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威辛·古拉格·S-21·苏家屯

作者:辛声

一.集中营是人类现代史上暴行和恐怖的一大象征,其中又以法西斯和共产党设立的集中营最为残暴血腥。

奥斯威辛集中营是纳粹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修建的1000多座集中营中最大的一座,也是法西斯集中营的代表。由于有上百万人在这里被杀害,它又被称为“死亡工厂”。德国法西斯在这座集中营内设立了用活人进行“医学试验”的专门“病房 ”和实验室,还建有4个大规模杀人的毒气“浴室”及储尸窖和焚尸炉。1944年,这里每天要焚烧约6000具尸体。残暴的法西斯分子甚至在焚尸前敲掉受害者的金牙,剥下纹身人的皮肤做灯罩,并剪下女人的长发编织成地毯。

二.

共产党人设立的集中营首推苏联的“古拉格”,它产生于上世纪二十年代初期。1923年,苏联政府在索洛维茨基群岛上建立了第一个特别劳改营,用来关押那些反对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与苏维埃政权为敌的政治犯、不同政见者,其中包括社会革命党人、孟什维克及宗教界人士,并对他们进行“劳动改造与教养”。自此之后,这种古拉格的模式在全苏各地越建越多。1953年斯大林逝世前夜,古拉格的发展达到了顶峰,苏联境内共有170所,遍布各个地区和角落。   

超强度的死亡劳改是古拉格群岛的主要剧目,也是它的压轴戏。被投入这里的人们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在冰天雪地的北极圈内每天工作十二至十六小时的体力劳动,工具极端简陋,甚至索性就没有。在这种一天五百克(多一点的话七百克)的黑面包加一杓烂菜场(只是飘着一两片烂菜叶)的伙食条件下,大批大批的劳动者死于非命。集中营的管理人员对于大量的死亡现象不但熟视无睹,有些杀人成性的管理人员甚至还逼迫被超强度劳动拖垮的人上工,如因病无法上工则就地枪决,罪名是怠工。杀人者往往还得到嘉奖,于是一些毫无人性的监管人员便演出了一幕幕为获奖而杀害犯人的丑剧。1973年,苏联作家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写的《古拉格群岛》在西方出版,有关古拉格的残酷内幕曝光于世,善良的世人闻之无不震惊。

三.

比古拉格更骇人听闻的是柬埔寨红色高棉设立的S-21集中营,被关押在这里的全是政治犯及其家属,绝大多数是知识份子、老师、工程师,包括躺在母亲怀里的婴儿。

S- 21集中营的生活极端血腥恐怖。送到这里的犯人们先要被照像存档,之后会被强制脱去所有衣服,并去除所有可能的自杀物,再被带去没人的小房。那些要用手铐铐在墙上的犯人则会被带往更小的牢房,而那些被带往稍大的牢房的犯人,则是所有人都被铐在同一根大长铁条上。犯人都睡在冰冷的地面,没有被褥,连睡觉时也是被铐着的。集中营的管理非常严格,犯人的每个行动都必须由守卫批准,不服从就会遭到毒打。集中营里还别出心裁地设立了哑巴牢房——在牢饭里放药,使囚徒变哑巴,目的是为了防止施行酷刑时被害人喊叫。一些只有十平方米大的牢房内被硬塞进了二十名囚犯,永远站立直到死去为止。这里的审问系统类似中世纪的审判所,是被设计用来让抓获的犯人承认有罪用的,折磨他们的酷刑包括电击、热烙,悬挂等。审问完成后,犯人们以及他们的家人通常就会被带往位于金边市中心15 公里远的杀戳场处死。在那里,为了节省子弹,红色高棉的暴徒们用铁镣、刀、棍棒拷打犯人直至死亡;甚至把人吊在烈日下暴晒,再活活剥皮;把婴儿抛向空中,比谁用刺刀挑得准……前朗诺政权的外交部长郑璜曾是这里的一名囚犯,红色高棉处死他的方式是把他活活捆绑着,再把他的内脏挖出来;他漂亮的妻子被轮奸后用铁钉活活锤打在乳房上;他19岁的儿子则被关在一口棺材大小的铁笼里,里面放进剧毒的毒蛇、蜘蛛、蜈蚣。据统计, S-21集中营先后处决了17000人,仅有7人幸存。

四.

