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联合市通过动议为苏家屯事件上书总统

【明慧网2006年3月30日】(明慧记者王英联合市报导)3月28日晚,加州联合市(Union City)议会通过动议,决定将中共苏家屯集中营发生的法轮功学员被活生生的摘取器官的暴行向布什总统报告,并敦促布什采取行动。


加州联合市议会全体议员通过动议,决定将中共在苏家屯的暴行向布什总统报告。

星期二晚7时,市议会日程首先进行听众自由发言,数名法轮功学员分别将辽宁沈阳苏家屯发生的中共秘密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后焚尸灭迹的兽行向市议会报告。

湾区电脑工程师尚昌和介绍说,最近媒体曝光的苏家屯集中营关押了6000多名法轮功学员,他们的器官被活体摘取,尸体被焚毁。据报导目前只剩2000名法轮功学员还活着,没有人能从集中营活着出来。尚昌和呼吁市议会写信给美国总统、加州议员,要求美国和国际社会调查苏家屯暴行。

因炼法轮功曾在中国被逮捕关押的程女士刚来美国不久,她在市议会上讲述了她为法轮功上访受到的迫害。她说,在她被中共警察三次的关押中,她被强迫罚站、下跪、睡水泥地,用头撞墙等折磨,她并被警察摔倒在地,致使她腰部被摔坏,生活不能自理。听到苏家屯发生的暴行,她说:“我希望美国政府能关心这件事,到中国去调查,让苏家屯还存活的法轮功学员得救。”

同样受到过迫害,后被营救来美的法轮功学员申淑敏表示,她和丈夫因为修炼法轮功,在中国受到迫害。申淑敏说:“从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我们的电话就被监听,住所被破坏,公安人员经常上门骚扰。在一个非常寒冷的冬天,公安人员把我们的窗户砸破,并围困了我们七天。我们的人身自由被严重侵犯。”

申淑敏还说:“我们到了泰国后,他们仍然不罢休。经常遭到跟踪、偷拍,甚至到居室进行恐吓和骚扰,使我们的人身安全受到危险。”申淑敏为在苏家屯集中营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处境和安全担忧,她希望美国政府尽快进行调查,营救中国的法轮功学员。

市议会在中间休息时,与会者们来到这些法轮功学员的身边索取有关苏家屯集中营的资料。副市长理查德向程女士询问有关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情况。

市议会继续晚上的议事日程时,理查德提出动议,提议市议会写信给美国总统布什,将苏家屯发生的法轮功学员被活生生的摘取器官的暴行向总统报告,并敦促总统采取行动。全体市议员一致表决同意这一动议。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6/3/31/71397.html)
成文:2006年03月29日 发稿:2006年03月30日 更新:2006年03月29日 21:34:27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6 MINGHUI.ORG

丹麦国会议员提出调查苏家屯惨案

文/丹麦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2006年3月23日】苏家屯爆出惊天惨案,几千名法轮功学员被谋杀,器官被活活割下、出卖一事,引起丹麦国会议员,丹麦人民党外事发言人孙恩•埃斯伯森(Soren Espersen)先生高度关注。在他给一人权组织“中国人权网络”的复信中已要求丹麦外长就此事给予书面答复。


丹麦人民党外事发言人埃斯伯森(Soren Espersen)先生高度关注苏家屯集中营

据丹麦法律规定,外长必须在10天内对议员的质询给予书面答复,答复将登载在丹麦国会网页上,供关心者查询。

孙恩•埃斯伯森先生在提问中写道:“请问外长,是否会要求中国政府允许由红十字会或联合国派出观察员,到辽宁省沈阳的苏家屯集中营进行调查。外长是否仍然会持续给予中国政府压力,以期中国开放其集中营和监狱,以使红十字会或联合国代表得以对其进行经常性的调查?”

