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死刑犯人家族证言∶ 没有经过家族同意,擅自摘出内脏器官

【大纪元5月19日讯】据共同通讯社5月17日消息报道,2000年9月中国山西省太原市由于杀人罪处刑了2个男性死刑罪犯,当时两人的年龄都是25 岁, 处刑之后医院得到法院的许可,却没有征得家人的任何同意,也没有事先通知家人的情况下,摘除了死刑罪犯的肾脏与眼球,供移植医疗使用。

该医院的担当者对海外的电话取材中表示“在这个医院没做移植手术”,然后拒绝做任何回答。中国政府明确表明很多移植内脏器官来自“死刑罪犯的提供”(卫生部高官),而且出自于“本人的意愿和家族的同意为前提”(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法院没有通知死刑犯的母亲(58)哪一天执行死刑,也没有通知要摘除她儿子的内脏器官,该母亲通过法院的熟人的协力下,独自进行了调查。

5/19/2006 10:04:08 AM

妇産科医生:我们不知整死多少孩子

【大纪元4月27日讯】4月26日,一位大陆妇産科医生投书明慧网,讲述了她作为救死扶伤的医生,如何不得不遵照中共政策要求,把産妇生下的活孩子弄死的惨痛经历,这样悲剧留给她心灵的伤痛跃然纸上。她自身的经历,使她完全相信苏家屯发生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中共是绝对干得出来的。下面是文章的全文。

首先我告诉大家我是一名多年的妇産科医生,我有幸看到了不少法轮功真相资料。在与周围人闲谈时经常谈到这个话题,大都说法轮功很好,不错,某某炼功后身体好了;某某炼功后人格人性变好了等等。当谈到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时,有的人恨的大骂世道,也有相当一部份善良的、受中共邪党蒙骗的人们认为这种太没有人味的事不可能发生,不可能是真的。再说医生是治病救人的,不可能作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她们还问我:“你当了一辈子医生,你说这个事可能吗?是真的吗?”这一问我顿时脸上发烧,有点心慌,自觉得无地自容,因为我干了无数类似这样伤天害理的事。

医生是治病救人的,这话说的很对。我们为了抢救病人有时几夜不能入睡;为了抢救一个新生儿口对口吸痰是常事;有的一抢救就是一、二个小时,直到一点希望没有了才放弃。真的这些年在我手里死而复生的病人、産妇、新生儿真不少。

自从计划生育定为国策,拿“大月份”成了计划生育的一次任务,基本足月或足月的孩子没有准生证,不准生出活的来。哪个医生接出活孩子就开除工职,是党员的双开。医生护士真的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刚刚出生无辜可爱的胖娃娃就必须把他(她)弄死。我们[原来]是想尽一切办法抢救一个生命,[现在]一下子让我们想尽一切办法把好好的孩子治死,这样的现实怎么能让我们接受的了呢?我们科开了好几天会,最后还说这是国策,是政治任务理解不理解、接受不接受必须照办,必须执行。

在这以后我们不知治死多少孩子,真的,有的孩子九斤多重,白胖白胖的,壮的不行,治死很难:用纱布塞嘴,用纱布勒紧脖子扔进装满水的水桶里,把头按到底,一会头擡起来,撅涟撅涟的浮上来了,又按下去,不一会,又撅涟撅涟浮上来了,反复治治不死,又用注射器将酒精、空气、消毒水等等东西从囟门注到脑内。用这法、那法,有时半小时,一小时都治不死,那个惨像真没法看,医生真出冷汗,事后自己偷着痛哭,也有的作恶梦,造成神经衰弱。

当然这个过程不能让家属看见,但有的看见死的都晕倒过去,一家老少痛哭。我这个治病救人的医生,就这样把许多刚刚出生的小宝贝弄死,是恶党把我们这些白衣天使变成了杀人凶手。这仅是我的亲身经历,全国有多少无辜的小生命死于非命,只有天知道。我的罪太大了。

沈阳苏家屯集中营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盗卖后焚尸灭迹的罪恶曝光后,很多人不相信会有这么伤天害理的事发生。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这一切肯定都是真的。只有我们善良的民衆想不到的邪恶,没有邪党做不到的邪恶事。

