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虹:被盗掠的器官在呼啸!

力虹

自从读了加拿大两位名叫大卫的人士所写的那份《调查报告》,常常恶梦连翩……这么多的角膜、心脏、肝脏和肾脏,它们都到哪里去了?

它们会不会被鸟叨走了,随着候鸟的迁徙,到了天涯海角,到了这个地球上每一个有人类居住的地方?

它们是不是已变成了太平洋上的一朵朵浪花,在烟波浩瀚的洋面上唱着哀歌;它们是不是已变成了北美大地上的一缕缕云彩,遮掩了星月的光辉,一路洒下冤屈的泪水……

失去了姓名,失去了主人的躯体的器官,它们血淋淋地在我的梦境中飞舞、旋转、哭泣!令我心惊胆战,不得安眠……我在想:是什么人,会对自己的同类,对自己同族同胞下此毒手,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

明明这是发生在当代中国的场景,怎么总让我想起东部非洲稀树草原上的一幕幕镜头——狮子出击羚羊,总是一口咬住羚羊的咽喉,使其瞬间窒息而死。然 后,草原之王会温柔地、久久地舔着羚羊的身躯,随后才是庄重的进餐。豹子也是如此,而且它会把羚羊挂在树枝上,令其不再受到秃鹫与野狗的亵渎。

只有那些草原土狼的捕杀,最接近我梦里的惨状:先是一匹为首的土狼将羚羊扑倒,并在第一时间撕破羚羊那柔软的腹部!然后是一大群土狼赶到。转眼间,羚羊的腹腔被撕肠裂肺、饕餮一空。其实此刻,那只羚羊还是活的,咩咩叫唤着,无望地遥看着大草原上空的蓝天白云……

野生动物为了生存竞争,它们遵循的是“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杀戮与进食方式的差异,也决定了它们在自然界的高贵与低贱。而人类社会为了生存与发 展,早已制订了数不胜数的文明法规,使绝大多数民主国家中的人们活得那么的有尊严。但却有一小部分人,偏偏要以文明价值为敌,与非洲土狼为伍。

呜呼!这么多的人类的角膜、心脏、肝脏和肾脏,它们都到哪里去了?也许,它们就在我认识的某个人的身体中;也许,它们就在香港人、日本人、韩国人、 台湾人的身体中;也许它们就在美国人、加拿大人、澳洲人、德国人、法国人、英国人、意大利人、荷兰人、瑞士人和西版牙人的身体中……它们还活着,还在为别 人的生命而存活、并昼夜不停地工作着……

悲剧性的问题是:它们的原主人不知道,也绝非自愿。它们原先的主人可能是一些死囚、一些交通事故遇难者、一些病亡者、一些失踪者,我相信还有相当大一部分是坚贞不屈的信仰者,他(她)们因为不愿背弃自己的信仰,而成了“土狼”们的口中食和肮脏交易的珍稀商品。

他(她)们的内脏器官被盗掠一空、被交换成罪恶的金钱之后,身躯早已被及时处理、焚烧成灰,永远地消失在空气之中了。世上若有灵魂,他(她)们必定会满世界去寻找被人盗卖的角膜、心脏、肝脏和肾脏。

想象一下,在北京闹市、在香港超市、在纽约机场、在悉尼海滨、在柏林教堂、在伦敦车站、在巴黎街道……一些行色匆匆的男士女士必定会相遇,可能作为 被盗掠的器官的“受体”,他们身体内部的“供体”也会相认!有些“供体”也许是父子、母女、兄弟、姐妹、同修、朋友或同事,它们一旦在异地或异国他乡重 逢,难道它们不会彼此呼喊?难道它们不会互诉冤屈?难道它们不会挣脱出“受体”抱头痛哭在一起!

造物主在上!被盗掠的器官会呼啸,被盗卖的“供体”会说话、会挣扎、会逃亡、会反抗,会把这个貌似和平、正义、繁荣、幸福的世界假面具撕得粉碎!会把那些反人道、反人性、反人类的罪犯黑帮指给世界看!

……几回回恶梦醒来,如同又去十八层炼狱走了一遭。扪心自问,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是不是也在无意中参与了对它们的盗掠?或者长期以来熟视无睹,犬儒缄默,一直在充当一名逍遥的看客,或者甚至在一段时间中,仍在分它们的“一杯羹”吃?

