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评论》编辑访问张而平


法轮功发言人张而平先生 (大纪元)

【大纪元5月6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飞编译)-《国家评论》五月三日刊登了该杂志管理编辑杰.诺林杰(Jay Nordlinger)对法轮功发言人张而平的访问。以下为采访内容:朋友们,我来为你们介绍一位新近认识的朋友-张而平,他是一位华裔学者,人权活动家和法轮功修炼者(就像你们所了解的,这些修炼者正被中共残酷地迫害)。而平曾是哈佛大学甘迺迪政府学院的梅森学者(Mason Fellow),现在他任亚洲研究协会(Association for Asian Research)主席。

他的经历告诉了我们中国以及这个现代社会的一些真实情况。

而平出生于六十年代初,父亲是一名俄语和英语教授。但在文化大革命时,教授的身份是非常糟糕的。张家被发配到了农场做苦力。而平长大后成了忠实的共产主义者,他自称为“忠实的红卫兵小将”。

张家有一个秘密。他们不让而平知道这个秘密。就是他祖父是国民党党员,并被共产党枪毙了。“我父亲没有告诉我这件事,他希望我保留原有的单纯。”但他父亲最终还是向他吐露了这个秘密。

这个年轻人在八十年代里根(雷根)时期来到美国留学。最初几年,他仍是坚定的共产主义者,以他在中国养成的思维方式看待问题。他很清楚地记得里根(雷根)与孟代尔(Mondale)之间的总统选举竞争,“我支持的是孟代尔,”而平说,“我当时非常支持民主党-因为我仍保有共产主义的观念。”

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平开始对里根非常敬重。“他有内涵和原则,当他看到邪恶时能清晰地分辩,他说‘拆掉这堵墙吧!’”

而平最终的转折点来自六四天安门屠杀。“我曾经相信”-相信中国共产主义,相信这套系统。但当他看到他曾热爱的政府用坦克碾过学生时,他再也不相信了。

他首次接触法轮功是去中国外交服务处拜访朋友时。当时,他们正在练习打坐。“我以为他们睡着了。我对自己说,‘这算什么工作,他们上班就是睡觉吗?这些人真幸运!’”

但最终他开始了修炼法轮功。他解释说中共政府曾支持这项运动,认为法轮功能发展中国文化并促进身体健康。但当他们看到这项运动在全国广泛地流行时,他们禁止了它并进行了残酷镇压。中共的绝对权威不允许受到任何团体的挑战。

而平也警告西方国家,讨好北京是无用的。“中共政府的本质就是暴力。你不能把一匹狼训练成素食者。这么多人都认为你喂养了这条龙,它就会变好。但它不会-它只会把你的手咬下来,甚至吞掉你。”

有时而平会遇到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他们中一些人仍为中共感到骄傲(或至少为中共辩护)。他们最强烈的谴责是“西方社会在中国的影响”。

而平的说法却使他们动摇了:“我也反对西方势力对中国的影响。我认为这是坏事。但现在的中国只有一套西方理论是合法的:就是共产主义。这套理论在欧洲诞生,最初在俄国得到实践。我们的历史和文化中没有共产主义这样的理论。我们有五千年的文明。而共产党占领中国只有不到六十年。其它国家,象德国和俄罗斯,已经抛弃了它。我们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而平说,“所以,我同意你的观点:我们必须根绝外国势力的影响。而现在最大的影响就是共产主义。”“这通常使这些学生哑口无言”-就像你能想象的。

诺林杰在文中也表达了对王文怡女士的尊敬。在我的一生中经常听到这句话“对强权说真话”。而向中共领导人喊话的王文怡女士是如此了不起 ,她完全做到了“向强权说真话”。

5/6/2006 7:12:45 P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