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7.20声明

2009年7月20是一个重要的纪念日,但与其他大多数纪念日不同的是,这是个令人悲伤的日子,庆祝更无从谈起。

10年前,也就是1999年7月20日,中国共产党对中国大陆7,000万到1亿名法轮功修炼者发起了集酷刑折磨和谋杀为一体的运动,最终发展至群体灭绝。

这场运动,到今年的7月20日为止,已毫不间断地维持了整整10年。但全世界却保持沉默,将目光移开,继续保持20世纪30年代面对不断浮现的纳粹屠杀犹太人证据时的怯懦、自私及冷漠的不听、不看、不说、不予理睬的态度。

目前已有大量无可辩驳的证据表明,在中共集权政府统治下,中国大陆已有好几万的法轮功修炼者被谋杀,死在各个医院的手术台上。他们的器官被用来在国际器官移植市场上牟利。

另外,中国许多有勇气的人权律师如高智晟等也遭受到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他们被吊销执照,被酷刑折磨,被监禁,最后消声匿迹。

集体谋杀健康的法轮功修炼者并用他们的器官牟利,这是自纳粹屠杀犹太人以来最大的反人性的罪恶。残酷迫害、恐吓及压制“维权”律师是对全世界长期以来推崇的“法治”价值观的蔑视。

目前的迫害就是纳粹大屠杀的重演,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和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性质完全一样。不承认历史重演的人都在装聋作哑。

最后,我们想推荐大卫·麦塔斯先生(David Matas)和大卫·乔高先生(David Kilgour)合作撰写的报告《血腥摘取》。世界的媒体必须认真地、深入地报导报告内容。

该报告作者的信誉是毋庸置疑的。大卫·马塔斯先生是加拿大当数第一的人权律师。大卫·乔高先生是前加拿大外交部亚洲司司长。他们两个都是律师,他们手里握有不可辩驳的信任状。报告的内容不是摘自新闻报导,它们有不容置疑的可靠来源。再者,报告披露的内容是如此的骇人听闻,正统的新闻记者绝不会忽略它。正统的媒体无权让读者和观众对揭露正在发生的屠杀的确凿证据毫不知情。

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

北美团长:科来福· 安世立

欧洲团长:卡罗琳·考克斯,英国上议院议员

亚洲团长:赖清德,台湾立法委员

澳洲团长:安德鲁·巴列特,前澳大利亚国会参议员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7/21/n2596646.htm

中国年龄最大的换心人术后性格骤变

2006年09月20日

换心脏能换性格?

昨天,记者电话采访了人在哈尔滨的杨孟勇。杨孟勇今年64岁,六年前他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成功接受了一次心脏移植手术,成为了我国医学史上年龄最大的换心人。可换心之后,近年在杨孟勇的身上还出现了很多其他的变化。用老伴的话说,“我们从十八岁就认识了,明天就是我们结婚四十周年纪念日。共同生活了四十年,我现在竟然不认识他了,简直像变了一个人。”

老杨夫妇一致对记者说,以前老杨的衣服全是黑、白、灰等中老年男士衣服的款式和颜色。现在买衣服,老杨的品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就爱穿白色、黄色的衬衣和牛仔裤,样式也都是年轻人的时尚款式。”

手术后两年性格变暴躁

据老杨的妻子介绍,老杨2000年因患心脏扩张,而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接受治疗。年初刚住进医院,医生决定给老杨进行心脏移植手术。手术进行得很顺利,老杨成功地接受了换心手术。但术后两个月,这颗心就和他的身体出现了奇怪的反应,性格突然发生了异常改变,变得很暴躁。术后五个多月,老杨出院,术后的两年间,他的性格愈发古怪暴躁。

“手术刚结束,我觉得这颗新换的心好像和身体产生了排异反应似的,干扰特别大。”老杨告诉记者:“当时我就想找人打架。比如排队买票看到有人加塞儿,我当时就像那种没有修养的年轻小伙子一样,恨不得就大吼一声,挥动拳头打一架。”

老杨术后的暴躁行为,让身边的老伴心里有了察觉,但是老伴却不敢和他明说,怕影响老杨本来就变化不定的情绪。但两年后,老杨的性格又逐渐发生了一个大逆转,从术后的暴躁古怪变得温柔细腻了,这种惊人的变化让老伴至今还纳闷不解。

现在性格变得温柔细腻

老杨的老伴提起和她共同生活了四十年的丈夫,第一句话就是“他换过心脏后的变化太大了,刚开始我不理解,现在也觉得非常奇怪。但他变得温柔心细了。以前他从来没叠过衣服,现在也知道心疼我了。”

