遗体的人是寥寥无几。

至于中国到底有多少人自愿捐赠器官和遗体,相关数据我们无法佐证。但却可从《南方都市报》引述的中国器官移植学会主任陈实在广州会议上的讲话中的内容略知一二:中国目前的活体肾移植的比例还不到百分之一,而且全部来源于亲属之间的捐赠,非亲属之间的捐肾活体肾移植手术几乎等于零;十三亿人口的中国,只有17宗脑死亡捐献(数字指单年还是全部,陈实没有明确)。

哈根斯说的“丰富的原料来源”到底来自哪里,又是谁确保提供的。面对媒体和各界质疑,该公司对尸体来源的解释自相矛盾:一会说这些标本由中国大连医科大学提供,收集自无人认领的尸体;一会又说展览的尸体均来自于自愿性质的奉献;还有的说不是来自大连,而是南京。中国法律严禁买卖尸体,然而这样的“尸体加工场”却在薄熙来的庇护下一直“生意兴隆”。

不但有丰富的原料来源,该公司还能在中国法律严格控制的情况下,多次将“上百具浸泡在福尔马林溶液中的人体标本”轻松出入境。哈根斯告诉记者说,公司的进出关有海运、空运两条途径,也并不仅仅从大连进出口。而记者从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及卫生部科教司了解到,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家从事人体生物塑化技术的生产厂家来办理准出入境证明及《出入境特殊物品卫生检疫审批单》。

“让我们感到震惊的是,这些公司(继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公司成立后,又有其他多家此类性质的公司成立)为何能在中国海关和进出口检疫部门如履平地,它们又是依据哪一条规则办理通关和检疫手续的?”卫生部科教司卫生技术管理处的刘爽表示难以置信。

早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瞭望东方周刊》关于中国尸体工厂的深度报导就引起国务院领导的重视并进行了批示,国务院责成国家质检总局成立调查组前往大连调查尸体工厂招商引资及产品进出口情况,全面规范人类遗传物资的进出境。然而调查没有下文。由此可见,在薄熙来背后,哈根斯还有更大更高的保护伞。

很可能偷盗法轮功学员遗体

近年来,根据国际人权机构的调查和《明慧网》的大量披露:自一九九九年法轮功在中国大陆被镇压后,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遭到劳教判刑,也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音讯全无。而偏偏在镇压发生后,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开始飞速增长,据不完全统计,至今有约九万多例移植器官来路不明。

国际人权机构也有很多证据表明,法轮功学员遭活体摘除器官后,有的尸体被直接扔进焚尸炉中,也有一些疑被卖到尸体工厂。

据《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九日报导,一位家住广州市白云区,名叫郝润娟的女法轮功学员,在广州白云看守所被警察残酷折磨了二十二天后致死。她死后,在家属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尸体被解剖(法律上解剖尸体要经家属签字同意)。当家属被通知去认尸时,遗体已面目皆非。内脏全掏空,皮肤被剥光,眼睛被挖掉,只剩下一堆尸骨、肉,还带有鲜红的血迹。

此外,还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在狱中被迫害致死后,家人一般收不到通知书,尸体就被中共随意处理。一名叫孙志刚男性法轮功学员就属这种情况。

另据一知情人披露:有个山东容貌姣好的女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后警察不给家属尸体,说要花六万元来买,还把死者家中所有她的照片抢走,家人拿不出那么多钱,最终也没见到尸体。
(责任编辑:贝利)

本文网址: http://cn.epochtimes.com/gb/12/2/26/n3523370.htm

重庆一男子赴东莞打工 失忆四天后左肾被割

南方日报讯(记者/闫昆仑)今天上午,南方日报记者接到报料称,一名重庆籍男子在东莞麻涌镇一家旅馆醒来后,发现左肾被人为切除。目前当地警方已经介入此案调查。

南方日报记者今天上午第一时间赶到麻涌镇人民医院,见到了伤者舒某。据舒某介绍,其本月中下旬来到东莞,原本打算找工作,19号晚上突然失去了知觉。直到23日晚上,他才在麻涌镇一家旅馆醒来,并且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两万元。舒某随即打车到就近医院进行检查,经过CT扫描后发现舒某的左肾被人为切除。目前舒某在麻涌医院进行恢复治疗。

当地警方已经就此案进行调查。

匿名爆料:王立军交给美国的材料简介

【大纪元2012年02月24日讯】(编者按:下面是一位大陆读者匿名发给大纪元的爆料。由于没有确切证据,目前只能当成一家之言来发表。)

1、薄熙来及其家属历年贪腐的证据。

2、薄熙来到任重庆后收买军队高层的证据。

3、薄熙来指示处死文强等重庆高官及下令逮捕李庄的证据。王立军长期从事公安工作,深知要处死文强这样的官员要得罪哪些人物,会为自己惹下“天大的麻烦”,但为什么还敢处死文强逮捕李庄,在重庆掀起打黑高潮呢?关键一点在于薄熙来对王立军的承诺:当薄入常后,将提拔王为公安部长。薄在与王的密谈中,谈到了江、周对薄的支持:处死文强,为以后打“大老虎”创造经验。

4、薄周联手搞掉习近平密谋夺权的计划与证据。薄把计划透露给王,并告诉王整个计划是得到“老头子”的支持的。

5、薄入常掌握实权后计划制造民意把重庆模式推向全国,以胡温派系、民间资本家、异议人士、宗教异议者为清洗对象,开展一次文革式的政治运动,“不惜牺牲50万人,也要确保红色江山不变天”!

