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哈根斯(未成年人请在成人陪同下查看)

2006年3月17日 星期五
青晴


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公司的人体解剖车间。(AP)

【人民报消息】据世界各大媒体报道,中共独裁血腥统治下的死囚,包括无辜的良心犯、政治犯、法轮功学员的尸体被做成人体标本,在世界巡回展出。

昨天,一位朋友说,「我记的是一些德国人的尸体的相貌是完整的,就是说能够看出原来的相貌,但好像只有中国人的尸体是被扒了皮。」

为何“不要拍他的面部”

《了望东方》2003年11月24日报导中有一段很引人注目,「“不要拍他的面部。”一位女技术人员的手术刀停下来,把被解剖者的头部转向另一边,同时对举起照相机的记者说:暴露解剖前的遗体面部信息,公司是不允许的。」报导说,这不是医学院校的解剖教研室,而是冯·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公司的人体解剖车间。

美联社记者2004年2月5日在大连报道说,根据英国“每日电讯”报纸(The Daily Telegraph), 德国海德堡已经起诉哈根斯,并开始调查哈根斯使用的中国尸体标本是否属于被关押在中国监狱的犯人。报导文质彬彬的说,如果这些死者在活着的时候没有允许自己的尸体被解剖,那么哈根斯将构成人权犯罪。


原中共军医王国齐。(AP)

德国《明镜周刊》报导说,哈根斯有三家尸体工厂,最大的一家在大连,雇佣了170名中国人,该工厂附近有三所劳改营。英国《卫报》说,这些劳改营里面关押了很多良心犯和法轮功学员。

哈根斯规定工作人员不许「暴露解剖前的遗体面部信息」,不许记者拍照,这完全暴露了中共害怕有人知道死者的真实身份,这充份说明哈根斯知道死者是被非法秘密残害死的,中共要销毁证据,正因为此,中国死尸资源才丰富,才源源不断,才吸引哈根斯在迫害法轮功学员厉害的地方设厂,他确实赚取了血腥的巨额外汇。

2001年6月,原中共军医王国齐在美国国会听政会上说,在他的工作中,曾经取过100多个中国死囚的器官,都没有得到死者本人的同意。有一次是在犯人的心跳还没有停止的情况下在活人身上取皮(肤)移植的。

美联社报导说,大连的出租司机李任真说,“我不知道他们(尸体工厂)在干什么。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人死了也不能对人家干这种事(肢解做成标本拿出去给人看),死人也得尊重人家啊!”

中国人的传统是死了也要给人留个完尸。谁的家属愿意看到自己的亲人内脏器官被淘空,死无完尸,做成标本送到国外给中共赚钱外汇啊?

人体标本展览正在进行


你不知他是否是自己失踪的亲人!(rmb file)

据哈根斯介绍,目前,哈根斯大连公司的年利润已占总公司利润的70%-80%。所有人体标本都用于商业性展出,而不作为教学用品向医学院校提供。公司已经形成了一个尸体收购、加工、运输和展览的全球化网络。

原公司总经理隋鸿锦说,哈根斯目前还没有在中国办展览的打算,他只是把中国当成标本生产基地,因为中国的人力及「原材料」成本都低得多,人体标本的进出口在中国还是一个法律空白。其实根本问题还是中共怕这些被残害的人体被他们亲人认出来。

2003年在韩国汉城、釜山结束的“人体世界展”有300万人次参观,韩国展中人体标本的定型工作全部是在大连完成的,该展览中所有的人体标本于 2003年11月运至新加坡,并于11月底在狮城再次展出。哈根斯说,“大连公司当时正在做的人体标本都是为美洲展览准备的,美洲展70%的标本解剖及制作都在中国大连完成。”

目前,臭名昭著的“哈根斯人体标本” (Von Hagens’ Body Worlds Exhibit) 正在美国费城展出,将在休斯顿展出。全世界已有1400万人次看过“哈根斯人体标本展览”,此展览已经为哈根斯赚到九亿美元。

哈根斯与他的纳粹党卫军父亲


魔鬼哈根斯的父亲是纳粹党卫军。(rmb file)

1942年出生于东德的冯.哈根斯在东德生活过20多年,在东欧巨变前逃到西德。曾有波兰和德国媒体报道说,哈根斯现年88岁的父亲利布兴是一名地道的波兰人,纳粹统治时期利布兴整理过一份60名被送往集中营的波兰人名单。目前波兰西部城市波兹南的战争罪公诉方正在调查此事。公诉方掌握的一份档案资料显示,一名名叫格哈德.利布兴的波兰人是纳粹党卫军成员,1939 年11月起在波兰西部服役。利布兴将面临参与种族大屠杀罪名的指控。