老杨的妻子对记者说,老杨以前就是一个大老粗,做完手术后却一反常态。两个人年轻时在农场干活,老杨经常打猎钓鱼,不管多脏多累回来都不主动洗脚。可现在他却特别爱干净,每天不但把衣服洗得干干净净,就连晚上睡觉之前脱衣服,都要考虑怎么才能使自己第二天穿起来方便,衣服都是按第二天穿着的顺序,叠得整整齐齐放在一边。

“以前家里的事他一甩手什么都不管,现在还时常陪我拎着菜篮子去买菜。我总和他开玩笑,换个心脏可真是好事,老杨可知道嘘寒问暖地心疼人了。”老杨妻子笑着说。

声音变细 容易被电视剧感动

老杨的老伴还介绍,手术前老杨说话的声音非常低沉,可手术以后说话的声音却变了样儿,和妻子的声音变得很像。这在记者和老杨的通话中得到了验证,从电话里听声音,老杨的声音就是一位中年女性的声音。有时候老杨还被人误认为是老伴。这在以前是从没发生过的。

“有好几次我家儿子的同学打电话,都管我叫阿姨。”老杨谈起自己的变化,也很无奈地告诉记者。术后的他,经常为了电视里的一段感人的情节或一句话感动,动不动就多愁善感地掉眼泪。“有时候我还对着镜子摸着自己的脸,感觉真的年轻了许多。”

接受心脏移植手术之前,老杨就已经是57岁了。可是手术之后这六年里,老杨的外貌却越来越不像一个60多岁的老人,精神状态越来越好,原来的白发也逐渐变黑。老杨告诉我们,就因为自己越来越年轻,在和妻子出门的时候还遇到过尴尬的事情。出门坐火车,别人以为妻子是老人,他是年轻人 。

不再爱吃鱼

另外,在饮食上,老杨术前最爱吃的淡水鱼,术后再也没吃过。“一吃鱼就觉得恶心想吐,六年了再也没吃过鱼。”而以前,打猎和钓鱼可是老杨最喜欢的活动。

说起身边的同事朋友对自己变化的看法,老杨表示大多数人都会议论纷纷,大家也都很不理解。

据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心外科的刘主任说,为老杨提供心脏的人是一个二三十岁的年轻男子,但提供者的具体情况不便透露。

来源:竞报

“换心”司机变诗人 缘于心脏有记忆功能

  时报综合报道 美国科学家通过研究发现,人类心脏也许有某种“思考和记忆功能”!这正是许多患者接受心脏移植手术后性格大变、继承了心脏捐赠者性格的原因。据统计,每10例接受换心手术的病人中,就有1人会出现性格改变现象。

  “换心”司机变诗人

  据报道,美国40岁的退休货车司机杰姆·克拉克从来都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他从不曾给妻子玛吉写过一封情书,因为他15岁就离开了学校,文法差得要命。所以当去年的一天,杰姆突然坐到桌子前,开始给妻子写下一行行情诗、表达细腻的情绪时,连他自己都感到了震惊。原来,杰姆在半年前刚刚接受过心脏移植手术,他确信自己写诗的“怪癖”来自那颗移植的心脏,因为捐赠者一家都爱写诗。

  心脏有记忆细胞工作

  美国加州心脏数学协会的专家也深信心脏并非一个“泵”那么简单,他们最近发现一种能够具有长期记忆和短期记忆的神经细胞的确在心脏中工作,并且组成了一个微小但却复杂的神经系统。“心脏具有记忆”的观点目前仍未获得主流医学界的认可,但许多接受心脏移植的病人都深信,没有任何其他理论可以解释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一连串怪事。

来源:信息时报(06/06/29 )

江泽民的人脑补品来源被泄露

姜平


江泽民就是这癞东西的当家人!(rmb)

人民报消息】江上台以后,中国的水灾频繁至极。这让我想起九十年代初的一件事,一次去餐馆吃饭,碰到一位用测名字算命的先生。不知为什么,等着上菜的功夫,他突然坐到我旁边,很唐突的说:你知道江泽民上台中国水灾就要多吗?我惊讶的望着这位陌生人,不知如何回答。他居然掏出本子和笔来非常耐心的边画图边分析为什么「江泽民」这三个字意味着中国人要倒楣。具体的我都记不得了,但每次中国有水灾时,我都会想起这件怪事。

江上台以后,他去过的地方,每次都有怪象,就是不管真蛤蟆假蛤蟆,反正都有癞蛤蟆出现。江去德国前两天,那里的广告上两个小蛤蟆望着中间的那个蛤蟆说:大个儿的来了!江去冰岛,报纸也刊出蛤蟆照片;江去访问美国的时候,中领馆旁边的一家餐厅也以大蛤蟆做为标志。

早就听说江吃的东西也和人不一样,除了珍禽异兽外,还包括蝗虫、龟蛇、蝎子、鳄鱼、耗子崽,甚至还有高价从越共取来的人脑,以及不时辅以冰毒类的药品‘提神换气’。这些一般人一看到就感到全身不舒服犯恶心的东西, 江吃起来却很自在。

