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卖”尸肾” 挑供体跟买菜一样

赵亢 新京报 2009年09月04日

20090904022932553
9月2日夜,一名曾经等待卖肾的男子蹲在派出所内

核心提示

8月31清晨,3名男子”临阵脱逃”,逃出了卖肾者集中的地方。他们被中介以”介绍出国务工”为名,骗至青岛,后遭洗脑等待卖肾。9月2日夜,青岛警方控制了等待卖肾者13人。目前案件在进一步侦破中。

这是我国器官移植”供体”与”受体”的比例。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日前受访时表示,目前只有约1%的人能实现移植的愿望。

供体少,患者多。巨大的需求市场催生卖肾”黑市”,并形成了一个由供体、中介、患者等密切参与的利益链条。

很多天后,回忆起当初要”出国务工”的激动,黑子依然记得很清晰。

黑子本以为那次能出国,能赚大钱的,他把小女儿放在农村让父母带,自己在外务工。他一直梦想能尽快赚到一笔钱,然后回家开个小店。但始终没有快速赚钱的机会。没到青岛之前,他在上海、南京等地,从事废旧电器拆解和搬运工作。
受经济危机影响,黑子的收入仅能糊口。

今年六七月间的一天,一个叫”心诚”的网友,在QQ上加了他。
“心诚”说:”你想不想少奋斗几年?

如果想,就到青岛来,这边有人能介绍到南非打工,一年收入十多万。”
十多万,黑子从未想过一年能赚这么多钱。

他进一步打听,被告知,只要未满30岁,O型或A型血,身高168厘米以上,体重不超58公斤的健康男性均可。 “不用缴任何费用。如果到青岛了解后不满意,可以直接回家,车费还是青岛这边出”心诚”说。

以出国务工之名

三人先后被招至此地,他们都经同一个中间人,都是以出国务工的名义

7月26日下午2点,黑子到达青岛。

经中间人王亚才(音)电话指路,黑子到了四方区重庆路第二小学对面的一栋楼下。一个叫老谢的男子,带着黑子上了807室。这是一栋8层的临街楼。房子很旧,没窗帘。从楼下仰望,能看到一张高低铁床紧挨着窗户。

楼下守门的阿姨说,很少看到顶楼的人下来,不知他们做什么的。
被带进807室后,老汪详细登记了黑子的身份证。黑子后来发现,凡是被带来807室的,都被登记了住址等情况。到的第二天,阿凡也踏上了自济南开往青岛的客车。

又过4天后,也就是8月1日,青岛本地人小山,也被王亚才带进了807室。
阿凡是三个月前上网搜到一个免费介绍出国务工的帖子,他和中间人”心诚”联系了。此前,他开小餐馆亏了本,想赚笔钱再谋新路。

小山还是单身青年,他初中没读完就开始外出打工。他的中间人也是”心诚”。
出国干三年,赚个二三十万再回来,做事就容易多了。

从记者后来调查的情况看,在青岛重庆南路这栋旧楼里,以免费介绍出国务工名义被招来的年轻人,远不止黑子、阿凡和小山。

洗脑与控制

一个肾4万元,黑子觉得是天文数字,如果不危害健康,他想卖一个

住进807室后,一个叫老汪的男人跟黑子说,去南非是万里之外,一旦出去,至少三年内不会回来,而且语言不通,也有风险。然后又说,有同样赚钱的路径,而且赚得更快,便是卖肾。

“老汪说,正常人卖掉一个肾对身体并没有害,所以我们就相信了。”黑子说。
“一个肾卖4万。”初中学历的黑子,听老汪说,卖肾不可怕,不影响身体,有些人卖肾后性功能可能会更好。

“卖一个肾,少奋斗几年。”—阿凡、小山到后,也都听到了这样的话。

小山说,因读书少,他和其它先后到807室的年轻人一样,很快就相信了老汪的说法。在黑子眼中,老汪是个能说会道的瘦高个,35岁左右,山东口音。老汪给了黑子名片,”小王热线—关注健康,服务肾友”,还留有手机号。
4万元,黑子觉得像个天文数字。黑子说,以前在农村,一年种田下来也就能填饱肚子,年景不好,还会亏本。

