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移植界黑幕:拿正常人作实验致死

【大纪元10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文华综合报道)近日大陆媒体纷纷报道了由一例医疗诉讼案披露的移植界黑幕。上海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与江苏省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为“攀登心肺联合移植的医学高峰”,以正常人作试验品,至少导致一人死亡,一人残废。大陆网友表示,器官移植领域的学术造假以及漠视人生命的做法,让人惊骇。

“生命垂危”,可免费手术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这一诉讼案是由死者陈凤英的儿子黄凌所控告的。死时49岁的陈凤英,原是长江航运公司的职工,后来下岗。2003年3月26日,陈凤英到上海东方医院求诊。

“是院长刘中民的门诊,仅仅几分钟时间,没有看胸片,没有做心电图、超声心动图等,刘中民就诊断妈妈是肺动脉高压、先天性心脏病。这与以前其它医院所诊断的冠心病和更年期综合症大不相同。”黄凌在许多网络论坛中都粘贴了他妈妈的悲惨经历。

“刘中民还对我妈妈说,你的心肺功能衰竭已经到了终末期。目前只有换心换肺是挽救你的唯一办法,如果不换,你活不过三个月。”这些话,是后来陈凤英的第二任丈夫王翔生向黄凌转述的。当陈凤英死在手术台上时,王翔生和东方医院签署了一份协议,从此再不过问此事。

黄凌称,“妈妈之所以同意手术,是因为医院表示可以全部免费。刘中民说,只要母亲答应交给他做换心换肺的手术,她的手术费、住院费、交通费、伙食费及其他费用,一切都由院方承担。”按刘中民计算,正常的手术费用至少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随后的半年时间里,陈凤英在东方医院等待供体器官。直到2003年9月21日,刘中民称在江苏省的镇江市找到了供体,于是东方医院将陈凤英办理了“病愈出院”的证明,同时却由东方医院的医生将陈凤英护送到了镇江市人民医院。

据负责转院的医生告诉黄凌,手术几乎是百分之百的把握。“他们说了很多遍,98%的成功率。此前,还有个叫徐小平的农村妇女,曾到妈妈病房现身说法,称她就是由刘中民成功实施心肺联合移植手术的。”

然而,第二天的9月25日,黄凌突然接到镇江打来的电话,儅黄凌赶到医院停尸房时,见到母亲身上还插着氧气管,肚子被划开了,没有缝合,全身上下都是血。尽管三年过去了,黄凌仍然会经常梦见母亲血淋淋的身体。医院称陈凤英死于器官移植中的急性排斥反应,手术还没做完,人就死在手术台上了。

状告医院拿健康人当试验品

随后三年里,黄凌父子一直在追查陈凤英的死亡真相。2005年9月5日,黄凌向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递交了一纸诉状,将上海市东方医院(被告一 )和镇江第一人民医院(被告二)推向被告席,指控被告在根本没有掌握心肺移植技术的前提下,将不需要做移植手术的陈凤英,以免费手术的方式骗到手术台,实质是拿正常人当试验品练手艺,以换得虚名。

黄凌在诉状中提出了几大疑点:陈凤英是否需要做心肺移植?移植手术前是否做匹配试验?两家医院是否有做该手术的资格?刘中民是否成功做过该类手术?

起诉书中称,如果陈凤英真如东方医院院长刘中民诊断的先天性心脏病,她怎么可能生下8斤重的健康黄凌呢?她怎么可能在船上工作几十年,并多次义务献血,还一口气爬上八达岭呢?即使在东方医院住院期间,她有时回家办事,也能一口气爬到六楼,哪点像先天性心脏病的后期病人呢?

再说,2003年3月,刘中民称陈凤英不做心肺移植就活不过三个月,可真正实施移植手术的时间却是2003年9月,她没做移植手术,不是还活了六个月吗?

黄凌曾就刘中民提出的诊断病因和必须做心肺联合移植手术的结论,向法庭申请司法鉴定,而两被告医院以“过了时效”为由,坚决反对做鉴定。

黄凌还要求医院提供细胞配对试验结果及抗排异药的运用情况,也遭到医院拒绝。这么大的移植手术,若没有匹配试验合格的结果,贸然动手术,那不等于在杀人吗?于是,在医疗事故民事诉讼的同时,黄凌还以刑事诉讼的方式,将两被告告上了刑事法庭。

另据调查,上海东方医院只被卫生部评定为二级甲等综合性医院,没有资格开展器官移植。同时按卫生部规定,此类超大型手术必须先经过省市卫生主管部门审批并同意后才能实施,而两家医院在没有批文的情况下,暗地里私自进行了手术。

在陆家嘴法庭第一次开庭审理陈凤英手术死亡案件后,东方医院曾让法官捎话给黄凌父子,愿意出8万元了结,被黄凌父子回绝,因为他们要的只是真相,以及如何阻止黑心医生继续危害他人。

2006年2月24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据黄凌的律师称,“这是一份模糊的判决,既判了黄凌赢了官司,但却不支持其诉讼请求,被告只是承担一个举证不能的责任。”目前案件还在继续审理中。

上海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院长刘中民
上海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院长刘中民