身边的人都知道江泽民特别重视保健,也知道江的保健医、营养师不知换了几拨儿了,调走时都有神经衰弱。原来江泽民认为最好的补品是人脑,除了吃那些恶心人的东西,这些保健医、营养师一看到用人脑制成的补品就害怕,有的人还夜里做恶梦,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些人脑是哪里来的,但心理负荷太大。

今天和朋友聊天,得到一个大新闻,说江泽民近几年吃的人脑补品都来自法轮功学员。江泽民吃完一个调配的人脑后,再杀害一个法轮功学员。这样秘密杀害的法轮功学员,不送到医院去摘肝挖肾,而是取完人脑就毁尸,所以知道的人极少极少。

这个消息被泄露完全是偶然的,非常偶然的,真给人一种感觉: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人民报首发)

吃胎儿!(未成年人请在成人陪同下查看)

决非偷拍!这张图片不能不联想庞贝城的消失

李威


您想不到这被大吃大啃的叫“排骨”的是人肉人骨头!(人民报资料)

人民报消息】「人类现在堕落的人类自身都难以置信!」这是高智晟律师针对苏家屯集中营的评论。

从3月8日,苏家屯事件首次被曝光以来,特别是第二位证人的出现,直接描述了过去几年里,发生在苏家屯的具体故事,字字句句句让人颤栗。但更多的人还在保持着沉默,特别是与中共保持着某种关系的媒体,正与中共共同创造着一种「和谐」:沉默,以泯灭自己的人性为代价的沉默!有些人沉默的藉口是:请曝光者提供充分的证据。

证人这样描述她作为苏家屯主刀手的丈夫:「他开始晚上盗汗、做噩梦,床单湿透了一个人形。」「我因为这个事离婚,如果是婚外恋可能还可以容忍。他能告诉我说明还是有一些良知的。如果不是他说,我不会相信。他亲口跟我说了,没有人会往自己身上泼脏水的。」「有些人在生命和金钱的选择中会选择金钱。我知道了这件事后,我对我前夫说:“你这一辈子就完了,你以后都拿不起手术刀来。你给好人做手术时,一下子会想起以前的事。”我还不是自己主刀的,我都每次说起这事,我心里都发抖害怕。」「现在他就是报应。自己开着车也是紧张得要命,过不了正常生活。」……

这些并没有让那些保持沉默的人远离沉默,因为被伤害的不是自己。所以全方位的堕落遍及全国。

四千元的婴儿汤

前三年很多人就知道广东佛山一家餐馆,出售婴儿汤。客人是以壮阳为目的, 3500多元到4000元一盅,大多是女婴。餐馆里的大厨以「排骨」作为婴儿的代名词。密访记者愤怒的说:「这是中共一子政策之害,邪恶的政权,堕落的人性,已到了天谴的地步了!!!」

而制造中山、汕尾血案的广东省公安厅说:「有人故意丑化中国(中共政权)。」衡量是非的尺度相反,结论当然南辕北辄。

中共孤儿院非法贩卖婴儿谋暴利

自从中国孤儿院非法贩卖婴儿谋暴利的事情被曝光后,华盛顿邮报开始怀疑美国夫妇领养的中国婴儿,很可能来自中国不法商人的拐骗和贩卖,中国女婴现在转变成值得窃取的贵重商品。

华盛顿邮报报导说,在2004年7月的一个的晚上,广东东莞发生抢劫女婴案,一个陌生人从一辆白色搬运车跳下 ,将16个月大的费梅(Fei Mei)从她的8岁表兄手中抢走,逃离而去。费梅的父母第二天早晨报告了当地警察局,警察说在同一晚上也发生另一宗类似的抢劫女婴案。

这个案件最近才水落石出,湖南省的一个儿童非法贩卖集团被警方逮捕,根据中共媒体报导和华邮采访了熟悉案件的知情人,去年11月警察拘捕了这个集团的27名成员,自从2002年他们在广东省拐骗或购买了多达1,000个孩子,以400到538美元的价格卖到湖南省的孤儿院 。


广东婴儿汤端上来了!(人民报资料)
湖南衡阳的地方官员拒绝华邮记者采访,位于北京的中国收养事务中心(China Center of Adoption Affairs,CCAA) 同样拒绝华邮采访。知情人说湖南案件交易中心是在衡阳县孤儿院。而所有的孤儿院都是「国家」的,这个案子怎么追下去?

这些不是孤儿的孤儿被安排领养到外国家庭,而且大多是美国人,据领养过孩子的美国人讲,要领养一个中国孩子总花费是两万五到三万美元。而外国人要领养的原因是因为孤儿太可怜,应该给他们一个温暖的家庭。这些美国人哪里知道,这些孩子的父母和祖父母因为孩子的丢失甚至痛苦到死去的地步!