这就是王立军事件发生后,薄熙来为什么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包围美国驻成都领馆,甚至向黄奇帆下达“不惜一切代价让王立军消声”的命令的根本原因。

6、薄熙来指示参与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证据(录音、密件等)及政法系统下达的对法轮功及异议人士的镇压文件。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在这十八大即将召开的时候,发生了王立军脱逃事件,对薄真是莫大讽刺!
(责任编辑:贝利)

本文网址: http://cn.epochtimes.com/gb/12/2/24/n3522096.htm

王立军活摘指控案与央视主持爆料


央视主持樊登爆出中国地下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猛料。(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2年02月22日讯】2月19日,CCTV《奋斗》栏目主持,北京卫视《国际双行线》主持,北京交大应用传播研究所所长樊登,在他的新浪微博上爆出了如下的新闻:

“今天采访了一个叫小海的小伙子。他学医疗专业,应聘到南京的医疗器械公司工作,老板带着他到各个医院跑了三个月,然后告诉他徐州的一家卫生院交给他联络。那天晚上带他到卫生院,他喝了一杯护士送来的水,就睡了过去。醒来后十几个医生正在给他做手术,拿掉了他一个肾。老板消失,给他留了三万块。

最让我毛骨悚然的是十几个医生、护士都参与手术。他听到护士说:啊呀,这个人醒过来了!医生说:赶紧给他全麻。他嘴里插着呼吸机,手脚被绑,完全无助。醒来后护士告诉他:医疗费已经有人付了,你可以走了。”

这条新闻贴出后,许多读者留言表示对事件的真实性怀疑,对此樊登继续发博介绍:“当事的老板已经逮捕,医院院长也已逮捕。检察院已经提起公诉。这个节目应该最近就会播出,在贵州卫视。此案在南京当地非常轰动,公检法由于当地媒体的积极介入而颇感压力。江苏政法委非常重视此案。大家不能相信和我听到编导介绍时是一样的,节目做完才知道我们已经是很晚的媒体了。”

樊登接着感慨道:“这件事打破了我的常识。现场有专业的律师和器官移植专家。原来是一个行内人所共知的利益链条。能理解大家的吃惊和不相信。我们请来的器官移植专家告诉我们,他曾经被器官贩卖集团跟踪恐吓,要求他去做器官移植手术。中国一年肾移植需求150万,合法供体只有5000,这都是我今天才学会的。”

其实,樊登爆料的这个事情是早前的新闻,但是,由官方媒体央视主持人在现在特殊的背景下爆出,就是一个大大的新闻,一个猛料。

什么背景?王立军投奔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事件引发中共高层震荡、内斗剧烈、胜负未分之际,有网络消息传出,王立军有可能向美国政府提供了薄熙来涉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的证据。

在习近平访美期间,海外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国际)发布最新调查报告,披露原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在辽宁锦州市公安局主持“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时,涉嫌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活人人体试验。

追查国际在其最新报告中揭示,2003年5月至2008年6月,时任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兼任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主任。2006年9月17日,王立军和他的“研究中心”因为“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被“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授予“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并资助科研经费200万元。

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秘书长任晋阳在颁奖仪式上的讲话中说:“王立军教授和研究中心还针对药物注射后器官不易受体移植的难题进行了基础研究和临床实验,研发出全新配方保护液,在体和离体肝、肾脏组织再灌注处理后,经动物实验、离体实验及临床应用,取得了器官可以受体移植的阶段性科研成果。”

王立军则在颁奖典礼上说:“晋阳秘书长为首的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的所有同仁,多次到研究中心考察,他们亲临一线,就在我们的现场,技术解剖的现场,器官受体移植的现场。”追查国际发言人汪志远说:“显然,这是人体器官移植的现场。”

追查国际的最新报告披露,王立军在“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颁奖典礼上谈到器官受体移植时称:“我们所从事的现场,我们的科技成果是几千个现场集约的结晶。”

根据大赦国际的记录,在2000年和2005年之间中国大陆死刑犯的处决数量平均每年1,616人。而死囚器官还受“组织配型”、“冷缺血时间”、处决时间和地域等的限制,利用率也不过30%。据中国器官移植网提供的统计,2003年中国的“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数字还是零,经过多年的努力,2006年仅有22位死者家属同意捐出亲人的器官。

把全中国大陆死刑犯器官和捐献器官数量加起来也是有限的。该研究中心的数千个器官供体究竟来自何方?

据追查国际提供的三段录音显示,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厅工作人员在2006年5月22日表示,在同领导协商后,可以提供“年轻的、健康的那种炼法轮功的那种肾源供体。”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曝光中国官方医院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的新闻节目,由中国党控的最大媒体平台央视的主持人做成专访节目曝光,可能不是偶然的事情。

从大陆媒体现在已经报导出的此类新闻事件中,表面上看来,给人一种此类行为都是民间的个体行为,似乎只是政府部门监管不利造成的,并不是政府有组织的行为。但是,根据追查国际组织连续详尽的调查和采访,大量的录音和文字材料证据显示出,对中国民众包括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活体摘除,是在中共各级政法委和地方公安有组织有计划的犯罪行为。另外,长期致力于人权运动的加拿大人权律大卫麦塔斯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2006年7月6日,在渥太华向媒体公布了长达68页的《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报告引用了大量调查实例,指控“中共活摘器官”是真实存在的,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调查报告》立即引起世界范围内主流社会的关注。《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出版之后,共有18种的翻译本,国际压力涌向中共,中共不得不多次修改相关法令。

主持人樊登在最新的一条微博这样写道:“现在想做个新闻评论节目真不容易。话题不狠,没人看;话题太狠,播不了。不在网上预告,没人看;在网上预告,播不了。收视率太低,没法活;收视率太高,更没法活。”

樊登制作的这个节目能否播出还是未知数,但他的身份和特殊工作平台的影响力,会使更多的中国民众关注发生在中国活摘人体器官的罪恶,并且可能会对王立军事件的走向造成冲击和影响。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2/22/n351976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