孙恩•埃斯伯森先生说,中国系统性的摘取犯人器官一事,已经被许多西方媒体报导过。这个新暴露的苏家屯集中营,被人们称为:“死亡集中营”,它仅有的目地就是毁掉人的道德良知、摘取他们的器官。

孙恩•埃斯伯森先生指出:在冷战时期,外长曾经亲自参加反对苏联古拉格集中营的运动。外长也许有兴趣注意到,美国情报系统的调查所指称,有400万到600万中国人被关在古拉格式的集中营里,有的被关进劳改营里。而至今为止,中共政府仍然掩盖这黑色秘密。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6/3/26/71198.html)

成文:2006年03月22日 发稿:2006年03月23日 更新:2006年03月23日 02:06:44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6 MINGHUI.ORG

爱尔兰议员提问外交部长苏家屯事件


爱尔兰国会议员
凯萨琳.莫菲女士的档案照

【明见网4月2日讯】爱尔兰国会议员凯萨琳.莫菲女士在获知中国沈阳市苏家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商业销售这些器官,并焚毁尸体的事件,向爱尔兰政府外交部长德莫特.埃亨在议会中两次提出了问题。埃亨外交部长在回答中称此为紧急事件并已要求外交部调查。以下是问题和答复的全文:

问题序号183

请问外交部长,关于据称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的沈阳市苏家屯集中营中被关押、杀戮、器官被摘取的事件,他采取了什么方式来从中国政府获取资讯;他在此事件中对获得资讯有什么选择;还有他是否将对此发表评论。
–凯萨琳.莫菲

需书面回答 2006年3月29日星期三
参考号:12320/06

问题序号184

请问外交部长,关于据称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的沈阳市苏家屯集中营中被关押、杀戮、器官被摘取的事件,外交部将处于什么立场;还有他是否将对此发表评论。
–凯萨琳.莫菲

需书面回答 2006年3月29日星期三
参考号:12321/06

答复

我打算将问题183和184一起回答。

我了解这份报告在传播。然而,目前我尚无法证实此报告的可靠性,尽管如此,我已经要求外交部,特别通过在北京的大使馆,来调查此紧急事件并报告给我。

对上述谘询的结果并无偏见,爱尔兰和欧盟一直对中国的法轮功学员的处境保持关注,并在多种场合向中国政府表示我们对此的关心。

人权问题在爱尔兰和中国政府的两国间的对话以及中国和欧盟间的对话中,一直是经常和重要的对话要点。在爱中两国间的交换中,于本月此前的国务部长莱尼汉在圣派翠克日的对中国的访问中,人权问题再一次被提出。在欧盟层次上,欧盟和中国的人权对话是双方同意的正式框架。通过此框架,欧盟经常提出对人权个人案件,以及更普遍的问题如废除死刑等的关注。

在最近一轮于2005年10月24日在北京举行的人权对话中,和其他事件一起,欧盟提出了宗教自由的权利、及其改革行政拘留系统的需要,此中包括相关的劳动改造教育所。众所周知,在这种地方法轮功成员和其他人一起被关押。下一轮人权对话将于5月份在维也纳举行。

(4/2/2006 10:02:00 AM)

为历史作证:正常渠道里的“苏家屯悬案”

作者:綦彦臣

【大纪元4月1日讯】 一、终于等到了官方消息

3月28日,中国外交部做出了一个中共执政以来少有的举措──邀请国外记者实地考察──到法轮功指证的辽宁苏家屯焚尸现场调查。对于政府方面,这是一个进步哪怕是被迫的进步;对于国际社会,可以大体上给出法轮功与政府之间的“本案分歧”一个判断。

细细思考多方话语,那么,就不难发现整个事件已经成了“苏家屯悬案”:

1、对于法轮功一方,尚不能提供多达4,000个受害者(失踪者)的名单,即证明屠杀(摘取活体器官)的规模。

2、对于政府一方,也只能说到“苏家屯(医院)这么小地方不可能容纳6,000人”,但由于中国人体器官交易的非法性,无法否认“绝无一例”发生在苏家屯。

二、此前的网上敏感度

“苏家屯事件”已经成为国内的一个敏感的话题。对于这个话题,我一直保持着冷静的思考,尽管我看到法轮功张贴的迫害实例资料会掉泪,我仍希望政府一方做出相应的回答。在中国政府(外交部发言人)做出正式回答之前,我通过国内途径表达了自己的意见,或者说正好利用政府对我的网络系统的监控,故意“说给他听”。