如果卖一个肾没问题,黑子也想卖一个。

7 月26日晚,老汪对黑子说,明天就要体检了。第二天一早,老汪领着他去了一家医院。体检项目很复杂。抽血、心电图、B超、尿常规、乙肝五项以及梅毒等检查。中年男子”老谢”带着他检查。一天下来,黑子累得筋疲力尽,晕乎乎的。黑子记得,体检三天后,老汪告诉他,体检合格,需进一步化验。老汪从黑子的身体里又抽去一管血,说是做DNA鉴定。又过了三天,老汪对黑子说,你的身体各项指标过了关,就等患者来了。

阿凡、小山,也经历了体检。

小山说,体检后,他们身上的钱也被王亚才先后借了去,说是买菜。黑子等人的手机,被王亚才借去打电话。长途加漫游,他们的手机很快停机了。如此,黑子他们既没钱,又不能与外界联系了。

挑供体跟买菜一样

黑子回忆,患者、家属对谁印象好,就把人拉一边聊几句。他被一名贾姓患者挑中了

体检合格后,接下来就等待配对。

黑子他们很快熟知”供体”、”受体”这样的名词。
在阿凡、小山、黑子三人中,黑子是第一个被转到前桃林的”合格供体”。

前桃林位于青岛城阳区城阳镇,是位于城郊的平房小区。

黑子说,他被带到前桃林20号院时,里面已住了五六个跟自己年纪相当的小伙子。每天,除了吃饭,就是看电视、睡觉。后来,电视机被搬走了。

8月5日,老汪来带着黑子去了济南。说那里有人想买肾。
到济南后,老汪把黑子转交给一个高个中年男人。后来黑子叫他”姐夫”,他说大家都叫他姐夫。

“姐夫”带着黑子,到山东医科大学第二医院(下称山大二院),每次都开一辆七座五菱小面包车。

据公开信息,山大二院器官移植中心成立于2003年3月,是山东省首家器官移植中心,为该院重点学科和特色专业。黑子被带到这里,跟患者见面。很多天后,黑子说,无法忘记被挑选的场景。

那是8月6日早上6点许,”姐夫”开车带着黑子和另外三个”供体”,到了山大二院住院部楼下。出来选”供体”的患者有五六个,还有他们的家属。

“他们像买菜一样,对我们上下打量一番。”黑子说,如果患者、家属对你印象好,就会把你拉到一边跟你聊几句。挑中黑子的,是一个叫贾立明(音)的患者。

贾的亲属还给黑子取了个名字,叫贾乐。他们告诉黑子,如果进一步体检合格,就去办一个假身份证,以后就用贾乐的姓名登记住院,进行移植手术。

如手术成功,患者会给”姐夫”多少钱,黑子他们一概不知。
据黑子称,现在还有一个叫杜台生的”供体”,正在济南等待移植手术。

活人卖”尸肾”

把活人当尸体卖”尸肾”,老汪告诉阿凡,这样来钱快,就是钱少1万
黑子去济南等待肾移植后,阿凡、小山等人的情况,被”姐夫”发到了网上,以求买肾者。

8月26日,阿凡接到老汪的电话。

老汪问他想不想卖”尸肾”。老汪说,卖”尸肾”价格要低一万,一个3万元,”不过,这来钱快。如果你等着钱用,可以试试。”老汪说现在有个患者非常着急,如果愿意,马上飞过去,可以做。阿凡很吃惊,他不知道什么叫尸肾。问老谢后,阿凡得知,就是把活人当做尸体来卖肾。

至于具体操作流程,和活体移植差不多,但对”尸体”的检查少些。待配对成功后,以假名直接推进手术室。手术后,老谢会托人给开一个死亡证明。这样就完成了”尸肾”摘取手术。其实,就是一种变通形式。

阿凡的父母都是农民。家里还有一个小妹。老谢对他说,如果想早点拿钱,就可以卖”尸肾”。当时老汪让他在五分钟内回答他。听说少一万,又要以”尸体”出现,阿凡不打算卖。阿凡回电过去,还没说话,老汪问他有没有身份证。得知他身份证丢失了,就挂掉了电话。后来阿凡得知,一个叫林涛的辽宁籍男子被带去了。至于患者是哪里的,阿凡没有问到。

“卖一个肾,等于丢半条命”