在此呼吁善良仍存的同行们:参与了类似苏家屯事件的医生们,快快揭露邪恶吧!曝光邪恶吧!制止这种残暴的杀害吧!赎回自己的一点罪恶吧!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吧。中共已沦为全世界最大的贪污党、腐败党,天要灭恶党是天道的必然。善恶有报是天理,快快退出恶党一切组织(党、团、队)自保自救吧。

4/27/2006 8:25:43 AM

英国医学界指责中国出售死囚器官

BBC记者 麦杰夫林

transplant_main_203
中国官员否认有关出售死囚器官的指称

英国器官移植学会周三(2006年4月19日)发表声明,指责中国当局摘取死囚器官出售。

该学会发表的声明说,中国当局的这种做法是不能接受的,而且侵犯了人权。

最近,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表示,”境外媒体蓄意编造中国从执行死刑的犯人身上随意取出器官进行移植,这是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欺骗群众,是别有用心的。”

英国器官移植学会表示,不断增加的证据显示,中国有数以千计的死囚器官在没有得到本人同意的情况下被摘除用于移植手术。

该学会道德委员会主席威格莫尔教授(Stephen Wigmore)对BBC说,中国进行的器官捐献者和患者的匹配过程最快能够在一周完成,这显示死刑犯在被处决之前已经开始器官匹配工作。

但是中国卫生官员上周公开表示,当局有时使用死囚器官,都是事先都得到本人同意,即使这种情况也很少。

证据增加

不过近几年来有关中国当局摘取死囚器官出售的指称不断出现,其中包括国际人权组织。

威格莫尔教授说,”最近几个月这种证据不断增加。我们认为,这些证据是无可辩驳的。现在该是表明态度的时候了。”

各国到中国换器官的旅游团不断增加,使出售健康的器官变得越来越有利可图。他们主要来自西方国家,其中包括日本、韩国和英国。

威格莫尔教授形容这种做法在中国非常普遍,而且有不断扩大的趋势。

他说,他和他的同事都看到过英国患者考虑前往中国接受器官移植的病例。

认真考虑

他表示,病人们应该进行非常认真考虑他们是否应该这样做。

长期以来,中国对处决犯人一直采取保密的措施,外界很难了解其真相。

中国卫生部采取措施规范器官移植,禁止人体器官买卖,新规定今年7月1日起施行。

新规定指出,医疗机构临床用于移植的器官,必须经捐赠者书面同意;捐赠者有权在器官移植前拒绝捐赠器官。

卫生部并且明确提出,人体器官不得买卖。

但是批评人士说,由于出售器官可以获得丰厚利润,这种行为是否能够被制止,完全取决于新法规是否能落实。

读者投书:恶党解剖活人何止是现在

作者:话一

【大纪元5月26日讯】据一位1946年入党,曾从事医疗工作的老人讲:中共不仅仅是靠搞运动杀人,沈阳苏家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杀人的事我信。当年它们(中共)曾把抓来的日本人,打上麻药、开膛破肚,肠子堆在肚皮上,谁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一边开刀,一边向新学员讲课。有一次可能麻药量不足,刚开膛后不久,那个日本人就爬地下去了……

一位良心尚存的党员说:“解剖活人,拿活人做试验、讲课,太残忍了!”这位良心尚存的党员由此被扣上了“敌我不分”、“通敌”等大帽子,仅管他曾经为中共出生入死立下过汗马功劳,结果还是被中共当做“敌人”给整死了。几十年的历史证明中共的确是杀人的恶魔,一点也不假。

中国大陆读者:话一
2006年5月25日于北京

投书:中共利用死刑犯尸体或器官的暂时规定

【大纪元5月20日讯】关于利用死刑罪犯尸体或器官的暂时规定,中共在1984年就有了。

【标题】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卫生部 民政部关于利用死刑罪犯尸体或尸体器官的暂时规定
【颁布部门】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卫生部 民政部
【颁布日期】1984年10月9日
【颁布文号】(84)司发研字弟447号

【刊载期号】1985年第12期

其中:

4.利用死刑罪犯尸体或尸体器官要严格保密,注意影响,一般应在利用单位内部执行。确有必要时,经执行死刑的人民法院同意,可以允许卫生部门的手术车开到刑场摘取器官,但不得使用有卫生部门标志的车辆,不准穿白大衣。摘取手术未完成时,不得解除刑场警戒。

