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恶图片(未成年人请在成人陪同下查看)

李威


在“哈根斯人体标本展”中,最受争议的一个真人标本是一个怀孕的年轻中国妇女和她肚中的8个月孩子。(人民报档案资料)

【人民报消息】昨天,我终于找到了这张全世界都在寻找的中共罪恶图片,今天我要给中国人看,因为这和咱中国人的命运息息相关。下面请先听我说些与此有关的内容。

中共知道如何拉拢人心

古代处死如果不是砍头,而是让其上吊自尽或喝毒药,保个全尸,还要谢恩。只有极恶之人受刑才会分尸或掏其内脏,或死后鞭尸,其目地都是显示对此人的处罚之重,最后也要归葬一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直系亲人埋葬在一个地方更是非常重视,丈夫死去无论多少年,妻子去世也要埋在他身边。

这些远的不说,就是在去年,中共为了拉拢人心,把连战祖母的坟墓修的很好,请他来扫墓,虽然据说里面躺的根本就不是他祖母了,但此举证明中共知道中国人把这个看的很重。

但最近不少外国人到中国大陆做移植人体器官手术失败而死的报导引发了中国人的思考:移植医术还没有在几年之内达到全球中心的水平,但大陆几年之内成了全球“供体”的中心。中国大陆有那么多“供体”就必须得死那么多的人,而且死者本人愿意捐献器官。据知大陆除了死刑犯没有办法决定自己的命运外,极少人愿意死后捐献遗体。那么让中共医院发财的“供体”是哪里来的呢?

摘取咱中国大陆人的器官就象买棵葱那么容易


哈根斯大连“尸体工厂”制作的一具人头骨。死者生前痛苦、挣扎的面目表情。(美联社)

2006年3月5日,长春日报业集团主办的《影视图书周报》的19版「聚焦版」全版刊登一篇名为《中国成全球器官移植中心》,副标题为“数万外国人赴华移植器官,供体大多来自死刑犯”。此文属名为记者湛彦辉。

文章开头说『在2005 年寒冬的一个早晨,韩国人李成哲(化名)躺在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病床上,不断的对记者说,他在中国重新燃起了对生命的渴望 ……,2005年12月17日记者在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看到李成哲时,已经是做完肝移脏手术四天了,李成哲说自己因肝癌向韩国国立器官移植中心申请进行肝移植,但一直杳无音信,李成哲说,在韩国寻求脑死亡者的器官象摘取天上的星星一样困难……』

看了这段报导心里实在不舒服,难道摘取咱中国大陆人的器官就象买棵葱那么容易?!

器官多是20─30多岁年轻死者的

《中国成全球器官移植中心》的文章说,『一位韩国病患家属对记者说:最重要的是韩国没有中国这样丰富的肝源。在韩国患者只能接受部份肝移植,即“活体移植”,而在中国大陆可以接受“全肝移植”。且被用来移植的「器官品质极佳」。在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的四层咖啡厅,一些患者家属们经常在一起交流信息,他们打听到“捐赠人”的年龄大部份在20─30多岁之间,而这些“捐赠人”的确切身份,则大都无从知晓。』

中国大陆从哪里来这么多器官品质极佳的20─30多岁之间的年轻死者呢?按照中共的一胎政策,这个年龄段的人都是父母的独生子,他们的父母也就40多岁,50岁左右,属于中年丧子,他们会把独子的遗体交给别人去卖钱吗?

外国患者蜂拥而入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暴露的“成果”。

再往下看,那些换过中国人器官的外国患者人数令人颤栗。

『韩国的患者家属说,他们在天津等待器官移植并不是很难……,例行体检后患者等待的时间在一星期左右……』

『据不完全统计,仅近三年就有三千多名韩国人赴华移植器官,而其他国家和地区在华移植器官的人数每年也在一千人以上。』

『据以色列媒体报导,每个月都有约30名以色列人前往中国大陆接受器官移植手术。』

《朝鲜日报》报导了《大韩器官移植学会》曾对在中国大陆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进行调查。结果发现,1999年到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的患者只有2 人,2000年只有1人,2001年只有4人。2002年开始人数急剧增加,据北京一家器官移植中心的负责人说,在天津,北京,上海,杭州等大医院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仅韩国患者,每月可达70-80人,把中小医院加在一起,仅韩国患者每年可达1000人!报导说,这还不包括来自日本,印度,马来西亚,沙特阿拉伯,埃及,美国,还有加拿大等国患者的蜂拥而至。