也有被洗脑后甘愿卖肾者。他们甚至对自己说,卖一个肾等于救一个人,其实也很高尚

黑子到济南后,”配对成功”,意味着卖肾就要开始了。

到山大二院后,黑子作为供体,开始和受者贾立明进一步接触。为了保证手术成功,也就是检测活体移植手术的排异性,8月7日,黑子又被安排做了全面体检。

检查结果让黑子颇感意外。医生说,他右肾中度受损,不适合马上做移植手术。即使要做,也要等养好再定。

“姐夫”决定让黑子回青岛养着。

得知这一消息,贾立明拍着黑子的肩膀说:”兄弟,感谢你帮助我,但我要告诉你,依据你的情况现在如果卖了一个肾,等于丢了半条命。”

黑子一惊。

他一打听才知道,说切一个肾对身体没影响是假的,而性功能也直接取决于肾。

这让黑子吃惊不小。

“我上有老,下有小,右肾中度受损,卖了左边的好肾,我岂不是完了。”从济南回青岛前桃林后,黑子下决心不卖肾了。他想离开。

黑子到前桃林后,把卖肾的危害告诉了阿凡和小山。他们听说后,也立即决定放弃卖肾,打算回家。

年龄最小的小山说,我还没结婚呢,他慨叹之前愚昧无知。

不过,也有人甘愿卖肾。据黑子、阿凡、小山讲,在前桃林的日子里,其它人都已做好了卖肾赚4万元的打算。

甚至还有人说,卖一个肾,还能救一个人,其实也很高尚。

逃走与被恐吓

黑子他们逃走后,老汪发来的信息说,我这里出任何问题,你们三人和家属都有麻烦。他们没有钱,手机停机,身份证也不知所踪了,而院子每天锁着大门。这时三人才醒悟,王亚才之所以频频借钱”买菜”,实际上就是控制他们,”身上没钱了,自然没办法出去。”

阿凡说,他们担心,逃出去后可能很快被老汪等人抓回。

前桃林20号2院是一个临街小院,只南边一个出入的大门。黑子他们吃住在院子里,由老汪信得过的”供体”出去买菜,大家轮流做饭。黑子发现,每天买菜的出门后,都会锁上大门暗锁,然后锁上挂锁。如此,想逃跑只能翻墙,但院墙有两米多高,而且翻墙会引起其它卖肾者的怀疑。

8月31日清早,已经留意大门多天的黑子,发现未锁挂锁。他立即叫上阿凡、小山。出了门,他们一路小跑。他们说,出来后,他们打110报警了,也向市长热线打了电话,均未有结果。

到出小区外的公路后,他们拦了去青岛市区的公汽。

小山此前带的钱最多,逃跑那天还剩80元。到青岛后,小山花50元买了张手机卡,还给老汪打了个电话。

小山说,他想找老汪要点路费回家。老汪说,小山是在敲诈他。

老汪给小山发的短信说,告诉你,少跟我玩这些,既然我知道你是谁,我就不怕你,告诉黑子、阿凡,只要我这里出了任何问题,你们三个人和家属都有麻烦,想玩我你还嫩。

老汪还发来一条,”别最后一分钱弄不到,自己玩死了,别忘了你们的家庭住址身份证号,包括银行账号都在我这里,哈哈。”

逃出后第一个晚上,黑子等三人在青岛一个桥洞过了夜。

9月1日6时,他们开始往胶州走。一路上,黑子带着阿凡、小山捡饮料瓶,准备换钱买馒头吃。

到1日下午2时,他们捡到100多个饮料瓶卖了8元,每人吃了1元钱4个的馒头。

离开青岛后,他们开始向媒体投诉。黑子说,他们找到一个网吧上网,发帖讲述他们的遭遇。

小山说,老汪曾警告,他在整个山东都有关系,跑到任何一个地方都会被逮住。
为了不被抓到,他们步行到胶州,等待被救助。

几乎同一时刻,另一路警察从重庆南路26号住宅楼807室,带出六名男子。
这些等待卖肾者,又称为肾友。参与行动的青岛海伦路派出所副所长刘世卿说,这十几名男子来自全国各地,他们都是被洗了脑的卖肾者,几乎都甘愿卖肾。他们又被称为”肾友”。

