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制定器官移植政策 保护无辜弱者


图: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在国际移植大会上发言,呼吁制止在中国发生的器官移植罪恶(摄影:邱晨/大纪元)

【大纪元8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邱晨温哥华报导)加拿大移植协会(The Canadian Society of Transplantation)在全球率先制定政策,指导大夫对待要去国外移植器官的病人。政策出台后,立即受到国际人权组织与活动家的欢迎,他们一直在呼吁,停止从不情愿或无辜的受害者身上摘取器官,尤其在中国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从8月15日开始,在温哥华召开的为期四天的23界国际移植协会(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Transplantation Society),将讨论此政策。此两年一次的国际会议,主要探讨器官移植的科学与临床试验,同时提供这方面的伦理指导。

来自温尼伯的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在会议第二天发言,题为“制止在中国发生的器官移植罪恶”,呼吁与会者关注对中国的无辜法轮功学员的活体摘取器官事实。

麦塔斯与前亚太司长乔高,将他们四年来收集到的所有证据与结论,出版了《血腥的器官摘取》一书,揭露了中共政权操控的血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

加移植协会出台指导政策

加拿大移植协会制定的此政策,是按照世界卫生大会(World Health Assembly)的指导方针作出的,督促各成员国保护穷人与弱者,免受器官贩卖与移植之害。

政策称,病人在出国谋求器官时,需要知道由此牵扯的道德与医疗危险,其中包括出售器官者,可能是被剥夺、被伤害,或被迫的。

该政策提到:“整个移植旅游业还在秘密状态,器官供应方为了谋取高额利润,提供的信息无法保证其准确性。”

如果病人一意孤行要到国外移植器官,新政策允许大夫不给病人提供病例、医疗记录或协助病人获取出售的器官。病人移植后回来,除非紧急情况,大夫可以拒绝为其提供就诊护理。

政策还指出:“大量证据表明,在无法可循的体制内,非法移植器官既伤害接受者,也伤害出售器官者,因此大夫可以不提供这类的医疗记录。”

温哥华圣保罗医院肾移植专家琼‧吉尔(Dr. John Gill)也指出,他们医院的大夫告诫一病人,如果他出国接受器官移植,将按照加移植协会新政策,中止其医护关系,此病人最终决定改变主意,不去中国移植犯人的肾脏。

国际社会纷纷站出来

麦塔斯告诉大纪元,中共政权将死刑犯与法轮功学员,作为器官移植的来源,“他们承认杀害死刑犯,来获取器官,却不承认是法轮功学员,但他们承认是囚犯。”

麦塔斯呼吁国际社会站出来,制止摘取器官的罪恶,而且最近一些组织与公司也对此表示关注与支持。他介绍说:“我们看到,越来越多人站出来,反对从被关押犯人身上摘取器官。”

上周,国际大赦组织呼吁各国,停止从死刑犯身上窃取器官,并单独提及中共政府,自1993年开始,已经有案记载了中共在从事这方面的罪恶。

麦塔斯还介绍道,大医药公司Novartis,已经响应国际大赦的提议,不再去中国临床试验抗移植排斥药物。
他认为:“这些都非常正面”,并指出,一家公司这样做了,会相应地带动其他更多公司。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8/19/n3000010.htm

日内瓦《时代报》:非法器官交易见证人


7月 26日,阿不都热依木在瑞士的纳沙泰尔接受日内瓦《时代报》(Le Temps)的采访。 (网络截图)

【明见网7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沙莉编译报导)7月26日明显紧张的阿不都热依木在瑞士的纳沙泰尔接受日内瓦《时代报》(Le Temps)的采访。多年来他是中共倒卖器官罪行的见证人,欧洲却似乎没人想听。现在他在瑞士的纳沙泰尔遭遇逮捕。