答案几乎是肯定的。我深知,时至今日,如果还听不见被盗掠的器官的呼啸声,或者对此置若罔闻,我身上的一切,包括自由与器官,也会在一夜之间不翼而飞,坠入无尽头的黑暗。

被盗掠的器官在呼啸!

假如,这仅仅是我的一个噩梦就好了。

假如,这只是发生在非洲草原上的动物故事就好了。

可惜不是。在中国的大地上,在秘密刑场、在神秘集中营,那一辆辆手术车上、一间间手术室里,地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正在进行中。被盗掠者那死不眠目的眼睛所最后看见的,是雪白的口罩;所最后听到的是手术器械的碰击声……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她)们甚至无法像羚羊那样,抬头望一眼非洲大草原上空那蔚蓝的天空与洁净的白云……

2006.8.29.初稿,9.1.修改,宁波

调查海外器官移植 日本成立“国际伦理问题对应委员会”

【大纪元4月22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杨明珠东京二十二日专电)日本厚生劳动省昨天公布日本人在海外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调查结果表示,到目前为止,至少掌握到五百多人前往海外接受器官移植,心脏病患者以前往美国的最多,肾脏病患者以前往中国的最多。

厚生劳动省研究器官移植问题的主任研究员小林英司公布结果表示,一九九七年实施器官移植法以来,赴海外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日益增加,到目前为止已有五百二十二人。

根据该法,在日本国内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到今年三月为止,分别为心脏移植者三十三人、肝脏移植者三十一人、肾脏移植者五十一人。

研究小组去年十二月起,针对加盟日本移植学会的医师进行调查显示,在赴海外接受心脏移植者,全数由日本人医师陪同,从一九八四年到二零零五年底,约有一百零三人,七成患者维持十五年的生存率,前往国家为美国最多,有八十五人,其次为欧洲(德、英)及加拿大。

另外,肝脏、肾脏患者,自行判断出国接受移植的情况较多,所以患者总数与生存率无法充分掌握,为此,该研究小组只能针对在海外手术后返国继续接受日本国内治疗者做调查。

调查得知,肝脏移植手术为二百二十一人,其中有一百零一人愿意公布前往的国家,分别为美国四十二人、澳洲三十人、中国十四人,约有十二个国家。此外,肾脏移植手术为一百九十八人,约半数前往中国,其次为菲律宾、美国等共九个国家。

研究小组表示,赴海外接受肝、肾脏移植之患者大多不愿对医师表明前往海外就医的医院名称及过程。日本移植学会表示,器官买卖与从死刑囚犯身上摘除器官在医学伦理上是被禁止的,中国有提供死囚器官的情形,加盟该学会的医师不得斡旋患者赴中国移植。

为了进一步调查及检讨赴海外接受器官移植的情况,日本移植学会昨天正式成立“国际伦理问题对应委员会”。

4/22/2006 1:20:08 pm

伊利诺伊州众议院决议文

【大纪元4月20日讯】
伊利诺伊州众议院决议文 (中译本)

鉴于,法轮功是平和、非暴力的个人信仰,在中国及世界上许多地方已拥有数百万的信奉者;并且

鉴于,法轮功遭中国共产党迫害已达6年多,根据美国国务院、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国际大赦、人权观察和许多政府机构及第三方组织的文件报导;并且

鉴于,法轮功大面积遭到酷刑迫害的事实;并且

鉴于,中国共产党当局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政策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并且