欺世盗名的学术诈骗

2003 年8月起,在上海乃至全国的许多主流媒体上,多次报道了这样一则新闻:“上海第一例心肺联合移植手术于2003年7月24日在上海市东方医院施行”,报道称,来自江苏镇江的33岁的女病人徐某,自幼患有先天性心脏病,7年前开始出现胸闷气急丧失劳动力,近一年来不能平卧,全身浮肿,口唇紫绀。在上海市东方医院著名刘中民教授主刀下,成功实施了心肺联合移植手术,手术非常成功。为此,刘中民等五人撰写的《同种异体心肺联合移植1例》,发表在权威杂志《中华胸心血管外科杂志》2004年4月第20卷第2期第87、88页上。

于此同时,在江苏省的各大媒体上报道了同一时间发生的类似新闻:2003年7月24日,江苏省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由该院胸外科主任陈锁成主刀,成功完成了江苏省首例心肺联合移植手术,而描写该女病人的各种情况与上海媒体报道的基本一致。陈锁成等十人写的《心肺联合移植术一例及围术期处理》一文,也刊登在2004年3月10日的《江苏医药》第30卷第3期上。

难道在2003年7月24日同一天,东方医院和镇江医院同时进行了不同的两列心肺联合移植,并同时攀上了世界医学高峰?

然而据调查,2003年7月24日那天,东方医院的手术记载中查不到该院有心肺联合移植手术的记录,那天真正在江苏省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手术室主刀做心肺移植的,是来自德国的华裔专家翁渝国,陈锁成在手术中担任助手,而刘中民只是在一旁观摩学习,被做手术的女子叫徐尚明。

事后,刘中民曾于2005年7月亲自出面,向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提出以二万元租借徐尚明24小时的代价,把徐尚明全家请到上海市东方医院。刘中民用东方医院的财务支出,雇佣并操纵了新闻媒体全方位的报道了昔日患者“徐平”欢乘磁浮列车、在心脏病房与她的主刀医生:刘中民院长共同庆祝“心肺移植术后存活两年的“生日”,并分吃了“生日蛋糕”。这些做秀文章和电视新闻,欺骗了不少病人接受刘中民那无资质的换心换肺试验手术,陈凤英只是受害者中的一个。

然而刘中民却凭着这个假成果,获得当年的“上海市临床医疗成果三等奖”、“上海市浦东新区科技功臣”、“上海市十佳医生”等荣誉,并被授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的称号。镇江的陈锁成也以《江苏医药》上发表的假论文骗取了 2004年镇江市科技进步二等奖等荣誉。

“医托”的悲惨生活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被德国人实施心肺移植的女病人,真名叫徐尚明,却被刘中民、陈锁成不时称为:徐小平,徐平、王女士以混淆视听。徐尚明是江苏淮安农村妇女,后到镇江打工,当时33岁,育有3个孩子。她根本不是先天性心脏病患者,(否则怎么可能有3个健康的孩子?),尽管徐尚明只有150厘米高,但身体十分健康,在镇江打工,她每天黎明前就起床生炉火、和面粉、做大饼油条,白天一个人还要把两百多斤重的猪用自行车拖到集市上去摆摊卖肉,光她手上那把卖肉刀就重达7斤。

2003年她只是由于腹泻、发烧伴有胸闷才到镇江医院去看病的,在那里突然被诊断为心肺疾病而住院,然后被宣判必须接受换心换肺手术。

据悉,手术前,镇江市京口区公正处为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和徐尚明做了公证书,称:医院方面主动提出为徐尚明免费做心肺联合移植手术;如果她和家属同意接受手术,那么她还将得到医院给的每月2000元生活费;医院帮助她开一小店做生意;医院给她院旁闹市中心的住房二间包括所有的设施和家电;医院落实她三个小孩从苏北农村到镇江市区学校上学并承担全部的学费一直到上大学;医院在她每次无条件的参加宣传和学术活动后都将“补贴”她1000元到2000元;医院给她丈夫安排工作并免费提供交通工具等等。

事后,镇江医院在履行承诺时大打折扣,甚至还自作主张将徐尚明改名为“徐小平”,然而每次徐小平的现身说法,随时充当“医托”和“活广告”,都得到了数千元的报酬,最后以致陈凤英等人才在徐小平的鼓励下,接受了免费心肺手术。

手术后徐尚明身体十分虚弱,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据徐尚明称,当刘中民、陈锁成等因这个假手术而获取巨大名利之后,对曾经以生命为他们做出特殊贡献的她说:“你以前对我们来讲象大熊猫是国宝,但现在你对我已经失去作用了”,甚至陈锁成还对手术后很虚弱的徐尚明采取拖拉、捆绑、打骂等侵犯人权的行为。

目前,徐尚明由于手术后身体极其虚弱及文化和经济上的诸多原因,至今未能将两位学术骗子告上法庭,但她正在积极寻求法律援助和社会舆论上的支持。

移植界黑幕重重

自从黄凌在许多网络论坛中发表他妈妈的悲惨经历后,许多网友纷纷谴责披着“白衣天使”外衣的恶魔医生的草菅人命。为了虚假的荣誉,为了由此荣誉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刘中民这样的医生,竟然拿正常人当小白鼠一样的来练手艺,而这个制度却从不同方面给其罪恶的实施提供着方便。目前状告刘中民等的案子不能顺利进行,各地非法器官移植手术仍在背地里疯狂进行,而海外媒体指控的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谴责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不少网友称:是该彻底清查移植界的重重黑幕了。

10/23/2006 2:42:14 A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6/10/23/n1495281.ht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