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一年无自愿捐献器官 供体来源引关注


南京试点一年无人自愿捐献器官,中国死刑犯人数也无法解释每年1万多例器官移植手术的供体从何而来。2006年,中共大规模活体摘取、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被媒体曝光。图为2010年12月18日,台湾法轮功学员在游行中以模拟演出行动剧的形式,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摄影:宋碧龙 / 大纪元)

【大纪元2011年02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明综合报导)大陆媒体最新报导说,中国每年有150万人需要器官移植,但是因公民匮乏器官捐献的意识,仅仅不到1万人能够得到供体;南京市在去年器官捐献试点的一年间无一人自愿捐献器官,而在过去的20年内,南京也仅有3人捐献了器官和组织。此消息再度令人质疑中国这个器官移植大国的器官从何而来。

2002年以来,中国器官移植业迅速发展,每年开展的器官移植手术超过1万例,而官方每年公布的死刑犯在2千人左右,远远少于器官移植所需的供体人群。国际医学专家根据大陆器官市场的奇异现象分析认为,大陆一定存在庞大的地下人体器官库。2006年,在一连串媒体人、沈阳市苏家屯主刀医师妻子、沈阳军区老军医的指证下,中共大规模活体摘取、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被掀开来,国际社会震惊于此一“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2006 年7月6日,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国会山举行新闻发布会,向加拿大政府和媒体公布他们历时两个月对中共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结果,认为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证是真实的,他们称其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大纪元)

南京试点一年无一例自愿捐献


《扬子晚报》2月25日报导,南京市在去年器官捐献试点的一年间无一人自愿捐献器官,而在过去的20年内,南京也仅有3人捐献了器官和组织。(网络截图)

据《扬子晚报》2月25日报导,中国每年有150万人需要器官移植,但是仅仅不到1万人能够得到供体,而公民器官捐献意识的匮乏,成为了器官移植的最大阻碍。去年3月,南京成为了全国10个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城市之一,南京红十字会也首次尝试“劝捐”。但是据24日召开的江苏省暨南京市器官捐献试点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了解的消息,南京在试点的一年间没有实现一例自愿器官捐献。而在过去的20年内,南京也仅有三人捐献了器官和组织。

人体器官捐献的最主要障碍

《扬子晚报》列举了南京的四个典型例子,说明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和习俗是及时获得人体器官捐献的最主要障碍,其次是实际操作上的困难,特别是器官移植从配对到实施移植手术必须在最短时间内完成。

第一例是去年10月一名脑出血的男性外来打工者因为抢救无效死亡,该男子器官适合捐献,可南京市红十字会复制器官捐献的工作人员一直联系不到他的家属。

这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就大陆目前的政策条件来看,缺乏了家属的同意,任何机构无权处置无名遗体。江苏省红十字会的专家表示,在中国,很难复制美国的模式,中国人开车最忌讳车祸,还没开就问捐,都嫌晦气。

第二例是一名有精神分裂病史的女孩自杀后送往医院抢救,女孩母亲同意捐献器官,但医生发现女孩还能自主呼吸,而且女孩盆腔粉碎性骨折,一些内脏被震裂,也无法满足捐献的要求。 

有专家指出,虽然中国目前的一些相关法规不够完善,可操作性并不强。尤其是捐献及接收体系尚不完善,使得有的捐献不能在最短时间内实现与受捐人的对接。

第三例是一扬州农村突患疾病的妇女生前愿意捐献器官,但死者的父母在她去世后坚决反对,把遗体送回了老家。

前两年,大陆媒体上还曾经有过报导,八旬老人自愿捐赠遗体,家属等遗体接收却等不来。一些市民还有这样的疑问,器官或组织的摘取会不会破坏我们亲人的遗体外观?能不能帮助我们安葬遗体?