3月27日下午,《网易新闻》报道:“中国立法规范器官移植,保护患者健康禁器官买卖。”我立即以游客身份发帖:“贼顾左右而言他,请解释苏家屯问题。”该帖被卡去“苏家屯问题”五个字,我随即再帖“请解释苏家屯问题”(17:35:49)。

随后,在一个网友发了一大串(20几个)问号,并说,“怎么出了这么个东东。”

我跟帖解释说:“关于‘东东’:据外电报道,中国辽宁省苏家屯劳教基地有计划地摘除FLG人员活体器官,中央高层已经派员调查……”发完这个帖子后,《网易》也恢复了我的第一条帖子全貌,时间给定是17:24:50。

3月28日,在《网易》关于人体器官买卖的深度报道中复检原来文章下我的评论发帖,已经被删除。

看来,《网易》也有自己的苦衷,但是,它能做到这样,就已经十分不容易了。所以,我也就原谅了它无端退信的行为(广告?监视?):我从未发给过摇篮网邮件,它却退来一个相关邮件……

三、为恶行而羞耻

在苏家屯事件网上报导的同时,我的居住小区的墙上出现了法轮功张贴的宣传资料,但没涉及苏家屯事件。这本身就异乎寻常:这个地方虽然地处小城市最繁华地段,但是有个横折胡同使它显得十分清静,即便商业招贴也很少出现,也就是说,此前法轮功的张贴资料没出过。细看资料,令人羞愧,资料说:一个女警员在夏天用高跟皮凉鞋踩一位法轮功女学员的脚尖,以致人家三、四个月无法正常行走;另一个“女犯”则被打得无法蹲下小便,立着小解才行,等等

这种羞愧是因为“那个穿皮凉鞋”的女警员是我的高中同学,他丈夫是我不错的朋友,并且我们共同的朋友为我出狱而请客时,他们夫妇都应邀到了场。尽管他们夫妇是警员,但我们两个家庭之间没任何芥蒂,同学之间有婚丧嫁娶的事情还互相通知。

我知道这个女同学脾气大,但是我不敢想像她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我掉下了泪,但我仍坚持理性,不至于自己激情地偏袒法轮功一方,但是,很快我得到了更为让人灵魂震颤的调查结果(──并不是特意指我的女同学),被调查人员说:被抓后,有的人被打死了,尸体被强行火化;比较轻的刑讯方法,也就是往嘴里灌屎汤子……

让人羞耻!这还是一个文明社会的所为吗?泪水变成了唉声叹气。

2006-03-30

转自《民主论坛》

在苏家屯事件被大纪元曝光之后……

作者:自由天使

【大纪元4月3日讯】在大纪元时报曝光了苏家屯集中营残害法轮功学员,并盗取人体器官出售以谋取暴利之后。在将近三周的时间,中共在苏家屯事件上,保持沉默。3月28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一个记者会上否认存在集中营,指称法轮功“制造谎言”,并邀请记者参观这个涉嫌设立集中营的地方。

  大纪元是中共网络封锁最严重的对象之一,大纪元报道了如此大事,中共搞网络监控的特务们,会把这一信息在第一时间内反馈给他们的中共主子。如果这一事件是假的,中共早就跳出来进行反驳了。要是法轮功真的撒了谎,中共的官方会放过这一大好的,在国际上搞臭法轮功名誉的机会吗?可是,中共的官方就这么在指控中沉默了近三周的时间。而近三周的时间里,中共官方都干什么去了?

  三个星期的时间,不要说销毁普通罪证,以中共现在的能力,把苏家屯从版图上抹去也不是问题。

  而中共对苏家屯事件的否认这一态度,不禁让我想起了,当2002年SARS爆发的时候,中共官员说北京没有SARS,北京很安全。中共的卫生部长张文康刚说完这话没几天,他和北京市市长孟学农二人就被双双撤职了。中共在国际压力面前承认,单北京一地,就有三百四十六个SARS病例,其中包括五个外国人,另有四百零二个“疑似”病例,而且至今有十八个人病故。在此之前,当局原本声称北京只有四十四个病例,其中四人死亡。

还有今年二月十六日,外交部秦刚就记者“黄菊患病否”的提问回答说:“很感谢你对黄菊副总理的关心,我不知道你的问题是从什么角度,他还在正常地工作,没有什么区别。”

  而在二月二十二日,《南华早报》报道说,黄菊在农历新年前一次定期身体检查时被诊断患胰脏癌,中共才在“两会”的记者会上承认黄菊患病。原来黄菊得了胰脏癌,还在“正常的工作”,够敬业的。不过,国务院副总理的工作是应该在医院里进行吗?