据《时代报》报导,阿不都热依木在逃亡。不是因为他的庇护申请已在欧洲几个国家遭到拒绝,而是在躲避中共秘密警察,他们在追踪他。阿不都热依木为他的生命担忧。因为这个维吾尔族人知道的太多了。他知道太多中共在新疆犯下的罪行,那里的穆斯林维族多年来被中共当局镇压。

10年来阿不都热依木是国家机器的一部份。他曾在新疆省会乌鲁木齐当特警。接受日内瓦报纸《时代报》的采访时他告诉记者他如何从1993年至1997年作为特警对死囚发出枪决命令。从事这个特殊职业,他了解特定死刑犯的器官如何被盗取,被当局售卖,并为当局带来大笔金钱,并且这种做法并不罕见。2009年英语版的《中国日报》报导说,中国三分之二捐赠的器官来自死囚,但是具体细节则不为人知。阿不都热依木可以补上这一空白。

他希望在日内瓦联合国对中共在他的家乡犯下的罪行作证,但是一直没有实现。阿不都热依木于2008年经由罗马来到欧洲。阿不都热依木在欧洲一直没有合法身份,他在瑞士的避难申请被拒绝。在20日他在瑞士纳沙泰尔被逮捕了。根据都柏林协议意大利必须决定他是否能够在欧洲寻求庇护。2009年7月,他已经被从挪威驱逐到意大利,但在意大利他没有安全感。

因为对生命担忧,他从新疆特警职位上退下来,2007年他离开中国,当警察的老朋友帮助他逃往迪拜。他在那里的亲戚处寄居,但他受到中共特务的威胁,因此想移民到挪威。他设法从意大利得到申根申请。

于是,他订了罗马的航班,2008年9月在罗马度过一夜后,来到奥斯陆。他的避难申请没有成功。并且他受到其他维族人的威胁,他认为他们是中共特务。两个月后,他的父亲在新疆神秘地去世了。2009年6月,阿不都热依木离开挪威。在意大利,他第二次递交庇护申请。在意大利,5个月中他被从一个营地送往另一个。在西西里,他看到一个中国人用手机对他拍照。他决定在2009年11月进入瑞士,第三次提出庇护要求,但同样没有成功。瑞士联邦行政法院提到都柏林公约,依此他应该回到意大利。但是他认为,在意大利有30万中国人,他在那里不安全。

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10年担任中共安全机构的一成员,深谙它的阴谋。阿不都热依木继续留在欧洲难民营,他的秘密见闻继续不为人知。美国保卫民主基金会(FDD)的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对此深为遗憾。这位中国问题专家认为阿不都热依木是重要的死囚器官贸易见证人。“任何来自中共安全机器的直接证据,都非常重要,特别是它来自危机重重的地区,如新疆。更何况,它是关于这样一个敏感的盗取器官的问题。”这位美国研究人员对《时代报》表示。

他认为阿不都热依木可信,一名来自乌鲁木齐维吾尔族医生的证词印证了死囚器官被盗取。不过,正式的证据仍然很少。

阿不都热依木的证词是否能够公开,现在取决于意大利当局。

大赦国际曾经指责中国一年处死5000或更多的囚犯,而且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取走犯人的器官。这些器官被用来给愿出高价的外国患者进行器官移植。

英国《观察家报》说,英国医院的病人,已经在大陆接受肝脏移植。报导说,大陆囚犯被处决后,立即被医生摘除器官,移植给需要的病人。

据澳洲昆士兰《快递邮报》报导,目前已有多达7个澳洲人从中国被处死的囚犯身上获得了肾脏移植。澳洲维省莫纳甚医疗中心的梅恩(Ian Main)医生表示,在中国做肾脏移植,他们付出的价钱为1万5千至5万澳元不等。一些移植患者手术后受到感染,到目前做过此类器官移植的患者已有5人死亡。

据悉,多数中国死囚的器官都是在军方医院被取出,器官被取出后,犯人在麻醉状态下死亡,而不是被枪决。摘除死刑犯器官牵涉道德跟人权问题,外界谴责做器官移植的医生怎么能参与这种非法器官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