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辉:大陆军队医院的特殊功能

【大纪元5月10日讯】根据不久前沈阳老军医的匿名投书,我们知道大陆军队、武警和公安医院在活体非法盗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并将其用于器官移植手术方面扮演着重要角色。从这个方面讲,这些医院的功能相当于杀人的刽子手。但让我们更为震惊的是,大陆军队医院还有着另外一个特殊功能:培养刽子手。

《中华医药杂志》2003年11月第3卷第11期刊登了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南方医院肾移植科(邮编510515)的两位叫付绍杰和于立新医生的一篇文章,文章的题目是《在肾移植临床工作中指导研究生实习的体会》。

文章伊始就写道:“随着我科室肾移植工作的深入开展,移植例数的不断增加,近年来吸引了全国、全军许多年轻医师来我校就读肾移植专业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这些研究生学习完理论课程后,要到我科室实习6~8个月左右,作为临床带教老师,如何在短短的半年多的实习工作中,使学生的临床工作水平有较大的提高,这是摆在我们每一个器官移植专科医生面前的一个课题。”

从这段文字中,我们至少可以捕捉到以下信息:第一、该医院的肾移植手术在近几年中迅速增加,而且成果“卓著”,否则不会吸引全国、全军的医师来学习;第二、近年来,全国许多医院、全军许多医院都在做肾移植手术,因此需要更多可以做手术的医师,因此需要派出来学习;第三,这些来自全国、全军医院的医师只需要6至8个月的临床实习,水平就可以有较大的提高。那么就意味着在这短短的半年间这些生手必须有大量的临床观摩和实践,才能在技术上达到要求。

那么这两位有着“丰富”临床器官移植经验的医生是如何教这些“初次接触肾脏移植工作”的年轻人的呢?两位医生在文章中总结的是:熟悉工作环境;学会管理病人;讨论病历;培养诊疗操作技术。

其中在“讨论病历”小节中提到“实习初始阶段,一般选择症状比较典型的病例,临床表现不完全相同但诊断相同的多个病例,组织研究生进行分析比较。”从中又透露了一个非同一般的信息:进行肾脏移植手术的人不在少数,否则如何有多种病历供这些研究生研究比较?

而提高这些年轻医师的关键环节是在“培养诊疗操作技术”阶段。文章写道:“由于肾移植工作的特殊性,还要求研究生学会观察与肾移植有关的特殊检查指标,并逐步培养肾移植方面的特殊手术操作,如动静脉内瘘术,腹膜透析管植入术等,开始时由指导教师带教手术,实习后期可让研究生作为术者而指导教师作为助手完成手术。供肾的切取技术是肾移植工作的重要一环,供肾的切取要求熟悉解剖层次,动作要快,尽量减少热缺血时间,在各种复杂环境下保证供肾在切取过程中不能受损伤,因此对术者的技术水平要求极高。首先让他们参与手术野的暴露工作和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每次手术前指导教师都要给学生讲解操作要点,手术后讲解术中遇到的实际问题是如何解决的,随着研究生参加取肾工作的增多,逐步让他们参与更多的手术操作,根据每个人的掌握技术情况,在实习后期可让研究生作为一助跟随指导教师完成供肾的切取工作。关于受者的肾移植手术操作遵照循序渐进的原则适当让研究生参与具体步骤,让他们逐步体会,以待毕业后逐步完善。”

这段文字明白无误的告诉人们:一个熟练的可以做器官移植手术的医生是如何被培养出来的,那就是要在实践中提高。“每次手术……”让人们确信这家医院的肾脏移植手术如果不能用频繁这个词来概括,那也绝对不在少数。而更匪夷所思的是:文章特别提到如何“在各种复杂环境下保证供肾在切取过程中不能受损伤 ”。这里的“复杂环境”指什么?难道是指在面临活体摘取时的供者的突然清醒?

在文章的结尾,两位医生再次“自豪”的写道:“这些研究生在实习结束后,工作能力均有较大的提高,由刚开始实习时对肾移植的陌生到实习结束时成为一个较熟练的肾移植专科医生,大部分毕业分配到各单位后成为肾移植专业技术骨干力量。”

联想到最近披露出来的大陆医院,特别是军队、武警和公安医院非法活体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以及该医院这几年超常多的器官移植手术,我们有理由怀疑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南方医院也卷入了非法活体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中,而被该医院培养出来的这些医匠,我们也有理由怀疑他们也成为了众多地方和军队医院中非法活体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参与者。如果事实证明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南方医院的器官移植的供体的确来自法轮功学员,那么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南方医院无疑就是一个杀人工厂;而由这个杀人工厂培养出来的所谓“技术骨干”也只不过是众多杀人工厂的帮凶。

无独有偶,2002年《护理研究》10月号登载了济南军区医院三名护士的文章《1007例肾移植病人的护理分析》,文中透露1999-2000年该医院的肾脏移植手术为227例。2005年2月出版的《武警医学》杂志登载了北京武警总医院一名叫雷志礼的麻醉师的一篇文章《肝移植手术的麻醉处理》。该文透露:2002年中国完成肝移植手术600例左右,2003年仅武警总医院就完成103例肝移植手术。不过文章通篇没有提到这么多移植手术的供体到底来自哪里。在这些器官移植手术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自古善恶有报,在真相大显的那一天,这些杀人工厂和帮凶都必将遭到天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5/10/2006 7:57:40 P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