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议会副主席发布会:沉默的群体灭绝

9050219430a
伦敦“外国媒体协会”举行了题为“沉默的群体灭绝”新闻发布会。居中的是主持发布会的欧洲议会副主席斯考特先生(摄影:Edward Stephen/大纪元)

(大纪元英国记者何天成、唐弘报导)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先生(Mr Edward McMillan-Scott)近日在伦敦“外国媒体协会”举行了题为“沉默的群体灭绝”新闻发布会。这次发布会是欧洲议会在法轮功学员“4.25”大上访10周年之际,要求中共停止对法轮功迫害的活动之一。这次活动邀请了专家、学者和法轮功当事人揭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的活摘器官的群体灭绝罪行。

应邀参加发布会的有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失去新中国》一书的作者伊森·葛特曼先生(Ethan Gutmann);英国著名心脏胸外科医生汤姆特莱瑞(Tom Treasure)先生;全球基督教大联盟(Christian Solidarity Worldwide)的悌娜·拉姆勃特(Tina Lambert)女士;以及曾被中共关押并遭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杨安妮女士,他们分别就自己的亲身经历在会上发言,谴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人权迫害。

9050219274b

新闻发布会现场。(摄影:Edward Stephen/大纪元)

欧议会副主席麦克米兰-斯考特

麦克米兰-斯考特先生首先讲述了他三年前在北京的真相调查之旅,以及举行这次新闻发布会的初衷。他称,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的罪恶于2006年由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合作的调查报告中披露出来。现在,该报告已被翻译成16种语言发表。斯考特先生认为中共对法轮功10年的迫害所犯下的暴行就是“群体灭绝罪”。

他在开场白中说:“今天我来这里,是因为,3年前,我访问过中国,作为欧洲议会的最长期的议员,在这之前我也多次访问过中国。当时我在为欧洲委员会准备一份关于人权与民主自由的报告,我会见了2个前良心犯,都是法轮功学员,牛进平和曹东。两人都曾经被关押,后来被释放。刘进平是为他的妻子来向我呼吁,他的妻子张连英当时被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他说她的妻子被严重的酷刑虐待,被打得鼻青脸肿,失去听力。几个月后,她终于被释放,然后给我写了一封信,详细讲述了她在劳教所经受的50种不同的酷刑折磨。很遗憾的是,在北京举办噢林匹克前对法轮功的进一步镇压运动中,牛进平和他的妻子又被抓进监狱。曹东以及他的妻子都是法轮功学员,都被关押。曹东被关押在中国北方的一个监狱,也是当年关押一些参与天安门事件的囚犯的地方。我们不因该忘记,今年是天安门事件20周年。曹东告诉我,他发现,一个晚上,他最好的一个朋友,从囚室里失踪,第二次,他见到他的朋友是在监狱的停尸房里,但身上很多的洞,很多器官已被摘除了。”

斯考特先生继续说:“我在北京还有另外一个联系人,高志晟,他是一个基督徒和人权律师。他在2005年,对于在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进行了调查,也为一些法轮功学员作辩护律师。他的朋友,胡佳,是一个环境保护主义者和关心爱滋病患者的活动家。我所做的这些,是想让人们注意中国的人权状况。然而,在北京所有与我接触过的人,后来都被抓,被关押,甚至有些被酷刑折磨,有些直到今天还在被关押。鉴于此,无论是在欧洲议会或其他地方,有一系列的活动举行。今年,本周是对一群在我看来完全无辜的人们的迫害已经到了十周年的日子。因此,这场迫害已经演变成群体灭绝。我已经写信给联合国秘书长,敦促联合国就法轮功所受到的迫害进行认真的调查,因为根据(人权)公约中有关群体灭绝的第二条款,目前在中国所发生的迫害已经构成了群体灭绝。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组织今天的新闻发布会。”

独立作家伊森·葛特曼

9050219271c
独立作家伊森·葛特曼。(摄影:Edward Stephen/大纪元)

葛特曼先生既是独立作家也是中国问题专家,他对法轮功受迫害的研究已经持续几年了,正准备撰写一部法轮功受迫害的研究专著。他在记者会上介绍了他的研究情况。

他说:“西方媒体从一开始就低估了中共发动的这场针对法轮功的“战争”的规模。西方媒体与中共最初的想法是相似的:这场战争会在很短的时间内结束,法轮功将消失。但事与愿违,法轮功并没有消失,但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的这场“战争“中被迫害致死。”

他接着说:“2年前我开始针对中共和法轮功之前这场“冲突”进行广泛调查与研究。我采访了数以百计的人士,其中有一半左右的是亲身经历过中共监狱、劳教所等地的法轮功学员。令我感到疑虑的是,其中有近3成的法轮功学员都向我描述了所经历的非常规的“身体检查”,所有的检查不同寻常的集中在肾脏、肝脏、眼睛有时甚至是针对心脏的检查,这种检查通常是不必要的而且费用是昂贵的!比较中国近年来大量的数以万计的无法说明来源的器官移植案例以及国际黑市器官高昂的价格,那么合理的解释是,中共系统通过“黑市”交易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以谋取暴利。

那么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的器官被贩卖了?我们采用610对法轮功学员数量的估计为七千万左右,另据“劳改基金会”的数据,中共的劳改系统关押了400万左右的人其中有一半是法轮功学员。通过我的估算,至少有87,000名法轮功学员在这些年中被中共摘除器官、贩卖。

当 2006年,“活体器官摘除”罪恶被披露出来以后,很遗憾,西方的媒体不愿触及,很明显他们不愿去想这件事。但是,这些(事实)就在哪,任何人都可以去作调查。但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没人去做?我很吃惊的发现,我们的调查竟然是世界首例,在我所采访过的法轮功学员,尤其是在泰国的法轮功难民申请者,绝大多数都从未被采访过!无疑对于西方世界,这是一个耻辱。”

