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家屯黑幕曝光 记者采访大陆医务部门

2006年3月14日 星期二
【人民报消息】位于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俗称沈阳医大)近日证实,在该医院换肾需7~8万(人民币),境外华侨需10万(人民币),但最近颁布新规定,换器官需领导批示。现居悉尼的原中国医大第一附属医院外科医生袁宏证实,该医院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起开展肾脏移植手术,肾来源于死刑犯,行刑时该院医务人员换上军人迷彩服混入执行枪决人的队伍中,以便快速取肾。

沈阳市医大转器官移植科:你不要管器官哪里来的

大纪元记者姜水云、曾妮报导,令人震惊的沈阳苏家屯集中营秘密关押法轮功学员,并摘取他们脏器的消息曝光后,大纪元记者于近日打电话至位于沈阳市的医大医院转器官移植科询问器官移植之事,接线的小姐回答,一般换肾5~6万。当被问知肾的来源时,她说:“你不要管哪儿来的,医生会负责的。”

医大第一临床实验学院则表示:一般换肾需 7~8万,如果是境外华侨需10万(人民币),但最近颁了一个新规定,换器官许可需由领导批示。当被问及器官是否来源于罪犯时,接线的女士很小声的说:“嗯!”

医大第一临床实验单位:海外负面报导影响对外国人的开放

当记者找到医大第一临床实验单位的吴主任询问器官移植事宜时,他表示先要做共体比对再决定,不过目前对外国人是不开放的,外国籍的华侨也要考虑。

“原因很复杂很难说清,不好说,简单的说吧,最近海外有一些负面报导,有些人做了挺好,有些人却出问题了。”

当被问及是否是器官来源因注射药物而出了问题时,吴主任说,“不会的,是采用另一种方式, 你如果想来做,你就来,我们会为你安排的。价钱和国内一样,7~8万人民币。”不过,吴主任拒绝透露器官来源。

奇怪的是,院方特别提到:“如果是境外华侨,来这儿做,我们得先给你改个名。”记者问为什么?院方:“程序上的要求。”

苏家屯区卫生局办公室:一听“器官移植”即挂机

记者打电话到沈阳苏家屯区卫生局办公室(24-89813354)询问时,对方一听“器官移植”马上挂断电话,再拨打时拒绝接听。

新城子区区医院(24-89865267)则表示:器官移植区医院是做不了的,你得找市医院医大。

原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外科医生:人人均知肾来源于死刑犯

2006-3-14-jlbx01s
袁宏在悉尼中领馆前抗议苏家屯集中营集会上发言(大纪元)

曾在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工作过十年的袁宏1997年移居澳大利亚。他在3月14日于悉尼中领馆前举行的抗议集会上表示,“我们医院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展肾脏移植手术,所用肾脏都是从死刑犯身上取得。”

“枪毙犯人那天,医院会派出一个小组奔赴刑场,这个小组由三方面的人员组成,包括外科医生、麻醉师和手术室护士。他们会身穿军人的迷彩服,以便混在执行枪决人的队伍中,不被发现。所以当我们看见有同事穿迷彩服在医院里走动时,就知道今天有肾脏移植手术。”

袁宏还说,开枪后,医生和护士会迅速的把犯人拖进准备好的车中,麻醉师会立即给犯人插进一根气管插管,然后进行人工呼吸,以延长脏器存活时间。犯人此时很可能还没有死掉,否则插管、人工呼吸就失去了意义。

医生从犯人身上摘取肾脏后,会立即通知医院,医院负责手术的医生即开始切除病人有病的肾脏,待犯人的肾脏送到后,即开始移植。

袁宏还表示,据他所知,在中国,为做脏器移植手术从死刑犯身上摘取的器官有心脏、肺脏、肝脏、眼角膜等。

袁宏说,在他工作过的医院,人人均知肾脏移植手术中的肾来源于死刑犯,但人们对这类事情很麻木,没人认为这是侵犯人权,更没人觉得这是犯罪。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