这两个小例子不过是中共统治下的一个小小缩影。人都吃了、孩子也偷了卖了、挖个肾怎么了?

怎么了?挖了你的肾脏,取了你的肝脏,切下你的小肠,移走你的心脏,摘下你的眼角膜,把你的肌肉骨骼做成人体标本供人观赏!你说会怎么了?!这些事情正在发生!

暗室见不得的勾当合理化

新华网3月27日公布《卫生部制定法规明确人体器官不得买卖》,并言明7月1日起施行。这等于是索性把暗室见不得的勾当合理化,让全国范围内各个医院都可以理直气壮的公开移植器官了。

可以想象,这未来的三个月还要死多少人!而中共体制内谁同意卫生部的这个法规,谁将为这场屠杀负责。

麻木和纵容使中国人都受迫害


孙志刚父亲痛不欲生!(rmb file)

由于三度上书胡温,要求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高智晟律师便遭到中共以停业封锁其经济来源、对全家人跟监骚扰甚至对高律师进行多次未遂暗杀。

郭飞熊之前一直劝高智晟停止维权绝食活动,而郭本身也一直在向中共让步,当他退回湖北老家时,警察把他当成法轮功学员,因为这样迫害起来就没有人出声了。他像动物园的动物一样在火车上转了两天的时候,郭飞熊终于明白了,他说,自己真切的感觉到法轮功学员的悲惨遭遇!以及我们任何人再也无法做看客,任何人再也无资格认为这样的威胁离我们很远!

一位医生教授曾对高律师说:当警察以无法无天的方式用在那些善良的信仰者身上时,所有的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此恶警获得了可以无法无天的信号!是中国人的麻木和纵容使他们把对付法轮功学员的方法拿来对付我们了!

吃孩子让拍成照片自然感到很「正常」,白天偷孩子证明「无所畏惧」,以“国家”的名义卖偷来的孩子「名利双收」,以卫生部制定移植器官法规把私下屠杀「合法化」「制度化」「国家化」。

当一个政权,一个民族,都离开了人类道德底线的时候,东西方庞贝城被毁灭的故事就会再现,这不是耸人听闻,而就在眼前。

(人民报首发)

中共罪恶图片(未成年人请在成人陪同下查看)

李威


在“哈根斯人体标本展”中,最受争议的一个真人标本是一个怀孕的年轻中国妇女和她肚中的8个月孩子。(人民报档案资料)

【人民报消息】昨天,我终于找到了这张全世界都在寻找的中共罪恶图片,今天我要给中国人看,因为这和咱中国人的命运息息相关。下面请先听我说些与此有关的内容。

中共知道如何拉拢人心

古代处死如果不是砍头,而是让其上吊自尽或喝毒药,保个全尸,还要谢恩。只有极恶之人受刑才会分尸或掏其内脏,或死后鞭尸,其目地都是显示对此人的处罚之重,最后也要归葬一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直系亲人埋葬在一个地方更是非常重视,丈夫死去无论多少年,妻子去世也要埋在他身边。

这些远的不说,就是在去年,中共为了拉拢人心,把连战祖母的坟墓修的很好,请他来扫墓,虽然据说里面躺的根本就不是他祖母了,但此举证明中共知道中国人把这个看的很重。

但最近不少外国人到中国大陆做移植人体器官手术失败而死的报导引发了中国人的思考:移植医术还没有在几年之内达到全球中心的水平,但大陆几年之内成了全球“供体”的中心。中国大陆有那么多“供体”就必须得死那么多的人,而且死者本人愿意捐献器官。据知大陆除了死刑犯没有办法决定自己的命运外,极少人愿意死后捐献遗体。那么让中共医院发财的“供体”是哪里来的呢?

摘取咱中国大陆人的器官就象买棵葱那么容易


哈根斯大连“尸体工厂”制作的一具人头骨。死者生前痛苦、挣扎的面目表情。(美联社)

2006年3月5日,长春日报业集团主办的《影视图书周报》的19版「聚焦版」全版刊登一篇名为《中国成全球器官移植中心》,副标题为“数万外国人赴华移植器官,供体大多来自死刑犯”。此文属名为记者湛彦辉。

文章开头说『在2005 年寒冬的一个早晨,韩国人李成哲(化名)躺在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病床上,不断的对记者说,他在中国重新燃起了对生命的渴望 ……,2005年12月17日记者在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看到李成哲时,已经是做完肝移脏手术四天了,李成哲说自己因肝癌向韩国国立器官移植中心申请进行肝移植,但一直杳无音信,李成哲说,在韩国寻求脑死亡者的器官象摘取天上的星星一样困难……』

看了这段报导心里实在不舒服,难道摘取咱中国大陆人的器官就象买棵葱那么容易?!

