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海峡的肝移植”,两天内肝源哪里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2011年2月22日,中国大陆的健康报登出文章,题为“跨越海峡的肝移植”,内容是71岁的台湾张女士在台湾打算做亲体肝移植时(肝源是自己的儿子),儿子因药物过敏,无法手术。于是他们紧急联系了北京的解放军总医院,得到答复后,很快他们包了一架飞机赶到北京。在到达北京4个小时后,肝胆外科主任董家鸿就为她做了肝移植手术。一个多月后,张女士出院。


健康报网:“跨越海峡的肝移植”

看到这里,细心的读者不禁要问,在1-2天内就能找到肝源,那么肝源从哪里来呢?

中国肝移植数量的上升

在网上我们查到了这样的资料:“解放军总医院(三零一)现任肝胆外科主任董家鸿,因在重庆市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创用了多种肝胆外科新术式,带领肝移植团队完成了肝移植近700例,而在2006年被调入北京。西南肝胆外科医院2001年被确立为解放军肝脏移植重点实验室,2005年3月被总后勤部批准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肝脏移植中心。具备同时进行6台肝移植、每年完成200例肝移植的实力。该中心还帮助和指导江苏、山东、广东、陕西、河南、云南、四川、新疆、贵州、福建、广西等省区21家医疗机构开展肝移植,成为肝移植技术培训中心…… ”

中国人民解放军器官移植研究所是于2003年1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批准由第二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组建的。这也是江氏集团和中共迫害法轮功到了疯狂的时候。

以肝脏移植手术为例,根据中国官方统计,1991年到1998年,8年间全国施行肝脏移植数仅78例。1999年、2000年和2001年分别施行了118、254和486例,到2003年,肝移植飙升为3千多例。2005年,一位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负责人披露,2005年中国进行了近4千例肝移植,近1万例肾移植,近十多年来中国已实施各种器官移植9万余例。

新华网上海频道报道,从2005年3月到2007年5月间,中国已经有超过万人接受了肝移植,其中有9610人在中国肝移植注册系统内备有完整的信息。中共这样大量的肝移植手术,却没有说明肝供体的来源。

在对法轮功的迫害发生前,肝移植数寥寥无几,随着对法轮功的迫害逐渐达到高潮时,中国肝移植数量急剧上升。

速度之快与“活体器官库”

大陆媒体曾经报导,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移植学部日前连续手术47个小时,为一位辽宁省鞍山市的肝癌患者进行了两次肝移植。第一次植入病人体内的供体肝突发排异反应被切除后,医院采用多种国际先进手段,患者在无肝状态下生存26个小时后,等到了新供体肝。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在26个小时之内,就可以找来一个完全匹配的肝脏,是怎样的办法才能达到这样快的速度呢?

以最普遍的肾移植为例,医学数据显示,器官匹配率在亲属以外非常低,只有百分之几的概率。因为除了ABO血型相配外,还有淋巴细胞毒交叉配型试验、人类白细胞抗原系统(HLA)、群体反应性抗体(PRA)、以及根据不同器官移植的特殊检验要求的一系列医学检验项目。因此按照医学常识,器官移植的供体只能是活的器官,因为心脏停止跳动的尸体器官基本没有任何价值。

即使在器官捐献意识发达的美国,器官移植等待的时间平均是2-7年,而中国只要几个星期甚至几天,文章开始提到的张女士仅仅在1-2天内就找到了肝源并进行了移植。

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科的肝移植申请表上明确写上肝移植病人的平均等候供肝时间为一周。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关于供体者的说明也证实了中国大陆等待肝、肾源做移植手术的时间惊人的快速:“关于供体者,如果您将个人资料通过电子邮件或Fax发送至本中心,或者来中国沈阳接受各种必要的检查,确定与本人相配的供体,一般肝脏移植,最快只需一个月,最慢不超过2个月左右。肾脏移植最快一周,最长不超过一个月即可以寻求到HLA相匹配的供体。”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的网站在2006年4月宣称:“找到(合适肝脏的)平均时间是两个星期。”上海长征医院的网页上写到:“所有肝脏移植手术病人的平均等待时间是一个星期。”

若没有数量巨大的“活体器官库”(随时等待宰割、摘取器官的活人)在背后,这样的速度和手术数量是无法解释的。

活体器官来源

也有读者问是否是人们自愿捐献自己的器官的?

然而自中国第一例器官捐献以来至2009年5月,中国仅有106例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的案例,而根据美国器官获取和移植网络(UNOS)统计,仅2009年上半年,美国就有2304例这样的案例。可在美国器官移植等待时间却是在中国的上百倍。

即使中共官方承认了摘取死囚犯的器官,但不能解释为什么每年器官移植数目远远高于死囚犯的数目。

综合所有这些证据,可以无可辩驳地证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现象在大陆长期普遍存在。在中共疯狂的迫害法轮功的背景下,法轮功学员被虐杀,被活体摘除器官,其邪恶程度、迫害范围已经超越了人们的想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5/240876.htm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