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广专访首揭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记者

【明慧网2006年4月11日】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谷莉的采访报导,中共从死囚犯身上摘取器官的买卖,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法国《费加罗报》四月三号报导说,中国的医院从刽子手那里获得人体器官。《费加罗报》引述中国武汉同济医院一名叫陈忠华的外科医生说,百分之九十九的器官来自死囚犯,他摘取器官的时候,死囚犯还有体温。这位武汉外科医生对香港《南华早报》表示,从囚犯身上摘取器官,在中国很普遍,大家都闭上眼睛,不在乎这样做是否违反了人伦道德。

《费加罗报》说,上个月世界卫生组织把中国说成是“外国人可以去购买死囚器官的国家”。法国《观点》周刊三月二十三号报导说,中国是器官移植天堂,去年有数百名外国人去中国换肾,他们来自美国、澳大利亚、日本、英国和以色列,外国人的价码比中国人贵十倍,换一个肾大约需要四万到五万欧元。

美国《华盛顿时报》和新加坡的英文报纸《新闻报》最近相继刊出一名中国记者的叙述,这位最近刚逃到美洲的记者,化名叫金钟。他表示,几年以前他在调查萨斯病的时候,发现沈阳苏家屯中西医血栓医院关押着数千名法轮功学员,并且摘取他们的器官进行贩卖。

《路透社》三月三十号发自日内瓦的消息说,联合国反酷刑专员诺沃克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正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展开调查,一旦证实这个说法严肃可信,他将正式向中共政权提出此案。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在三月二十八号否认沈阳苏家屯存在一个关押法轮功和贩卖人体器官的医院集中营。《法新社》三月三十一号发自华盛顿的消息说,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示,美国希望中共政权能够对此展开调查,而不是简单的否认。

那位化名为金钟的记者不久前通过电话,接受了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的采访,出于安全原因,他要求把他的声音做技术变音处理,下面是采访的录音:

记者:你是最初怎么样发现苏家屯这个地方的?

金钟:这个很偶然的。因为在中国做采访调查的时候,你不是可以找得到很多的机会去做的,往往就是在麻将馆啊、洗澡的地方或吃饭饭桌上谈到一些问题,那当时是从辽宁省的一些高层干部那里,跟他们交往当中,很偶然的得到这个消息。

记者:苏家屯那个血栓医院去过吗?

金钟:我去过那个医院。

记者:当时是什么使你心里头发生了怀疑,要去调查这个医院呢?

金钟:因为我不仅仅是从辽宁省卫生厅、卫生局这几个方面,而且从很多别的方面感觉到这个医院是相当相当的可疑。因为这里面关押着很大量的人这个消息,就是连附近的居民都是很了解这个情况,而且进去以后呢,因为持续时间很长啊,持续好几年了,又没有感到有什么人从里面被释放出来的痕迹。

还有一点呢,它的正门呢只是个医院,但是从后面去的话呢,它整个戒严比较的严密,任何人去一下都能感觉得到的。现在网上也出现了很多那个后面的照片,我感觉他们很厉害,能拍到这些照片,因为基本上我当时去做采访工作的时候,这是不太可能的一件事情,我根本没办法接近那个后院,那有便衣警察拦着你,不让你去,那到底是不是保安或便衣警察,我现在还得不到确切的一个证实。

记者:那么你从什么渠道里获知,在这个医院里有盗卖人体器官,甚至有活人被摘掉器官,这个您是从哪里得知的呢?

金钟:从当事者,主刀医生那儿。

记者:你跟主刀医生有过接触是吧?

金钟:对。因为现在又有一个主刀医生的太太,她肯定也是苏家屯的工作者,她也站出来作证了。

记者:你只接触过一个医生还是接触过几个医生呢?

金钟:我接触过两三个人,但是这两三个人有些是直接的参与,有些是间接的参与。

记者:那么您能不能给我转述一下,你接触的主刀的医生他跟你说的一句原话?

金钟:主刀医生他曾经跟我说过的原话?他曾经跟我说过的一句话是吧?

记者:对。就是他怎么样摘取人的器官,而且是活体的器官?

金钟:他当时是怎么跟我说这个原话的,我感觉到他是这么一个意思,他就说:我们摘取了很多器官,把器官摘走了以后呢,这人还没有死,不是死人。就这么几句。但是具体他当时是怎么样一个说法,这个话我也是很难一下子引述出来,但是这一点我是很震惊,当我听到这个消息--人还没有死。

记者:我看网上有六千人在这个医院里头,您认为六千这个数字可信吗?