器官多是20─30多岁年轻死者的

《中国成全球器官移植中心》的文章说,『一位韩国病患家属对记者说:最重要的是韩国没有中国这样丰富的肝源。在韩国患者只能接受部份肝移植,即“活体移植”,而在中国大陆可以接受“全肝移植”。且被用来移植的「器官品质极佳」。在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的四层咖啡厅,一些患者家属们经常在一起交流信息,他们打听到“捐赠人”的年龄大部份在20─30多岁之间,而这些“捐赠人”的确切身份,则大都无从知晓。』

中国大陆从哪里来这么多器官品质极佳的20─30多岁之间的年轻死者呢?按照中共的一胎政策,这个年龄段的人都是父母的独生子,他们的父母也就40多岁,50岁左右,属于中年丧子,他们会把独子的遗体交给别人去卖钱吗?

外国患者蜂拥而入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暴露的“成果”。

再往下看,那些换过中国人器官的外国患者人数令人颤栗。

『韩国的患者家属说,他们在天津等待器官移植并不是很难……,例行体检后患者等待的时间在一星期左右……』

『据不完全统计,仅近三年就有三千多名韩国人赴华移植器官,而其他国家和地区在华移植器官的人数每年也在一千人以上。』

『据以色列媒体报导,每个月都有约30名以色列人前往中国大陆接受器官移植手术。』

《朝鲜日报》报导了《大韩器官移植学会》曾对在中国大陆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进行调查。结果发现,1999年到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的患者只有2 人,2000年只有1人,2001年只有4人。2002年开始人数急剧增加,据北京一家器官移植中心的负责人说,在天津,北京,上海,杭州等大医院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仅韩国患者,每月可达70-80人,把中小医院加在一起,仅韩国患者每年可达1000人!报导说,这还不包括来自日本,印度,马来西亚,沙特阿拉伯,埃及,美国,还有加拿大等国患者的蜂拥而至。

蹊跷的充足“货源”

《大韩器官移植学会》总务理事任职于韩国首耳大学医院的河钟远郑重指出,该学会这次调查的人数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实际人数更多。如果是这样,那么也就是说有多少患者就得有多少捐献全肝全肾全心的人。这些健康的中国死者是从哪里来的?

从法律的角度来讲,这些事情调查起来应该非常容易,从法院和交通局就可以核对出来,哪些人哪年哪月判了死刑,什么时候枪毙的;车祸死亡的人都有名有姓、年龄和是否同意捐献遗体。

但奇怪的是,媒体披露患者家属说,有时甚至只等一到两天就有合适的器官,不是患者等器官,而是器官等患者!难道咱中国人因为外国人要换器官,就配合着被枪毙,就配合着撞车?!难道咱中国人哪天死是根据外国人的需要吗?!

中共整天挑动民族主义去仇视日本人、韩国人、美国人,但活生生的事实证明中共拿咱中国人的命去赚外国人的钱,又拿着这些钱去阿根廷等国趟后路买矿山,这时候「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哪里去了?!

一个靠出卖器官发大财的「医院」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

《中国成全球器官移植中心》中仅仅透露了一个靠出卖骨肉同胞器官发大财的「医院」,『位于天津市西南部津河之畔的天津市第一综合医院移植外科学部,又名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这里堪称目前世界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该中心主管护师李莲今对记者说: “医院从2002年开始收治韩国患者,大批韩国患者纷至沓来,使得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原有的医疗设施频频告急,目前医院方面已经把12层医院大楼的4─7层改为专门的移植患者病房,此外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还借用了天津经济开发区的国际心血管医院的8层,作为韩国患者的住院区,同时将临近酒店的24─25层改为等待器官移植的病房,但即便如此,床位仍然紧张,目前,该医院投资兴建的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大楼已接近完工,新楼将新增500张病床,预计2006年5月可投入使用。』

文章说,『公开的数字显示,前往该医院的国内外患者目前处于急剧增加之中,患者多来自韩国,日本,马来西亚,埃及,巴基斯坦,印度,沙特阿拉伯,阿曼和港澳台等近20个国家。在该医院四楼病区中心的咖啡厅俨然成了“国际会议俱乐部”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人在此交流看病心得……』


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长沈中阳(互联网)

『至2004年底,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累计完成肝移植1500例,肾移植近800例,同时还有角膜移植,仅2004年该中心完成了近900例肝脏和肾脏移植手术。韩国《朝鲜日报》评价说,这一数据是韩国首耳峨山医院2004年业绩的2.4倍。2005年12月30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阳接受记者专访时称,今年所做的肝移植手术已达650例。该医院移植外科学部的医生们嘴上总挂着这样一句话“这几天特忙,一天十几台手术”。』

最让人惊骇的是,文章说,『截止2005年12月16日,该中心完成肝移植手术还只有597例,而到12月30日,便增加到650例,两星期内做了53例。有患者家属透露,该移植中心一天之内最多做过24例肝脏和肾脏移植。』

两星期内做了53例,这意味着有53位中国人死亡!一天做24例全肝和肾脏移植,这意味着一天要有24位中国人死亡!哪里来的这么多「供体」?