  对待89年64学潮,杀掉请愿的学生,中共又何尝公开承认了?前不久汕尾屠杀百姓的事件,中共又何尝承认了?

  叫中共承认自己干完的坏事,承认自己的罪行,这不是异想天开吗?中共什么时候说过实话?

  为了回应苏家屯事件,中共立法了。《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将自2006年7月1日起施行。似乎是要来真格的了。

  且不说这事情是否暴露了中共不打自招的嘴脸,就凭中共一向以来的连篇鬼话,谁敢相信?立了个法就管用了?立了个法就证明中共的决心了?立了个法,不过是做秀,不过是为了所谓的稳定人心,不过是为了掩盖真相。可惜,这种做法太愚蠢了,在这万众瞩目,万众关注的当口上立法,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况且,你中共既然已经立了法了,却不立刻执行,还得等到三个月后,是为了个啥?是不是准备经过三个月的屠杀并销毁所有人证?

  而近日,致力于打破中共网络封锁,以无界漫游系列软件著称的极景公司,在其主页上发布公告说:近日有网上流传所谓的无界浏览7.0程式,(例如u7.0patch.cmd,u7.0.exe),这是误传。极景网络公司目前所推出无界浏览的最高版本号为6.9。本公司将对这种假冒本公司产品,伤害用户的恶劣行为收集证据,追究法律责任。这也正表现了中共封网已经招数用尽,黔驴技穷。敬请无界网民不要打开假的无界浏览7.0程式,以防病毒或木马侵入您的电脑。并请网民互相帮助澄清。自由上网,安全第一!

而中共误导网络言论的特务又在干什么呢?他们跑去清心论坛(https://www.qxbbs.org)和看中国论坛(http://bbs.secretchina.com/)刷版,谩骂,造谣。

  其中,前者“清心论坛”是以突破网络封锁为主的技术论坛,这对中共的封锁网络自然是个眼中钉,肉中刺。特务们去刷版造谣也在意料之中,一向以来中共的特务们就是那样干的,清心论坛的老会员们也都见惯了。

  可是看中国论坛仅仅是因为某些法轮功学员愿意去浏览,这些网特们就受不了了,其中一个叫thor的网特跑到那里说什么:苏家屯事件是造谣的,还说他自己是苏家屯人,和共产党没有关系,还提供了一些,自称是他自己在苏家屯拍的照片。

  而网友zenguitar驳斥这些照片说:“可是,我突然有个疑问,是你thor 在你们那苏家屯拍的照片吧,还列明了今日3月27日早上10点半拍的照片。你是什么人啊,为什么要骗人呢?正好在新华网,中国官方网站的一张照片里,3月27日你们那正刮沙尘暴,谁真谁假?你的相机比我的还棒哪,连少尘暴的景色都过滤了,喔! ”

  于是,这位自称是普通公民的网友thor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干完了无耻的事,却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

  结果,这一造谣事件,在看中国论坛的网友中传为笑谈。成为中共特务们谎言的又一见证。

  而在造谣这个愚蠢的办法行不通之后,这帮家伙就开始刷版,大量的把污辱法轮功的言论,污辱高智晟律师的言论,诽谤大纪元的言论贴上去。有的时候,甚至十几人同时在线刷版。以至于我一次又一次的请“看中国论坛”的管理人员封掉它们的ID,删除它们的言论。这也成为中共的网特们无耻嘴脸与罪行的又一次展示,也是中共已经黔驴技穷的征兆。

  如果说苏家屯集中营事件是大纪元杜撰出来,出来辟谣的也应该是中共政府的外交部,可是,中共政府不敢面对。却派出这些个无耻的网特在网上散布这些言论。他们算什么东西啊?

  如果未来再有记者招待会,有记者提问:为什么中共政府要在苏家屯集中营事件上撒谎?我认为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可以毫不脸红的回答道:撒谎,是我们党国的一大特色,在国际上早已经司空见惯了,你们又不是第一次见!在我们党国说真话,那才是新闻呢!

