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摘器官调查 争取中国人权的一个战略


大卫‧麦塔斯(右)及大卫‧乔高。(大纪元)

作者﹕大卫‧麦塔斯

【大纪元2011年05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珊如澳洲布里斯本编译报导)一个具有智慧的战略并非都是经过事先筹备的,有时我们只是偶然发现它们,这是我和乔高从过去的经验中得到的结论。我们在2006年7月完成了一个有关于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活摘器官并杀害的报告,并于2007年1月修订了第二版,再于2009年11月出版了这本书。

我们对这个事件展开调查,因为它有被调查的必要。我们接着开始展开一连串的活动来反对这个暴行,因为我们从调查中所得到的结果,使得我们无法袖手旁观。

从表面上看,如果目标是为结束在中国范围广泛的侵犯人权,那么我们目前所做的调查活摘器官的方向明显不是合理的战略选择。因为,一来中国政府/共产党根本不想参与讨论任何有关迫害法轮功的议题。再者,比起证明其他对法轮功的酷刑罪行,证明法轮功被活摘器官而被杀害的调查,需要更多的努力及证据审查。

然而,事实却证明我们选择证明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贩卖的调查方向是明智的战略选择。因为从我们的经验中我们得知,如果你想揭发中国在反人权上的全面罪行,那么就应该揭发活摘器官这部分。

为什么这么说呢?原因之一是,洞察反对这个迫害的过程中,可以看到中共对中国人民的各种压迫。反对杀害法轮功学员谋取器官,可以全面的揭露中共残暴,强权,及其对全球的镇压。

另一个原因是,中共杀害法轮功学员谋取器官,与中共其他的广泛罪行相吻合。反对杀害法轮功学员谋取器官,当然也就是反对中共镇压无数的法轮功学员及野蛮暴行。这也更普遍地意味着,反对中共对宗教的打压,并提倡结束集中营思想改造,这也是广大器官银行所在。

这也意味着呼吁结束采取被判处死刑囚犯的器官,一个中共政府曾经承认的错误。我门对中共政府的争议不在于他们是否从囚犯中谋取器官,但是我们关心的是,移植器官是从哪些囚犯中取得的?这些争议让我们必须呼吁中共提供死刑人数及移植器官的统计数字。

对于活摘器官的特别调查,导致我和大卫乔高呼吁结束到中国做器官移植的旅游团,并反对与中国移植专业人员的联合研究工作。我们也反对在中国的移植抗排斥药物试验,并且呼吁世界各地取消从中国来的塑化人体巡回展览。我们并呼吁释放捍卫人权的斗士如高智晟,并呼吁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

我们的努力可能看起来微不足道,但它已经帮助打开了大门中的一小部分。自从我们一开始调查,中国政府已经禁止出售器官,要求从事器官移植的平民医院要向卫生部登记,比起外国人,中国人应有移植器官优先权。致力于制定合法从脑死病人获取器官的法律,并在十个地区成立器官捐赠试用制度。

这一切都发生在同一时间,如同中国政府/共产党以一种愚蠢的,无意义的方式来回应我们的调查报告,但是事实上,两者之间可能有相连性。我们向中国政府代表出许多其他人权问题时,他们采用拖延及迂回战术,从未付诸行动。他们总是说:“我们在尽我们所能,给我们一些时间,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忙。”很显然他们不能谈论杀害法轮功学员谋取器官,好像这是必要做的事一样。

自从我们开始调查活摘器官,工作中所需要的广泛社会参与标准,机制和参与者,全球主张反对杀害法轮功学员谋取器官,以及所需要的实地采证工作,使我们得到的结论是,反对杀害法轮功谋取器官的调查方向不仅在原则上是正确的选择,并且也是一个可以帮助结束在中国广泛侵犯人权的合理战略选择。

备注:
大卫麦塔斯是一位在加拿大马尼托巴省温尼伯市的人权律师。这是他于2011年4月6日在纽约大学法学院演讲的浓缩版本。大卫‧麦塔斯及大卫‧乔高因调查活摘器官而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5/16/n3258631.ht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