『医院向术后出院的患者提供的器官捐赠人记录表上,捐赠人死因写的都是“急性脑损伤”。』面对记者置疑众多人为何死因完全相同,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沈中阳本人对此不置可否。

中共这招儿很灵的!


上图被虐杀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高智晟在3月17日发自北京家里的一篇文章中说:

刘新娟原本是一名普通善良的母亲。上海市政府抢劫了她的合法财产,几年来,又数次将她绑架后关押在精神病院强制“治疗”。她告诉我:“高律师,我现在每天都要被他们折磨的死去活来,我是求生不得、想死死不掉。他们每天给我打针时都要给我捆绑起来,稍有反抗,就连续用电棍电我,我每次都咬着牙去反抗!我明知他们要电我我也要反抗!我就是要向那些没有了人性的医生证明我是个人!是人我就要反抗!

高律师,我的儿子昨天在上海市人民政府门口上访时,被打,其中打他最狠的那位警察的警号是017289,孩子被打得浑身是伤,我的心好痛啊!我们和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的母亲是一样疼爱孩子的,他们在政府门口暴打孩子时,围观的市民责问警察为什么要打人时,警察竟说我的儿子是法轮功、是小偷!这和每次警察绑架我的情形是一样的。他们每次在大街上绑架我时,面对围观市民的指责,警察都会大声说:她是法轮功分子。很灵的!高律师,只要他们一说是法轮功,围观的人就不再说话!”

高智晟在文章中这样评论道:这就是我们社会的变态及程度。一个由一群对法律价值、对人类文明、对人无限尊严无任何敬畏的警察控制着的社会。一个整体上已经是无条件的屈从于这种控制的荒诞逻辑的社会。再次验证了“一个人受奴役,所有的人就都不自由”、“任何一个人的人权受到强权的侵犯,都是对每一个人的侵犯”的常识道理。对自由信仰者的残酷、暴力和血腥的打压及采取的任何手段,目前已经扩大到整体同胞的身上!

一张全世界都在寻找的中共罪恶图片

在大连有一个奇怪的“尸体工厂”,那就是占地近3万平方米的德国纳粹后裔冯.哈根斯的独家经营的公司。他第一期投资了1500万美金,建成了一栋6 层楼的行政办公楼以及一个2000平方米的人体标本制作车间,这还不包括一个1000平方米的地下原材料(遗体)保存车间以及人体标本固化车间。目前,该厂仍在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挖地基堆出的黄土足有两层楼高。

这个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加工厂,利用从中国胎儿到各年龄段的成人遗体制作了各种奇形怪状的人塑标本,目前这些标本在全世界展览,为哈根斯赚到九亿多美金。《了望东方》 报导说,「和稍远一些地方的高新技术企业厂房上的巨幅广告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投资巨大、实力雄厚的哈根斯公司甚至连一块厂牌也没有挂。」


在“哈根斯人体标本展”中,最受争议的一个真人标本是一个怀孕的年轻中国妇女和她肚中的8个月孩子。(人民报档案资料)

在“哈根斯人体标本展”中,最受争议的是一个怀孕的年轻中国妇女和她肚中的8个月大的胎儿的真人标本,这张图片最难寻。按照中国法律,怀孕的妇女不能处极刑,而且即使是车祸死亡,家属也绝不会允许用自己的两个亲人做人体标本。在大陆只有怀孕的法轮功女学员能够被恶警随意残害死,而无处诉冤。

2005年7月,中共卫生部副长黄洁夫在世界肝脏移植大会上首次代表中共政权表示,「目前中国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死刑犯」。

《中国成全球器官移植中心》中透露,『一直以来,大陆肝脏移植方面的临床实践和理论探讨始终没有出现在国际顶级的医学期刊上,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大陆的论文作者无法说明“供体”的来源……』

这段话证实了,中共卫生部副长黄洁夫在说谎,在掩盖着极其可怕的残害国人的罪恶!而过去我们认为的「白衣天使」已经堕落为中共血腥政权屠杀人民的帮凶!