鉴于,2,800法轮功修炼者登记有案被虐致死的案例,以及致死案例中有一些尸体的内脏器官遭盗取;并且

鉴于,沈阳市郊区一处名为苏家屯的城镇,数千名法轮功修炼者被关押在一所囚犯集中营,这是违反中国法律和迫害这些修炼者人权的行径;并且

鉴于,苏家屯囚犯集中营是临近一处拥有3家医院的复合机构;并且

鉴于,关押在苏家屯集中营里的法轮功修炼者,她们的器官活生生遭到摘取后,躯体立即被焚毁;并且

鉴于,遭摘取的器官被提供给与囚犯集中营相往来的医院供移植用。接受移植的病患常见有来自美国;并且

鉴于,一位曾服务于这些医院的证人,其前夫即是执行这项摘取器官任务的外科医生。这位证人估计过去5年中有多达4,000名法轮功修炼者因器官活生生遭到盗取而死亡;并且

鉴于,中共领导人胡锦涛在2006年4月间到美国做一次正式访问。

因此,伊利诺伊州众议院第94次全体大会

决议:我们呼吁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并且

决议:敦促美国政府采取一切合理的步骤调查中国器官移植情况,并结束这种从被囚禁者身上活生生摘取器官以供移植的变异行径;并且

决议:建议布希总统4月在白宫与中共领导人胡锦涛会面时,与胡谈论法轮功修炼者遭到活体器官摘取的情况;并且进一步

决议,我们建议芝加哥市中止与沈阳市的姊妹城市关系,作为表达对苏家屯暴行的谴责;并进一步

决议:我们要求美国政府禁止所有对被囚禁者执行活体器官摘取的医师进入美国,譬如对苏家屯狱所里遭囚禁的人身上摘取器官;且

决议:我们呼吁联合国、国际红十字会、国际大赦以及其他人权组织着手调查这些暴行,并提供一份调查报告副本给美国国会与本全体大会;并且

决议:将此决议文一份副本交与伊利诺伊的法轮功修炼者,并分别送达一份副本给美国总统乔治・W.布希、联合国、国际红十字会和国际大赦。

(编者按:该决议起草于苏家屯事件披露之时,目前该地区集中营人证已被转移。)

附件: 伊利诺伊州众议院决议文 (原文) 点击下载 ILHR1113Amed.pdf

4/20/2006 1:22:29 PM

海外上百团体致各国元首公开信

2006年4月12日 星期三

【人民报消息】由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发起,海外上百个团体组织与近70位专家学者联署,4月12日就中共死亡集中营曝光致公开信给各国元首、媒体、国际人权、人道机构和社会各界,呼吁紧急营救正在遭受群体灭绝性屠杀的法轮功学员,同时邀请更多人签名支持。

信中紧急呼吁国际社会对正在中国发生的针对法轮功学员的令人发指的罪恶与残暴予以高度关切,予以谴责,并以各种可能的方式帮助立即终止中共在其法西斯集中营(劳教所)内活体摘取器官、大规模屠杀善良民众的邪恶暴行,终止这场长达近七年对信仰的迫害与戕害人类良知的灾难。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负责人何海鹰先生表示,自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除器官这一惨绝人寰的恶行曝光,国际社会有一些个人、团体、政府机构都在呼吁制止中共暴行,但是整体上声音还不够,行动上显得迟缓与乏力。据在有限资源下的调查,为逃避中国人民和国际社会正义的审判,中共正在作杀人灭口的准备,而且这种灭口很可能已在局部地区开始,情况是非常危急的。

他呼吁国际社会紧急协调起来,到中国的劳教所、监狱、洗脑班、医院等相关设施去作全面的、独立的、深入的调查。他表示,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而且国际社会有卫星技术等各种高科技手段,是有能力提供资讯、线索乃至有关数据和图像证据的。他同时呼吁国内参与有关暴行的医务人员、警察和劳教所工作人员:悬崖勒马,弃恶从善,挽救自己的良知和生命,根据自己的情况收集证据,以曝光、终止这场邪恶。“全球营救”会就此与各国政府和人道机构沟通,提供一切可能的协助,帮助证人走向光明。

他指出,所谓对有关证据(不足)的争论是毫无意义,甚至是不负责任的。我们现在面对的是:1、要不要立即停止屠杀与活体摘取器官的残暴,不是究竟有没有杀人和多少受害者。何况所知迫害只是冰山之一角。救人如救火,是个基本人道态度与行动的问题,不是技术问题;2、如果说证据还不足,那么正应该立即组织和促成到中国展开独立、不受限制调查,而不是坐等更多惨剧发生来提供更多证据。

何海鹰表示,历史的教训是深刻的。如果国际社会和侨界各方现在还不采取紧急行动,不去承担人类应尽的责任,如果因恐惧或利益等而选择回避或者逃避甚或漠视,在我们可以终止却由于私利让这样的邪恶与暴行得以继续和泛滥,那必将受到良心的谴责,必将给自己和人类历史留下难以洗刷的耻辱。反之,我们会为自己今天的良知勇气和道义承担而自豪,给自己、子孙后代一个值得称颂的选择。

“这样惨无人道、毫无人性的屠杀是决不允许的!而在这种屠杀面前的无动于衷是不可容忍的!让我们大家行动起来,为了人类最基本的良知和道义,为了我们善良的本性,为了地球上每一个人的幸福!”

以下是公开信全文

紧急营救正在遭受群体灭绝性屠杀的法轮功学员!

就中共死亡集中营曝光致各国元首,媒体,国际人权、人道机构和社会各界的公开信

尊敬的阁下:您好!