第四例是一名脑出血死亡的外地人,虽然家属经过几天被说服的工作,终于同意捐出死者器官,但检查发现他是一名乙肝病毒携带者,接受其器官的病人决定放弃。

大陆民间机构:确实存在恶意盗取买卖器官

美国之音2月24日报导,中国民间机构“民生观察室”负责人刘飞跃对美国之音说:“现在确实存在恶意买卖器官,故意将人绑架之后杀死,然后盗取其器官。 这是一种严重的犯罪行为,应该进行遏制,这也是一种杀人行为。”

在中国大陆,一些犯罪分子摘取儿童身体器官,刘飞跃对美国之音说:“这种现象是存在的,我们周围的许多家长就传言过,接触小孩要多注意一下,因为现在有专门贩卖器官的,把小孩(拐)弄去,然后贩卖他们的器官。”

中国实际移植量远超美国


中国肝脏移植注册网公布的全国肝脏移植手术年度统计表。(网络截图)

《新纪元周刊》报导,根据中共官方公布的每年器官移植数量,中国已成为美国之后的第二大移植大国。据“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主任委员陈实介绍,截至 2005年底,中国已累计开展器官移植8万5千多例,其中肾移植7万4千多例,肝移植逾万例,心脏移植4千多例。特别是2002年以来,中国移植业迅速发展,每年开展的器官移植手术超过1万例,2005年达到了创纪录的1万2千多例。

2010年3月,《南方周末》记者在《器官捐献迷宫》采访中山医院副院长何晓顺时得悉,“2000是中国器官移植的分水岭。2000年全国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3倍。”而中共官方公布的数据2000年只比1999年翻了一倍多。

器官比死囚多 中共6度改口

关于大陆器官的来源,中共官方前后六度给出了截然不同的说法。早在30年前就有中国医生在联合国指证中共当局盗用死刑犯器官,但中国外交部一直矢口否认,直到2005年7月,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世界肝脏移植大会上才首次承认:中国多数移植器官来自死刑犯。同年11月在世界卫生组织(WHO)会议上,黄洁夫再次公开承认中国绝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

然而2006年3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则否认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

2006年4月10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声称大陆器官“主要来源于公民在去世时候的自愿捐赠”。到了2007年1月11日,毛群安才承认中国摘取死刑犯器官。从那以后,中共一直咬定大陆器官主要来源于死刑犯。

从中共官方6次改口辩护中,人们看出大陆死刑犯人数远远少于器官移植所需的供体人群。

根据中共官方公布每年实施全肝移植4千例,(实际数据可能还会多出三至四倍),即使按照陌生人群20~30%的器官匹配率来算,也必须从三至五个人中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器官,那4千个肝脏就至少需要从1万2千至2万个死刑犯中挑选。

然而据国际人权组织调查,中国每年公布的死刑犯在2千人左右,即使全部用上,也只能让2千人做肝移植,其余的人从何得到肝脏的呢?

中国每年上万例移植器官从何而来?

过去十年,赴中国“器官移植旅游”的宣传和活动盛行一时,高效得不可思议的移植手术屡见报端,有医生一年完成246例肝移植,也有病人48小时内2次换肾……


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在其网站上公开宣布:他们肾移植,最快一周,最慢不超一个月,肝移植也一样。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科的肝移植更快,平均等候供肝时间为一周。(上海长征医院网站网路截图)

国际医学专家对于中国庞大的器官来源不禁疑虑深重:国际社会上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肝脏肾脏需要数年的等待,为什么“找寻奇迹”唯独在中国频繁发生?中国人口多并不是关键原因,因为不同人种中的器官匹配机率是 一样的,哪怕人群基数大,但最终能匹配的器官数量也是非常有限的,况且中国人即使死了也要保留全尸的传统观念,恰恰是最阻碍器官移植的因素。

国际医学专家根据大陆器官市场的奇异现象分析,认为大陆一定存在庞大的地下人体器官库,甚至活体器官库——事先验好血型和做好相关资料档案的活体器官供应者,在市场上获得器官“需求”之后,这些活体器官供应者就被送入“医院”(屠宰场)……

2006年在一连串媒体人、主刀医师太太、老军医的指证下,中共活体摘取、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被掀开来,国际社会震惊于此一“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2006年4月21日,胡锦涛访美期间,沈阳市苏家屯主刀医师妻子安妮和记者皮特首次公开露面,表示无论中共如何销毁证据,他们愿用生命作证,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大纪元)

沈阳老军医:36个集中营


在中共大陆的监狱和劳教所,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除肝、肾、眼角膜等人体器官牟取暴利。为了保证“品质鲜活”,甚至不实施麻药开膛破肚,惨烈情况震惊世界。(新纪元)

2006 年3月31日,《大纪元》刊登了“沈阳军区老军医指证苏家屯集中营内幕”,这位了解中共活摘器官内幕的老军医指出,“苏家屯地区的医院仅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分,但是目前的法轮功学员基本上还是在监狱、劳改营、看守所较多,只有需要的时候才大规模调动,目前全国最大的关押法轮功的地区主要是黑龙江、吉林和辽宁,仅在吉林九台地区的中国第五大法轮功集中关押地就有超过1.4万人被集中关押。……在我接触的资料中中国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在吉林,只有代号是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