蹊跷的充足“货源”

《大韩器官移植学会》总务理事任职于韩国首耳大学医院的河钟远郑重指出,该学会这次调查的人数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实际人数更多。如果是这样,那么也就是说有多少患者就得有多少捐献全肝全肾全心的人。这些健康的中国死者是从哪里来的?

从法律的角度来讲,这些事情调查起来应该非常容易,从法院和交通局就可以核对出来,哪些人哪年哪月判了死刑,什么时候枪毙的;车祸死亡的人都有名有姓、年龄和是否同意捐献遗体。

但奇怪的是,媒体披露患者家属说,有时甚至只等一到两天就有合适的器官,不是患者等器官,而是器官等患者!难道咱中国人因为外国人要换器官,就配合着被枪毙,就配合着撞车?!难道咱中国人哪天死是根据外国人的需要吗?!

中共整天挑动民族主义去仇视日本人、韩国人、美国人,但活生生的事实证明中共拿咱中国人的命去赚外国人的钱,又拿着这些钱去阿根廷等国趟后路买矿山,这时候「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哪里去了?!

一个靠出卖器官发大财的「医院」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

《中国成全球器官移植中心》中仅仅透露了一个靠出卖骨肉同胞器官发大财的「医院」,『位于天津市西南部津河之畔的天津市第一综合医院移植外科学部,又名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这里堪称目前世界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该中心主管护师李莲今对记者说: “医院从2002年开始收治韩国患者,大批韩国患者纷至沓来,使得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原有的医疗设施频频告急,目前医院方面已经把12层医院大楼的4─7层改为专门的移植患者病房,此外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还借用了天津经济开发区的国际心血管医院的8层,作为韩国患者的住院区,同时将临近酒店的24─25层改为等待器官移植的病房,但即便如此,床位仍然紧张,目前,该医院投资兴建的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大楼已接近完工,新楼将新增500张病床,预计2006年5月可投入使用。』

文章说,『公开的数字显示,前往该医院的国内外患者目前处于急剧增加之中,患者多来自韩国,日本,马来西亚,埃及,巴基斯坦,印度,沙特阿拉伯,阿曼和港澳台等近20个国家。在该医院四楼病区中心的咖啡厅俨然成了“国际会议俱乐部”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人在此交流看病心得……』


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长沈中阳(互联网)

『至2004年底,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累计完成肝移植1500例,肾移植近800例,同时还有角膜移植,仅2004年该中心完成了近900例肝脏和肾脏移植手术。韩国《朝鲜日报》评价说,这一数据是韩国首耳峨山医院2004年业绩的2.4倍。2005年12月30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阳接受记者专访时称,今年所做的肝移植手术已达650例。该医院移植外科学部的医生们嘴上总挂着这样一句话“这几天特忙,一天十几台手术”。』

最让人惊骇的是,文章说,『截止2005年12月16日,该中心完成肝移植手术还只有597例,而到12月30日,便增加到650例,两星期内做了53例。有患者家属透露,该移植中心一天之内最多做过24例肝脏和肾脏移植。』

两星期内做了53例,这意味着有53位中国人死亡!一天做24例全肝和肾脏移植,这意味着一天要有24位中国人死亡!哪里来的这么多「供体」?

『医院向术后出院的患者提供的器官捐赠人记录表上,捐赠人死因写的都是“急性脑损伤”。』面对记者置疑众多人为何死因完全相同,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沈中阳本人对此不置可否。

中共这招儿很灵的!