我们在心急如焚中给各国元首、各大媒体和国际人权/人道机构写这封信,紧急呼吁你对正在中国发生的针对法轮功学员的令人发指的罪恶与残暴予以高度关切,予以谴责,并以你可能的方式帮助立即终止中共在其法西斯集中营(劳教所)内活体摘取器官、大规模屠杀善良民众的邪恶暴行,终止这场长达近七年对信仰的迫害与戕害人类良知的灾难。

如您所知,今年3月9日,一位流亡美国的原中国记者向海外独立中文媒体《大纪元时报》披露在中国辽宁沈阳的苏家屯有一座类似纳粹的集中营。里面曾关押着至少6000名法轮功学员,凡入集中营者,无论生死,从此蒸发,销声匿迹!紧接着,一位苏家屯的员工在美国向《大纪元》指证苏家屯集中营的罪恶,她的前夫曾是苏家屯集中营活体摘取角膜的主刀医生,因不堪此种痛苦折磨而远走海外,他们也因此而离婚。据证人透露,苏家屯集中营设在沈阳苏家屯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地下)。自2001年起,该医院(地下集中营)内曾关押大量法轮功学员,至少4000已被活体摘取肾、角膜、心、肺和肝等脏器以牟取暴利,遗体被秘密扔进用锅炉房改装的焚尸炉,骨灰和锅炉中的焦炭混为一体作为炉灰被倒掉。近日由中国沈阳军区一位老军医冒险揭露:当今中国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的类似苏家屯的集中营达至少36个之多!苏家屯地区医院的地下集中营在2005年初的确曾经关押超过1万多人,摘除器官也很普遍,焚烧尸体甚至活人直接焚烧也很普遍。中国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在吉林,地址不详,只知道代号是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集中了很多的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更多令人发指的罪刑与远胜法西斯的邪恶和恐怖正在被揭开。

根据根据法轮大法“明慧网”报导和人权组织“全球营救”有关数据库的统据分析,盗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一直发生在全国各地劳教所,2001到2003年曾是高峰。目前由于死亡集中营的曝光和指证,中共行恶者很有可能铤而走险,屠杀灭口以销毁罪证。人权组织“国际追查”调查表明,沈阳地区存在一个异常庞大的活体器官供体群,其它地区,至少在河南、山东、上海、广州、北京、天津、辽宁、湖北,也都有医院工作人员或直接参加移植的医生表示可以提供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初步调查结果可以判定,以法轮功学员作活体器官供体的劳教所遍布中国大陆。

众所周知,在这场迫害中,中共开动整个国家机器,对法轮功进行抹黑、造谣和构陷……它们建立比盖世太保有过之而不及、臭名昭著的610系统;导演“天安门自焚”等一系列自杀、杀人伪案;推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耗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体灭绝”政策…… 等等等等。法轮功学员加上他们的亲朋好友,数以亿计的民众被直接拖入这场灾难;大陆法轮功学员被强迫洗脑,“转化”,被高压、株连亲人、酷刑逼迫放弃对 “真善忍”的正信;虽然已被外界核实的情况仅是迫害冰山之一角,我们已经知道:近3000人被酷刑折磨致死,至少6000人被非法判刑,数十万人被非法劳教,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各种令人发指酷刑至少达40种以上;恶警光天化日之下强奸母亲般尊贵的长辈们……罄竹难书,人神共愤!而苏家屯、672-S的曝光,才告诉世界:更多、更黑暗的罪恶却被掩埋在数十个秘密死亡集中营中,更多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在过去六年多中,而且正在不为外界察觉中被酷刑、被轮奸、被活体摘取器官、被焚尸灭迹!

然而,过去六年多中,即便在中共严密强大的信息封锁、新闻控制与造假之下,在极其有限的迫害真相曝光之下,海内外法轮功学员一直在坚忍不拔的向世界揭露着这场空前的迫害,呼唤着世界的正义援助。虽然越来越多的海内外正义之士及国际社会加入到呼吁停止虐杀、谴责迫害的努力中。但相对与中共的凶残迫害,国际社会终止这场非人道迫害的声音显得如此微弱,相应的道义行动显得如此迟缓和无力。