“这不和纳粹一样吗?”

2006年3月29日 星期三


德国法轮功学员抗议中共苏家屯集中营暴行,呼吁德国社会关注

【人民报消息】德国民众至今都没有忘记纳粹党残酷迫害犹太人的罪行,当他们看到沈阳苏家屯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的消息后,德国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不和纳粹一样吗?”柏林主管集会的部门对申请抗议活动场地的法轮功学员说:“你们可以在任何一个想请愿的地方请愿。”

据明慧记者吴思静3月29日德国柏林报道,德国法轮功学员于2006年3月27日、28日在总理府前呼吁德国政府关注中共苏家屯集中营的暴行。总理府中的工作人员看到了苏家屯的信息后,很多人都脱口而出:“这不和纳粹一样吗?”

* 德国总理看到请愿人群

请愿的第一天,德国总理梅尔克女士的轿车从请愿地点三米外的地方经过。法轮功学员王女士说:“车明显放慢速度,我看到梅尔克女士的脸几乎贴在车窗上,很关注的向外张望。”学员在另一时间还向总理府递交了请愿信。那天是刚果总统来访,很多媒体都来到总理府,一些记者也接受了传单。

*广泛传播迫害真相

在请愿活动之前和之中,除了德国总理,法轮功学员还向总统、外交部长、议会主席、议会中基督民主同盟的人权委员会以及基督民主同盟总部递交了请愿信。

两天都在总理府前请愿的德国法轮功学员玛丽亚娜(Marianne)说:“我们向所有的媒体、政治家和国际社会呼吁,马上高度关注这件事情,马上要求中共结束这个非人性的罪行。我们呼吁德国政府要求欧盟和联合国立即调查此事。我认为,为了经济利益而无视这个罪行是不道德的。”

*可以在任何地方请愿

当德国法轮功学员申请举办活动的场地时,还遇到一件感人的事情。据从南德赶到柏林的王女士说:“一开始柏林管集会的部门不许我们在正对总理府的地方请愿,当时正好第二个证人,也就是曾在苏家屯集中营中工作过的那个医生的前妻接受了大纪元的采访。我把两篇相关文章给管集会的部门发过去,他们回答说:你们可以在任何一个想请愿的地方请愿。”

自中共苏家屯集中营曝光后,德国法轮功学员已经在近十个城市举办了抗议活动,因为历史原因,德国人一听说“集中营”,都能够了解其残酷,一些政治家也给学员回信表示对法轮功学员的支持。

台立委吁1人1信 促联合国调查苏家屯案(图)

【人民报消息】中共在沈阳市苏家屯设立秘密集中营,被关押在这里的60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贩卖,尸体被扔进焚烧炉焚尸灭迹的罪行震惊了世界,也震惊了海峡对面的台湾民众。立法委员何敏豪呼吁台湾人民一人一信给联合国和国际特赦组织揭发中共罪行。

其灭绝人性更胜于法西斯

据大纪元记者郭微台中报导,4月 1日上午,在台中市市民广场前经国绿园道,一场由国际司法正义协会、青流民主大联盟和《大纪元时报》等三个单位联合主办,名为“全球有爱 生命无价 制止虐杀维护人权”的记者会隆重召开。由中兴大学刘正义教授主持,来宾立法委员蔡明宪、何敏豪、陈育正医生等多人发言,他们呼吁各界共同制止中共暴行。

刘正义教授说:“一名逃离中共统治下的资深记者在3月8日向《大纪元时报》日本分社揭露,首度曝光中共在沈阳地区设有一集中营,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并进行活体摘取器官的令人发指的恐怖恶行事件。后来又有一名女读者向大纪元证实这个事件是千真万确的,她具体指出此秘密集中营设于沈阳苏家屯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该院自2001年起有约六千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此地,迄今没有人能够生还出来,目前还被关押中的有2千多名学员。”

刘教授说,“日前,意大利总理贝鲁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也曾经引经据典指出中共政权曾在历史上发生过烹煮婴儿的恐怖行径。3月31日沈阳军区一名老军医更进一步指证苏家屯的医院地下集中营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且苏家屯地区的医院仅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小部份,中国最大的法轮功学员关押地在吉林,光是代号672-S这地方关押人数超过12万。1984年重刑犯的器官移植被合法化,进入1992年后,实际上完全公开化了,活人甚至死人尸体成为昂贵的工业资源原料。”