金钟:不能够说百分之百,但是从我当时得到的数据,和现在各方面证人和物证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情况下呢,我觉得这个数据基本上是可靠的。因为这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拿出来的数据,因为现在有很多证人哪,拿出的物证和人证,他们的证据也证明我当时得到这个数据基本上是正确的。还有一个呢,现在我估计没有这么多了。

记者:您说这个六千人是在几年以前的情况,是吗?

金钟:对对对。

记者:那么这些人大部份都是什么人呢?

金钟:在我的调查当中呢,感觉到就是说,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什么呢?就是法轮功的学员,可能也有一些普通罪犯,但我现在收集证据这些东西啊,我认为大部份是法轮功的学员。

记者:听说您看过那个焚尸炉,是这样吗?

金钟:对,是的。

记者:您就这个问题调查过,谈谈您调查的结果?

金钟:这个焚尸炉是在医院的后边,那现在在网上呢,有这个焚尸炉的照片可以去查一下;还有我们最近有了一段跟焚尸炉的锅炉房里面烧锅炉的农民的对话纪录,这个对话的纪录就是说,里边的农民承认他们焚烧尸体,并且在尸体上得到了很多手表、戒指这些手饰,他们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卖,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一些。

记者:是不是你跟那个农民本人有过对话呢?

金钟:我跟里面那个烧锅炉的农民是吗?

记者:对。

金钟:我跟他本人没有什么接触。

记者:但是你是间接的听说有这么一回事。

金钟:不是间接听说,是我手里有这个证据。

记者:那这个证据是什么呢?

金钟:怎么说呢?比如说我们以收购手表、戒指这种名目跟他们去联系,就说你们这贴了有这个焚烧尸体的情况,你们能随便得到不少手表、戒指对不对?当然他们就承认的很干脆,是那回事;但跟他们接触的时候呢,他们也很害怕,他们害怕被抓。

记者:那他们从他们口里头得知这个是一天烧几个呢?还是一天烧十几个呢?

金钟:这个他们不会说出来,他们也很害怕。我相信这个事他们上级领导也给他们做了一定的封口的工作吧,这个他们一般来说不会说吧。

记者:那据你所知这个摘取器官,摘掉以后,它有个线路,它转到哪去了呢?它下家是谁呢?

金钟:我不知道您对中国目前器官移植的情况了解不了解。在2004年,当时在中央电视台有个节目当中就很明显的提出这么一个问题:在中国现在做肾移植的手术啊,小到连乡镇医院都在做这个事情,所以这个摘取的流通渠道很广泛,它就是被卖到各种各样的地方去了,有的可能是被卖到国外去了。

在我感觉到比较有问题的就是,在沈阳当地,被安排进医院马上就做移植手术,可能是些外地、外国人他们到沈阳来,有可能在别的地方转移在这里做,我基本上感觉就是这个情况,因为在辽宁省有很多中介公司就做这个。一般来说等一个内脏的话需要很长时间,几个月时间,但是在它们那几个中介公司里面,都不会让你等两三个月,他说两三个月对于换肾脏器官的患者是个负担,太漫长了,你随来随做,随时来随时做,基本上那个时间已经限制到两到三个星期让你康复出院。

记者:这个消息你是从医院得来的呢?还是大家都知道呢?

金钟:这个消息在网上很多,在沈阳换肾的中介公司也有很多很多,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这是谁都可以看得到的消息。在沈阳、东北、大连,在很多地方,现在在中国很多地方这问题是很猖獗的,并不是我们现在光光看到的一个苏家屯。

记者:那你现在出来了,你认为你最担忧的是什么呢?因为你现在不愿意暴露身份对吧,你最担心自己的是什么呢?

金钟:我最担心的呢就是我带了这个信息,不能够得到国际社会的回应、媒体的承认,那我所付出所有的劳动,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记者:您现在自己感觉到了生命安全受到威胁了吗?

金钟:我感觉到这一点,我的朋友在拼命的在努力的保护着我。

记者:那有什么迹象吗?

金钟:曾经感觉到就是被相当严密的被监视跟踪,我的手机经常会有一些恐吓电话打进来。

记者:他们说什么呢?

金钟:说英文,说要杀你。

记者:那说英文的人那个口音像是中国人说英文还是当地人?

金钟:这个就很难判断。

以上是化名金钟的记者,谈他对沈阳苏家屯中西医血栓医院的调查情况,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没有去苏家屯进行实地调查,因此目前我们既无法证实也无法否认金钟先生的说法。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人与社会》节目录音整理,略有删节)

成文:2006年04月10日 发稿:2006年04月11日 更新:2006年04月11日 02:06:34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6 MINGHUI.ORG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