古人把不学而知、不学而能,先天具有的判断是非善恶并做出相应选择与行动的能力,称为“良知良能”,亦即老百姓所说的“天良”,天赋与人的善良本性。善念,恻隐之心,道义承担,对宇宙真理的探索、正信和坚持,是良知良能中最关键的“知”与“能”。那么,对正信的迫害、虐杀与群体灭绝,便不仅仅是对一个正信团体孤立的迫害与虐杀,而是对所有人,包括旁观者甚至施暴者自身良知和精神的戕害和毁灭了。近七年来,中共一直倾其国力,用谎言、暴力、伪善和利诱对所有海内外华人同胞和国际社会进行欺骗和洗脑,诱骗人们对这场迫害或保持沉默,或麻木不仁,或违心附和,甚至助纣为虐,从而泯灭着人们的良知,强奸着人们的尊严,谋杀着人们的独立精神,窒息着人们的道德勇气!正邪善恶已经昭然若揭!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救人如救火!这场灭绝性迫害,这场正在发生的大屠杀已经摆在每一个人面前,它不是一个 “证据”的问题,也远远不仅仅是一个迫害信仰与人权的问题,它已经触及着每一个人的灵魂,已经是每一个政府、机构、每一个人所必须面对的基本人道态度和良知道德底线问题。对法轮功的迫害,苏家屯式集中营的出现,是对人类善良本性的最大耻辱,是当代文明最野蛮黑暗的一页。人类对这种凶残邪恶行为的回应,将直接反映人类自身的正义良知和人道精神水准,也将影响整个文明的最终命运。

两千年前基督徒殉道的惨烈还在人类的良知深处诉说神的震怒与劝诫;六十年前纳粹集中营中的悲歌还在文明世界中激荡着NEVER__AGAIN(永不重演)的庄严承诺。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相同的悲剧却正在我们的沉默中重演。七年了,数以千万计遵循“真善忍”原则的法轮功学员还在中国,以惨绝人寰的代价坚守崇高的信仰,坚守人类的正义、良知和尊严!他们高贵的身躯在外界的沉默、犹豫、怯懦和冷漠中遭受酷刑、被轮奸、被肢解、被焚毁!这是自由世界、自由人们的耻辱!

国际社会不可能容忍两千年前基督徒遭受的迫害重演,也不可能接受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悲剧再次发生。今天,面对一个毫无人性的共产邪教暴政倾其国力对信守“真善忍”的善良民众的灭绝性迫害,面对近七年来数以万计的迫害案例曝光,面对像苏家屯死亡集中营这样不可饶恕的邪恶的曝光,面对面临900万成员公开退党的解体、毁灭前疯狂的中共政权对法轮功学员的群体性屠杀灭口,面对这种已在进行,并且很可能在外界缄默中扩大的群体性屠杀灭口,我们没有任何的理由保持沉默,因为保持沉默就是同谋和犯罪。我们也永远无法面对和承受这场可以被我们终结却由于我们的私念得以存在和泛滥的浩劫所带给人类的永远耻辱和创痛!

作为世界各国政府、媒体和人权、人道机构的领导者,您肩负着捍卫人类法律、道德、尊严和人道精神的责任。我们真诚呼吁,请您对暴行大声说不,采取有效措施,履行您的使命,履行NEVER__AGAIN的誓言,让苏家屯集中营式的暴行没有任何容身之地。让我们共同行动起来,力尽所能,立即终止人类这场空前的劫难。

我们是来自中国内外,信守良知、正义,热爱和平和自由的个人和组织,以我们天良和善心,以我们对手足同胞的关爱与责任,以我们对真理、神和大自然的敬畏与热爱,谨一同向您发出焦急而严正的呼吁,我们一起发出声音,行动起来,促成如下正义行动的尽快完成:

1、就中国的劳教所内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并焚尸灭迹一事,立即照会中国政府,召见中国驻贵国大使,限期立即得到正式、证据充足的答覆。

2、在胡锦涛四月访美时,促请布什总统当面向胡提出促请布什总统当面向胡提出立即终止对法轮功学员的屠杀,立即停止迫害、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3、马上组成国际调查组职,包括各国政府观察员,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及其酷刑委员会,以及国际人权组织(包括法轮功学员及相关组织代表),前往中国各地劳教所独立调查迫害、盗取器官和虐杀法轮功学员的概况,也为进一步详尽调查,取证和建立相关档案打下一个扎实的基础。

4、立即在美国和其他自由民主国家筹建专门营救机构,接受与安置在中国劳教所中遭受迫害有生命危险的法轮功学员,让他们得到妥善的治疗。

5、支持及筹建国际特别刑事法庭(建议名:“审判迫害法轮功国际特别刑事法庭”),对近七年来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灭绝性迫害及相关犯罪人员进行立案、取证、调查、以最终进行公开审判。