上图被虐杀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高智晟在3月17日发自北京家里的一篇文章中说:

刘新娟原本是一名普通善良的母亲。上海市政府抢劫了她的合法财产,几年来,又数次将她绑架后关押在精神病院强制“治疗”。她告诉我:“高律师,我现在每天都要被他们折磨的死去活来,我是求生不得、想死死不掉。他们每天给我打针时都要给我捆绑起来,稍有反抗,就连续用电棍电我,我每次都咬着牙去反抗!我明知他们要电我我也要反抗!我就是要向那些没有了人性的医生证明我是个人!是人我就要反抗!

高律师,我的儿子昨天在上海市人民政府门口上访时,被打,其中打他最狠的那位警察的警号是017289,孩子被打得浑身是伤,我的心好痛啊!我们和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的母亲是一样疼爱孩子的,他们在政府门口暴打孩子时,围观的市民责问警察为什么要打人时,警察竟说我的儿子是法轮功、是小偷!这和每次警察绑架我的情形是一样的。他们每次在大街上绑架我时,面对围观市民的指责,警察都会大声说:她是法轮功分子。很灵的!高律师,只要他们一说是法轮功,围观的人就不再说话!”

高智晟在文章中这样评论道:这就是我们社会的变态及程度。一个由一群对法律价值、对人类文明、对人无限尊严无任何敬畏的警察控制着的社会。一个整体上已经是无条件的屈从于这种控制的荒诞逻辑的社会。再次验证了“一个人受奴役,所有的人就都不自由”、“任何一个人的人权受到强权的侵犯,都是对每一个人的侵犯”的常识道理。对自由信仰者的残酷、暴力和血腥的打压及采取的任何手段,目前已经扩大到整体同胞的身上!

一张全世界都在寻找的中共罪恶图片

在大连有一个奇怪的“尸体工厂”,那就是占地近3万平方米的德国纳粹后裔冯.哈根斯的独家经营的公司。他第一期投资了1500万美金,建成了一栋6 层楼的行政办公楼以及一个2000平方米的人体标本制作车间,这还不包括一个1000平方米的地下原材料(遗体)保存车间以及人体标本固化车间。目前,该厂仍在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挖地基堆出的黄土足有两层楼高。

这个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加工厂,利用从中国胎儿到各年龄段的成人遗体制作了各种奇形怪状的人塑标本,目前这些标本在全世界展览,为哈根斯赚到九亿多美金。《了望东方》 报导说,「和稍远一些地方的高新技术企业厂房上的巨幅广告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投资巨大、实力雄厚的哈根斯公司甚至连一块厂牌也没有挂。」


在“哈根斯人体标本展”中,最受争议的一个真人标本是一个怀孕的年轻中国妇女和她肚中的8个月孩子。(人民报档案资料)

在“哈根斯人体标本展”中,最受争议的是一个怀孕的年轻中国妇女和她肚中的8个月大的胎儿的真人标本,这张图片最难寻。按照中国法律,怀孕的妇女不能处极刑,而且即使是车祸死亡,家属也绝不会允许用自己的两个亲人做人体标本。在大陆只有怀孕的法轮功女学员能够被恶警随意残害死,而无处诉冤。

2005年7月,中共卫生部副长黄洁夫在世界肝脏移植大会上首次代表中共政权表示,「目前中国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死刑犯」。

《中国成全球器官移植中心》中透露,『一直以来,大陆肝脏移植方面的临床实践和理论探讨始终没有出现在国际顶级的医学期刊上,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大陆的论文作者无法说明“供体”的来源……』

这段话证实了,中共卫生部副长黄洁夫在说谎,在掩盖着极其可怕的残害国人的罪恶!而过去我们认为的「白衣天使」已经堕落为中共血腥政权屠杀人民的帮凶!

有良知的中国人决不会看着中共如此残害我们的同胞。黑幕已经揭开一角,让我们齐心合力,再把它揭大些,直到完全揭开!
(人民报首发)

2 thoughts on “中共罪恶图片(未成年人请在成人陪同下查看)

  1. 罢工罢市罢课,采取一切有效手段,彻底消灭中共狗党,彻底消灭中共流氓伪政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