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10套自曝器官移植详情

【明慧网2006年5月30日】中央10套于2006年5月26、27日晚20:30–21:00, 分上、下集在《走进科学》栏目播出了的题目叫《生死置换》的器官移植实例。我收看了大部份内容,节目在表面上看起来冠冕堂皇,简单内容叙述如下:

在北京的心脏病患者宋永乐(男)和在江苏南京的肺呼吸功能障碍患者任美芬(女),因长期患病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需进行器官移植。通过中国大陆医院内部网路联系,在全国范围寻找适合移植的器官。通过血液比对确定了大连的一个所谓的供体捐献者的心脏和肺可同时给他们两人进行移植。2005年2月确定两人在大连大学附属新华医院进行器官移植手术,其中任美芬为双肺移植,并同时将手术时间定在2005年3月5日。

3月5日,上午7:00在某地点(片中未提及)供体器官摘除手术开始,7:55供体心、肺摘除完毕,心、肺装箱送往新华医院,到院后进行供体心肺分离,9:15心肺分离完毕,移植手术开始,不到11点,宋永乐手术完毕。下午13:48任美芬手术完毕。术后一年,两人身体状况正常。

该节目在近1小时连篇累牍后,仅在最后结束时,主持人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感谢无私奉献的器官捐献者”。通篇都没有讲供体捐献者的个人信息和捐献的过程。

该手术几处疑点分析:

1.手术时间太精确、供体器官质量太好

北京患者宋永乐是在2005年2月份被决定到大连进行手术,疑点是:2月份大连大学附属新华医院很快就将手术时间确定在了3月5日。片中还提到从供体脑死亡到取出心肺的时间不能超过6分钟,而供体器官摘除手术的时间是从3月5日上午7:00开始,7:55心肺摘除完毕,也就是说在这55分钟的时间内供体必须是活的。

片中提到术后,两人情况正常,其中移植给宋永乐的心脏,主动脉连接后,不需要辅助措施,就立即开始跳动。而移植给任美芬的双肺因体积大,经裁剪后植入,仍工作正常,三天后任美芬就可摘掉呼吸机,进行自主呼吸。两人术后的情况说明两个问题:一、肺体积大证明供体可能为男性;二、心肺植入后的反应证明器官捐献者的身体非常健康!!

因为在国外心肺器官移植一般是无法确定时间的,捐献者正常活着的时候怎么能去摘除心肺呢?国外的心肺捐献者一般都是同意在自己因正常患病或因突发事件受伤的情况下且已昏迷不醒并经医生确认确实无法生还才能将器官摘除的。正常的社会条件下,医生决不可能提前那么多天就知道供体将要死亡的准确时间,并抢在其断气前将其心脏摘除。所以因为车祸、突发脑病等偶然因素造成供体突然濒死临时决定进行移植的假定是不成立的,因为手术时间早在2月份就已确定在3月5 日了,而血样比对还在2月份之前(这个具体时间没记住)。那个早被确定唯一可用的供体怎么可能那么巧,就选在3月4日出事故,第二天早上刚好快死了,等着被摘器官,哪有这种巧合。

而一个长期有病的人和经过长时间治疗的人身体的其它器官在长期的药物治疗中不可能那么健康。往往这样的人,他的其它器官因药物的副作用和身体的虚弱会不同程度的出现衰竭或病症,很难用于移植。用于移植的器官是有严格要求的,各项指标差一点都不行,一个外表健康的人的器官也会因指标不合格而不适合移植,何况将死的病人。

新华医院的医生不但能早早准确确定手术时间(精确到日),而且还毫不拖延按期进行手术,并且还保证了供体在手术期间还活着,其器官质量还很好,这种种迹象表明这个手术的供体为活体,且直到被摘除器官前都活的好好的。是人为措施强制摘除其器官,如此健康的一个活人,是不允许对他进行活体器官摘除的,特别是心肺摘除,那不就等于是杀人吗!!而该手术的供体的信息也早就被收集、存档了,从道边现拉一个人做血样比对来不及也不可能,即便是有志愿者配形合适人家也不会身体好好的按你要求的时间去死把心肺给你。而且既然是血样比对,那么就不可能只是一个活的供体用来比对,还有其他活供体可供选择,从中选择相配的,用于移植。这一点也说明,当时大连地区可用的活体还有不少,他们的血样随时可用于比对,只要相配,可随时摘取器官。

2.供体捐献者身份不明

该节目整个过程根本没有提及捐献者的任何信息和捐献的过程。正常情况下,身体健康的死刑犯必须在征得其本人同意的情况下,在执行死刑命令下达后使其麻醉,在无痛苦的情况下,立即进行器官摘取,用于移植。还有是器官良好的长期脑昏迷患者(如植物人)或偶然事故(如车祸)已造成一定时间的昏迷确实无法生还濒死的伤者,其本人也曾有捐献的契约,且经家属同意后(这一点很重要),可进行器官移植。

以上情况下所出现的供体也确是健康的活体,手术时间也可准确确定,但现实中却及其少见。如果这个手术真的是符合了以上的情况,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的把捐献者的情况公布出来,并对其的人道主义精神进行表彰,以激励其他人,怎么能不去提及呢!!