著名心胸外科医生汤姆.特莱瑞

9050219271d
著名心胸外科医生汤姆.特莱瑞。(摄影:Edward Stephen/大纪元)

英国心脏胸外科医生汤姆.特莱瑞在发布会上发言介绍了他对在中国所发生的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的看法。

他说:“我读了乔高和麦塔斯的报告,其中的叙述很可怕。但是我作为一个了解国际器官移植情况的外科医生,读那份报告,发现和我了解的很多方面都符合。像器官移植的数量很大,患者去中国预订器官非常容易,而且器官移植数量和中国社会正常情况下可能产生的供体数量不符合。所以他们的报告似乎是真实地描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器官移植的数量远远大于合理的数量。还有,他们竟能够满足患者的预约,按时交货。最后,除了数字之外,还有一些轶事,非常有说服力,不能忽视。现在我就讲一个。几年前,我任欧洲心外科医生协会的主席时,几年时间里经常在国际会议上会见美国、亚洲和欧洲的同事。谈到的其中一个话题就是,做演示手术,就是把手术的实况在教室中同时放映,是否存在伦理问题。有一个美国医生告诉我,“有一次我被邀请在中国做一个肺移植的演示手术。”要在会议上演示,就需要预先定手术时间,而器官移植手术由于器官来源的时间不确定,不可能定时间。他说:“你们不可能做到啊。”z中方说:“我们可以。”但他推辞了,因为他不想在器官来源不明的情况下做这样一个演示手术。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可以最终拍板定案的事例,非常非常有说服力。”

全球基督教大联盟代表

9050219271e
全球基督教大联盟(Christian Solidarity Worldwide)的悌娜·拉姆勃特(Tina Lambert)女士。(摄影:Edward Stephen/大纪元)

来自全球基督教大联盟(Christian Solidarity Worldwide)的悌娜·拉姆勃特(Tina Lambert)女士在会上发言,她介绍了在中国发生的中共对宗教和人权的迫害。

拉姆勃特女士说:“我们谈论权利,尤其信仰权利是如此这重要,但中共一直都是剥夺人民的这一重要的权利的。中共它主要是通过一套国家宗教登记制度来对付宗教信仰。

中共认定登记的合法宗教有5种,其他没登记的,或别的精神信仰就自然不合它们制定的法律了。即使在它认定的合法宗教中,它施加了种种限制;所以很多信仰者没法接受它的要求,就自然去到不登记的那些“非法”宗教了。

其实宗教、信仰内容本身并没有让它介意,而是信仰者人数众多达到的规模对它所需要的控制的威胁,及信仰者本身对信仰的忠贞让它害怕;如对法轮功持续10年的惨无人道的、令人发指的迫害仍未让法轮功屈服令中共害怕。

中共肆无忌惮的对它认为的不受管制的信仰进行了各式各样的,从罚款,骚扰,拆屋,监禁,酷刑等一系列的迫害,但未然遂愿。”

她最后说:“国际社会举行这样的听证会,给予中共持续的压力是必要的,我感谢召开这次会议的各位人士。在中国,共产主义没法给社会危机提供解决方案,信仰在中国不但没□色,而是在加强,中共的镇压政策是不会得逞的。”

亲历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杨安妮

9050219271f
亲历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杨安妮。(摄影:Edward Stephen/大纪元)

曾在中国被非法抓捕并遭受酷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杨安妮介绍了她在国内被迫害亲身经历。她说:“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他们在我的家里逮捕了我,在逮捕我之前警察根本没有出示他们的身份,他们只是穿着便衣。在没有律师及法庭的审判下他们直接判了我的刑。在迫害之初,警察殴打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他们的信仰。之后,在国际舆论的监督下,他们改变了迫害的方法。他们剥夺了法轮功所有作为人的基本权利。在我被劳教期间,他们不让我吃饱。每餐饭他们只给我半个馒头,没有别的任何东西。而且每天也没有足够的饮水。当我被非法劳教期间,气温高达40摄氏度,就算你只是坐在那里,你也会全身冒汗,然而我们每天只能得到500mm的饮水,也就是一小杯那么多。还不让我们有足够的睡眠,每天只允许我睡2-3小时。在40度的高温下,不允许我洗头,洗衣服,和洗澡。长达 2个星期,我开始绝食,他们才允许我洗了一次头。

在我被劳教期间,每隔几个月,我们都要做身体检查。验血,胸部透视,血压测量,所有项目,他们检查我们身体上的所有地方,他们把我们拉到医院检查我们的身体。当我出国后,我才明白了,他们想要利用我们的器官去卖。我2006年到的伦敦。一个我在劳教所遇到的学员,在我被释放之前,我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不允许任何人和我讲话,只有这个学员向我招手。2007年底她被酷刑折磨致死。”

杨安妮最后说:“特别是在奥运之前,绝大多数我在劳教所接触的法轮功学员,全被再一次非法逮捕并判刑。现在很难再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取得联系。这是一个痛苦的回忆,去记住所有这些过去所发生的事情。但是我必须去记住,我一定要站出来,告诉人们去制止这邪恶的迫害。”

结束语:正义将得到伸张

在每个来宾作了逐一发言后,欧洲议会副主席斯考特先生做了总结发言,他说:“我的调查,我的接触,我的经历都让我感到,中共这个集权组织对法轮功这群无辜的善良团体的迫害持续了十年,我想是该把中共以群体灭绝罪进行审判的时候了。我坚信,我们今天所做的,应该在世界每一个城市,每一天都要进行,直到正义得到伸张的那一刻。”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5/3/n2514436.ht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