有良知的中国人决不会看着中共如此残害我们的同胞。黑幕已经揭开一角,让我们齐心合力,再把它揭大些,直到完全揭开!
(人民报首发)

人体塑化加工厂在大连有两处

一处是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公司。地址:大连高新园区。

另一处是大连医大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图片中一张是工厂的正门,另一张是工厂加工车间的后门),是原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公司,原总经理隋鸿锦和他人合股建立起来的,它位于大连甘井子区营城子镇沙岗子,工厂规模不如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公司。人体据说来自东三省。

大连医大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工厂的正门
大连医大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工厂的正门

大连医大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工厂的加工车间的后门
工厂加工车间的后门


2012年8月16日更新

在位于高新区七贤岭高能街上的原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公司早已人去楼空破败不堪,封条上写有”2012年2月29日封”字样,厂内未找到”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公司”任何字样。看门人说.”这家公司从去年冬天就不干了,不清楚为啥不干了。

邪恶哈根斯(未成年人请在成人陪同下查看)

2006年3月17日 星期五
青晴


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公司的人体解剖车间。(AP)

【人民报消息】据世界各大媒体报道,中共独裁血腥统治下的死囚,包括无辜的良心犯、政治犯、法轮功学员的尸体被做成人体标本,在世界巡回展出。

昨天,一位朋友说,「我记的是一些德国人的尸体的相貌是完整的,就是说能够看出原来的相貌,但好像只有中国人的尸体是被扒了皮。」

为何“不要拍他的面部”

《了望东方》2003年11月24日报导中有一段很引人注目,「“不要拍他的面部。”一位女技术人员的手术刀停下来,把被解剖者的头部转向另一边,同时对举起照相机的记者说:暴露解剖前的遗体面部信息,公司是不允许的。」报导说,这不是医学院校的解剖教研室,而是冯·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公司的人体解剖车间。

美联社记者2004年2月5日在大连报道说,根据英国“每日电讯”报纸(The Daily Telegraph), 德国海德堡已经起诉哈根斯,并开始调查哈根斯使用的中国尸体标本是否属于被关押在中国监狱的犯人。报导文质彬彬的说,如果这些死者在活着的时候没有允许自己的尸体被解剖,那么哈根斯将构成人权犯罪。


原中共军医王国齐。(AP)

德国《明镜周刊》报导说,哈根斯有三家尸体工厂,最大的一家在大连,雇佣了170名中国人,该工厂附近有三所劳改营。英国《卫报》说,这些劳改营里面关押了很多良心犯和法轮功学员。

哈根斯规定工作人员不许「暴露解剖前的遗体面部信息」,不许记者拍照,这完全暴露了中共害怕有人知道死者的真实身份,这充份说明哈根斯知道死者是被非法秘密残害死的,中共要销毁证据,正因为此,中国死尸资源才丰富,才源源不断,才吸引哈根斯在迫害法轮功学员厉害的地方设厂,他确实赚取了血腥的巨额外汇。

2001年6月,原中共军医王国齐在美国国会听政会上说,在他的工作中,曾经取过100多个中国死囚的器官,都没有得到死者本人的同意。有一次是在犯人的心跳还没有停止的情况下在活人身上取皮(肤)移植的。

美联社报导说,大连的出租司机李任真说,“我不知道他们(尸体工厂)在干什么。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人死了也不能对人家干这种事(肢解做成标本拿出去给人看),死人也得尊重人家啊!”

中国人的传统是死了也要给人留个完尸。谁的家属愿意看到自己的亲人内脏器官被淘空,死无完尸,做成标本送到国外给中共赚钱外汇啊?

人体标本展览正在进行


你不知他是否是自己失踪的亲人!(rmb file)

据哈根斯介绍,目前,哈根斯大连公司的年利润已占总公司利润的70%-80%。所有人体标本都用于商业性展出,而不作为教学用品向医学院校提供。公司已经形成了一个尸体收购、加工、运输和展览的全球化网络。

原公司总经理隋鸿锦说,哈根斯目前还没有在中国办展览的打算,他只是把中国当成标本生产基地,因为中国的人力及「原材料」成本都低得多,人体标本的进出口在中国还是一个法律空白。其实根本问题还是中共怕这些被残害的人体被他们亲人认出来。

2003年在韩国汉城、釜山结束的“人体世界展”有300万人次参观,韩国展中人体标本的定型工作全部是在大连完成的,该展览中所有的人体标本于 2003年11月运至新加坡,并于11月底在狮城再次展出。哈根斯说,“大连公司当时正在做的人体标本都是为美洲展览准备的,美洲展70%的标本解剖及制作都在中国大连完成。”

目前,臭名昭著的“哈根斯人体标本” (Von Hagens’ Body Worlds Exhibit) 正在美国费城展出,将在休斯顿展出。全世界已有1400万人次看过“哈根斯人体标本展览”,此展览已经为哈根斯赚到九亿美元。

哈根斯与他的纳粹党卫军父亲


魔鬼哈根斯的父亲是纳粹党卫军。(rmb file)