中共掌权后,步苏联的后尘,也在全国各地设立了大大小小的劳改集中营,就目前已经披露的情况来看,以集中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沈阳市苏家屯秘密集中营尤为血腥残暴。

这个秘密集中营设在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的地下医疗设施里,曾经关押了6000多位法轮功学员。狱方将他们的内脏摘取后送至各个医疗单位买卖赚钱,被摘取内脏的人则送进焚尸炉焚毁。一名器官摘除主刀医生的夫人出面指证,她的丈夫就是活体器官摘除主刀医生之一,由于经历了活体器官摘除和焚尸的惨烈,在精神上了承受巨大的压力和难以描述的痛苦。她从丈夫口中得知的这个讯息,给她的家庭带来摧毁性的打击,他们后来因此离婚。

摘取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的并非苏家屯秘密集中营一处。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组成的独立调查组200 6年7月6日向加拿大媒体公开了“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他们经过两个月的调查、取证,通过对18类证据的证明和反证,得出结论,“大规模的、违背意愿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掠取一直存在,而且现在仍然在继续着。” 大量被处死的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器官,包括心脏、肾脏、肝脏和眼角膜,几乎同时都被掠摘,非自愿的被摘取,然后被高价出售,有时被卖给外国人”。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麦塔斯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为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五.

圣贤曰: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正因为如此,绝大多数人根本就没有做出诸如杀人、对人施加酷刑、剥人皮、拿活人做试验和摘取活人器官等这类暴行的心理承受能力,根本就下不了手。一旦做了,许多人很可能因此心理崩溃。然而恰恰是这种一般人根本下不了手的暴行却每天都在奥斯威辛、古拉格、S-21和苏家屯里上演着,许多干这种事的人不但没有心理负担和自责,甚至以此为乐,以此为荣,让人不能不感叹人性的沦丧。

问题是为什么他们能够那么毫无怜悯肆无忌惮地折磨和残杀自己的同类,是什么让他们变得如此冷血,是什么让他们的人性竟沦丧到这种地步?

对纳粹党徒而言,无疑是希特勒狂热的种族主义理论把他们完全变成了折磨和残杀犹太人的禽兽。在希特勒看来,世界历史就是种族斗争的历史,日耳曼人是历史的中心,是地球上的核心,是最勇敢、最勤劳的强者,只有日耳曼人和雅利安人才有资格做人类,犹太人是破坏者和劣等民族,是瘟疫,“犹太人不是人,只是一种堕落的形象 ”,应该被灭绝,要实现日耳曼人的理想,就必须屠杀犹太人。既然犹太人“不是人 ”,是劣等民族,是瘟疫,应该被灭绝,被这种理论洗过脑的纳粹党徒折磨和屠杀起犹太人来当然就不会再有心理障碍了,不但没有心理障碍,甚至还有光荣感崇高感,因为在他们眼里自己是在从事高尚正义的事业。

与此异曲同工的是共产党人的阶级斗争理论。这种理论把人类社会分为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反动派和革命者两大阵营,认为前者是阻挡历史进步的,后者是代表和推动历史进步的,他们之间存在着你死我活的斗争,人类历史就是这种斗争的历史。既然剥削阶级和反动派阻挡历史进步,为了推动历史前进,当然就要推翻、打倒甚至从肉体上折磨和消灭他们。S-21的头子康克由当年就曾教育年轻的监警说:“你一定要摆脱打囚犯是残酷的想法,在这种情况下,仁慈就被错用了。为了国家、阶级和全世界,你一定要打他们。”要把囚犯当做“连垃圾都不如的”或者“人类以外的其他生物”。显然,被这种理论洗过脑的共产党人在折磨和屠杀党眼里的敌人时也是不会有心理负担的,不但没有心理负担,反而还会升起一种光荣感崇高感,因为在他们看来,按照党的指示,从肉体上折磨和消灭敌人绝非惨无人道,而是革命的需要。

可见,共产党人和希特勒一样,都把人简单地划分成你死我活的两大阵营,都不把自己眼中的敌人视为“人”,都蔑视甚至否认他们的生存权。正是这种反人类反人性的邪恶理论使得它的创立者和追随者丧失了应有的正常人性,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从而导演了在奥斯威辛、古拉格、S-21和苏家屯发生的那一幕幕惨剧,也在无意中把自己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6/1/n2543884.ht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