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男子反悔卖肾 遭禁锢强迫做手术

山西一名男子在医院内反悔卖肾,但院方和中介人以禁锢和恐吓方式,迫使他接受手术,医院并没有经过手术确认程序。受害者指,在手术后出现疼痛的后遗症因此要求延长留院时间,但医院反而驱赶他离开。他呼吁市民不要因微少利益而堕入非法及伤害身体的陷阱。(林静报道)

仍趟在床上休养的山西男子胡杰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若不是院方配合中介一行十多人,强行阻止他离开医院并禁锢他,他不会无奈地接受卖肾手术。他说:“我之后是不想做的,但跑出来跑不掉,被他们捉回去。他们是黑心医院,共有十多人,医院是最大的中介方。”

胡杰表示,去年十二月底,山西老家的父亲患有重病,而外出到广州打工的胡杰并无多少积蓄,正焦急四出筹医药费之际,他在网上看到有中介提出买肾的消息。在情急下胡杰便跟那中介联络,并于同月返回山西进行身体检查。

当胡杰检完成体检后,考虑到人生安全以及风险问题,打消卖肾念头,并匆匆离开。

上月初,一位姓梁姓的中介再次致电胡杰,表示山西当地有一名肾病患者急需换肾,否则有生命危险等,再次游说胡杰卖肾。胡杰在对方的再三游说下,又考虑父亲患上重病急需要钱,因此再次返回当地与中介见面。

上月十六日,胡杰返回山西到一间台资私立医院–临汾长良医院,当时中介梁先生,与换肾者,即付钱的买方亦在场。胡杰表示,他当日再次于医院进行检查,当时院方向他说,进行肾脏切除手术不会有后遗症,胡杰要求签字确定院方担任手术,可是医方一口拒绝。这个时候,胡杰心感不妥,再次取消卖肾决定,但已经无法离开医院。

胡杰说,即使买肾的患者同意胡杰拒绝卖肾的意愿,但中介和院方为分得报酬,强行迫使他接受手术。他说:“我之后就问个护士长,我问他,之后身体会没有影响的吗,他说没有。其实那个换肾者亦让我跑掉,他说,你跑得掉就跑吧。” 据中介与胡杰两人有关报酬的协议,中介会分得4万元,胡杰会有4万元,但在手术后中介竟克扣当中的两万元。

胡杰指,手术完成后他在医院留医五天,但有感伤口疼痛和体能未恢复,因此向院方提出延长留院时间,但院方即使见到胡杰喊痛,仍然把他赶离开。他说:“手术后我痛得很厉害,下床都要人扶,更要尿袋。我是想多住几天,但医院说已经足够了,强要我离开。”

而本台曾致电强迫胡杰做卖肾手术的中介梁先生,但电话无人接听,其后本台致电山西临汾长良医院护士长办公室,但院方一听到记者提问立即挂线。

RFA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