与其他孩子都不一样的是,这位纳粹党卫军的儿子哈根斯从小就喜欢和尸体打交道,1978年他在海德堡大学解剖研究所开始从事解剖研究,从那时起哈根斯就把用尸体赚钱当做自己追求的目标和毕生事业。

哈根斯公司的主要投资在中国大连和吉尔吉斯坦,大连已投入1500万美元,5年内再追加2000万美元,吉尔吉斯坦也投入了800万美元。

哈根斯毫不掩饰的说,“我喜欢中国(中共),因为我在东德出生并生活20年,我对社会主义国家有很深的感情。”

一个要杀人毁尸,一个爱用尸体赚钱,中共和哈根斯各取所需,一拍即合!

手拎自己人皮的男性标本


手拎自己人皮的男性标本(rmb file)

哈根斯说自己开办人体展是为了帮助人们更好的认识自己的身体。事实上,哈根斯的人体巡回展览每次都有人吓的当场昏倒,更多人呕吐、头昏及身体不适。尽管其恐怖展览的参观者已逾千万,但是他的做法无法得到人们的认同,反对者公开指责冯.哈根斯的人体展览是对死者的大不敬。有人公开说哈根斯是魔鬼转世。

哈根斯给记者提供的一份英文版“人体世界展”宣传画册的封面是一个手拎自己人皮的男性标本,“这是哈根斯最得意的作品,”隋鸿锦说。

这个标本比《带有刺花的灯罩》更加残酷无情,一个没有人皮的人体标本摆出一个潇洒的手拎风衣的姿势,而仔细看去,原来那是他本人的人皮!──从脚到手到头顶,一个完完整整的人皮呈现在观众的面前!

如果这是你的家人,你的父亲、丈夫、儿子、兄弟……,你会悲痛欲绝,你会找他拼命!假如这是你的好友、邻居、同事,你也不会不动容吧?

记的有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人发现家里有一窝刚生下来的小老鼠,就给扔出去了。母鼠回来发现孩子们不见了,扑上去咬住这个人的后脚跟,疼的他哇哇大叫,鲜血直流。还有一个故事,一个人捉到一条大黑鱼,把它开膛掏空了内脏,等要做菜时发现黑鱼不见了,他顺着血迹找到河边,看见这条大黑鱼竟然流着泪,身边围着几条小黑鱼,它临死时也放心不下孩子们。此情此景震撼着他的心,从此以后,这个人再也不钓鱼了。

动物尚且如此,何况人呢?

巫师手捧的肝脏被做成一个生殖器


血淋淋的“早起之鸡”,展址在红灯区。(getty)

一个残暴的人不可能不淫乱,中共的“三个代表”江泽民是个典型人物,具体事例没牙老太太都知道,这里就不重复了。

从哈根斯的人体标本中可以看出他的爱恶。2003年在德国举行的人体展览,展址位于汉堡市的红灯区内,具体地点在原来的性爱艺术博物馆。

这个汉堡展刚刚开始就被德国天主教堂戴上了“淫秽”的帽子。哈根斯在展会上最新推出的一件“展品”是一名阴茎勃起的男子,这幅作品被命名为“早起之鸟”。哈根斯对此作品的解释是:这只不过阐明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生理现象。然而,一具剥掉人皮的阴茎勃起的男子标本还是令许多观者瞠目。

“不过绝不是最前卫的作品。”隋鸿锦打开手提电脑,点出一幅人体标本图,“这是一个正在手淫的巫师造型,巫师手捧的肝脏被做成了一个生殖器。”

把「肝脏」做成「生殖器」!如果把哈根斯的人皮剥下来拎在他没有皮的人体上全世界展览,如何?如果把哈根斯的肝脏做成他的生殖器,并摆出一个手淫的造型,又如何?漠视信仰神佛者的生命,侮辱信仰神佛者的身体,这就是魔鬼的“艺术”!

罗马天主教和其他世界许多宗教团体、人权组织强烈谴责哈根斯的人体标本展览, 斥为“卑鄙、无耻、逆天叛道”。是的,哈根斯确实是逆天叛道,因为神决不允许这种不是人干的事情继续发生。更不允许哈根斯和中共配合起来残害神所喜悦的人。

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在中国继续发生了!

(人民报首发)

The New York Times : China Turns Out Mummified Bodies for Display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