5/20/2006 7:16:45 AM

来自武汉的鲜为人知的秘密

2006年5月21日 星期日

【人民报消息】中共秘密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曝光后,陆续从湖北武汉传出了一些消息。

湖北武汉市同济医院住院探亲规定特别严,在规定的时间内,也不准没有家属探亲证的人进入。5月1日下午见三辆法院警车来到同济医院后院,其中一辆有持枪士兵警戒。5月1日以后,探视严规便取消,人们可以随便进出。

据在武汉市某法院工作人员透露:在农历新年前后,110接报警:在汉口某桥洞下,发现用麻袋装的12具青少年尸体,所有尸体均从喉部一直开口到小腹处,且内脏全部掏空。这位人士说:“是内行人所为,惨不忍睹。”此事公安、新闻媒体均缄默不语。

2006年4月下旬一天,某女士(恕不能说真名)在路上听到武汉青山区白玉山派出所警员和同行者的一段对话如下:某某:“我家收到真相资料,说苏家屯活人取器官卖钱好吓人哪……”警员:“不足为怪,眼前就有。”

某女士(不能暴露身份)的亲戚在武汉同济医院外科工作,谈到苏家屯的黑幕,该外科医生说:“这是公开的秘密,我们用的器官都是法院送来的。”

武钢医院某医生透露:他的病人中有一个是在武汉陆军总医院换的肾,一周匹配成功,花了60000元。该医生说:“那个医院换肾的多得很,我在住院期就有一、二十个换肾的,蛮快的就可以做了。”

上海打工仔就医被打死器官淘空 父母上告被打瘫

2006年9月18日 星期一 节目长度:4分39秒 下载mp3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9月16日,被上海周浦康复医院员工殴打致死,器官被淘空的受害人父母,向本台投诉,他们为儿子伸冤不成,不断遭暗害。老父被打瘫痪。

被上海周浦康复医院员工殴打致死者叫刘恒昌,江苏无锡人,生于1977年。刘恒昌和父母一起到上海打工。被害前一直在上海外滩宾馆作临时工。

据刘恒昌的母亲郁女士介绍,2004年7月,刘恒昌因睡眠情况不好,到上海周浦康复医院就诊,竟被该医院的护士、临时工等多人殴打致死,身体器官几乎被淘空。
(录音)

刘恒昌身体非常健康,只是睡觉情况不好,有时睡不着觉,所以前往上海周浦康复医院就诊。

事发后,上海市公安局、周浦派出所,从医院获得的监控录像显示,刘恒昌在上海周浦康复医院被董培民、周小红、徐仕朵、王会玉等多名护士、临时工等群殴致死。经过检查,刘恒昌的心脏、肝脏、肾脏和胃等器官被打坏,脑袋被打扁、脑浆迸裂出来,牙齿也全部脱落,而他的气管、眼睛、肠子等仍然完好的器官都被摘取。而后,他们假装将刘恒昌送上海川沙医院抢救。川沙医院的医生说,送来的是尸体。
录音:

刘恒昌的母亲郁女士说,他们在上海川沙医院太平间最后一次看到了儿子的尸体。
录音:

刘恒昌的父母从2004年到2006年,5次前往北京中共中央信访局上访,多次到上海信访局和民政局反映情况。北京的官员把他们推回给上海地方派出所,并表示这是国家法律范围的事情,他们帮不了什么。上海当地派出所的所长向刘恒昌的父母出示了刘恒昌被殴打致死的医院监控录像,但当刘恒昌的父母向该所长索要录像时,他们全家竟然被派出所的工作人员殴打。(录音)

2006年2月,刘恒昌的父母去民政局要求处理和赔赏,再次被殴打,他们踢下身,往死里打。刘恒昌的父亲当场晕死过去,后背脊梁的上盘椎骨被打裂,现在瘫痪在床上。此后刘家经常受到骚扰,他们拍的儿子尸体掏空内脏的照片被偷。上海的上访群众,甚至路上的陌生人士都提醒刘家注意安全,小心杀人灭口。(录音)

以上新闻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宇清报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