稍有经验的电视制作人谁也不会忽略此事,更何况是中央台里这些“煽情”的老手,他们是决不会放过这一素材的。退一步讲,即便捐献者家属不愿公开此事,也可以不提及捐献者的姓名,只讲其捐献的过程也可以,这对有捐献愿望的人,也是必须了解的科学知识。

可是该节目制作者却总在躲躲藏藏,只字不提捐献者的情况和捐献的过程,有意识的在回避着这个话题。通篇都在强调医生的敬业、手术的难度与风险,用以吸引和转移观众的注意力。但稍有经验的人就会对此有质疑。该片制作人欲盖弥彰的拍摄手法本身就说明了此手术的供体来源有问题。

3.摘除地点的疑问

新华医院完全有能力进行器官摘除手术,而且就近摘除还可为移植手术节省时间。可此移植手术的供体器官摘除手术,并不是在新华医院进行,而是在某地点,片中没有讲具体地点,只讲了时间。3月5日上午7:55器官摘除完毕,装箱送到新华医院,几十分钟便送到了。这说明秘密摘除地点在大连市内。因为据我了解,在大连市的解放广场地带,就有一个大型的地下监狱,主要关押政治犯,我怀疑在大连市内就有秘密关押异议人士和法轮功学员的秘密场所,而今已发展成了邪恶的人体器官采集地和活体库。

4.全国联网找供体的背后

此手术的病人是在医院系统全国范围进行血样比对来寻找心肺器官供体。这说明在中国大陆各地都有随时可供器官移植所用的活供体库,并相互联络,不同地区可根据手术需要,随时取用,“互相补充,互惠互利”。

手术方法是将供体局麻后活着摘除器官,手段残忍,即便是死刑犯也不应该这样做,对活人怎么能下的了手,这样做的医生真是白狼。因为在法律上,医生只有救人的职责,出了医疗事故还要追究法律责任的,医生绝对没有对任何人执行死刑的权力。

大多数病人家属,也因救人心切,并不深究器官来源,自欺欺人。而有一些人是清楚怎么回事的,有意识的纵容罪恶。

中国大陆各地的医院与这些掌控活供体库的邪恶之徒勾结起来,秘密摘取活人器官,赚取血钱。形成了以活体收集、器官摘取、器官出售为内容的“暴利产销一条龙邪恶秘密体系”,一声不响的在全国范围干着最邪恶卑鄙的勾当。

* * * * * * * * *

以上种种疑点说明了一个问题,邪恶之徒非法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移植的罪恶行径被曝光后,为了欺骗民众,推出许多此类电视片,想误导老百姓轻信它们是在正当的做器官移植的事情。但它们的诸如此类一切所为都是徒劳的,因为它们的所做所为实在是太卑鄙下流了,根本经不起推敲,所以它们无论怎样表白,其实都是在曝光自己的罪恶,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参与该手术主要人员

院长 王江宁(男)
心脏移植主治医生 吕树梁(男)
双肺移植主治医生 许凝(男)

新华医院其他主要官员:
王志军,男,中共党员,附属新华医院党委委员、副院长、纪委书记,教授,拟任附属新华医院党委书记。

于晓青,女,中共党员,附属新华医院党委委员、党办主任,高级政工师,拟任附属新华医院党委副书记。

大连大学附属新华医院地址:大连市沙河口区万岁街156号
电话:0411-82182126
传真:0411-84311728
邮箱:ddlirida@yahoo.com.cn

附:大连大学附属新华医院(集团)简介(采自网上,未作文字改动,只删除不必要的段落)

大连大学附属医院是一所集医疗、科研、教学为一体的具有雄厚技术力量、有着巨大发展潜力的综合性三级甲等医院。医院开放病床900张,设44个临床科室, 13个医技科室,16个临床教研室。高级职称有185人,博士、硕士85人,享受国务院、市政府津贴11人,国家级专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人,省级正、副主任委员4人,各级各类学会委员10余人;国家核心学术期刊杂志编委11人、副主编1人;医院肛肠科为市一级医学重点学科,整形美容显微外科是医院新兴的重点学科,该科汇聚了省内外优秀专家学者,并被批准为大连大学整形美容∮美容中心,中国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分会东北培训中心。肿瘤科、胸外科、脑外科、泌尿外科等,已形成具有明显特色的优势学科群。同时也聚集了强大的专家队伍,为病人提供了可靠保障。2005年1月医院心脏外科、胸外科分别进行了我市首例心脏移植、肺移植手术,并获成功。目前已完成六例心脏移植和四例肺移植(其中二例为双肺移植术),二例肝脏移植。

医院十分注重科技进步,已经承担国家级、省市级在研项目(课题)26项,各级各类奖项8个,近三年发表学术论文400余篇,获发明专利3项,有125项新技术和项目填补了省、市及院内空白。

医院每年承担大连大学医学院以及体育学院的2个层次、8个专业39门课程2200学时教学任务,并承担大连大学医学院的6个专业及优育学院1个专业毕业班实习工作,每年有105位教师参与教学工作,理论授课高职授课率达85%以上,临床实习均选派中级以上职称具有丰富临床经验的老师带教。2001年获省卫生厅、省教育厅的“合格附属医院”称号。

发稿:2006年05月30日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6 MINGHUI.ORG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