*欢迎任何个人与组织以联署的方式参与共同呼吁和进一步营救、调查、审判及相关努力;
*此公开信转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人权理事会,酷刑委员会,国际刑事法庭,海牙国际法庭,欧洲人权法庭。)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发起组织)
Global Mission to Rescue Persecuted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GMR)

公元二零零六年四月六日
四月十一日修改

请联系: flg.rescue@gmail.com , support@globalrescue.net; 1-208-545-8736 (fax), 1-617-217-8952 (ph)
欢迎网上签名支持:www.globalrescue.net/petition

团体联署(以联署顺序为序):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委员会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审判中国共产党反人类罪行国际司法委员会》
《澳大利亚自由文化人协会》
《亚太人权观察》
《中国民主革命运动筹备委员会》
《中国民主运动(新西兰)》
澳洲天河写作屋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中国海外民主运动联席会议墨尔本分部
中国海外民主运动联席会议悉尼分部
中国自由民主党奥克兰分部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中国自由民主党新西兰分部
中国自由民主党大洋洲分部
中国自由民主党悉尼分部
中国民主党澳纽分部
澳大利亚自由文化人协会
中国工党(澳洲)
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
悉尼文化艺术交流中心
自由中国
《中国事务》
《网络文摘》
《北京之春》
大陆新移民联谊会
中国大陆政治避难者协会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
中国民主长征基金(波士顿)
波士顿港奥之友会
关注中国中心
中国大赦
《中国之路》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同盟
法轮功人权
耶鲁法轮功俱乐部
澳大利亚公众支持法轮功信仰权利协会
大思维俱乐部
波士顿论坛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大明事务所
告别中共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中国精神卫生观察
中国聚焦
和谐国际
康州华人文化协会
动态网
费城大纪元
新纪元贸易公司
法网恢恢
放光明制片厂
东西方文化科技交流基金会
花园网络技术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全球反对中共输出国家恐怖主义大联盟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法轮功之友
大费城亚洲文化中心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大洛杉矶/橙县退党服务中心
保护中加两国母亲和孩子权益协会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中文卫视
《九评共产党》网站
新唐人电视台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保卫新闻自由人权同盟
看中国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圣地亚哥全球告别中共大联盟
大纪元时报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无界网络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
华府论坛
亚洲研究协会
自由钟论坛
莲花艺术团
明慧学校
加拿大明慧学校
天骄文化艺术中心
大费城亚洲文化中心
德拉华亚洲文化中心
大费城退党服务中心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法国分部
中国民主党法国党部
中国青年民主同盟
中华民主自由同盟
民主中国阵线
中国邮递
中国共和党
博大出版社
博大书局
医药生活双周刊
中华正体汉字维护会
加拿大法轮功之友协会
微宝电脑公司
中国论坛(洛杉矶)
救援大陆受迫害人士遗孤协会
温哥华告别中共促进会
圣地亚哥多元食品保健品公司
明慧学校豆豆园
圣地亚哥“九评之友”协会
圣地亚哥全球退伍军人退党联盟
救援大陆受迫害知识份子协会
个人联署(以联署顺序为序):
袁红冰(作家、自由主义法学家)
陈用林(人权活动家,前中国外交官)
潘晴(《中国民主运动(新西兰)》负责人)
董小红(公司总经理)
杨军(原澳大利亚六四学运领袖)
袁铁明(原中国西北政法大学法学教师,悉尼大学法学硕士)
郝凤军(前中共610警官)
冯海光(自由职业者)
黄平(作家)
桑梓(诗人)
姜希莉(电脑工程师)
许琳(记者)
胡君玉(人权活动人士)
梁羽(电脑工程师)
刘松发(地质学者)
李宝庆(原中国科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刘静航(原中国科学院副研究员)
张山莺(企业家)
夏建国(摄影家)
高原(音乐家)
老戴维(作家)
陈西(作家)
吕易(民运人士)
张伟强(自由撰稿人)
陈芳芳(记者)
Joachim Nguyen (Program Producer, Vietnam Sydney Radio)
秦晋(民阵澳洲分部主席)
张晓刚(博士)
曾铮(作家)
阮杰(墨尔本著名民运人士)
程哲(民运人士)
陈弘莘(中国问题研究学者)
方圆(中国工党主席)
孙立勇(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召集人)
齐家贞 (自由撰稿人)
伍凡
徐水良
薛伟
徐文立
谢中之
费良勇
张国亭
蔡桂华
高寒(《中国之路》主编)
魏京生
谢田(博士,美国爵硕大学商学院教授)
孙丽杰(博士,美国费城兰肯诺医院研究中心研究员)
吴峥(博士,美国费城墨克公司研究员)
杨景端(博士,美国杰佛逊大学医院医生)
刘建华(律师,美国费城刘建华律师事务所)
张健,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法国分部负责人
吴江,中国民主党法国党部主席
姜友陆,中国民主党法国党部副主席
王龙蒙,中国青年民主同盟负责人
李契克
彭基磐
Judy Shi
王思汉
高大维
汪志远
李大勇
梁裕锋
杜晓华
肖劲
王亦群
何海鹰