之所以警方有这次行动,是因小山、阿凡他们的举报。9月1日见到记者后,次日,小山等三人向当地警方报警。

本文网址: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309084.html

中共向世界掩盖活摘器官真相

文/孙思贤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四日】中共八月底通过英文版《中国日报》向全世界用英文发布消息,承认摘取死刑犯器官,并承认中国大陆所有器官移植中,超过65%的器官来自死刑犯。此消息发出后,在西方社会引起广泛关注,数百家媒体就此消息发出新闻稿,其中相当一部份是所在国的主流媒体。

承认摘取死刑犯器官是障眼法

中共从建政以来,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已经成为其卫生体系的一部份,中共历来极力否认和抵赖从死刑犯身上活摘器官,因为这种做法丧尽天良、残忍而野蛮,是对人基本权利的公然挑衅,为世界所不容。

中共官员历来的公开讲话中,否认摘取死刑犯器官是一贯的。如二零零六年三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声称,“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蓄意捏造,欺骗舆论。”二零零六年四月十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否认海外传媒报道大陆随意摘取死刑犯器官进行移植的说法。他称,大陆移植的器官来源,主要来源于公民在去世时候的自愿捐赠。十月十日,秦刚回应BBC记者傅东飞的报导(报导中提及探访的医院医生说“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时称,“境外一些媒体报道中国的器官移植时编造‘假新闻’,‘攻击中国的司法制度’。”

本次中共旗下的媒体对内对外采取了两手政策,对外主动承认,对内封锁消息,把重点放在所谓的“建立人体器官捐献体系,缓解器官移植发展瓶颈”,不谈死刑犯问题。其目的是麻痹国际社会,转移中国民众对器官问题的注意力。

承认摘取死刑犯器官的确会让国际社会谴责中共的非人道做法,但这种舆论压力早已形成,放出这种信息只是承认了国际社会一直的指控,对中共没有形成更大的压力。如同一个惯犯突然认罪,人们都会松了一口气,却不会想到他还有更大的罪行没有坦白,妄图蒙混过关。

本次消息发出后,某些西方媒体反而赞赏中共建立捐献体系是走向人道的表现,正中了这个假新闻的圈套。

根本目的是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国际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上的文章提供的官方数字显示,迫害法轮功开始前的97、98年,中国没有成功的肝移植案例,从1999 年迫害法轮功开始,中国肝移植例数逐年增加,到2005年达到高潮,2006年活摘器官案曝光后,肝移植数量急剧下降,2007年的数量只是2005年的一半。

在目前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数量减少,国际社会开始调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形势下,中共无法维持向海外出售器官的数量。器官移植数量即将出现快速滑坡。这种开始于迫害法轮功的器官移植暴增和随着迫害失败的骤减,本身就说明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实性,中共无法给出器官移植来源的合理解释。对于向海外出售器官的数量骤减,国际上的医疗、媒体、情报界都将很快发现这个趋势,为了掩盖其罪行,中共才在精心的权衡利弊下,事先抛出摘取死刑犯器官这个消息,以掩盖器官的真正来源。

曝光活摘器官事件对中共产生巨大压力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案曝光后,经过全世界正义人士的努力,更多的证据和真相大白于天下,联合国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要求中共立即组成独立调查团,对法轮功学员受到酷刑虐待甚至被活摘器官的指控进行调查,并要求对参与迫害的责任人绳之以法。

中共运用国家资源,不但在中国民众中散布谎言,以缺乏证据为由说活摘器官不存在。在国际上用大笔金钱和商业利益为诱饵,阻止媒体报导活摘器官事件。最近的这起主动承认摘取死刑犯器官事件,就是为了主动转移国际媒体注意力,把问题转移,而不惜推翻自己多年而来制造的谎言。这是中共面临即将来临的压力前自保的手段。

这个举动也从另一个方面提醒人们关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的紧迫性,中共否认了几十年的事情一直都存在,而中共现在还在极力否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本身不就暗示着一个更大的黑幕吗?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惨烈程度,超过纳粹的集中营,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邪恶,一旦被世界所真正了解,有良知的人们就会反对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对中共政权将出现前所未有的抵制,中共政权将没有任何存在的合法理由。这就是曝光活摘器官事件对中共产生巨大压力的根本原因。

成文:2009年09月03日 发稿:2009年09月04日 更新:2009年09月03日 23:43:59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9 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