1942年出生于东德的冯.哈根斯在东德生活过20多年,在东欧巨变前逃到西德。曾有波兰和德国媒体报道说,哈根斯现年88岁的父亲利布兴是一名地道的波兰人,纳粹统治时期利布兴整理过一份60名被送往集中营的波兰人名单。目前波兰西部城市波兹南的战争罪公诉方正在调查此事。公诉方掌握的一份档案资料显示,一名名叫格哈德.利布兴的波兰人是纳粹党卫军成员,1939 年11月起在波兰西部服役。利布兴将面临参与种族大屠杀罪名的指控。

与其他孩子都不一样的是,这位纳粹党卫军的儿子哈根斯从小就喜欢和尸体打交道,1978年他在海德堡大学解剖研究所开始从事解剖研究,从那时起哈根斯就把用尸体赚钱当做自己追求的目标和毕生事业。

哈根斯公司的主要投资在中国大连和吉尔吉斯坦,大连已投入1500万美元,5年内再追加2000万美元,吉尔吉斯坦也投入了800万美元。

哈根斯毫不掩饰的说,“我喜欢中国(中共),因为我在东德出生并生活20年,我对社会主义国家有很深的感情。”

一个要杀人毁尸,一个爱用尸体赚钱,中共和哈根斯各取所需,一拍即合!

手拎自己人皮的男性标本


手拎自己人皮的男性标本(rmb file)

哈根斯说自己开办人体展是为了帮助人们更好的认识自己的身体。事实上,哈根斯的人体巡回展览每次都有人吓的当场昏倒,更多人呕吐、头昏及身体不适。尽管其恐怖展览的参观者已逾千万,但是他的做法无法得到人们的认同,反对者公开指责冯.哈根斯的人体展览是对死者的大不敬。有人公开说哈根斯是魔鬼转世。

哈根斯给记者提供的一份英文版“人体世界展”宣传画册的封面是一个手拎自己人皮的男性标本,“这是哈根斯最得意的作品,”隋鸿锦说。

这个标本比《带有刺花的灯罩》更加残酷无情,一个没有人皮的人体标本摆出一个潇洒的手拎风衣的姿势,而仔细看去,原来那是他本人的人皮!──从脚到手到头顶,一个完完整整的人皮呈现在观众的面前!

如果这是你的家人,你的父亲、丈夫、儿子、兄弟……,你会悲痛欲绝,你会找他拼命!假如这是你的好友、邻居、同事,你也不会不动容吧?

记的有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人发现家里有一窝刚生下来的小老鼠,就给扔出去了。母鼠回来发现孩子们不见了,扑上去咬住这个人的后脚跟,疼的他哇哇大叫,鲜血直流。还有一个故事,一个人捉到一条大黑鱼,把它开膛掏空了内脏,等要做菜时发现黑鱼不见了,他顺着血迹找到河边,看见这条大黑鱼竟然流着泪,身边围着几条小黑鱼,它临死时也放心不下孩子们。此情此景震撼着他的心,从此以后,这个人再也不钓鱼了。

动物尚且如此,何况人呢?

巫师手捧的肝脏被做成一个生殖器


血淋淋的“早起之鸡”,展址在红灯区。(getty)

一个残暴的人不可能不淫乱,中共的“三个代表”江泽民是个典型人物,具体事例没牙老太太都知道,这里就不重复了。

从哈根斯的人体标本中可以看出他的爱恶。2003年在德国举行的人体展览,展址位于汉堡市的红灯区内,具体地点在原来的性爱艺术博物馆。

这个汉堡展刚刚开始就被德国天主教堂戴上了“淫秽”的帽子。哈根斯在展会上最新推出的一件“展品”是一名阴茎勃起的男子,这幅作品被命名为“早起之鸟”。哈根斯对此作品的解释是:这只不过阐明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生理现象。然而,一具剥掉人皮的阴茎勃起的男子标本还是令许多观者瞠目。

“不过绝不是最前卫的作品。”隋鸿锦打开手提电脑,点出一幅人体标本图,“这是一个正在手淫的巫师造型,巫师手捧的肝脏被做成了一个生殖器。”

把「肝脏」做成「生殖器」!如果把哈根斯的人皮剥下来拎在他没有皮的人体上全世界展览,如何?如果把哈根斯的肝脏做成他的生殖器,并摆出一个手淫的造型,又如何?漠视信仰神佛者的生命,侮辱信仰神佛者的身体,这就是魔鬼的“艺术”!

罗马天主教和其他世界许多宗教团体、人权组织强烈谴责哈根斯的人体标本展览, 斥为“卑鄙、无耻、逆天叛道”。是的,哈根斯确实是逆天叛道,因为神决不允许这种不是人干的事情继续发生。更不允许哈根斯和中共配合起来残害神所喜悦的人。

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在中国继续发生了!

(人民报首发)

The New York Times : China Turns Out Mummified Bodies for Displ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