老军医还透露说,“中共中央同意将法轮功作为阶级敌人进行任何符合经济发展需要的处理手段,无须上报!也就是说法轮功如同中国许多的重刑犯一样,不再是人,而是产品原料,成为商品。我能讲的只有这些了。”


2006年4月30日,沈阳老军医再度披露中共盗卖法轮功器官官方流程,指出中共军方直接参与了器官盗卖勾当,仅他本人经手的伪造自愿捐献器官资料就有6万多份。

2006 年4月30日,沈阳老军医再度披露中共盗卖法轮功器官官方流程,指出中共军方直接参与了器官盗卖勾当,仅他本人经手的伪造自愿捐献器官资料就有6万多份。另外,中共严重隐瞒了盗取器官规模,将11万说成3万。2000年以后中国一直占世界活体器官移植总数的85%以上,该资料是军委上报资料的一部分,有几个人还因此升为将军。

“这个星球上从未发生过的邪恶“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曾发表调查报告,确认“沈阳存在庞大活人器官库”,并公布了几个大陆移植医生的原始电话录音。这些医院公开承认他们移植用的器官来自于活着的法轮功学员,这其中包括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上海中山医院、河南郑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湖北省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等。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的那位医生还不耐烦地说:“法轮功该用就用呗,管他法不法轮功!是不是!”(http://news.epochtimes.com/gb/6/4 /18/n1291746.htm)

调查显示,大陆三百多家劳教所里关押着数十万法轮功学员,许多劳教所强行抽取法轮功学员的血样,用以建立活体器官库。一旦有病人需要某种类型器官时,就反向匹配,将该学员害死以盗取器官。

2006 年7月6日,由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组成的独立调查组,向国际社会公布了“中国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报告”。报告从12个方面汇集了调查的起因、方法、证据、反证、可信度、结论及建议等。最后得出结论,这项指控是真实的。这是“这个星球上从未发生过的邪恶”。

由于调查者很高的公信力,调查本身证据的真实、推理的严密,使报告的发布给国际社会带来了巨大的震动。在进一步调查中他们确认:从2000年到2005年期间,中国大陆至少进行了6万例器官移植手术,其中至少4万多个器官极有可能是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的。

联合国要求解释 中共迄今无回应

2007 年8月8日,由300多名各国国会议员、法律专家、医生、教授、记者、知名人士等组成的“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在希腊点燃了人权圣火,提出“奥运不能和反人类罪行同时存在”,并在随后一年里,人权圣火经过欧洲-澳洲-纽西兰-南亚-非洲-美洲-东南亚,传至全球39个国家169个城市,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


迫害法轮功元凶之一周永康。(网络图片)

2010年5月,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七次会议中,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诺瓦克提交了一份调查报告,要求中共对“活摘法轮功器官”的指控做出解释,但中共迄今毫无回应。

台湾法轮功学员大游行 吁停止迫害

几年来,中共残酷迫害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遭到全球各国政府和各界各阶层正义人士的强烈谴责,人们纷纷呼吁伸出援手,共同制止这场人类历史上最残暴的反人类罪行。

2010年12月,北京副市长吉林因迫害法轮功血债缠身,13日抵台即遭台湾法轮功学员刑事控告诉状,最后提前狼狈离台。18日,上千名台北法轮功学员汇聚在自由广场,举行反迫害大游行,呼吁各界一起制止正在中国发生的迫害。


2010年12月18日,台湾上千名法轮功学员举行“呼唤良知 停止迫害”游行。(摄影:许基东╱大纪元)


2010年12月18日,台湾上千名法轮功学员举行“呼唤良知 停止迫害”游行。(摄影:许基东╱大纪元)


2010年12月18日,台湾法轮功学员以巨大醒目的横幅表达谴责迫害、审判人权罪犯的诉求。(摄影:宋碧龙 / 大纪元) )

法轮功人权律师朱婉琪在游行集会上发言说:“在今年国际人权日前三天,台湾的立法院通过一项两岸三地绝无仅有的人权创举,那就是决议要求政府禁止严重违反人权的中国官员或高干来台。”同时藉此机会,朱婉琪向中国大陆为法轮功辩护的人权律师致意。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2/25/n3180723.ht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