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历史作证:正常渠道里的“苏家屯悬案”

作者:綦彦臣

【大纪元4月1日讯】 一、终于等到了官方消息

3月28日,中国外交部做出了一个中共执政以来少有的举措──邀请国外记者实地考察──到法轮功指证的辽宁苏家屯焚尸现场调查。对于政府方面,这是一个进步哪怕是被迫的进步;对于国际社会,可以大体上给出法轮功与政府之间的“本案分歧”一个判断。

细细思考多方话语,那么,就不难发现整个事件已经成了“苏家屯悬案”:

1、对于法轮功一方,尚不能提供多达4,000个受害者(失踪者)的名单,即证明屠杀(摘取活体器官)的规模。

2、对于政府一方,也只能说到“苏家屯(医院)这么小地方不可能容纳6,000人”,但由于中国人体器官交易的非法性,无法否认“绝无一例”发生在苏家屯。

二、此前的网上敏感度

“苏家屯事件”已经成为国内的一个敏感的话题。对于这个话题,我一直保持着冷静的思考,尽管我看到法轮功张贴的迫害实例资料会掉泪,我仍希望政府一方做出相应的回答。在中国政府(外交部发言人)做出正式回答之前,我通过国内途径表达了自己的意见,或者说正好利用政府对我的网络系统的监控,故意“说给他听”。

3月27日下午,《网易新闻》报道:“中国立法规范器官移植,保护患者健康禁器官买卖。”我立即以游客身份发帖:“贼顾左右而言他,请解释苏家屯问题。”该帖被卡去“苏家屯问题”五个字,我随即再帖“请解释苏家屯问题”(17:35:49)。

随后,在一个网友发了一大串(20几个)问号,并说,“怎么出了这么个东东。”

我跟帖解释说:“关于‘东东’:据外电报道,中国辽宁省苏家屯劳教基地有计划地摘除FLG人员活体器官,中央高层已经派员调查……”发完这个帖子后,《网易》也恢复了我的第一条帖子全貌,时间给定是17:24:50。

3月28日,在《网易》关于人体器官买卖的深度报道中复检原来文章下我的评论发帖,已经被删除。

看来,《网易》也有自己的苦衷,但是,它能做到这样,就已经十分不容易了。所以,我也就原谅了它无端退信的行为(广告?监视?):我从未发给过摇篮网邮件,它却退来一个相关邮件……

三、为恶行而羞耻

在苏家屯事件网上报导的同时,我的居住小区的墙上出现了法轮功张贴的宣传资料,但没涉及苏家屯事件。这本身就异乎寻常:这个地方虽然地处小城市最繁华地段,但是有个横折胡同使它显得十分清静,即便商业招贴也很少出现,也就是说,此前法轮功的张贴资料没出过。细看资料,令人羞愧,资料说:一个女警员在夏天用高跟皮凉鞋踩一位法轮功女学员的脚尖,以致人家三、四个月无法正常行走;另一个“女犯”则被打得无法蹲下小便,立着小解才行,等等

这种羞愧是因为“那个穿皮凉鞋”的女警员是我的高中同学,他丈夫是我不错的朋友,并且我们共同的朋友为我出狱而请客时,他们夫妇都应邀到了场。尽管他们夫妇是警员,但我们两个家庭之间没任何芥蒂,同学之间有婚丧嫁娶的事情还互相通知。

我知道这个女同学脾气大,但是我不敢想像她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我掉下了泪,但我仍坚持理性,不至于自己激情地偏袒法轮功一方,但是,很快我得到了更为让人灵魂震颤的调查结果(──并不是特意指我的女同学),被调查人员说:被抓后,有的人被打死了,尸体被强行火化;比较轻的刑讯方法,也就是往嘴里灌屎汤子……

让人羞耻!这还是一个文明社会的所为吗?泪水变成了唉声叹气。

2006-03-30

转自《民主论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