丹麦议员呼吁紧急调查中共集中营事件

【明慧网2006年4月10日】最近,丹麦国会议员兼人民党外事发言人孙恩•埃斯伯森(Soren Espersen)先生,就中共设立秘密集中营,杀害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并贩卖法轮功学员的内脏器官,最后在集中营内焚尸灭迹的暴行一事,接受大纪元特约记者采访。以下是采访录音记录:

记者:许多人听说了苏家屯集中营(活体摘器官)事件一事时,他们感到难以置信。你听到此事后,第一反应是什么?

孙恩•埃斯伯森:当一听到这件事时,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这简直太恐怖了,现在还会发生这类事情。我们只听说过在斯大林时期的古拉格集中营,40年代的纳粹集中营中发生过。当想到这类事情还可能发生在2006年,是很恐怖的。

记者:听说你就此事专门给丹麦外交部长写了信,你在信中写了什么?

孙恩•埃斯伯森:我要求丹麦政府去问中共政权事情的情况,是否这是真实的还是一种传言?并且要求中共允许国际红十字会和联合国的代表去中国的监狱,他们所说的死亡集中营进行调查。据我了解,此类集中营在中国有好几个,允许国际红十字会和联合国的代表去中国,以他们自己的方式进行独立调查,这是非常必要的。

记者:你是否得到了回覆?

孙恩•埃斯伯森:几天前当我读了有关报告后,才递上了我的信,我期待外交部在一星期内给予答复。这非常重要,就是所有西方政府都对中共施加压力,让它们停止这种行为。如果中共政权想进入文明社会,就必须停止做此类事。

记者:当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纳粹集中营发生了类似的情况。由于西方的媒体、政府对此事一直保持沉默,直到战争结束,真相才公布于众。现在的情况也好象当年,为什么这么多西方媒体和政府对此事保持沉默,对此你有何看法?

孙恩•埃斯伯森:确实你提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事实上,如果我们从历史角度来思考,是非常有意思的。如果我们回顾历史的话,二战时期,中国有很多人都是日本集中营的受害者,并且清楚的知道什么是集中营。日本在东南亚各国所犯下了罪行,中国自己本身也是受害者,现在中共却变成了另一方(迫害者),让人感到很不好。

记者:你认为从中可以吸取哪些教训?

孙恩•埃斯伯森:必须停止这类事情。首先,我的意思是,如同当年发生在古拉格集中营和纳粹集中营的情况一样,国际红十字会被允许到那里去了解真实情况。这是国际社会的首要途径,去了解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不是仅仅依靠这份报告。这是非常重要的,这样国际社会就可以对中共施加压力。

记者:你认为丹麦政府应该在苏家屯事件上如何做?

孙恩•埃斯伯森:对于丹麦政府来讲,丹麦是联合国安全理事的成员,在欧洲社会也有很重的发言权。还有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有很多的方面我们可以对中共政权施加压力。如果丹麦在这件事首先能做出反应,那就很好。

记者:最新消息来自一位老军医指证说,中共有36个类似这样的集中营,它们可以在几天或几周内销毁所有的证据,即使去调查也未必能有用处,你对此怎么看?另外,当此事曝光后,中共3周后才表示否认,你怎么认识此事?