他指出,“国际人权组织披露中国大陆苏家屯集中营,摘取死刑犯器官及活体取脏器事件,中国成为人体器官移植中心,骇世惊人,中共违反人类的生存权,其灭绝人性更胜于纳粹法西斯。”

刘正义说,他抱着非常沉痛的心情,因为不只是那么多法轮功学员被虐杀,而且每年还有近八万起维权事件的成百上千万关联的人民也被残害,深为人类最基本的道德良知与医学伦理惨遭践踏而痛心,他呼吁媒体及各界有德之士、国际人权团体,共同关怀,抢救无辜生命,谴责中共,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制止灭绝人性、残害生灵的恶行继续发生。

台湾1人1信向国际表达愤怒

立法委员何敏豪则表示,“苏家屯事件是人类最凄惨的悲剧,(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是人间炼狱,我为中共泯灭人性、惨绝人寰的行径感到悲哀,它如何能养活13亿人民?我们庆幸我们生在台湾的同时,人类应该发挥最起码的人性关怀和声援危难中的人们,呼吁台商一定要认清中共的技俩,希望发起一人一信给联合国和国际特赦组织,以表达台湾人民对此一事件的愤怒。”

立法委员蔡明宪表示,“中共践踏人权,令人痛心,我们虽然身在台湾,也有义务有责任,为维护人权而向中共呛声,并向全世界揭发中共的丑陋恶行。身为立法委员,更愿意向现场人士的勇敢义行,表示关心和敬意。”

中共医生成为杀手 人神共愤

金门博爱医院院长陈育正表示,“器官移植在民主自由国家非常严谨,必须是捐赠的方式,且须获得本人签署同意书或家属同意,甚至找不到家属时需医师两名以上或检察官同意才行。中共以共犯系统各司其职,各取其利,如此非法挪用是非常惨无人道而荒谬的,医生成为杀人的刽子手,真的是非常可悲!”他呼吁台湾人民若到大陆动手术一定要小心,免得少了其它器官,这是已经实际发生的例子。

东海大学工业工程研究所萧同学代表青流民主大联盟说:“中共在17年前的天安门用坦克迫害青年学子,现在在世界各地接二连三的破坏正义的媒体《大纪元时报》,又爆发苏家屯集中营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种灭绝人性的迫害,医生成为杀手共犯,人神共愤。大陆已有937万人退党团,显示中共政权已经失去民心,希望大家勇敢的站出来声援,一起救助被关押中的那些人。”她呼吁台湾各界关注这个残暴事件,并表达对中共最严正的抗议。

据一位法轮功学员透露,“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中国共产党就明目张胆的以群体灭绝的手段迫害中国大陆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截至目前为止,具体可考的被迫害致死的已有2,850人。然而,以中共一向工于隐瞒迫害,以谎言掩盖事实为能手,例如对SARS疫情的隐瞒,所以,一般相信,此一数字远远低于真实情况”。

大陆人民也分享人权和希望

七位与会者以话剧表演手术房活体摘除情景的行动剧,把人间悲剧真实的呈现出来,在旁还有四位人员展示人体器官标本。有观众义愤填膺的表示,中共真的太无法无天了,居然丧尽天良,连这种事也做得出来,真是恶事干的太绝了。

最后,《大纪元时报》中部分社社长祝家琦邀请来宾及现场群众一起配戴蓝丝带,她说,蓝丝带象征自由、人权和希望,愿大陆人民也能一起分享。

记者会结束后,踩街游行活动开始,由二十多位身着黄色衣裤的壮观的腰鼓队为前导,从公益路市民广场出发,沿着中港路、民权路、建国路到火车站,行进队伍中约四十多位穿白色素衣裤的队伍,其沉痛的神情,显得特别引人注目。

游行队伍的另外一个特色就是,数不清的五花八门的标语、横幅、展版,“九评解体共产党”、“声援900万勇士退出共产党”等等,格外醒目,引起民众关注中共血腥残暴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