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就会审判这些柳叶刀杀手了

王华


活摘器官演示

【大纪元12月19日讯】今天在网上看到两则信息,感受非常强烈。一则是12月17日,阿根廷联邦法院下令逮捕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前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因法庭裁定两人犯下迫害法轮功的“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这是全球首例对中共迫害凶手的刑事诉讼结果,民众普遍反映大快人心。

Lamadrid法官是在历经四年调查取证后,根据普遍管辖原则作出逮捕江罗受审裁决的。长达200页的法律文书总结说:“……(江罗)在实施群体灭绝中采用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对人的生命和人类尊严是极大的蔑视。”

这让我想到第二则新闻。自从辽宁一位警察曝光他亲眼所见中共军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不少人对是否打麻药存有疑问。由于注射麻药需要高技巧,大陆手术病人给医生送红包时,必不可少的是给麻醉师送厚礼,否则麻醉效果就会很差,于是我当时猜测可能是麻醉药没起作用。但今天一位大陆医生的解释,更让我认识到,只有人们想不到的邪恶、没有中共做不出来的坏事。

“据我所知,活摘死刑犯的器官肯定是不打麻药的,但要先打一针肝素,防止血液凝结。……医生们轮番上阵,各取所需,比屠夫麻利的多,20分钟足够了,不但摘光所有的器官,连皮肤都取完了。都是多剪掉很多血管,回去再根据受体情况修剪,根本不会伤到器官。为什么女的肾比男的肾好,更抢手?因为女的肾血管长。另外,打麻药还会影响器官的质量。文革中活摘钟海源等女士器官的整个过程被出书,是不打麻药的,就是按住了活摘。中共为的是钱,移植的器官存活率不高,可以再移植,挣钱更多。”

其实是否打麻药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难道打了麻药活摘人的器官就是合法的吗?我们必须关注的是,有人在偷盗我们同胞的器官。还有朋友告诉我,上次苏家屯活摘器官曝光时证人安妮说,她听说那些负责焚尸的农民工说,烧人时非常恐怖,有人“爬大烟囱”,那就是活人被摘取器官后直接火化,结果那些气息尚存的人被烈焰焚烧时,会本能的向有空气的地方爬,会本能的呼喊。

面对这些血淋淋的描述,一种透彻心肺的恐惧和厌恶之情油然而生。黑猩猩看到同伴死了,还会肩并肩静静的目送同伴离去,而如今面对这样的惊天暴行,人类的语言已经苍白无力,这种罄竹难书的罪恶,是对人类最无耻最邪恶的亵渎。假如我们依然沉默,那就是人类历史上永远无法抹去的最黑暗的记录。

欣慰的是,如今海外三十多个法庭都在审理中共邪恶集团的罪行,不但阿根廷法院裁定了江罗的罪行,西班牙法庭也将很快对中共五名高官发出逮捕令,相信大陆审判这些邪恶之人的日子也会很快到来的,毕竟人间不是魔鬼逞凶的乐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12/19/n2759895.ht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