孙恩•埃斯伯森:这就是我认为国际组织必须进入中国调查并成为压力的原因。今天我才得知,类似的集中营还不止一个。尽管我们还不能准确知道,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重要的是能够进入集中营,就算中共能销毁证据──当然,证据被销毁本身这件事也是很可怕的。但最重要的,是关闭这些集中营。在我们现在这个时代,不能这样对待人民。

成文:2006年04月09日 发稿:2006年04月10日 更新:2006年04月10日 02:27:54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6 MINGHUI.ORG

美议员罗拉巴克:对杀人摘器官的中共恶魔说“不”


图:美国国会众议员国际关系委员会分管美国外交政策监督和调查工作的罗拉巴克议员

【明慧网2006年4月10日】

(明慧记者报导)美国国会众议员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4月7日就苏家屯集中营事件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一事件的可怕程度显然超越了我所知道的几乎所有国家的道德标准,现在该是文明世界对这些杀害民众摘取器官的恶魔说“不”的时候了。罗拉巴克呼吁在中国境内外展开调查,将真相公布于世。

美国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成员罗拉巴克议员说,作为立法者,作为政治家,作为美国人,我们一定不能保持沉默,成为这些罪行的帮凶。历史不会在意我们是否又签署了一笔贸易合同,或是又卖了一架波音747,但是如果在面对人类遭受这种真正难以形容的痛苦时,我们却视而不见,我们将会受到历史的审判。

罗拉巴克议员说,我们有责任要求我们的总统表达美国人民的强烈愿望,对这些控罪展开全面调查,要求中共领导人胡锦涛在即将访美期间作出解释,并允许第三方进行现场调查。这是我们最低限度所能做到的。

罗拉巴克注意到近几年在中国悄然兴起的器官移植中心。罗拉巴克议员说,仅以一个移植中心——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为例,在他们的网站上公布的业绩表中可见,自从1999年以后器官移植数字飞速增长。而1999年恰是中共正式开始迫害法轮功的年份。

罗拉巴克议员说,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人体器官移植在中国无需排队等待的原因。 罗拉巴克议员说,这种未经同意强行摘除贩卖人体器官的行径是绝无仅有的。这个问题不容忽视。

罗拉巴克指出,很多人只看到中国是一个做生意赚钱的好场所,他们不想承认中共掌权者参与犯罪,无视中共做的许多坏事。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个国家里其他的人忘记了美国的价值。文明的人类是不会与它们交往的。

罗拉巴克说,我相信当一个国家不坚守一定的道德原则,无视迫害,最终那些试图紧闭双眼、认可邪恶的国家必将反过来受到伤害。在苏家屯事件中,中共再一次证明了其邪恶,中共应该受到整个文明世界的谴责。

罗拉巴克认为,重要的一点是,要代表美国人民站出来大声高呼,“让那些在中国和全世界遭受痛苦的人知道,我们站在他们一边,我们和受压迫者站在一起,而不是和控制他们的残暴的独裁者站在一起。”

罗拉巴克指出,去中国调查的团体和个人应该和那些被迫害的人交谈,而不应该花时间与迫害者在一起,他们应该和遭受酷刑折磨的人在一起,而不应该与施行酷刑的人在一起。

罗拉巴克议员相信美国人民最终将会明白中国正在发生的这一切,为法轮功学员等遭受迫害的中国人提供更多的支持,让他们自由生活。

成文:2006年04月07日 发稿:2006年04月10日 更新:2006年04月10日 03:05:11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6 MINGHUI.ORG

英国会议员表示决不接受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4月10日】中共集中营虐杀法轮功学员,活体摘除学员器官进行非法买卖的恶行被披露后,在英国社会引发极大震动。英国不少地区都有民众持续举办各种活动,曝光中共这一惨绝人寰的兽行。一些民众也纷纷写信给英国政府和国会议员,要求政府出面干预,声讨中共法西斯的反人类罪行。英国中部地区的彦女士近日收到她的选区议员布赖恩·詹金斯(BRIAN JENKINS)的回信,信中表示决不能接受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一系列人权虐待。

信的全文如下:

2006年4月4日

亲爱的彦:

感谢你的来信表达你对中国发生的大量摘取器官一事的关注,很高兴收到选民的信函。我认真的思考了你提出的问题。

请放心,我非常关注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人权虐待。大量的报告指出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打,受到虐待、歧视,被开除公职、关进精神病院,受到洗脑,所发生的这一切是决不能被接受的。最近揭露的“秘密集中营”一事虽然有待于进一步证实,但我对于有关出售死刑犯人体器官的报告感到困扰。我相信,英国政府已经就这一事件向中共政权表达了关注,遗憾的是,情况没有好转。英国政府必须采取更加强硬有效的措施。为达此目地,我会不断的向政府施加压力。

再次感谢你的信函。欢迎来信。

您诚挚的,
(签名)
布赖恩·詹金斯
BRIAN JENKINS
国会议员

成文:2006年04月09日 发稿:2006年04月10日 更新:2006年04月10日 00:31:27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6 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